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你睡哪我睡哪 - 极品公子

第五十一章 你睡哪我睡哪

到李淡月所在小区门口下车,叶无道帮夏诗筠拖路易威登的那款东方玫瑰箱子,手中还帮她提着苹果的笔记本电脑,跟在他后面的夏诗筠冷冷道:“你带来我来这里干什么?” “你在北京的这些天就住在这里。” “为什么?” “没钱给你住五星级宾馆。”叶无道厚颜无耻道。 “我自己出钱!”夏诗筠咬牙切齿道,这种混蛋自己租下钓鱼台国宾馆一幢楼惹下滔天大祸,现在却跟自己说没钱,这简直就是屠夫说他信佛而且极度虔诚一样滑稽。 “你的钱就是我的钱,所以要省着用,现在柴米油盐什么的都挺贵,物价飞惩啊。”叶无道风牛马不相及道,都说人至贱则无敌,叶无道脸皮的强大那是有目共睹的事实,所以夏诗筠的钱也就成了他的钱,不过月涯网络已经划归神话集团,这句话虽然有点无耻却也并非完全没有道理。 无话可说的夏诗筠告诉自己心静自然凉,打算保持对这个男人的不动声色。 “有点冷。”叶无道装出可怜巴巴的样子,也是,他出门的时候甚至都没有穿外套,北京这个时候属于那种直接打消你想要风度不要温度这种念头的天气。 夏诗筠冷哼一声,就差没有大快人心地诅咒他被冻死。 叶无道不以为意地驻足,松开那只拖着玫瑰红色的路易威登箱子,将夏诗筠脖子里那根典雅妩媚的藏蓝色琵琶围巾拿下来,然后极富技巧地将两个人的脖子都围起来。因为那条围巾本就很长,这样一来非但不觉得难看看,反而有种神来之笔地温馨。朝目瞪口呆的夏诗筠眨巴着无辜的眼睛道:“好了,借点温暖给我。下次我把肩膀借给你。”这招大家完全可以学习,很简单,却很实用。 如此一来夏诗筠只能跟叶无道并排行走,而小区里很多散步的居民都对这对般配地“情侣”报以善意微笑,无地自容的夏诗筠只能任由别人猜测和祝福,瞥了瞥身边这个现在装出特纯情特善良的混蛋,夏诗筠只能说这厮完全可以凭借足以拿下奥斯卡奖项的演技出演天地娱乐的下一部电影。 当叶无道和夏诗筠看到那只流浪猫的时候,夏诗筠本想停下来,但随机想到身边男人的冷血,就放弃了注定会被他嘲讽的爱心。但出乎夏诗筠意料的是这个铁血冷酷的南方太子竟然停了下来。蹲了下去,面对着那只有点惊慌地肮脏小猫,眼神中流露出夏诗筠从没有见过的神情。没有矫情,没有做作,因为围巾的牵绊只能顺着叶无道蹲下来地夏诗筠只感到他原来还有温情的一面。 夏诗筠想到她曾经从一本小说中看到这么一句话,一个男人弯腰轻抚一只摇尾巴的流浪狗,很好。 有爱心的男人。会看起来特别舒服。 她一直以为这样的男人并不存在,此刻她竟然看到叶无道抚摸着那只渐渐忘却恐慌地小猫脑袋,嘴角勾起一个她所见过最温暖的弧度。 “小的时候。偷偷养过一只猫,跟这只很像,都很小很瘦。不过被爷爷发现后就扔掉了,找到地时候已经被人用鞭炮塞满嘴巴炸死,把它埋与后就再也没有养过小动物。”叶无道轻轻把那只小黑猫抱起来后柔声道,视线始终停留在流浪猫身上,没有哀伤,没有怜悯,只有浓郁的自嘲。转头看着夏诗筠,眼神已经青淡,“呵,听说淡月喜欢小动物,就把它送给她吧,那种所谓昂贵品种的宠物,配不上她。” “淡月?”夏诗筠皱眉道。 “一个任何人都没有资格怜悯的好女孩,我也配不上,以后我会帮她找一个好男孩。”叶无道点头道。 “女人不需要任何人帮她定义爱情和婚姻,你以为你能找到?”夏诗筠摇头道,虽然不知道叶无道所说的这个女孩是何方神圣,但她不同意叶无道的做法,应该说是反感,很反感。 “我帮她找,并不意味着她要接受,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都应该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生活,除了神,谁都没有资格决定谁的命运。我只是指路人,而不是她地脚,她未来要如何走,都是她的事情。”叶无道拍了拍小猫脑袋,凝视着那双璀璨的猫眼,似乎在寻求答案,这个时候的叶无道有一种终于一种不理会世人哄闹的微笑,一种洗刷了偏激的淡漠,所以不断成熟。 夏诗筠不喜欢他这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深沉淡漠,不知道为什么。 李淡月开门的时候最先见到那只虽然有点脏却很可爱的小猫,马上从叶无道怀里夺了去,灿烂笑道:“叶无道,这是你送给我的吗?” “喜欢就好。”叶无道真的是开心道。 “这位是……”李淡月终于发现叶无道背后的夏诗筠,有种惊为天人的惊艳,虽然有点疏远的冷淡,但并不喜欢嫉妒别人的李淡月承认这个女人是个气质容貌都堪称完美的古典佳人,虽然和当年的慕容雪痕和燕清舞不一样,但在李淡月眼中她们都很脱俗超然。 “哦,忘了介绍,淡月,这位是夏诗筠,月涯网络公司的创始人,也是上海的市花。”叶无道笑道。 “夏小姐,我叫李淡月。”李淡月很有礼貌的伸出手。 “很高兴认识你。”虽然有点客套,但对于夏诗筠来说已经算难得,也许是李淡月给她的第一印象很好,她的笑容很温和,连带着对叶无道眼神也没有刚才那般冷淡。不过这也是生性冷淡夏诗筠的极限,像小说中两个女角一见面就相见如故的动人场面并没有出现。在询问叶无道她地房间后她夏诗筠就搬着东西进去,当然不忘锁门。 “她陪你几天,不介意吧?”叶无道问道,给李淡月削了个苹果。如果说削苹果一次不断的削完是种水平,那叶无道这种削法就是境界了,抱着猫咪李淡月的眼睛死死盯着叶无道手,生怕他削断了。等到叶无道要把苹果给她的时候,想到怀里地小猫,李淡月轻笑道:“等会儿,我先帮它洗澡。” 等到李淡月兴冲冲的跑去给那只温顺乖巧的小猫清洗身体,叶无道敲了敲夏诗筠的房门,没有反应,再敲。仍然没有反应,看来这个女人铁了心不想跟叶无道有交集。并不生气的叶无道靠在门口墙边,掏出手机邪恶笑着发了一条短信。然后捂着耳朵静静等待。 果然,房门猛然打开,传来河东狮吼。 “叶无道,你恶心!” 拿着手机冲出来的夏诗筠骂道,脱掉外套的她因为生气而胸脯颤动。极为诱人。原来,叶无道给她发的短信内容是: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不过我已在你的床下住了几个月了身体已经腐烂的我死得好冤啊请你把我地尸体交给警方吧, 这种损人的阴招对付女人实在是所向披糜,饶是夏诗筠都无法忍受。也许她冲出来一半原因是愤怒叶无道的恶作剧另一半原因则是确实害怕。夏诗筠一看到叶无道那促狭地眼神就来气,刚想要爆发就被叶无道搂到怀里,那张娇嫩小嘴也被吻个结结实实,而那双邪恶的手也极不老实地在她曼妙身躯上摸索起来,隔着衬衫尚能感受丝缎柔滑肌肤的后背,纤细一握的桃李小蛮腰,挺翘弹性的臀部,被压在墙上地夏诗筠根本就没有挣扎逃脱的机会。 更让她无法忍受的是那个柔柔弱弱地丫头从洗手间出来看到这一幕后,竟然带着暧昧复杂的眼神重新逃进了洗手间。这让她跳进黄河都洗不清,当叶无道把手放到她胸部的时候,夏诗筠干脆闭上眼睛,任由他轻薄,果然,看到她这种“体贴”,不领情的叶无道有点讶异地放开了她。 躺在夏诗筠房间床上的叶无道仰望天花板自言自语道:“为什么神话的互联网和高端科技业务不理想,按道理说身在g省的我么天时地利人和都不缺,难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天花板瓶颈?创意死亡?还是大的政策软环境不行?” 整理行李的夏诗筠并没有理会叶无道,随后打开笔记本电脑,背对叶无道浏览起罔页。 “传闻你们上海地百度总部有移师g省的可能,这是不是真的?还有,如果我妈调到上海做市长,你说月涯的成长能达到哪种程度?”叶无道起身坐在床上问道。 “是真的,不能否认杨省长对经济的把握能力上是超一流的政府官员,这从声市以前对高科技企业的成长尤其是对网易的扶持政策就可以看出,而且目前g省在技术人才和商务人才的储备上已经超越我们上海,政府的这种调动不是没有可能,这对熟悉g省和上海都有好处,上海企业界会相当欢迎一个熟悉并且能够对g省产生巨大影响力的上海市长,对月涯的影响,更是不可估量。”夏诗筠不冷不热道,对这种假设她不介意做出自己的回答。 “这样就好。”叶无道沉思道。 “你似乎可以离开我的房间了!”夏诗筠转身冷冷道。 “为啥?”叶无道装傻道。 “我要睡觉了!”夏诗筠祈祷上天来道雷劈死这个混蛋。 “想睡觉就睡呗,我又不拦你。”叶无道摊开手无奈道,那纯情模样,简直能够拐卖少女。 “那你呢!”夏诗筠强忍住把笔记本砸过去砸死他的冲动,因为她也知道那样砸不死他。 “你睡哪我睡哪。”叶无道径直脱起衣服来。 随后几乎大半个个居民区都能听到一声夹杂羞愤和惊慌的女人喊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