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不无耻不能逆天 - 极品公子

第五十四章 不无耻不能逆天

夏诗筠一个上午都在网上调查紫勋集团的网站信息,虽然这些信息多半无秘密可言,但敏锐的商人总能够根据蛛丝马迹顺藤摸瓜出内幕,谈判如同博弈,就像是战场上早期游曳的斥候,都在刺探双方的军情和底线,小到菜市场的讨价还价,大到朝鲜六方会谈,都充斥着对对方心理的期望的判断,用叶无道的话说就是揭开他的底牌,保住自己的底牌,你就赢了。 而此刻这个深谙谈判学和心理学的男人正趴在夏诗筠房间的床上发呆,让人惊讶的是他竟然能够几个钟头都保持沉默,甚至是同一个姿态,夏诗筠关上苹果电脑的时候,终于不得不佩服这个家伙的强大毅力,殊不知作为一名毅力和存活率成正比的顶尖狙击手,坚持到底不是荣耀,而是生存,为了生活的人跟为了生存的人,本质是不一样的,后者的强大超乎想象,叶无道是,萧破军是,宁禁城是,夏诗筠也是。 “你难道没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夏诗筠显然并不能接受他在自己的房间赖着不走。 “很多时候,等待也是一门学问。”躺在床上闭目凝神的叶无道平静道。 “等待?守株待兔?”夏诗筠感觉有点荒谬,这似乎不是这个擅长攻击男人的行事风格。 “等香港财阀狗急跳墙还是隐忍不发,等北京方面雷霆大怒还是大事化小,等李凌峰破釜沉舟还是退一步海阔天空,等北方黑道联盟疯狂暴动还是韬光养晦,等京城太子党,等白阳玹,等龙帮,等华夏经济联盟,等太多太多人。” 叶无道睁开眼睛盯着夏诗筠,原本严肃的他露出暧昧微笑。“还有就是等你投怀送抱还是把我丢出去。” “这个需要问吗?”夏诗筠冷笑道,虽然最后这句话很道出了叶无道的本质,但是香港财阀、北京太子党、北方黑道联盟这些名词意味着什么她多少懂一点,转身凝视着那张重新闭眼沉思的淡然脸庞,他再坏,却同样在挣扎,甚至比谁都艰难。 “是啊,这个需要问吗?我就奇怪了。那你怎么还不过来老公这里小鸟依人一下?”闭着眼眸的叶无道虽然没有那种让夏诗筠无地自容的戏谑眼神,但嘴角悬起的那抹坏坏笑意,却让夏诗筠恨不得扑到床上捶死这个混蛋。 “你什么时候去紫勋?”叶无道似乎也不想再逗她转入正题。 “下午。”夏诗筠冷淡道,这无疑是场持久战。 “你是我见过最有天赋的商人之一,不,企业家。说实话,如果你不把月涯交到我手里,你也许能够在十年内成为中国标志性人物,比如李嘉诚,比如陈天桥。”叶无道由衷感叹道,不知是在惋惜还是在庆幸。 “我从来没有那个野心,生存才是我最先考虑的。你可以说我目光短浅,可以说我胸无大志,但把月涯交给你也是生存的一种选择,因为神话集团能够分担风险。”虽然这个解释很牵强,但夏诗筠试图说服自己,而且月涯的生存的确是她目前最想要保证的结果。互联网领域确实不需要实业的十年磨一剑,不需要十年甚至几十年的含辛茹苦才能出人头地,可能只需要一个点子或者一个游戏或者一个创意就能让你在商界崛起,比如江南春的分众,陈天桥的盛大,但同样,你可以瞬间死掉,一个月,甚至是一个星期,而且是死得一干二净的那种。 “你错了,其实真正的企业家,就是为了生存。只有生存,才能爆发出最原始的**和本能,而一个人的本能,恰恰是最强大的。”叶无道摇头道。 “我一直想知道你为什么不继承叶氏企业而要近似白手起家地自主创业?”夏诗筠似乎现在都开始破天荒的喜欢问问题。 “人啊,对于自己的第一印象是如此的不可动摇。”叶无道自嘲道,睁开眼睛靠着枕头凝视眼前的美女,“我知道你对我的第一印象,轻佻放纵的花花公子,玩世不恭的纨绔子弟,眼高于顶的**,下流无耻的卑鄙小人,是吧?” “不否认。”夏诗筠嘴角微微翘起。 “你真的想知道答案?”叶无道竟然又闭上眼睛,似乎想要掩饰什么。 “说吧,我这个人有些时候记性不好,很容易忘记。”夏诗筠眨巴着眼睛道,穿着柔和米色棉外套的她用黑色内装来收敛,气质依然冷傲,而那串琉璃佛吊坠无疑是她倾国气质最圆润的点睛之笔。 “任何一个强势的家族,都不希望被孱弱的继承人动摇根基,你以为我能够平白无故地接管叶氏?能够让那群老狐狸服服帖帖地臣服?任何人想要得到都必须付出,我想要成为叶家下一任家主,就必须自己创业,交出一份令他们满意的成绩单,不要看现在《铁骑》风光耀眼,那10亿资金还是叶氏借给我的,而且是放高利贷。”叶无道无奈地耸耸肩道,谁会想到一个家族继承人想要跟家族要钱竟然还被放高利贷?叶正凌这头银狐的决绝可见一斑! “真无耻。”呆滞许久的夏诗筠最后冒出这么个形容词,不知道是在说赌博的叶无道还是在说叶家那群疯子。 “这人,就是不无耻不足以逆天的。”叶无道懒洋洋道。 “这个比喻很形象,很到位。”夏诗筠瞥着这个男人微笑道。 “午饭你陪淡月吃吧,我还有点事情,这几天恐怕都没有时间陪你了。”叶无道下床漫不经心道,斜眼偷瞄夏诗筠的神情变化。 夏诗筠明显松了口气,叶无道走过去抱着她邪笑道:“骗你的,你刚才要是不情愿我走掉,我兴许会真的折腾点事情来,现在看你这种表情,我还真不走了。要不我先带你在北京逛逛?” “北京我已经熟得不能再熟了,不需要你带我逛。”被算计的夏诗筠狠狠道。 “风水,你不是对风水感兴趣吗,你想不想知道紫禁城为什么不能在东方开门?想不想知道为什么天寿山是龙脉巨干之顿之显?想不想知道交泰殿为什么是北京的龙穴?想不想知道为什么在太和殿正中悬轩辕镜的漕井上放置刻有大威德金刚和太上老君的镇宅灵符?”叶无道诱惑道,那眼神,跟女人勾引男人一样。 夏诗筠似乎有点犹豫起来,她不否认叶无道对那些旁门左道真得很精通。 “还有,知道**广场国旗下面为什么56根铁柱要用铁链捆绑起来吗?想不想我带你去明十三陵亲身体验地看风水?想不想我给你当个几天免费的导游?”叶无道把夏诗筠抱到自己大腿上,继续用风水这个幌子打动人心,看来这是素来不吃软不吃硬的夏诗筠目前唯一的软肋。 夏诗筠冷哼一声,既不答应也不拒绝。 已经知道答案的叶无道可不想来个画蛇添足的弄巧成拙,只是把头埋在她柔软的香膀上。 当夏诗筠寻思着怎么挣脱这个暧昧姿势的时候,想要告诉他们准备吃晚饭的李淡月再次看到少儿不宜的这一幕,不等夏诗筠解释,这个满脸通红的女孩已经逃掉,留下错愕呆滞和娇羞难堪的夏诗筠,只能把愤怒转移到罪魁祸首身上的她狠狠拧着叶无道。 谁知叶无道竟然装出很享受的模样“呻吟”起来,还说着一些房外传来盘子摔碎的清亮声音。 忍无可忍的夏诗筠狠狠咬了叶无道一口就跳到床上躲进被子里不再出来。 叶无道径直走出房间帮李淡月收拾满地碎瓷片,叫了两声没动静后他就开始吃饭,李淡月的手艺不错,虽然比不上雪痕和韩韵,但比起小姨杨宁素那是要高出好几个档次了,杨宁素跟他都是那种会吃却不会做的厨房白痴。 “真的不叫夏小姐出来吃饭?”李淡月轻声询问道。 “大牌能当饭吃的。”叶无道自顾自地扫荡起来。 李淡月只好作罢,看着他席卷餐桌,咯咯,她没有想到叶无道吃饭的样子这么有趣。 当夏诗筠终于肯钻出被窝吃饭的时候,却发现那个男人翘着二郎腿叼着牙签,懒散道:“来了啊?不好意思,给你留得不多,不过你胃口小,应该能吃饱。” 夏诗筠看着那几盘几乎只剩下汤水的残羹冷炙,还有那可怜巴巴的几粒米饭,欲哭无泪的她恨恨道:“我出去吃!” “出去吃干啥,这不是浪费钱嘛,来来来,好心给你留了这么多,竟然跟我说要出去受罪,这不是不给淡月面子吗,你要是今天胃口真的不错,也行,淡月,去把早上的那个馒头热一下。”叼着牙签的叶无道无赖道。 最终夏诗筠恶狠狠啃着那个馒头,嘟着嘴巴气鼓鼓盯着这个心安理得的无耻男人,咬牙切齿道:“还真是不无耻不足以逆天,你给我等着!” 叶无道拿出牙签,神色委琐道:“行,晚上我在床上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