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孟婆汤》,只为卿弹 - 极品公子

第五十七章 《孟婆汤》,只为卿弹

那头身家不菲的肥猪没有想到叶无道会如此嚣张,一时间竟不知所措,打人?这种事情如果在晚宴上他可做不出来,要不然明天他就是整个北京商业圈子里的笑柄,骂人?看上去眼前这个青年似乎脸皮很厚的样子,别到时候被他气趴下了。 这位脸色阴晴不定的玉琊俱乐部副主席只能够哑巴吃黄连的一肚子火憋在那里,望向李琳那个骚媚女人的眼神也由纯粹的**发酵成怨毒和占有,坐在他附近的另一名俱乐部核心成员拍拍他的肩膀,眼神严肃,这让胖子有点愕然。 “我去见一个老朋友。”李琳歉意道,只是被叶无道如此肆无忌惮地搂腰让她无地自容,俏脸浮现的那抹绯红泄露了她的内心摇摆,但成熟女人总能够第一时间把握住度。 叶无道点点头,自顾自地喝酒,望着李琳缓步间摇曳出来的风采。 “叶少。”那名示意胖子不要轻举妄动的玉琊核心成员主动递给叶无道一支雪茄,身体前倾,姿态卑微。 “你们俱乐部叫什么?”叶无道摇头,并没有去接那根雪茄,这个狂妄的动作又让以胖子为首的四五个玉琊成员愤火不止。 “玉琊俱乐部,叶少如果对收藏有兴趣的话,也可以参加。”那男子修养显然很不错,对叶无道的冷淡丝毫没有流露不满,相反确定了叶无道的身份,如果一个人不狂,能够闹出钓鱼台风波?如果这个时候叶无道很融洽地跟他热络起来。他倒要怀疑那场风波的真实性。 有些人就是这么贱,骨子里都喜欢被虐。 “收藏?”叶无道有点意外,虽然他现在有慕容世家这个中国地下收藏王朝作后盾,但也必须有个暂时能够被华夏联盟承认的台面上地代言人。加上方月墨同意他的那项炒作计划,需要收藏界多方面的烘托,众人拾柴火焰高的浅显道理叶无道自然懂。 “怎么,叶少有想法?要是愿意,我可以马上给叶少办张会员卡。”那玉琊核心也着实玲珑,马上顺着杆子往上爬,虽然这个举动在旁人看来简直就是莫名其妙到极点,因为谁都知道办会员卡需要详细地个人资料,而且一笔不小的会员费,玉琊虽然不像四大俱乐部那么动辄五六万美金。但也需要好几万。 “以后再说。”叶无道微笑道,再不给这个人面子就是矫情了,把这个人记入脑海后他便起身。走向那架暂时作参观的古典钢琴。两名服务生见有人靠近,其中一人有点尴尬道:“先生,这架钢琴不能用来弹奏。” 叶无道轻轻皱眉,转头看着越来越多男人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地涌向夏诗筠,走向大厅中央。 夏诗筠面对这群赶也赶不走的恼人苍蝇。修养再好也有点脸色不佳,不知道是不是酒精刺激了这群男人的原始冲动,眼神更加**裸。言语也比商场轻浮许多,觥筹交错间尽是让夏诗筠反感的暧昧眼神。 突然,夏诗筠感觉到竟然有人环住她的腰,当她准备把酒杯倒到那个登徒子头上的时候,那熟悉的温醇嗓音在她耳畔响起,“想我没有?是不是觉得把我跟这批苍蝇比较,形象顿时高大了很多?” 夏诗筠紧绷的身体缓缓松软下来,冷哼一声,懒得理睬这种自恋狂。 周围原本上前大献殷勤地成功男士们见到这番情景都倒抽一口冷气。乖乖,这个横空出世的家伙是什么来头,竟然敢在晚宴上搂夏诗筠这位上海市花的小蛮腰?!晚宴上顿时弥漫起一股交织嫉妒、玩味和邪恶地暧昧氛围,几乎所有视线都聚焦在夏诗筠跟叶无道身上,夏诗筠知道这个时候叶无道不会让她挣脱开他的手,放弃挣扎的她干脆就来个最低调的沉默。 这个时候很多想到当初夏诗筠在上海的那场订婚晚宴风波,有个青年公然挑衅民国时期便是四大家族之一地顶尖豪门,这场闹剧虽然跟钓鱼台风波一样没有被传得沸沸扬杨,但是谁都不否认这两个其实同一人的主角都很不可一世,也都很有背景。 难道是这个青年就是传闻中让夏诗筠放弃嫁入豪门的情人? “寿霆,这个家伙到底什么背景?”那个玉琊俱乐部地胖子赵福葵妒火中烧道。 “你说说看如今北京谁的风头最旺?”玉琊俱乐部荣誉董事章寿霆不温不火道,眯起眼睛死死盯着中央的叶无道,心中咒骂这个胖子的无知。 “如果是前一个月,我自然会说疯子崔彪,现在嘛,应该是那个大闹钓鱼台的南方大少吧?”胖子的话引来玉琊其他成员的附和,他们这种边缘人物,甚至都没有机会知道风波主角的名字,在中国,进不了上位者的核心圈子,你始终是下等人,即使是下等人中地上等人。 “哦,他就是那个南方大少。”章寿霆冷笑道。 浑身肥肉的赵福葵身体一僵,脸色唰的一下苍白吓人。 “叶无道他人呢?”回到玉琊俱乐部圈子的李琳皱眉问道。 神色转变成有点卑微的章寿霆指了指大厅中央,语气也开始不自然:“李琳,你跟叶无道很熟悉?” 李琳想到中国会那批骨干成员如出一辙的表情和语气,纳闷道:“嗯,怎么了?” “没事没事。”章寿霆汗颜道。 那群玉琊俱乐部成员也都是一阵比哭还难看的干笑。 迷惑的李琳转头望着身边又换了美女的叶无道,喃喃道:“你还真是让人捉摸不透啊。” “许彬,你说的就是这个人?”美洲会俱乐部那个圈子多半是外企高层管理人员,但也有几个中国人。除了许彬,这个穿着华丽燕尾服地年轻男子有种东方声人的气质,他叫唐锦春,据说跟京城太子党很有关系。 “嗯。我想他如果能够加入北京美洲会,我们对抗京城俱乐部也不会完全处于劣势。”许彬无奈道,谁都不想亲临风险,除非有利益。 “许彬,你这是在赌博。”唐锦春自然清楚京城太子党对这个南方太子没有什么好感,不过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感觉。 “富贵险中求!”许彬坚定道。 唐锦春微微一笑,不再做声。 慈善拍卖终于拉开序幕,果然如同外界传闻根本就是一场京城几大俱乐部比拼实力的角斗场,长安俱乐部的人30万拍下那只明玉雕瑞兽形砚滴,中国会便50万拍下那件唐代玉飞天。而美洲会便50万拍下清乾隆双凤纹莲瓣雕填漆盒,京城俱乐部便百万拍下那只剔黑开光花鸟纹梅瓶,一时间。慈善晚宴拍卖如火如荼,总成交额破千万用了不到半个钟头。 像李嘉诚和李东帝这种北京俱乐部地通天人物并没有出席今天的慈善晚宴,看来钓鱼台风波的余震尚未完全消除,原本注定是高调入京的香港财团如今就像是焉掉的茄子毫无动静,这让京城和长安这两个俱乐部很无奈。这批香港巨头多半是这两家俱乐部的荣誉成员,所以北京美洲会和中国会此刻肯定是暗自窃喜。 “没听说有人成功摘下我们俱乐部之花啊?”一名京城俱乐部成员郁闷道,他们俱乐部内部甚至开出赌局。打赌夏诗筠会被俱乐部中哪个黄金单身汉抱得美人归,没有想到肥水竟然流了外人田。 “确实不清楚,这个人肯定不是我们俱乐部的人,我看八成都不是北京人。”另一个成员摇头叹息道。 “那家伙会不会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另一个人见他们讨论夏诗筠顿时来了兴致。 “不可能吧,连孔家公子那样的人都不能打动夏诗筠,他怎么……我想起来了,丫的他该不会是那个传闻在南方很有北京的神秘大少吧?你们听说没有,在订婚宴会上大闹孔家地那个人?”其中一人恍然大悟道。 “我看像!” …… “去过法国没有?”陪着夏诗筠坐在京城俱乐部那个圈子最外围的叶无道咬着美人耳垂道。 “没有。”夏诗筠冷淡道。她从来没有出国,甚至香港都没有去过。小的时候,她最大地愿望就是离开林家,离开杭州,离开浙江,到离林家最遥远的地方。丹麦,童话国度,是她最想要去的地方。 “法国现在那些仍然保留席位的贵族经常举办舞会,除了私下各种不能见光的交易买卖就是追逐情妇,这是因为豪门家族地婚姻首先与爱情无关,而是政治力量和财产的搭配,你如果能够在这种交际舞会上找到与你相匹配的女人,那也是一种不幸中地万幸。”叶无道盯着前方时不时转头瞥向他们的京城俱乐部会员,眼神森寒。 “跟我说这种事情没有意义!”夏诗筠不客气道。 “你也可以在这种地方找一个你觉得顺眼的男人,我不拦你,这也是你唯一能摆脱我的方式,这个建议如何?”叶无道舔着夏诗筠的精致耳垂道,如今这个社会没有穿耳洞的漂亮女人不多了。 “你……”夏诗筠狠狠推开叶无道,感到莫大羞辱的她强忍住代表软弱的泪水,冰冷道:“我不想再见到你!你给我滚!” 似乎不少人都被夏诗筠的出格举动感到诧异,原本绝望地心境又死灰复燃,对于这里的很多单身男人来说,还没有一个女人能够从法律上分享他们的巨额财富----因为,他们是中国市值最高的钻石王老五!这群男人要的不是简简单单是漂亮女人,他们渴望的是能够让他们更上一层楼的女人,最好还能使他们产生征服的成就感,而夏诗筠则是他们的最大目标。 “即使你不是处女,想要给你跪下的男人依然泛滥成灾吧。”叶无道嘴角带着一抹彻骨的轻浮,但是眸子里却有着谁都不能看透的忧伤。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叶无道脸上。 夏诗筠浑身颤抖着凝视着这个狠狠践踏她尊严和身体的男人,那只纤弱的手带来的疼痛远远比不上她内心的刺骨揪心,泪水,在坚强的外衣被这个男人一层一层剥离后,在那苍白脸颊肆意滑落。 叶无道缓缓起身,留给夏诗筠一道黯然落寞的背影,那种阅尽繁华后的孤独,让愤怒沉淀成绝望的夏诗筠莫名的心痛,似乎她抓住了什么,又遗忘了什么。 在情感游戏中,伤害对方,也许就是双倍的伤害自己。 叶无道自然懂,可是,他与其夏诗筠冷漠,不如她狠狠的憎恨他。 这次他走向那架钢琴,再没有人敢拦阻浑身阴暗气息的他,背对所有人,叶无道喃喃道:“诗筠,这曲《孟婆汤,是专门为你谱写的,我要让你哪怕喝了孟婆汤,下辈子都不会忘记对我的恨。” 从他那修长如玉的指尖倾泻出一曲清雅哀伤入骨的悲歌,大厅中流溢着这曲充满东方意境的钢琴曲。不由自主地中止了拍卖,喧哗的大厅顿时宁静下来,浮躁的心境也都安详,感受到一种痛彻心扉的落拓。 所有人在那一刻,从他的背影,读懂了深刻的哀伤。 泪眼婆娑的夏诗筠轻轻哽咽起来,哪怕被叶无道占有身体的时候都没有哭出声的她,终于卸下那张执着的面具,潜然泪下如雨。 一条路,叫黄泉 布满哀伤 一条河,名忘川 流溢凄凉 一座奈何,承载忘川 一碗孟婆汤,可以忘却今生,换取来世 一块石头,立于忘川之畔,名曰三生 一口井,指明来世 一个熟悉身影,欣然跃下 一张容颜,下辈子 为君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