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给我一个理由 - 极品公子

第六十二章 给我一个理由

事出反常必有妖! 手中仍然捧着燕清舞细嫩小脚的叶无道皱眉轻声道:“这场游戏是谁组织策划的?” 燕清舞摇摇头,咬着嘴唇道:“我也不清楚,我是听朋友说才加入的,其实对游戏规则和游戏成员都不是很熟悉。” “那你还叫上我?”叶无道真想把这个脑袋短路的女人扳过来打屁股,这种游戏怎么可以不事先清楚所有规则和事项,那颗被清华大学当作国宝的脑袋瓜怎么碰到这种事情就犯迷糊。 “对不起。”燕清舞看到叶无道那微愠的脸色小心翼翼道。 “说这个现在已经没有意义了,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这场游戏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轻松简单,如果不出意外,已经有人死了。而且这座丛林中有隐秘的摄像头,也就是说,有人在监视这场‘游戏’,你觉得一场普通的生存游戏能够让人如此的大费周章吗?”叶无道平静道,他先前所做的无非都是在演戏,赵宝鲲和陈文豹的实力八成已经曝光,他就成了唯一的变数。 “怎么会这样?”燕清舞掩嘴惊讶道。 “希望你犯下的错能够弥补。”不再多说的叶无道径直走出帐篷,后面跟着一瘸一拐的燕清舞。 “你出来干什么?”叶无道转身问道。 “守夜。”燕清舞倔强道。 “拖后腿?”叶无道冷笑道,这个女人还真是有点不见棺材不掉泪的潜质。 “我犯的错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补救。”燕清舞轻轻摇头道。 “你这样做根本没有意义,相反,你这是在犯更大地错。” “对我来说。有,这就够了。如果我真犯了错,我自己弥补。”燕清舞留给叶无道一个执着的背影。 当叶无道和王雨溪巡夜的时候,燕清舞仍然没有睡觉。只是望着那片比北京城市清晰太多的星空,在这里能够嗅到植物地味道,而天空似乎也低了很多,星垂平野阔,只可惜这里是个岛屿,月涌大江流,只可惜这里只有条小溪,但对于燕清舞来说,这就是世外桃源。 王雨溪把玩着手中的树枝,凝视着身旁如标枪般伫立在夜色中的伟岸男人。眼神有点痴迷,玩味道:“叶无道,你知道不知道我们这次游戏的额外规则?” 极目远眺的叶无道并没有转头。平静道:“不知道,你如果想说的话,可以说,不想说的话,我也无所谓。” 王雨溪装出受伤的楚楚可怜模样。那娇媚神情足以让男人心神摇曳,明知道她不是真正随便的女人,却依然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将她压在身下蹂躏。她有意无意地靠向叶无道,在他耳畔媚声道:“这个规则就是输掉的队伍中地女人必须让给获胜的那支队伍。” 叶无道心中一惊,脸色却依然青淡,嘴角勾起一个坏笑,伸手搂住她的蛮腰,道:“那你岂不是注定要被别地男人‘欺负’?你不担心?或者说你喜欢这种刺激?” “我知道我们不会输,而且赢了的话,不仅仅可以占有两外两支队伍的女人,还可以玩自己队伍中的女人呢。”王雨溪咯咯媚笑道。她有只手已经伸向叶无道的下体摩挲起来,丰满地胸部也若有若无地挤压着叶无道手臂。 她从开始这项游戏,就没有想过要做贞妇,马晓燕也是如此,只是她们都希望找到一个中意的异性而已,马晓燕那种熟妇喜欢陈文豹跟赵宝鲲这种魁梧型的男人,也许她觉得这种男人才能满足她地**,而王雨溪则更欣赏叶无道这种身材恰到好处的男人,当她身体接触到叶无道的时候,才真正感受到这个男人的完美肌肉,练过瑜伽的她清楚这种肌肉不是锻炼几个月就能获得,原本只是想挑逗叶无道的她身体逐渐温热起来,尤其是当叶无道那只手揉她臀部的时候,她竟然有种被虐的冲动。 夜色中,王雨溪那压抑的呻吟格外魅惑,那是一种**地缓慢发泄,媚眼如丝的她凝视着这个嘴角还带着冷淡坏笑的男人,她知道他只是在陪她玩这场**游戏而已,但她的身体很快选择放纵,叶无道的每一次揉捏都让她感受到异样的快感。 而抚摸在叶无道下体的那只手传来的温热也让她浑身酥软,肉欲,对于她这种女人来说,可以支配身体,甚至是灵魂。 当王雨溪身体就要纠缠上叶无道的时候,远处的燕清舞故意朝小溪中砸下一颗石子,没有停下动作的王雨溪媚笑着将那双修长**夹住叶无道,知道有人在旁观的她娇躯更加风骚,拉着叶无道的手放在自己的**上,她一仰脖子,甩开青丝,发出最柔媚的呻吟。 燕清舞砸下那块足以让所有人惊醒的石头,走向“勾引”叶无道的王雨溪,随后只是瞪着神色依旧平静的叶无道,那个欲火被燕清舞强行掐灭的王雨溪哭笑不得的离开叶无道怀抱,说了句“我在帐篷等你”这句惹人无限遐想的话后就走向她的帐篷,这让燕清舞那张月色下愈显绝代风华的容颜更加冰冷。 “打扰别人是不好的。”叶无道叹口气道,眼神邪恶而玩味。 “被打扰了风花雪月很不高兴?” 燕清舞冰冷道,眼睛渐渐有点湿润,“她那样随便的女人有什么好?你怪我,没有关系!把我一个人晾在一边也没有关系!你要找女人,我更没有资格拦你,可你为什么要当着我的面跟那种女人做这种事情?!这样刺激我你很有成就感吗,让我哭都哭不出来你很快乐吗?” 叶无道斜靠在树上,点燃一根烟,漠视燕清舞那双哀伤的秋水长眸,平静道:“很小的时候,爷爷跟我说当一个人回首往事的时候,想起那些如流星般划过生命的爱情,经常会把彼此的错过归咎为缘份,这其实是不对的,这种把错误当作天意的美丽谎言只是自欺欺人罢了,归根究底,缘份太虚无缥缈,真正影响我们的,往往就是那一时两刻相遇与相爱的时机,而男女之间的交往,充满了忐忑不安的不确定与欲言又止的矜持,一个小小的变数,就可以完全改变选择的方向,所以,错过了,就会永远擦肩而过,越走越远。我小的时候不明白爷爷为什么这么说,大起来后才渐渐明白,他是对的,很多很多事情,他都是对的。” “一段爱情有了瑕疵,就随意的放弃,那还叫**情吗?!”燕清舞泪流满面道,她只是凝视着眼前这个悄悄占据她心扉的男人,他是那样的自私,霸道,他不屑对爱情卑躬屈膝,不屑挽留有缺陷的爱情,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就是不能死心呢?为什么就是不能放手呢?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情方式,去爱一个人,去恨一个人,我不会拿自己的鞋子去测量别人的脚,也不会让别人的鞋子套入我的脚。”叶无道冷笑道,只是这份冷淡中有了一种他自己都不确定的迷茫。 “你想要女人?”燕清舞决绝道,露出一个凄美的嫣然笑容。 “如何?”叶无道皱眉道,他还没有欲求不满到要真跟王雨溪这种女人上床的地步。 “我给你!”燕清舞死死抱住叶无道,闭上眼眸,泪水滚落。 “何必呢,这样做根本就没有意义,你为什么总是做让人费解的事情?”叶无道叹息道,叼着那根烟,双手垂在双腿两侧,任由燕清舞抱着他。 “对你来说我做太多的事情都确实没有意义,但对我不同,我要是不这么做,我会后悔一辈子的!你怎么可以这么自私,我为什么要对你念念不忘,你为什么要让我喜欢你,要让我淡淡的爱上你,然后一把推开犯了一个错的我,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燕清舞死死压抑声音哭喊道,无力地捶打着叶无道身体,她讨厌这种让她窒息的心疼,讨厌曾经带给她幻想的柔软爱情把她一步一步逼上绝境。 一句话也不说的叶无道把她抱到自己的帐篷,放下她后,开始脱衣服,梨花带雨的绝代女人终于意识到这个男人要干什么,想到那次分别前的亲密接触,那种熟悉的旖旎和温馨再次浮上心头,但是她知道此刻的他根本就不是那个时候的心境,百感交集的燕清舞闭上眼睛,缓缓脱下自己的外套。 “你不后悔?”叶无道语气仍然冷漠,但是闭着眼睛的燕清舞没有发现他眸子里刻骨铭心的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