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月黑风高杀人夜 - 极品公子

第六十一章 月黑风高杀人夜

根据叶无道在树干上留下的约定暗号,陈文豹和赵宝鲲尾随到他们休息的地点,并没有异常情况,司徒秋天望着嘴中叼着一把匕首的赵宝鲲从树枝上跃下,眼中有种异样的光彩,这个时候她发现这个男人似乎把他的那份邪气隐藏在鲁莽中,大智若愚?脑海中蹦出这个成语的司徒秋天笑着摇了摇头,无法想像。 马晓燕明显倾向于跟同行的朱连康和徐坤相处,而王雨溪似乎靠近叶无道,时不时主动帮叶无道干活,那双桃花眸子里蕴含的眼神也有些飘忽异样,她在商界虽然不像夏诗筠那般红透大江南北,却也是北京商业圈的大红人,出了名的外媚内冷,跟你客套调笑,没问题。上床?滚蛋。 燕清舞望着跟着叶无道进入丛林的王雨溪,眼神有点黯然,坐在溪畔大石头上的她转头问道:“陈文豹,说说看你们以前荒岛训练是怎么样的?” 陈文豹挠了挠头,淡笑道:“岛上能用来填肚子的东西都被消灭殆尽,唯一的淡水源也被投了毒。我们只能用钢盔打来苦涩的海水,烧开后用毛巾吸收水蒸气,接住从毛巾上拧下来的几滴水珠借以延续生命。虽然说这种训练都会发几块压缩饼干给你,但是谁吃掉了谁就会被人鄙视,这是部队里不成文的规矩。” 燕清舞有点出神地望着曲折小溪尽头,发呆起来。 赵宝鲲和司徒秋天在那里嬉笑打闹,而马晓燕他们则在那里谈论商业事项,其实野外生存游戏很大一个潜规则就是一起玩过游戏的人回去后多半会成为商场上的伙伴。一起当过兵一起嫖过妓的人很容易走到一起,这种游戏虽然不能比当兵,却也有那么点味道,让马晓燕失望地是叶无道、燕清舞、陈文豹、司徒秋天和赵宝鲲这五个人竟然都不是商场中人。这让她很失望,只不过她和朱连康这种位面的商人并不知道叶无道、燕清舞、赵宝鲲和司徒秋天各自的背景,要不然她现在就是乐得合不拢嘴了。 命运就是如此,当关上一扇门的时候,往往为你打开另一扇门,只是很多人撞死在那扇关闭地门上,不知道走入打开的那扇门,所以,有穷人,有富人;有卑微。有高贵。 “我们能点火吗?”燕清舞看着托着一只野獐模样动物尸体走出树林,然后流利地剥皮生火,想到电影中那些因为烟火把敌人吸引过来的情节不禁有些担忧。 “其实一般情况下没有谁会在第一天就发起进攻。熟悉地形才是关键,但也不排除对手是疯子,所以我让赵宝鲲和陈文豹出去侦查的时候同时点燃几堆火,而且我来的路上也有制造火堆,这个时候应该也燃耗起来了。”叶无道虽然对厨房很反感和白痴。但野外的烤肉却是相当拿手,金黄油腻,令人垂涎。 “你能控制火堆的燃烧时间?”燕清舞疑惑道。她想不通叶无道怎么能够将几个火堆同时点燃。 “可以的。”在燕家一向沉默寡言的陈文豹笑道,对于他们来说只有一把打火机就能将一幢大楼某一层的电路摧毁,至于如何用针灸和放血激发生存潜力,如何寻找脊椎骨最脆弱最致命地地方,如何寻找快速止血的穴道,那都是必须掌握的基础项目。 “那我们明天又什么行动吗?偷袭?还是原地待命?”燕清舞饶有兴致地唠唠叨叨,雀跃得像个孩子,像她这种除了家庭和学校基本上就不再接触外界地女孩,能够参加这种游戏确实是件值得留恋和记忆。 “电影看多了?”叶无道斜眼瞥了下这个满脸期待的清绝女人。怎么跟孩子一样。 燕清舞吐了吐舌头,蹲在叶无道面前盯着那只烤熟的野獐模样动物,偷偷看着他那专注的眼神。 分肉的时候叶无道开始分配任务,因为没有指望这群被关在都市牢笼中太久而丧失野性地城里人,叶无道直接把侦察和巡夜的任务交给陈文豹和赵宝鲲,其中燕清舞跟随陈文豹,司徒秋天自然给赵宝鲲跑腿,自己带领那个似乎有点底子的王雨溪,虽然说朱连康和徐坤两个大男人带一个马晓燕看上去很占便宜,但其实无疑是最弱地环节,叶无道根本就没有把他们带到游戏结束的意思,对他来说在一个团队中,只有拥有足够实力证明自己的人才能被称作同伴,否则就只能是拖后腿的累赘。只有承认你是同伴之后,才会有肯为对方挡子弹的并肩作战。 今晚巡夜每队三个钟头,其中一个人最容易疲倦的2点到凌晨13点由叶无道和雨溪守夜巡逻。 晚上六点到九点这最轻松的巡夜交给徐坤他们三个,到了九点钟,始终在设置陷阱的陈文豹打算去燕清舞的帐篷叫人,却发现她已经坐在帐篷外,拿着一把军刀地陈文豹坐在她附近,燕清舞抱膝柔声道:“陈叔叔,你为什么跟着我爷爷?” 陈文豹笑道:“我是军人,服从命令是我的天职。而且,我尊敬燕司令的耿直忠诚,我所能做的就是保护好我们国家的真正军人,这也是我最能体现自身价值的工作。” 燕清舞不再说话,她其实本就是一个沉默的女人,在燕家和学校都是如此,她的冰冷并不是为了拒人千里,而是一种遗世**的孤单,她太聪明,太出类拔萃,所以太容易把身边的人比下去,太容易让旁人自惭形秽。 “小姐,你休息吧,我一个人就能保证大家的安全。”陈文豹虽然清楚责任心极强的燕家女孩肯定不会休息,但这话还是忍不住说出口,即使不能说是看着燕清舞长大,陈文豹也在燕家呆了将近十年,对燕家核心圈的纠葛恩怨多少有点了解,对这位从小就憎恶政治和商业的小姐有很多打心底的宠溺。 燕清舞摇摇头,站起身漫无目的的散步。 这个时候一道魁梧身影从一个帐篷中狼狈逃出,还有司徒秋天的怒吼,燕清舞下意识地后退却一不小心踩到枯枝,惊呼一声跌倒在地上,柔嫩屁股跟地面结实地来了个亲吻,当她站起来的时候却发现脚腕传来一阵疼痛。 那道摇摆的身影见到这一幕后似乎停滞了一会儿,等到司徒秋天杀出帐篷马上就逃窜起来,最后窜入一个帐篷躲起来,而司徒秋天则直接就奔向那个帐篷,咬牙切齿道:“赵宝鲲,今天我不把你剁成肉酱我就姓司徒!” “你跟我姓赵?现在女人嫁人后可不用跟着男人姓,唉,以前还怕你会妻管严,现在看来不用担心喽~”月黑风高学淫贼摸入司徒秋天帐篷的赵宝鲲死到临头还不忘占便宜,躲在帐篷里的他笑声奸诈,惹来附近帐篷里朱连康的爆笑,这让司徒秋天更加忍无可忍,冲进帐篷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帐篷翻摇,煞是壮观。 只是帐篷里的动静越来越弱,至于一男一女在做什么,外人也就只能展开想像了。 “要不要紧?”燕清舞听到这个熟悉声音后抬起头,原本仅仅是皱眉的她没来由地嘟起嘴巴,满脸委屈,似乎屁股更疼了。 叶无道把燕清舞抱到她的帐篷里,狭小的空间流溢着她的幽香,叶无道无奈道:“哪里受伤了?” 燕清舞指了指脚腕,哪里敢说自己的屁股很痛,那张清冷幽绝的俏脸绯红浮动,在夜色中有种朦胧的妩媚。脱下鞋子和袜子,当叶无道温暖手心触碰到她红肿脚腕的时候,燕清舞身体下意识地后退了一下,感到不妥的她随机主动把脚伸到叶无道眼前。 燕清舞的脚如同一对温玉玲珑,雪白,精致,现代都市女性因为高跟鞋的缘故,脚丫再完美也不能够毫无瑕疵,但是燕清舞的这双柔嫩小脚却真的没有半点缺陷,如果由这双脚丫延伸到那弧度惊人的漂亮小腿,简直就是完美的艺术品。 叶无道轻轻摇头,自嘲微笑,语气平淡道:“放心吧,休息一天就没有事情了。” 燕清舞心扉间随着叶无道的淡漠流溢着一股不浓郁却始终化不开的委屈,转过身趴在睡袋中不说话。 叶无道看到她背后尤其是臀部的痕迹,笑道:“屁股摔疼了?” 燕清舞俏脸顿时红透,几乎可以滴出水来,想到他的那双眸子正在凝视自己的羞人处,燕清舞动弹也不是,安静也不妥,扭捏之间摇曳出动人的风情,身体也有些许浓郁暗示性的颤抖。当感到叶无道那只手落在他屁股上的时候,燕清舞不知道是疼痛还是舒服的呻吟了一声,趴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就在犹豫是不是阻止叶无道暧昧动作的时候。 远处丛林深处传来一声凄厉的喊叫,尖叫中包含的绝望和愤怒令人毛骨悚然。 叶无道这组人除了如临大敌的陈文豹和意态悠闲的叶无道外,都被这声遥远的喊叫惊出一身冷汗,燕清舞稍微好一点,只是转过身,脸色微白地看着叶无道,眼神无助,还有她以前不曾有过的依赖。 凭借野兽一般的敏锐直觉,叶无道确定,有人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