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上帝的游戏 - 极品公子

第六十三章 上帝的游戏

当她走过那条布满荆棘的感情之路,就当她以为自己堕入绝望深渊的时候,希望的大门却缓缓敞开。 也许如叶河图所说,因为命运女神是个最喜欢嫉妒的婊子,见不得女人那般幸福,所以女人的情感道路总会更加曲折,凄婉。 燕清舞猛然睁开眼睛,灵动的眸子流溢着不加掩饰的激动雀跃和不敢置信,忘记了他们之间的姿势多么暧昧,她怔怔凝视着这张终于恢复那温柔坏笑的邪气脸庞,竟然说不出话来。许久许久才回神,忐忑道:“真的?” “不相信?那我走好了。”叶无道作势要走。 “不要!”燕清舞拉住这个明知道是故意吓她的男人,她已经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个时候她的情感世界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会让她风声鹤唳,第一次走出自己那个孤单世界的燕清舞并不清楚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先是莫名其妙的牵挂,再是潜移默化的改变,最后患得患失的伤感,再后来,你就是爱上一个人了。 “原本以为你是最聪明的女孩,却发现你是最笨的。”叶无道笑着叹息,躺在燕清舞身边,这个女人在世界最尖端的量子计算机和超常介质两个领域一骑绝尘,被当作国宝被清华大学实验室和中国政府供奉起来,但是对待感情,似乎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女孩。 “那我不说了。”燕清舞像个小女人撒娇意味道。 “不说就不说喽。”叶无道无所谓道,握着燕清舞那冰凉的小手,仰望着帐篷顶部。 “生气了?”脸色再次苍白的燕清舞侧身凝视着叶无道,忐忑不安。 “没有。真地没有。我已经知道我要的东西,理由对我来说已经根本无所谓。”叶无道也侧身跟燕清舞对视,这张容颜,从此。笑容只能为他绽放。 当她说她的身体本就是留给他的时候,叶无道再冷漠坚硬地心也有触动,在燕清舞额头亲了一口便起身走出帐篷,坐到陈文豹身边,抛给他一根烟,两个大男人,沉默着抽烟。 帐篷中的燕清舞喜极而泣,她知道如果她如果真的说话理由,哪怕他们能够破镜重圆,都是追求桃花源爱情的他跟她之间肯定会有细微的裂缝。但叶无道这个睿智的举动令她彻底沦陷,不是每个男人都能在爱情的世界保护自己的同时保护对方,燕清舞很庆幸自己没有放手。或者说放手后又握住了他的手。 闭上眼睛,燕清舞感受着叶无道带给她那片刻的体温,原来,这种温度,就是爱情地温度。 “是个爷们。”陈文豹朝叶无道伸出大拇指。蹲在石头上吞云吐雾的他原本确实担心叶无道对小姐会做什么,虽然说是他要保护的燕清舞自己自愿,但回到燕家他始终不好交代。他这种过来人知道真正地爷们不是那种口口声声要做柳下惠的男人,而是真正面对诱惑还能抵制**的男人。 “应该说我不是个爷们才是。”叶无道苦笑道,先是被王雨溪那个骚娘们勾引,然后是美人在前去不能吃,这种感受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消受的。 “有意思。”陈文豹哈哈笑道。 “这场游戏不简单。”叶无道眯起眼睛道。 “嗯,是不简单。如果出了事情,我希望你能保护小姐。”陈文豹请求道,语气淡漠,似乎他的生命不值一提。 “有你在。轮不到我出手。”叶无道两根手指夹着那根烟摇头道,赵宝鲲和燕清舞不了解陈文豹地实力不代表他不了解,燕家老爷子身边呆了十多年的人,城府阅历和身手经验,那都是佼佼者中的佼佼者。 “小姐其实不是这样地人,爱情这东西,真的说不清楚,尤其是我这种粗人,其实如果不是因为小姐太在乎你,不管结果怎么样,我都想教训你。”陈文豹叹口气道,他的印象中燕清舞是近乎不像人类的女人,冷漠到近乎孤僻,不要说她的亲人,就算是她的父母都有点摸不透她在思考什么,燕家唯一能够跟她谈话的也就是燕家老爷子。 “你可未必能占便宜。”不以为意的叶无道耸阜肩道,两个大男人蹲在石头上对着小溪在那里谈心。 “能不能占便宜那是另外一回事,架还是要打的,先欠着,回到北京再跟你打一架,小姐也不容易,她那样地人肯对你这么做,真的什么都不要了,尤其是尊严,你也许不清楚小姐是怎么样骄傲的一个女孩子,我们燕家的人上上下下都一清二楚,不怕你笑话,我一直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男人能配上我们家小姐。”陈文豹扔掉烟头,接过叶无道丢过来的第二根烟,放在鼻子上闻了闻,一般的烟他还真不抽,在燕家老爷子身边呆惯了,抽烟绝对是抽好烟,叶无道的烟相当有来头,这是云南卷烟厂的特质香烟,烟草最为上乘,烟嘴也很讲究,这里面的学问也只有他这种老烟枪能摸透。 “很多人都觉得我配不上他。”叶无道自嘲道,被嘲笑被讽刺被轻视被不屑这么多年,他早已经习惯世人的眼光。 “以前我也觉得,现在看来是我错了。”陈文豹咧开嘴巴笑道。 任何女人在拥有第一份恋爱的时候,哪怕她是女神,都会从神坛走下来,走入那个把她拉入怀抱的男人怀中。 厂破晓时分,一支士气低落的队伍开始零零散散向树林深处推进,原本应该九人的队伍此刻只有八人,六男二女。一个身高将近一米九体重将近两百的魁梧大汉,身穿迷彩服,相貌极其彪悍,他此刻正在肆无忌惮地撒尿。从他撒尿的那道抛物线来看,他下面那玩意跟他体型有点成反比的意思。 队伍中跟他一样长得很有个性的还有两个,其中一个骨瘦如柴,戴着一副熊猫眼镜,笑容猥琐,眼神始终在落在队伍最后地那两个女人身上游走,还有一个则臃肿如猪,比那个魁梧大汉还要壮硕,身上的肥油估计就有两百多斤,这种人就跟三国中的董卓一样死了可以当油灯用。 “王大魁。李骠,马富贵,你们三个盯紧点后面那两妞。要是跑了你们晚上就给老子吹箫!”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是一个身高一米七左右的中年男子,肌肉匀称,有爆发力,眼神透着一股阴狠,戴着一副墨镜的他朝那个撒尿的大汉吼道。 那一壮一瘦一肥三人组成的黄金搭档听到这个阴森男子的警告后。不怒反喜,那戴着熊猫眼镜的猥琐矮子搓手奸笑道:“放心吧,队长。这两个小甜心怎么逃得出我们地手掌心。昨晚我们还没有乐够呢,队长,今晚拿哪个妞开刀?” 那两个衣衫不整的女人听到这些后原本麻木的神情出现一抹彻骨地悲哀,那是绝望后的无助,但是两个女孩那种羔祟般惊慌表情下又有些许的不同,那个脸型微圆身材丰满的女人是满眼祈求,而那个身材略显单薄的年轻女孩则有着一抹铭刻灵魂地仇恨。 还有个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的斯文青年悠闲地跟在那名队长身后,他身边还有一个沉默寡言的男子,看上去就属于那种丢进人堆就再也找不到地那种普通人。但从他的沉”步伐和内敛眼神来看他显然是个高手,事实上他就是这队人的外援。 如豺狼般的队长叫做朱骏,据说以前是混黑道的,漂白后成为北京的暴发户,而那名叫断刀的外援则身份神秘,那个斯文素年叫何涛,是个无业游民,能来这里都是托关系。那个丰腴女人叫陶淑仪,是一家外企的高管,漂亮的单薄女孩叫苟灵,还是个大学生,跟自主创业地姐姐一起来到这座荒岛,但是她的人生也正是在那一刻彻底改变。 昨晚那声尖叫,是她发出的,那个时候,她正好看到被这群男人**她的姐姐,正好看到她的姐姐被活活折磨致死的不甘眼神,正好看到那个未来姐夫何涛跟那群肮脏男人一起玩弄着姐姐的身体。 六个**的男人围绕着纯洁的姐姐那具光滑的**,肆意做出猥琐的亵渎,而那个跟姐姐海誓山盟的未来姐夫则摇尾乞怜一般玩弄着姐姐那没有男人跟他抢的脚,姐姐的嘴巴被堵上,苟灵知道当她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姐姐并没有离开这个罪恶的世界,她能看见姐姐那渗透她灵魂的眼神。 昨天之前,苟灵的生活就像童话般幸福,无忧无虑,她像所有做妹妹的女孩一样期待着做姐姐婚礼的伴娘,期待着姐姐的女儿叫她阿姨,她以后自己跟姐姐会活的很好很好。 在踏上孤岛的那一刻,噩梦便开始侵袭,将她席卷。 生活的残忍一面迫不及待地向她展露,羞辱,背叛,死亡,一切接踵而至。 当她埋葬姐姐尸体的时候用树枝戳伤手掌心的时候,苟灵终于知道,这不是梦。 这就是生活,**裸的,血淋漓的。 麻木的苟灵望着这群肮脏的男人,行尸走肉般跟随。 晚上等待她的就是昨晚的那一幕,就像轮回。 双子岛屿的另一座岛屿上,有一座小屋,一个清瘦男人伫立在窗口,屋子里还有三个人,一男二女,那两个女人赫然是萧聆音和齐音,而那名站在窗口的男子便是身份神秘的白炫殃,许久他回首朝萧聆音和齐音微笑道:“怎么,以前没有看过女人被人**致死?” 齐音冰冷道:“开始之前你并没有告诉我这场游戏的规则会这么恶心!” 白炫殃摇头笑道:“这不是关键,你和萧聆音都不会有事情,因为我是强者,因为我是制定规则的人。你们所看到的无非是被无限扩大的人性,人类所有劣根性都会展现在你们面前,懦弱,卑微,背叛,**,还有嗜血。” 萧聆音不带有感情道:“针对叶无道?还是你的未婚妻,燕清舞?” 白炫殃转身不带有感情盯着萧聆音,道:“燕清舞的名字也是你配叫的?” 满眼耻辱的萧聆音强忍住火火,走出房子,去了海边。 这间房子之所以只有他们四个人,因为其他五个人都已经尾随那支b组,准备在他们和c组交锋的时候给予致命一击,萧聆音也知道,那五个人绝对不是一般的杀手,如果说昨天c组在录像中展露惊人实力的陈文豹和赵宝鲲是两头强大的猛虎,那么那5个人就是一支训练有素的狼群,一支最擅长围攻的彪悍狼群! “叶无道,你还不能死!”捧了一手海水扑到脸上,萧聆音露出异样的坚毅神色,抹了抹脸上的水滴,毅然跑入丛林深处。 房间里那名始终闭着眼睛的中年男子淡漠道:“少主,这个女人怎么处置?杀,还是不杀?” 白炫殃耸耸肩,冰冷道:“她是我的一枚关键棋子,留着还有用,她要玩就让她玩吧,等她知道她怎么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后就会乖乖回来的。而且这种女人现在就算能穿越丛林跑到叶无道那边,也只能是成为定时炸弹,齐音,你父亲虽然让我照顾你,但你如果做出超出我底线的举动,下场不会比昨晚那个女人好,如果不是当年你父亲对我们白家有恩,你今天就是我的另一枚棋子了。” 仍然能够保持冷静的齐音皱眉道:“你真是个疯子。” 白炫殃猖狂大笑,道:“疯子?不,不,我是上帝,在这里,我就是上帝,所有人都必须按照我的意愿玩这个游戏,上帝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