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红颜祸水 - 极品公子

第五十三章 红颜祸水

“我脱衣服后,你穿上衣服。” 夏诗筠带着媚意在叶无道耳畔略微得意道,有种报复的快感,她不知道此刻的她是多么的魅惑性感。当她果真脱光衣服的时候,叶无道却并没有真的穿上衣服,而是一个华丽的饿虎扑羊把她压在身下,奸笑道:“我知道你是想证明自己的魅力是不是能够吸引我,所以出此下策,放心吧,我已经被你诱惑了。” “我才没有这种恶心想法,你赖皮!”夏诗筠差点哭出来,她怎么会想到叶无道会这么卑鄙,当她的身体被他双手抚摸的时候,竟然有种堕落的**,一想到这是自己主动脱光的,她那张娇艳欲滴的容颜就布满异样的暗香春意,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个样子,但身体背叛了她的灵魂。 女人最诚实的是身体,并不是灵魂,最不诚实的是嘴巴,还有眼睛。 不懂这个,就不是情场高手。 “我本来就是坏蛋,干嘛要说话算话?再说了是你勾引我的在先,你觉得一个女人在一个男人面前脱光了,那个男人像我这么做确实可以被称为畜生,可我怕要是不这么做明天就要被你骂作畜生都不如!还是当坏人来得畅快淋漓。”叶无道再次搬出他的荒谬理论。 “那你是好人。”夏诗筠嘟着嘴巴委曲求全道,再没有半点冰冷和疏远,那娇嫩语气和媚然神态就像是恋爱中的女人在撒娇,虽然恐怕连叶无道都没有察觉到,那厮正忙着轻薄佳人的美妙**,哪里有空多想。 “好人有好报,你就当作是报答我吧。” 叶无道邪魅到了极致,那双漆黑的眸子绽放着比黑暗还要纯粹的暗夜气息,将夏诗筠两条修长双腿轻柔分开的他已经准备临幸那许久不曾被他临幸的柔嫩花径,而身体颤抖的夏诗筠似乎能够无比清晰预感到他的动作。娇喘吁吁,粉颊通红,身体悄然瘫软如雪酥。 当叶无道终于带着几分强横几分温柔和几分痴迷进入夏诗筠身体的时候,两人都发出一声呻吟。只不过夏诗筠的微弱呻吟被苦苦抑制。 黑夜,成为身无寸缕的情人们最好的衣裳。 ------------ 清晨起来准备去小区公园背英语的李淡月看到睡眼朦胧的夏诗筠走出房间,嫩脸不禁微红,似乎她也没有睡好,谁都可以想象昨晚的旖旎情景。而且这房子不大,夏诗筠再内敛也总有些许的暧昧声音传入房外,原本还没完全清醒的夏诗筠逃也似地钻进洗手间,然后靠着那扇门欲哭无泪。这让她怎么见人啊,想到那个应该被千刀万剐的斯文败类,夏诗筠一阵咬牙切齿后洗脸刷牙起来,哪怕在刷牙的时候也在对着镜子咒骂叶无道,恨不得将他抽筋扒皮喝血挫骨扬灰。 当她回到房间的时候叶无道还在酣睡,夏诗筠还真有去厨房拿把菜刀把这个家伙剁成一块一块的想法,强忍住这种诱人想法的她坐到桌前,拿出合同协议和动漫产业相关国家协定仔细浏览起来,虽然不想承认叶无道所说私营和民营企业的最终生死掌握在国家政策手中那句话的含金量。她还是养成了每天看新闻联播和几份主要报纸的习惯,对于国家政策的研究更是不遗余力,动漫业虽然是个不同于网游的朝阳产业,但同样严重依赖政府规划,所以她说如果杨凝冰出任上海市长的话对月涯的影响无法估计。 “有没有把月涯搬到北京的想法?”醒来后的叶无道躺在床上凝视着这道倾城背影,真不敢相信昨晚的黑暗中和她一起达到了**的**,那种征服感不言而喻,真是莫大的享受。 “现在北京还有不少官员在推崇和践行那种历史悠久的官本位传统,这跟我们上海的氛围完全不同。是两块完全不相似的土壤,月涯只适合伤害或者g省,正是北京的这种弊端使得互联网许多原本优势的因素难以体现。再加上北京地区的政治优势、文化优势,使得北京地区的互联网更集中于新闻传播及品牌推广,月涯来这里恐怕无法有生存的空间。”夏诗筠仔细解释道,果然跟韩韵的论点如出一辙。 “你大概什么时候回上海?”叶无道眼神玩味道。 “说不准,也许两三天,也许一个星期,不过我还有一个聚会要参加。”整理资料的夏诗筠随口答道。 “什么聚会?”叶无道**裸地站起来,让原本侧身的夏诗筠赶紧背对着他,她嘟囔道:“树不要皮,树便死亡;人不要皮,人便无敌。” “夸我啥呢?”叶无道眯起眼睛笑道。 “京城俱乐部的一个聚会,我既是上海金融家俱乐部又是京城俱乐部的会员,再过两天就是京城俱乐部的香槟晚宴,还有一个精英会议。”心知不妙的夏诗筠赶紧很聪明地转移话题。 “京城俱乐部。”叶无道冷笑道。 “听说你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闹出事情?”夏诗筠破天荒也有些好奇转身问道,这件事情在上海商政界已经不是秘密,只不过很多人都不能真正说出内幕来。 “嗯。”叶无道冷淡道。 “听说是和香港财团有关?”夏诗筠追问道。 “嗯。”叶无道依然是敷衍,随意地穿衣。 夏诗筠对叶无道的这种态度极为不满,冷哼一声再次转过身去。 “打人而已。”叶无道无奈笑道,女人还真是都有挖八卦的潜质。 “谁?”夏诗筠再次被挑起兴趣,第一次突然发现自己是如此的接近中国核心圈人物。 “舒擎茂,香港娱乐圈教父舒典旗的儿子。”叶无道随意道。 夏诗筠张大嘴巴,煞是可爱,盯着叶无道的她感叹这个家伙还真是不甘寂寞,一来北京就惹下这大祸。如果仅仅是一个舒擎茂也许不算什么,可稍微有点政治头脑的人都清楚在这种敏感时期招惹香港财阀是什么下场。 “还有李东帝。”叶无道笑道,他喜欢她这种不带有负担的表情。 “李嘉诚的大儿子,李东帝?”夏诗筠捂住嘴巴惊呼道。天啊,他可是他们京城俱乐部的荣誉董事啊! “还有几个公子哥。”叶无道抱起这个神情错愕的大美人开心笑道,他如果是周幽王,照样会点燃烽火,戏弄那天下诸侯。只为心爱的女人放下眉宇间的那抹哀伤。 “你无药可救了!”夏诗筠恨恨道,似乎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也许吧。”摸了摸鼻子的叶无道放开挣扎的夏诗筠,走下床准备洗脸刷牙,没牙刷牙膏?自然是用夏诗筠的。 ------------ 李淡月回来的时候顺便买了早餐。除了若无其事的叶无道,夏诗筠和李淡月这两个女人都没有办法很自在,对于昨晚的事情夏诗筠想解释也没有办法,只能越描越黑。但是不解释就无法面对那个女孩纯洁眸子中的那抹暧昧。李淡月也好不到哪里去,第一次碰到这种事情的她哪里敢看夏诗筠,脸皮嫩薄的她也不是那种会掩饰的女孩,一时间这段早餐极为尴尬。 “淡月,你信上帝?”终于肯打破沉默的叶无道啃着面包含糊不清道。 到底有没有上帝,这个问题,在基督教创建伊始便如幽灵般困扰世人。浩瀚宇宙中到底有没有一位主宰着整个历史车轮的进程的上帝?很多人会发笑,叶无道对此保持稀有的谨慎态度,因为他见过这个精神世界的领袖。教皇,那个老人带给他的震撼不亚于青龙萧易辰! “不知道,但是人类首次登上月球之际的时候美国宇航员仍然是首先向上帝献上感恩和赞美,据我所知世界上最著名的科学家却大多数信上帝,根据统计近三个世纪,300位杰出的科学家中有242位明确信上帝,不信的只有20位,甚至世界最著名的十大科学家全部都是信上帝的。但是我不确定。”李淡月显然还是个摇摆状态中的基督信徒。 “爱迪生说过假如我否认上帝的存在,我就等于亵渎我的知识,我深信有一位全智全能,充满万有至高至尊的上帝存在。”夏诗筠淡淡笑道,终于感觉和李淡月之间不再那么尴尬。 如若真的像小说中那般容易接受两女一男的床上游戏,叶无道早就一龙战双凤了,可现实总是残忍的,梦想总是遥远的,就比如柳婳和柳道茗,一个根本不鸟他,一个则对爱情不存在安全感,太难了。 “而且担任英国皇家学会会长的牛顿也曾经说:‘我愿以自然哲学的研究来证明上帝的存在,以便更好地事奉上帝。’” 叶无道啃着面包灌牛奶,半点形象都没有,嘿嘿笑道:“知道为什么世界上信仰基督的国家往往特别富裕吗?比如美国、英国和荷兰瑞士。” “怎么说?”李淡月托着塞帮好奇道。 “哈哈,那是因为《圣经》明确承诺,上帝赐福给信靠上帝的国家和人民,而美国甚至还把美钞票印上‘我们美国信靠上帝’这几个字,唉,想不富都难啊,上帝老头就喜欢人家拍他马屁。”叶无道玩笑道。 “纯粹扯淡。”噗嗤一笑的夏诗筠摇头道。 “约翰福音第4章第24节说神是个灵,所以拜他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他。约翰福音第20章第……”李淡月似乎忘记是哪一节开始苦苦思索,似乎她正在试图让自己相信上帝的存在。 “约翰福音第20章第29节说到耶酥对他说,你因看见了我才信。那没有看见就信的,有福了。”叶无道随口接道。 “你都背下来了?”李淡月惊讶道。 “没办法,当年跟一个老头吵架,没有本事也不好意思在人家地盘撒野,你说是吧,丫头?”叶无道奸诈笑道,如果李淡月和夏诗筠清楚这个叶无道嘴中的老头就是梵蒂冈的精神领袖,真不知道会作何感想,多半应该会当场崩溃。 “你导演的钓鱼台风波据说是为了柳婳?”吃完起身回房间的夏诗筠装出无所谓的模样问道。 “算是吧。”叶无道微笑道,继续在李淡月的温柔眼神下消灭早餐。 背对着他们的夏诗筠撇了撇嘴,回到房间坐在床上,许久才抛出一个词,“红颜祸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