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你不配! - 极品公子

第五十六章 你不配!

调教萝莉,那是源自如今这个社会男人越来越淡薄的男性自尊作祟,那样有种彻底征服女人的成就感。 而征服熟女,有人说这是佛洛伊德所说俄狄浦斯情结,也就是俗称的恋母情结,也有人辩解说这是因为女人只有熟透那才叫做真正的女人,否则就只能算是女孩,但不管如何,熟女尤其是漂亮的气质熟女对很多男性来说就像是一颗春药,如果这颗春药包裹着那层被称作冷媚的糖衣,那这颗春药足以让男人疯狂。 上帝要毁灭一个人,必须要先让这个人疯狂。 所以,上帝制造了这么多女人,圣洁的,妩媚的,性感的,清纯的。 那被晚装勾勒出曲线的成熟女人端着酒杯转身过身,恰好穿过人丛见到叶无道的那道视线,她惊讶之余径直走向那个嘴角含笑的男人,望了望他身边几个眼神暧昧的北京美洲会俱乐部成员,对他道:“叶无道,你怎么来这里了?” “跟朋友一起来的。”叶无道憨笑道,似乎在这个女人面前始终还是那个简单的家教老师。 而这个女人便是李暮夕的母亲李琳,她是玉琊俱乐部的会员,这家在北京俱乐部圈子中处于边缘位置的俱乐部因为有不少爱好古董收藏的成员,当年李琳便跟开拍卖行的丈夫一起加入这个玉琊俱乐部,今天也是闲来无事才参加这个晚宴。 “你给我老实交代,你的那些朋友都是谁!”李琳把叶无道拉到一边嗔火道,紧急之下忘记松开叶无道的手。 “许彬。据说是美洲会的中国区负责人,呃,就是上次在那个展览上地朋友帮我介绍的,她是浙江大学的副校长。也曾经是我的初中英语老师。”叶无道解释道,默默感受李琳那双纤弱玉手地温润,这袭晚礼服将李琳的魔鬼身材淋漓尽致的凸显出来,虽然将近四十,却保养极佳,有种入骨的媚惑。 “啧啧,一个美洲会的负责人,一个浙大的副校长,叶无道啊叶无道,你还真是真人不露相。”李琳若无其事地松开手娇笑道。想到段锡雕等中国会富豪的诡异表现,她对这个肯甘心在她家当家教的高考状元越来越好奇,殊不知这是一种很危险的行为。当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萌生太多的好奇,也就是她可以准备安全套或者避孕药地时候了。 “别,又不是我是美洲会负责人或者浙大副校长,李阿姨,你就少在这里挖苦我了。”叶无道委屈道。李琳杯中液体的摇曳如同她的那股天然风情,荡漾在这纸醉金迷地大厅角落,旖旎而风骚。 其实根本就没有把叶无道往**那方面设想。一来因为叶无道现在的身份是她家的家教老师,不是说李琳看不起叶无道,只是常人思维都不会想到富家公子哥再低调也不会低调到做兼职吧?二来叶无道还是高考状元,这样的人出自书香门第尚有可能,要说是那种极有后台背景的家庭,李琳是打死也不信地。 所以,李琳暂时也没有深究,只不过她没有想到今晚接下来叶无道会给她带来一个又一个的惊叹号。 “都是有钱人。”叶无道嘴角带着玩味的笑意懒洋洋道。 “这里很多人地年轮不老,但早已越过视金钱如粪土的阶段。那些价格从两百元到两万元不等的同一类商品,对他们而言在付款时并没有什么区别。赚钱,不过是他们向世人炫耀才华的方式而已,身价,不过是他们标榜自己与众不同的资本而已。”李琳淡淡道,她虽然只能算个金领,但家产也有几个亿,在这里也不算寒碜。 “如此说来,还真是一群俗物。”叶无道眨眼睛笑道。 “我不过是以五十步笑百步而已,因为我也是其中一员,我也是俗物?”李琳自嘲笑道,虽然感觉到此刻的叶无道跟在她家的那个家教老师很不一样,但她仍然没有感到不妥,人对于第一印象的根深蒂固是很难改变的,尤其是女人。 “哪敢。”叶无道作求饶状,惹来李琳地掩嘴娇笑,更引来周围狂蜂浪蝶的频频侧目。 叶无道微微偏头,便看到远处水晶灯下遗世**般的寂寞女人,夏诗筠,她永远是各色晚宴的焦点,她始终跟男人保持一定的距离,如同骄傲的公主,拒人千里没有人能够跟她深入交谈,至多就是职业性的客套寒暄两句,却偏偏激起无数男人的雄心斗志奢望能够抱得美人归,只不过男人的前仆后继,让她略微表露出反感神色,四处张望,似乎在寻找谁。 “要不去我们玉琊俱乐部那边的位置坐坐?”李琳提议道,在北京最讲究圈子,你是什么位面的人物就处于什么样的圈子,比如京城四大俱乐部明显要比一般的俱乐部财大气粗,今晚的慈善晚会与其说是一场慈善捐款,不如说是各大俱乐部之间的比拼实力,而四大俱乐部中又有圈子的划分,大圈套小圈,圈圈相套,就构成了北京的人间百态。 叶无道点点头跟着李琳走向玉琊俱乐部,人不多,七八个的样子,都是男人,见到李琳都露出垂涎的神态,只不过有些含蓄有些明显而已,对此早已经习惯的李琳介绍起叶无道,因为不知道这个家伙的背景,只能朝那群人简单的说出一个名字,“叶无道。” 叶无道。 仅仅三个人,就足够了。 玉琊俱乐部中两个稍微有点后台的人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身体一颤,原本轻视的眼神一扫而空,继而是复杂的好奇,敬畏和恐慌。其余几个并不知晓叶无道这三个字含义的菜鸟们则依然是那副倨傲的态度,加上那群知道点内幕的人已经吓呆,根本不敢上前示好,这让李琳有点恼怒,有点歉意地望了望叶无道,生怕他觉得受了委屈。 谁知道李琳却看到那沉默而专注的眼神,他只是那么静静地看着她,似乎了解她的良苦用心,好像他根本就没有把这群人放在眼里啊!经历过情感坎坷的李琳知道这样的男人,一定一定内心丰富,这一刻的男人,因为他身上似乎有一种成熟的磁场,让你觉得他酷极了。李琳早已经不是那种怀春的小女孩,她知道什么叫做点到为止,什么叫暧昧才心跳,可是见到叶无道这个动作的时候,李琳仍然像初恋的女孩被恋人抚摸纤手,不由泛起阵阵涟漪。 “可以坐?”叶无道虽然是询问,却丝毫没有给他们回答的机会,径直拉着李琳坐了下去。 那名刚才李琳介绍是京翰拍卖行副总经理的男人冷哼一声,李琳就要发火的时候,叶无道握住她的手,笑着摇头,给她倒了一杯酒,俯身在她耳畔用情人的姿势呢喃道:“被狗咬了,人不需要咬回去,女人在一边看,看我们做男人的用砖头砸死他们。” 被逗笑的李琳妩媚白了眼这个言谈无忌的家伙,她可清楚这句话周围所有人都能听见,这明摆着是挑衅,不过李琳从来都不是胆小的女人,面对叶无道近乎鲁莽的嚣张,她有种久违的欣赏,男人嘛,没点傲气没点血性,不就是草包孬种了吗? “你在哪里高就?”另一个不知道深浅的玉琊俱乐部成员微笑道,谁都知道那种笑意背后的轻蔑,今晚的叶无道依然是那身格格不入的休闲打扮,很痞,却不适合这种晚宴,自然让人看不起。 “南方。” 叶无道轻轻摇晃着酒杯淡淡道,竟然就那样搂起李琳纤细的小腰,李琳微微挣扎后就不再动弹,低头掩饰那抹泛着淡淡春意的羞涩。 南方。 两个字,仅此而已。 李琳能感受到这个素年一种令她陌生的傲气,但绝不会反感。 那几个听说过钓鱼台风波的玉琊俱乐部成员更加坚定他们的敬畏,果然是那个敢在北京横行跋扈的南方公子,南赵北崔在崔彪神秘失踪后,北方并没有涌现出什么强势的公子哥,相反,又出现一个拥有恐怖军方背景的南方大少,叶无道。 叶无道突然看到角落有架价值不菲的钢琴,应该是拍品,因为他知道这架名叫nwumeyer的德国制造立式钢琴1880年制造,但是在二战期间几乎被全部摧毁,能幸存下来的无一都是收藏界的珍品,能够有幸弹奏的更是极少数人。再看到那在人群中愈加显得孤独的夏诗筠,叶无道心中有个主意。 一个对李琳早就有不轨企图的发福男人带着居高临下的态度皮笑肉不笑道:“我叫赵富癸,不知道能不能跟你交个朋友?” 叶无道斜眼瞥着这头四肢和头脑成反比的肥猪,不再看他,望着那架钢琴,语气平淡道:“你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