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不能陪我一起死吗 - 极品公子

第五十五章 不能陪我一起死吗

惊险博弈中后发制人更讲究一个人的沉稳和隐忍。 叶无道用一场钓鱼台风波来试探各方的底线,不能不说不疯狂,身处巨大政治、商业和黑道漩涡中心的他却做着跟外界传闻截然不同的事情----拉着夏诗筠和李淡月两个大美女看恐怖片。李淡月自然对叶无道的任何提议都没有异议,而夏诗筠也在叶无道的连环激将法下赌气坐下看电影。 出乎叶无道意料,柔弱的李淡月对《咒怨竟然是很平淡地带着批判眼神去欣赏,而貌似坚强的夏诗筠则战战兢兢,脸色微白的她听着叶无道跟李淡月那颇有兴致地讨论,有种祟入虎口的悔恨,这样子的话接下来晚上都不用睡觉了,幸好现在房子里还有个李淡月,要不然夏诗筠就真的需要颠倒生物钟才能保证睡眠。 “你今天还是搬出去长城饭店住吧。”叶无道突然朝夏诗筠愁眉苦脸道。 “为什么?”抱着枕头从缝里看电影的夏诗筠忐忑道。 “我突然想到不能委屈了夏大小姐,这里的庙小供不起你这尊大菩萨。”叶无道眼眸中隐藏着那抹戏虐和促狭,夏诗筠虽然一眼就能看穿他的可恶想法,可偏偏在这时候没有本事跟他顶嘴,对鬼片她原本是最为忌惮的事物,她现在一闭上眼睛就会浮现出那苍白而没有瞳孔的咒怨孩子。 “不要!” 近乎绝望的夏诗筠抗议道,拿起那抱枕狠狠砸向叶无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用心险恶,你现在得逞了。得意了,满意了吧?!” 李淡月看着这对针锋相对的“情侣”,露出真诚地微笑,那是一种纯粹的祝福。虽然有点心酸,默默走进房间,抱起那只睡午觉的夜晚,把这只喜欢睡在她床头的小猫咪搂在怀中,水灵眸子满是泪水,自言自语道:“夜晚,我很高兴,可为什么还是想哭?” ,傍晚时分夏诗筠要参加一个京城十几个俱乐部共同举办地慈善晚会,这种晚宴叶无道在国外的时候参加过太多次数,无非是怎么变着法子从富人口袋中掏出支票。比如现在的法国上流社会仍然流行所谓的贵族舞会,而英国每年春季都有频繁的社交舞会,富豪贵族举办舞会除了私下进行买卖就是追逐情妇。 到场的除了京城俱乐部、长安俱乐部、北京美洲会和中国会这四大传统老牌俱乐部。还有很多很多崛起的大小俱乐部,比如偏向吸收退休高干和的东方俱乐部,生活在中国,只要你听到类似东方或者中华之类的大型企业或者俱乐部,你第一时间应该猜测它们肯定有政府或者军方背景。而对网络新贵格外青睐的青藤俱乐部,还有就是香港富人众多地紫荆花俱乐部,只不过真正顶尖的香港巨头都在长安和京城两个俱乐部中而已。 叶无道从徐远清那里弄了辆车牌不大不小的总政部军车。夏诗筠对此见怪不怪,她当初既然能够看着他杀人,就意味着再大地刺激对她都已经免疫,给叶无道指路的她想象着晚上这个男人出席带来的轰动,也清楚如果紫勋集团看到自己在“叶家大少”身边的话那笔生意就没有任何悬念了,但是她不喜欢这种结果,她不是叶无道,不是那种只追求结果无所谓过程的枭雄。 “怕我连累你?”开车地叶无道笑道。 “城门失火固然会殃及池鱼,可是我知道你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是不会让身边的棋子受损地。所以我敢保证你对北京的俱乐部已经有了对策,你说呢?”夏诗筠脖子上戴着叶无道帮她挑选的绣着《大悲咒的天水蓝典雅丝巾,搭配那琉璃佛,有种彻骨脱俗。 “你倒摸透了我的脾气,确实,两个人打牌熟悉对手的习性是很重要的。”叶无道点头自嘲道。 “我很好奇你为什么敢赴鸿门宴。”夏诗筠托着腮帮凝视北京街道的夜景,在杭州呆过才知道她出身的村庄是多么狭隘,在上海生活才知道杭州是多么精致,在北京呆过才知道上海仍然是很小,她一步一步走到今天,除了仇恨,漫无目地。 “你最近似乎好奇心很泛滥,好奇心杀死猫,知不知道?”叶无道轻笑道,带着些许的嘲讽。 夏诗筠皱了皱眉头,保持沉默,她现在学会了冷漠对待叶无道的挑衅,她不希望在这个男人面前失态,哪怕被他亵渎身体,也要保持最后的尊严,这是一个骄傲女人的底线。 “如果我说我要联合北京美洲会和中国会对付京城和长安,你信不信?”叶无道转头看了看依旧托着腮帮的大美人,那冰冷的侧脸竟然有种让男人不敢亵渎的妩媚,就因为这种出淤泥不染的高贵,更让叶无道想要去亵渎去轻薄,除了男人的征服感作祟,更多的是一种自卑,因为自惭形秽。 “为什么不信呢?”夏诗筠依然凝视着车窗外的繁华夜景,很多年前,她对这种繁华是抱有恐惧和戒备的,如今,她习惯了很多原本不适应的事物,还有人。 “你觉得很好看吗?城市美化运动这个披着华丽外衣的幽灵,漂洋过海来到中国,于是十六世纪世纪意大利的广场,十七世纪法国的景观大道,二十世纪美国的摩天大楼,如同一颗颗水土不服的毒瘤扎根在中国大大小小的城市。北京不再是那个煌煌皇城,杭州不再是那个坐拥西子湖的江南古城,美其名曰与时俱进。”叶无道不屑道。 “你不是说得到什么总是需要失去什么吗,传统和现代化想要熊掌和鱼翅兼得是不现实的,该逝去的终究要逝去,记忆都留不住。”夏诗筠叹息道,依然浏览着这座大城市的光影摩挲,面对叶无道的否定,她并没有盲从。 “不错不错,小脑袋瓜子挺好用。”叶无道一愣后敲了敲夏诗筠的脑袋笑道。 夏诗筠哪里有过这种被人敲脑袋的待遇,黛眉紧皱的她在确定现在生杀大权都还掌握在这个拿着方向盘的男人手中,便强忍住怒意,告诉自己一定要宰相肚里能撑船,莫要中了他的奸计。这个时候的她默念“心被镜缚,造有漏业,从而流转生死”,自嘲还真是锻炼自己的定性。 “呵呵,经载五蕴十二处佛说十八界无处不染净因果,你如果真想看破六尘的话,我推荐你去神农架。”叶无道听到夏诗筠的默念后大笑道。 “如何解释?”夏诗筠终于肯转头。 “做野人呗,无因果,自然空无我性。”叶无道捧腹耸肩道。 “去死!”夏诗筠终于被这种人的扯淡激起怒气,狠狠撇过头。 叶无道猛地把她抱起来,这个动作放弃了对方向盘的控制,虽然是宽敞的单行直道,但前面几十米处就是转弯,夏诗筠被这一幕惊呆说不出话来,当她看到就要冲出街道的瞬间,笑意邪气的叶无道给她展现了一个华丽的漂移,这个甩尾让附近的人群吓出一身冷汗。 他们这辆车后面一辆宝马的司机又是嫉妒又是敬佩道:“丫的能在这种地方玩漂移,泡马子下了不少血本啊。” “你神经病!”还没有把心境平稳下来的夏诗筠怒骂道,这不是拿生命开玩笑吗!死无所谓,可是她不想陪着他一起死。 “不想陪我一起死吗?”叶无道自嘲笑道。 沉默。 尴尬而凝滞,叶无道的冰冷夏诗筠的淡漠形成一个谁都不肯率先打破的僵局。 在慈善晚宴举办地点北京饭店的地下车库停车,叶无道在饭店辉煌大厅中竟然碰到了北京美洲会的总经理许彬,她看到叶无道身边的夏诗筠,神情略微诧异,但在她主动走到叶无道身边的时候却已经不露痕迹,极其自然地跟叶无道打招呼,笑道:“叶少,有没有兴趣跟我们俱乐部的会员随便谈谈?” 看着叶无道跟那个陌生女人有说有笑地走进楼梯,被晾在一边的夏诗筠有种被抛弃的失落,但这种幼稚念头刚要发芽就被夏诗筠扼杀,冷笑着走进另一部电梯。电梯中有一个京城俱乐部的成员,只不过夏诗筠不认识不代表别人不认识她这位被暗中称作京城俱乐部之花的女人,面对那名男子的过分殷勤,冷冰冰的夏诗筠没有给什么什么好脸色,电梯中的其他成员都开始猜测她的身份背景,一个如果有脸蛋有头脑的同时,还有背景,那无疑本身就是对耐不住寂寞的男人们的最大考验。 叶无道跟着许彬来到慈善晚会大厅的时候见到一道熟悉的曼妙身影,成熟而韵味。 那种味道,能刺激男人最原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