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你欠我的,下辈子还 - 极品公子

第四十九章 你欠我的,下辈子还

叶无道望着宁禁城的背影叹道:“不屈于威武,不淫于富贵,不移于贫贱。现在这样的男人几乎绝种了。如果他不是一出生就被命运强奸,现在的他恐怕未必是今天这个位置,不过话说回来,不是生活的磨炼,宁禁城也不至于如此沉稳,生活还真是让个人无语的导演。韩韵,我见过很多天才,却都没有这种男人长命,他跟李凌峰一样,都适合生存。” 韩韵优雅吃着精致点心,笑道:“没有想到你会给这个男人这么高的评价,我倒是来了兴趣,他到底有什么地方值得你将他跟李凌峰相提并论。” 叶无道摇头道:“你不会懂的,他这种人能活到今天就是最大的骄傲,你终究是另一个世界的人。” 韩韵并不否认这点,她还没有天真到以为自己能够感受生活的全部艰辛,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谁也不要鄙夷嘲笑谁,谁也不要盲目羡慕谁,跟叶无道相处这么长时间,韩韵也学会了站在多个角度思考问题。 “中国金融俱乐部新主席管逸雪动用资本狙击风云,是你的功劳吧?”叶无道端起茶杯轻声道。 “你生气了?”韩韵小心李翼问道。 “算不上生气,只不过不希望以后再出现这种情况,不是我大男子主义,只不过玩黑道玩商业的残酷性要远远超出你想像,狗急尚且跳墙,真要把一个人逼到绝境,就再没有理智可言。我不想在我不清楚内幕的情况下让你受到潜在威胁,很多错误,不是能改过的。”叶无道伸出手疼惜地抚摸着韩韵脸颊,狭长眸子布满凝滞的哀伤。他也犯过错误,而代价就是朋友地生命。 “知道了。”韩韵承息道。 “目前舒典旗和香港财团方面暂时按兵不动,北京方面则在军政界的‘调解’下改变初衷转而保持沉默,真是不一般的诡异。恐怕李凌峰一时半会也没有时间跟东方集团封杀神话,而长安俱乐部和京城俱乐部似乎还在摸我的底吧,我该做什么呢?嗯,除了联合北京美洲会和中国会,也是时候趁热打铁朝天上人间动手了,韵韵,你以前到底干什么地。怎么有这么多熟人?”叶无道纳闷道,哪怕韩韵是教育部长的女儿,也不至于如此的八面玲珑吧。而且他知道可不是一般人就能成为国际美洲会荣誉会员的,更何况是最神秘的钻石会员。 “跟着你混呗。”韩韵灿烂笑道,眼中藏着妩媚的狡黠。 “你说神话集团现在是不是应该在北京建立分部,再比如把月涯网络从上海剥离出一部分到北京?要知道以前的定律是互联网公司不在北京办成功就减少了一半,现在虽然上海和g省的崛起消弱这个说法。但毕竟靠近‘中国的硅谷’中关村,而且这里网民基础雄厚,还有无可企及的高校优势。神话集团想要吸纳新鲜血液,月涯想要第一时间吸收动漫人才,天地娱乐想要近乎零成本地消化‘北漂一族’,都需要这个地理优势,更何况北京拥有中国文化中心和信息中心的独特地位,有得天独厚的新闻媒体优势,中央级媒体、全国性报刊杂志几乎全部设立在北京,以及作为各大部委、行业协会所在地,更能接近于新闻源。你也知道。我喜欢通过媒体完成很多意愿。”叶无道询问道,韩韵虽然在浙大教书,但是她地家庭出身和求学经历让她同时拥有苏惜水的政治触觉和蔡羽绾的商业认知,一个人聪明到一定程度,是可以举一反三的。 “我感觉在上海北京和g省三足鼎立的互联网领域中神话集团地开局极佳,因为在杨阿姨的努力下g省类似网易的网络新贵们更看中g省地商业氛围及软环境,还有就是杨阿姨一手促成的税收优惠和高新技术政策,也许现在看来这些政策并不新颖,但有朋友几年前就开始研究g省经济轨迹的我知道杨阿姨的魄力和决断,所以现在g省正在赶超上海逐步奠定互联网王者区域地位,你的神话集团目前最好不要分,因为在北京目前还有不少管理者依然沉溺于皇城根儿天子脚下的虚荣,热衷于那些保守陈旧和排外的管理模式和理念,wap.fywap.net无道,说实话,北京不是上海,神话集团要想扎根,真的不容易。不过急于抢占人才高地的月涯和天地完全可以北上,有其是你所说地‘北漂一族’,我的直觉告诉我你的天地如果真的能消化掉,天地娱乐有限公司肯定成为中国影视界的霸者。”韩韵分析道,说到月涯的时候眼神也有些许的微妙变化。 “战略构思到了真正实施起来的时候就不那么简单了,就像我现在的那个中国快餐项目,投下去几千万了,结果还是没有成效,如果不是《铁骑的奇迹舒缓了神话集团的资金链危机,恐怕我真的要动用非常规手段获得资金了,还有就是幸好飞凤集团逐渐开始盈利,什么时候月涯的那款新游戏获得成功,神话才算真正的崛起。”叶无道感叹道,梦想总是美好的,现实总是残酷的。 “无道,你有机会一定要把握住浙商,作为最活跃生存能力最强却也是地位最尴尬的一批商人,浙商最想要的是什么?”韩韵拿起餐巾微笑道。 “官场背景和政府扶持。”心有灵犀的叶无道笑道,虽然事实上他跟浙江的关系并不算融洽,林家被他整垮后基本上所有浙商都对他和神话集团很忌惮。 “恰好,这是你不缺的,我也说过,g省的苏老爷子暂时不会下来,已经到省委副书记这个位置的杨姨很有可能会到长江三角洲的浙江或者上海任职,到时候你还不是呼风唤雨?这做生意,到底是做人脉,做关系,这个你比我懂,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到你有种不屑,我虽然不清楚你到底有多少底牌没有揭开,也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听,你对商人的态度是不成熟的,虽然说你的手段未必错误,但绝对不是最完美的方法。”韩韵诚恳道。 “听卿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叶无道虚心接受道,也许是因为爷爷叶正凌的缘故,他对商人骨子里都有种深刻的排斥,也许,对于星组资源的极少动用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吧,叶无道终究不是神,不可能将每件事情都完美的发挥到极致。 “少拍马屁,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搞定美洲会,我先给你打预防针,那群外国人可倔得很,千万不要用你的东方思维方式去套他们。”韩韵善意提醒道。 “李凌峰是个不错的对手。” 叶无道靠在椅子上认真道,李凌峰跟他一样深谙“仁慈最终会害死一家企业”,在管逸雪狙击风云的时候,他果断裁员10%。并且出售了40个非核心业务,达到两个星期关闭一家工厂的境界,最终摆脱困境。这样的对手其实能早点碾死最好早点碾,哪怕是动用非常手段。 “我相信你能笑到最后。”韩韵主动亲了口叶无道。 “我也相信。”叶无道耸耸肩道,随机张牙舞爪地要抱韩韵。 韩韵赶紧起身逃离现场,叶无道紧追不舍。 那名莫名其妙的绿茶轩经理等到他们消失后才哭丧着脸喃喃道:“如今吃霸王餐的都这么嚣张?” “呀!我们好像忘记付账了!”韩韵跑出去老远才惊呼道。 “难得吃一顿霸王餐,难道你还想回去傻乎乎付钱?”叶无道搂着韩韵笑嘻嘻道。 韩韵犹豫了半天才打消回去的念头,大不了以后多去绿茶轩吃几顿,后者介绍几个朋友过去。 “知道为什么意大利和美国有黑手党,为什么英国有亚瑟圆桌会议,而且仅仅一个伦敦就有169个黑帮?为什么法国有凯撒组织?知道为什么世界上会有如此根深蒂固的黑社会吗?”叶无道突然抬头望着天空中的太阳问道。 “有阳光,自然有阴影。”韩韵淡淡道。 “真是聪明的孩子。”叶无道摸了下她的鼻子宠溺夸奖道。 把韩韵送到小区门口,叶无道就去机场接突然来北京的李淡月,这个坚强到让叶无道心疼的女孩下飞机后,在机场候机厅中安静的坐着,手中拿着一本厚重的《圣经》,将近半个钟头后叶无道终于赶到机场找到她,李淡月就那样的执着而安静地翻阅《圣经》,在繁华喧娜巳褐腥缌m拍婪拧? “怎么来北京了?”叶无道坐在她身边柔声问道。 “我想考大学。”李淡月放好《圣经》轻笑道,那是一种洗尽铅华后的淡泊,依然干净而澄澈。 “什么大学?”这是叶无道最想要的结果,他不希望李淡月封闭自己的世界,作为社会性动作的人如果放弃了所有交流,这样的人生太过抑郁。 “北京外国语学院。”李淡月淡淡道。 叶无道没有问为什么她要考这所大学,李淡月也没有告诉他之所以选择这所大学,是因为她想报答他对他做的。 她这辈子欠他的,她要这辈子还。 他欠她的,她希望他在下辈子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