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双子岛屿 - 极品公子

第六十章 双子岛屿

当司徒秋天跟那群人摘下眼罩欣赏这孤岛风光的时候,叶无道和陈文豹都在第一时间观察这座岛屿的细节,唯一的淡水来源是一条依靠降雨通过丛林积蓄的小溪,陈文豹窜进丛林后就爬上一棵大树站在枝头眺望,估算这个岛屿面积在23个平方千米,但这其实能算个双子岛屿,还有个更大岛屿的岛屿与他们所处的岛相连接,相差不过五六米而已,但这种天气想要那几个女人游过去似乎不怎么现实。 根据鸟类的飞翔状态他基本上能够确定对方两个队伍的初始位置,他思考着是不是现在在敌人最没有防范意识的情况下进行突袭,敌人!而不是对手!这就是陈文豹作为职业军人的特性,蹲在枝头的他并没有发现有人就坐在他头顶那根树枝上。 “如果你跟赵宝鲲急行军转移到他们背后,说不定真的能够成功呢,虽然不能让他们全军覆没,重创还是没有问题的。”嘴中叼着一根小草的家伙轻轻道。 陈文豹猛然转身把枪对准这个神出鬼没的叶无道,他没有料到竟然有人能够如此悄无声息的靠近,凝神注视眼前头顶这个仍然是毫不戒备的男人,陈文豹强忍住扣下扳机的冲动,如果这个人不是小姐的朋友,哪怕再跟自己谈得来,他都会当场射杀!收回枪,陈文豹沉思望着林鸟被惊起的两个地方道:“不是只有我们这支队伍才有外援,虽然不清楚你那个朋友什么水准,但我确定你不帮我们殿后的话我和他没有什么生还的机会,说实话。除了你和那个赵宝鲲,我们队伍中已经没有作战单位,其他那些人,都是累赘而已。当然除了她。” “不急,abo两支队伍比较靠近,我们先让他们火拼好了,到时候来个坐收渔翁之利,不过我担心地是他们有可能结盟,在灭掉落单的我们后才开始对抗,这样的话我们就麻烦喽~”叼着草叶的叶无道叹道,只是眸子里没有半点惊慌,相反有着浓郁地兴趣。 “不把你考虑在内,我们的队伍实在太弱了。简直就是不堪一击,野外生存不像擂台搏击,未必强者必胜。在这里有太多必须遵循的法则,陷阱,投毒,偷袭,狩猎。草药,任何环节都不能出错,还有。所以赵宝鲲未必能适应这种生存环境。” “这个放心吧,小的时候他就玩过很多次这种游戏。”叶无道笑道,成都军区的西南猎鹰特种大队那可是丛林战的王者!赵宝鲲照顾一个司徒秋天还是没有问题的,陈文豹照顾燕清舞,而他,自然就可以高枕无忧的享受阳光了。其他人?死活跟他都是没有关系的,就算真的死了,对叶无道来说那也无所谓。 “就是不清楚对方两队地外援实力。”陈文豹跳下树干落地喃喃道。 叶无道并没有跟随陈文豹回到海岸,而是站在树干上注视着远方两队的行进方向。那两队并没有出现汇合的意图,而是逐渐形成三足鼎立地的场面,现在他们除了身上携带的淡水,首要任务就是寻找水源,可以说,叶无道这一组是最“幸运”的,可信奉能量守恒法则的叶无道清楚这从侧面证明了cs组是最弱地队伍,只有这样才会被投放到离水源最近的地点,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啊。 “你怎么上去的?”树底下燕清舞喊道。 ……”叶无道对这个被称作天才地女人问这种白痴问题感到相当不解,女人的脑袋还真不愧是比男人早进化10万年。叶无道怕接下来她就问他是不是外星人或者神仙,这样的话他多半会直接因为彻底崩溃而摔下去,不过燕清舞并没有问太离谱的问题,“你是不是参加过特种兵训练?” 叶无道在燕清舞的惊吓中坠落在高耸大树的另一根树干上,然后弹跳到附近一棵树的较低枝桠,最后轻松落地,径直走出树林,燕清舞跟在他后面不甘心道:“我刚刚看了世界特种兵竞赛中丛林竞技中的所有录像,发现就算是他们也未必是你的对手,你怎么会有这种身手?” “想知道?”叶无道停下脚步转身问道。 燕清舞点头,那双澄澈地秋眸中流溢着干净的好奇和期待。 “我是火星人,这个答案怎么样?”叶无道转身继续行走,抛出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答案。 噗嗤一笑的燕清舞小跑跟在他后面嫣然道:“现在会不会有蛇啊?” “世界上不冬眠的蛇不是没有,但是你碰到的概率几乎是零,你还是担心有没有蝎子、毒蟾蜍和五颜六色的蜘蛛吧。”叶无道耸耸肩道,对那种蛇他可是记忆犹新,世界上饲养这种被誉为“近似神话存在的龙族”诡异玩意的家族只有一个,而能够让驯服它们温顺听话的也只有一个人,一个永远只喝最烈的酒的女人。 燕清舞虽然智商高的不像人类,但终究还是个女人,轻轻嗔骂了声叶无道后比他还先冲出树林,让外面玩水的众人以为她被叶无道圈圈叉叉了,尤其是赵宝鲲当着司徒道秋天的面洋洋得意道:“叶子哥终于有样东西不如我了,嘿嘿,哈哈,嘎嘎……” 司徒秋天骂了声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神经病后好奇道:“什么东西你比叶无道要厉害?” 赵宝鲲让神神秘秘地让司徒秋天靠近他,邪笑道:“那话儿呗,你要是不相信我们也可以进去,保证两个钟头都没有出来!” “去死!”恼羞成怒的司徒秋天不顾及仅剩的那点淑女风范开始追杀赵宝鲲。 “小心变成寡妇。”赵宝鲲逃跑的时候还不忘记嘴上占便宜。 “一对不折不扣地活宝。”叶无道叹道,走到蹲在海边石头上的燕清舞身边,确定周围没有人后,“有没有规定枪杀自己的队友属于犯规?” 燕清舞不可思议地望着眼前这个轻描淡写说出这句话的男人。摇摇头道:“可以,但是我不支持你这么做,不是我不忍心,只是我想以你地实力。根本就不需要这么画蛇添足吧,这场游戏,其实我们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叶无道不置可否的转头望着那群被陈文豹同样视作累赘的男女,眼睛中连怜悯都没有。 换上统一的服装后他们集体进入丛林深处,而赵宝鲲和陈文豹分别被叶无道派遣出去调查地形,各自范围在半径一千米范围内的半圆中,叶无道现在也没有马上跟另外两支队伍冲突的想法,太早结束游戏就如同燕清舞所说没有趣味,虽然这极端不符合叶无道往常速战速决斩草除根的游戏规则,但叶无道对这次野外生存本就是抱着置身事外的态度。要是真跟这群手无寸铁的人玩真格的,他这个不见锋芒地暗夜君王也忒窝囊了。 出乎叶无道意料的是最先抱怨的并不是那个看上去娇滴滴地王雨溪,也不是细皮嫩肉的马晓燕。而是徐坤和朱连康这两个大男人,荆棘刺破他们肌肤、枯枝绊倒他们身体的时候都惹来他们的咒骂,显然这种艰辛的跋涉出乎他们意料,虽然他们都拥有足够厚实地外套,但在茂密的丛林中略显臃肿的他们根本就像是都市中地牛祟有点格格不入。 “王雨溪。你是不是以前有过这种野外训练?”手臂被划破近十处的马晓燕苦笑道,她前面身形相对矫健的王雨溪似乎并没有她这么狼狈。 “没有,不过我是登山爱好者。有事没事就会去爬山,而且平时也会练下瑜伽,所以现在不算太累。”王雨溪笑道,这个时候的笑容似乎洗去了那份铅尘,多了点真诚。 “要不我们跟其他两组商量下,看能不能通融下一起宿营?”果然不愧是商人,第一时间就想到要共赢,只可惜朱连康现在还不清楚所处是一个你死我亡的零和博弈状态, 也许是因为在这种情况下不需要钢铁森林中的那种虚伪应酬。所有人的本性都被扩大,或者说摘下了面具,比如马晓燕沉稳背后的懦弱,王雨溪风骚背后的自信,还有徐坤斯文背后地暴躁,以及朱连康的心胸狭窄。 本来就心烦意乱的徐坤听到朱连康这个提议后马上附和,他受够了这种漫无目的的翻山越岭。 “懦夫。”司徒秋天不客气道。 “你说什么?”徐坤脸色狰狞道。 “我说你们两个男人是连女人都不如的懦夫!”司徒秋天虽然忌讳徐坤这个东北大汉的脸色,但仍然倔强的不肯退让。 徐坤逼近司徒秋天的时候,突然整个人被甩到一棵树底下紧贴着树干,脖子被一只手掐着,几乎要断气的徐坤丝毫不敢怀疑这个男人会在下一秒扭断他的脖子。悍然出手的叶无道冷笑道:“有本事就干掉ab型两个组的人,要是再敢废话我就先干掉你,信不信?” 徐坤艰难地点了点头,等到叶无道松手的时候他瘫软在地上。 只是他眼中闪现过一抹叶无道都没有发现的阴狠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