第六十四章 意淫女神 - 极品公子

第六十四章 意淫女神

如果在高空俯瞰,就会发现叶无道所在的那组人跟那支零散的队伍都在朝岛屿中心点进发,犹如两条长蛇游走,相遇只是时间而已。傍晚,夕阳余辉洒遍大地,树林中布满穿透树叶后的金色斑点,原本肃杀深林的也洋溢起一股淡淡的祥和,两支队伍似乎达成共识般地在相距两千米左右的地方停下宿营,燕清舞这一路都跟在叶无道身后,似乎有意将他和王雨溪分隔,这种小女人吃醋的行径让赵宝鲲和陈文豹暗自好笑。 在叶无道拖出几只野兔后徐坤和王雨溪他们自告奋勇地要求包办晚餐,叶无道对此也没有什么意见,这项生存游戏终究是团体运动,他也不想让这群人像是来旅游一样无所事事。 就像影子雇佣军中虽然说就单兵作战而言,除了龙玥,其他成员都不算顶尖,在单挑亚特兰蒂斯家族神将的时候都没有必胜可能,面对梵蒂冈教廷的神圣武士团更是处于绝对劣势,但这不妨碍影子雇佣军崛起成为世界三大暗杀集团之一,因为每个人的能力都在叶无道的挖掘下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一个真正强悍到令人恐怖的团队不是那种单个成员都很强悍但是组织在一起后每人只发挥80%,而是那种能够让每个成员发挥200%的团队! 整理完自己帐篷的燕清舞想到昨晚是在叶无道的帐篷中过夜,脸色绯红,莫名其妙的叹息和欣喜后拿出一本笔记本,她目前从事的量子计算机领域还是一个类似上帝禁区地科技盲点。在科研领域,她比堪称天才的李玄黄更加疯狂和执着。 叶无道走进她帐篷的时候看到燕清舞正托着腮帮凝神思考,另一只手则在笔记本上写出一串串复杂公式,这让人怀疑她是不是像海豚那样能够分开使用左右脑。趴在睡袋中的燕清舞丝毫没有察觉叶无道坐在她身边,她在清华研究室工作地时候根本不敢有人打断她的思考,哪怕是她的导师也不例外。 “天书?”叶无道拿过燕清舞的那本笔记本自嘲笑道。 “不许看!”回神的燕清舞赧颜道,似乎是怕被发现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事实上燕清舞的这本笔记足以列入国家机密,中国对将来信息战的重视程度与日俱增,而量子计算机这片处女领域中处于宗师级地位的燕清舞就成为重点保护对象,因为她有记录的习惯,所以她地所有草稿和笔记都必须严密保护起来。 当叶无道看到笔记本有几页上画满“叶无道”“坏蛋”“自私”“可恶”这些单词的时候,忍不住捧腹大笑。真没有想到这位高不可攀的清华女神竟然也有如此可爱一面。恨不得钻地洞地燕清舞扑到叶无道身上想要抢回那本泄露太多**和秘密的笔记本,结果两人都躺在睡袋中构成叶无道搂着她的暧昧姿势。 原本没有什么龌龊念头的叶无道在见到燕清舞轻轻闭上那双秋眸的时候,也就懒得做柳下惠了。翻身把这位大美女压在身下,低头在她鲜嫩如玫瑰花瓣地嘴唇上投下眷念而旖旎的一吻,当欲应还拒地燕清舞终于鼓足勇气张开嘴巴,任由这个男人的舌头长驱直入,她丢掉那本被国家当作国宝地笔记本。双手仅仅抓着睡袋,身体微微颤抖。 虽然初吻早已经被叶无道夺走,但她的吻技仍然青涩而笨拙。当这个吻技明显高出她不知道几个境界的男人含住她香嫩小舌的时候,略微情动的燕清舞不安地扭动娇躯,似乎想要挣脱这种很酥痒很骚动的陌生感觉,但是那双手却下意识地轻轻抚摸着叶无道的脖子。 当燕清舞几乎要窒息的时候,叶无道终于松开她,凝视着这张娇艳欲滴的绝美容颜,有种虚无缥缈地错觉,想当初明珠学院第一次在图书馆见到这位被奉为女神的学姐,何曾奢望过有将她拥入怀中肆意轻薄? “还要不要?”叶无道见燕清舞还不肯睁开眸子便戏虐道。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跟她的身体贴紧后竟是如此的完美无缝,他的勃起在她那隐秘禁地若有若无地摩擦,带给他一阵狂涌而来的快感,真不敢想像如果真的跟她翻云覆雨会是怎样的欲仙欲死。 燕清舞终于敢睁开眼睛,但是马上撇头,无比羞涩的柔和神情将她那种骨子里的冰冷匀染得格外诱人,既不说想要也不说不想要,暧昧而媚人。 “清舞,晚上我睡你这里好不好?”叶无道手指玩弄着燕清舞的柔顺青丝笑道,侧躺在她身旁,他使劲嗅了嗅,女人虽然未必都有体香,但每个女人确实都有自己的味道,燕清舞的幽香如同千古兰花不与世俗争香。 原本睁开眸子的燕清舞再次闭上眼睛,转身背对着这个得寸进尺的男人,那种冰雪融化后的清纯妩媚让人发狂。叶无道从背后抱住她的身体,甚至能清晰感受到她的轻微颤抖,那是交织兴奋、羞涩和胆怯的本能反应,只有处子才会如此明显。 “说说看你的研究吧,听说你在寻找能够制造隐形的特殊介质?还有我也知道量子计算机虽然比任何经典计算机都要强大,但是它好像连最基本的运算都无法胜任吧?”悄悄把燕清舞外套褪下的叶无道转移话题道,他知道她能够感受到他下面的**,而她那从未有人染指的私密花圆正在被他悄然亵渎。 “现在我们已经构造出一个立方体,在它的纳米结构上雕刻着规则的图案,这些图案能够改变立方体对光的反应,就像水流绕过鹅卵石一样,但目前只能在二维空间内起作用。而量子计算机领域,虽然有突破,但前景黯淡,不过不管如何,已经制造出几个雏形计算机。”燕清舞不知道怎么阻止叶无道对她身体的亵渎,尤其是那最**的部位,她只能够用自己的科研项目来掩饰自己的尴尬和手足无措。 “雏形?”叶无道双手环住燕清舞的细腰不让她逃脱,附在她耳畔轻笑道。 “嗯,它们由几个被冷却到接近绝对零度也就是零下273度的原子组成,它们要么悬浮在一个特制磁场中,或者被隔离在fullerene也就是富勒烯的卫星碳球中,我们只能使用微波操纵这些原子,然后使用核磁共振仪‘读取’它们的自旋状态。”燕清舞下意识就冒出一大堆术语,似乎感到自己有点投入,背对着叶无道的燕清舞悄悄吐了吐丁香小舌。 “清舞,你真是个天才。”叶无道感叹道。 “这些都是研究所的集体智慧,我不是什么天才。”早习惯被人称作天才的燕清舞并不喜欢这么被叶无道叫,她更不希望叶无道像别人一样把她当作不应该拥有感情的人看待。 “清舞,你也动一下。”叶无道突然咬着燕清舞的耳垂沙哑道,声音带着诡异而**的**。 当明显感到他跟自己私处接触的摩擦加速,燕清舞那双迷离朦胧的秋眸像是被蛊惑一般蒙上一层媚惑,咬着嘴唇,像是下了最大的决心,轻轻挪动被这个男人搂紧的身体,就像是做那她从来不敢想像也没有想过的最羞人的事情,悄悄迎合起这个邪恶的男人。 虽然隔着裤子,但是对于燕清舞这种女人来说这种动作无疑就跟真的做那事情一般无二,当叶无道猛地抱紧她,身体一下子使劲挤压她酥麻禁地的时候,身体无比敏感的燕清舞知道她被这个男人彻彻底底的意淫了。 倾城的容颜,悄然浮现一抹无比幸福的成就感。 当叶无道和燕清舞两个人换了衣物走出帐篷的时候,所有人的视线都是那般暧昧猥琐,即使是陈文豹这样严谨传统的男人,看他们的时候都露出一个会意的眼神,偷偷朝叶无道伸出大拇指。更不要说唯恐天下不乱的赵宝鲲,从小就巴望着叶子哥能够给他带来一大帮漂亮嫂子的他屁颠屁颠地朝燕清舞喊着嫂子,让本就不敢见人的燕清舞更加无地自容,直到叶无道把他踹入小溪他才肯消停,乖乖回帐篷换衣服。 虽然徐坤他们烹制的野兔肉汤和烤兔肉味道实在不怎么样,但叶无道和陈文豹都是那种什么都能咽下的人,赵宝鲲和司徒秋天因为处于“蜜月期”,吃啥都香,加上王雨溪他们都是第一次自己做野物,自己的东西自然美味,而燕清舞面对众人时不时传来的视线,吃得是什么味道都没有,如此一来,这一顿也算尽兴。 饱暖思淫欲。 徐坤望着那个打着哈欠懒洋洋走入帐篷的王雨溪,眼神炙热。而朱连康望着马晓燕丰腴肉感的身躯,更是**勃发。 本想让赵宝鲲出去刺探对手情况的叶无道在见到他跟司徒秋天的打情骂俏后,无奈对身边的陈文豹道:“今晚你最好保持警惕,那几个废物就干脆不要让他们巡夜了,你和宝鲲两个人悠着点。我去侦察下,如果不出意外,有一支队伍就在我们的眼皮底下了。” 始终红着脸的燕清舞抬头道:“我也要去!” 本想拒绝的叶无道看到她那坚定眼神,心一软,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