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我脱,你穿。 - 极品公子

第五十二章 我脱,你穿。

“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李淡月抱着被她洗干净的小猫咪默念着《圣经》中的约翰福音,虽然夜幕降临,但她仍然没有丝毫睡意,面对夏诗筠房间传出来的声音她尽量装作无所谓,但说完全释然是不可能的,自己默默惦念将近四年的男人却拥着别的女人,除了祝福,李淡月心底还有股淡淡的哀伤和失落,虽然早已经决定放手,可仍然阻挡不住那股蔓延心扉的疼痛,很轻微的痛,甚至让你舍不得忘却这种痛。 “夜晚,你说喜欢一个人是怎么样的感情,我以前没有喜欢过谁,所以不懂,你呢?”李淡月抱着那只被她命名为“夜晚”的黑猫自言自语道,她凝视着“夜晚”漆黑的眸子,小猫善解人意地喵了几声,谁也不明白它的意思,兴许是饿了吧。 “还是你聪明。”李淡月露出笑容挠了挠小猫的脑袋,去厨房帮它准备食物。 在感情方面,最大的勇气并非可歌可泣的执着,很多时候恰恰是默默无闻的黯然放手。 夏诗筠如临大敌地警惕床上这个已经脱掉上衣的下流胚子,随时准备破门而出,一想到外面那个女孩的暧昧眼神和纯洁表情,她就有种如坐针毡的不自然。叶无道哈哈笑道:“你不说要睡觉吗,难道想先洗澡?没问题,反正我们还没有洗过鸳鸯浴,勇于才尝试新鲜事物是值得嘉奖的。” “休想!”几乎要崩溃的夏诗筠压低嗓音怒喊道。 “那晚上睡你这里?”叶无道欲擒故纵道。 “也别想!”虽然这比洗鸳鸯浴要稍微能够接受,但不代表夏诗筠愿意跟叶无道“同床共枕”。 “那洗鸳鸯浴再然后一起睡觉。”叶无道装出无奈的模样就要脱裤子。 “你!”说不出话来的夏诗筠面对叶无道根本拿不出商场上的魄力,情场上的博弈,一旦开局输给对手,几乎没有可能再扳回来,她很早就输给了叶无道。所以这盘棋的胜负没有太大悬念。除非叶无道下出昏招,不过按照叶无道对感情和爱情的驾轻就熟,并没有这种可能。 “最后一次,不洗鸳鸯浴,一起睡觉!如果不同意的话,嘿嘿。”跟夏诗筠玩起心理战的叶无道卑鄙道。 夏诗筠气呼呼地拿出衣物和牙刷牙膏洗面奶等物品走出房间,狠狠甩门,更惹来叶无道肆无忌惮的邪恶笑声,趴在床上的叶无道盯着那台苹果笔记本,翻身跳到书桌前,却有趣地发现这个女人竟然在看关于风水术数方面的资料,其中有篇东西就是紫禁城的风水图鉴。 看完资料后百无聊赖的叶无道打起那只路易威登行李箱的主意,打开一看,忍俊不禁,很多东西都跟夏诗筠的那种冷艳气质不符,比如那瓶粉色洋娃娃香水,叶无到知道她是不用这种香水的,应该纯粹是喜欢这个瓶子吧,还有那件可爱的维尼熊棉内衣,她会穿这个?满脑子淫秽思想的叶无道不禁展开丰富的联想,那笑容有多猥琐就多猥琐。 这个时候穿着睡衣走进来的夏诗筠惊呼一声夺过那只箱子,羞愤道:“流氓!不准你碰我的东西!” “切,没断奶的孩子,谁要看你的玩意。”叶我道促狭道,表情极其可恶,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属于被美女强奸还喊疼的那种。 拿出一套衣服的夏诗筠干脆把行李箱锁起来,然后在叶无道的瞠目结舌中穿起了衣服。貌似她有穿衣服睡觉的想法,果然,穿戴比上班还整齐的她躺在床上离叶无道最远的地方开始看那本《伟大的博弈》,欲哭无泪的叶无道试探问道:“你该不会是想这么睡觉吧?” “正解。”夏诗筠露出一个很魔鬼很妩媚的笑容。 赤膊的叶无道钻进被子,相当无奈地拿起空调遥控器,随意问道:“你习惯什么度数?” 微微错愕的夏诗筠心境微微泛起涟漪,不管这颗投入心湖的石子有多小,终究会带起一圈圈轻微波澜,有多少男人会在跟女人睡觉的时候问这个看似不起眼的问题?有多少看似恩爱的夫妻忽略了生活中的太多细节?翻书的夏诗筠不动声色道:“我不喜欢开空调,冬天都是打开一点窗户睡觉,开空调的话我的喉咙会很干燥。” 叶无道关掉空调,跳下床把窗户打开,重新回到床上安静躺着,并没有出现夏诗筠意料中的那样轻薄举止,只是很深邃地仰望着水晶吊灯,等到一个钟头后夏诗筠看完《伟大的博弈》,他仍然保持那个姿势,这个时候夏诗筠才悄悄凝视着眼前这个永远猜不透的男人,英俊,但是他的凛然邪气会让你忘却他的英俊,天赋,他的浪荡放纵会让你不由自主地生出不屑,他其实完全可以做得符合世人眼中的完美男人,但是他偏偏逆其道而行。 “我很好看?”叶无道嘴角勾起一个弧度,但是姿势仍然没变。 夏诗筠俏脸微红,冷哼一声撇过头,却被终于动弹的叶无道搂进怀里,不等她抗议恼怒,叶无道已经用嘴巴堵住她的娇呼,随后像是捧着世界上最动人艺术品的叶无道小心翼翼捧着她那张精致容颜,留下一串温柔的亲吻,光滑额头,如黛眉目,小巧鼻子,柔嫩红唇,精致下巴,当他的舌头接触到夏诗筠脖子的时候,她的身体带着一股羞涩悄然扭动起来。 叶无道并没有下一步动作,只是简单抱着她,问道:“来北京干什么,如今正是多事之秋呢。” “难道只许你州官放火不许我百姓点灯?”夏诗筠没好气道,不过最后还是道出原由,她这次来北京是要跟中关村内的紫勋集团洽谈关于改编几部小说和漫画的意向,紫勋集团手中现在有很多好题材的小说和漫画。这种肥肉自然会招惹无数买家,夏诗筠要做的就是杀出重围而已。 “月涯的金字招牌摆在那里,应该问题不大。”叶无道对改编动漫的具体操作流程并不精通,所以也不可能有什么精辟建议,只能是这样安慰夏诗筠。 “但愿吧。”夏诗筠苦笑道,如果真的没有大问题,就不需要她亲自来北京了。 “你对风水有兴趣?”叶无道好奇道。 “还好。”似乎不想说话的夏诗筠敷衍道。 叶无道也不再说话,紧紧搂着这个女人,带着最深沉凝滞的沉默眷念,这种感觉,说不出口,需要心有灵犀。 如墨深夜,寂静如死。 “你说说我吧,我从来没有认真听过别人对我的看法。”叶无道淡淡开口道,他知道夏诗筠也没有睡着。 “说你?”夏诗筠似乎在叹息。 “嗯,你随便说。” “无话可说。”夏诗筠最终给出答案。 “呵,还真像生活呢,都是让人无话可说。”叶无道自嘲道。 “虽然我恨你,但不否认你的成绩。”夏诗筠给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结论。 “我可以理解为你对我有好感?”把头埋在夏诗筠胸口的叶无道暧昧道。 “自恋狂!”夏诗筠一阵无奈,还真是狗改不了吃屎,江山易改秉性难移,这种男人的邪恶下流还真是达到了一种境界。 “该不会是喜欢吧?”叶无道已经开始偷偷解开夏诗筠真丝衬衫胸前的纽扣,装出诧异的神情,其实口水都快流出来。 尚未发现叶无道猥琐举动的夏诗筠在思考怎么他就能这么快速地转变情绪,她刚才还有那么丁点被他忧郁感染的迹象,马上就被他的得寸进尺彻底打消,当她发现叶无道竟然开始亵渎她胸部的时候,惊慌失措的她可悲地发现自己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一脚把这头色狼踹下床,而是希望他尽快地把那种龌龊下流的“事情”做完。 “难道是爱上我?!”叶无道做出惊吓的表情。 “滚!” 夏诗筠二话不说飞起一脚。 只是本想踹下这个王八蛋的夏诗筠猛然发现他竟然拉着自己连带被子一起滚下床,两个人被棉被裹在其中,再无缝隙,叶无道能够感受到她娇躯的玲珑曲线,两具身体暧昧地交织在一起。好不容易两人才回到床上,叶无道趁此机会已经完全解开夏诗筠胸前的那三颗纽扣,现在她的胸部已经是不设防状态。 “天气这么热,你还是把衣服脱掉吧?”叶无道垂涎道,抱着这么个大美人,是个正常男人都会有反应。 “可以,答应我一个条件。”夏诗筠轻声道。 “别说一个,一百个都成!”叶无道豪爽道。 “就一个,不需要那么多。”夏诗筠语气暧昧道,竟然有点小女人撒娇的味道,这让叶无道有点飘飘然。 “说。”叶无道大义凛然道。 “我脱衣服后,你穿上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