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活着见我 - 极品公子

第四十八章 活着见我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被称作水麒麟的女人脸色黯然道,没有慌张,没有愧疚,没有悲哀,只有淡淡的失落。 “在千岛湖休闲房产因为报价等问题夭折的时候,此后你个麒麟会的所有接触都被记录下来,所以如果不是你,我还真不能接触到麒麟会的核心内幕,李凌峰不知道着间谍本身就是一柄双刃剑,他太自负了。”叶无道淡然笑道,凝视着眼前这张从来没有对他露出谄媚或者卑微神色绝美脸庞,也许这就是察觉吧,老爹能够 把所有一心想要做她情人的秘书玩得团团转,而自己却只有背叛的出卖. “我后来才知道其实你根本对千岛湖房产没有太大兴趣,你真正感兴趣的是在千岛湖建立游艇俱乐部,没有想到你不仅把我骗了,就连陈影陵都没有放过,你是在……”神话集团的冰美人、叶无道的秘书林落燕摇头苦笑道。 “卑鄙?无耻?”叶无道笑道,没有半点针锋相对的剑拔弩张,而像是两个老朋友的叙旧。 “不,你是优秀的领导者,近乎完美的商人,真的,我不擅长恭维一个人。”林落燕落寞笑道,在神华集团呆了这么久,虽然跟叶无道直接接触的机会不多,但她明白神话这艘庞大舰船是终究叶无道在掌舵,虽然看上去陈影陵更像舰长,这也是林落燕最佩服叶无道的地方。 “似乎你以前都没有表扬过我这个上司呢,还真是个人之将离其言也善啊。”叶无道感叹道,既像自嘲又像是嘲笑林落燕。他身边的韩韵安静地挽着他的手,默默观察这个脸色不佳的冰美人,突然他见到一个年轻男人慢慢走向他们,身边还有几个气宇轩昂的中年人,只不过那几个中年人对年轻男子似乎很复杂,既有欣赏又有敬畏,还有几分讨好的意味,年轻男子看到叶无道的时候笑容愈加灿烂。他的身边就有见到叶无道后微微错愕的萧聆音。 “没有想到叶少爷认识落燕。”白炫殃用一种近乎嘲讽的语气笑问道,他的声音始终圆润而不腻耳,不能否认他极为英俊的相貌和鹤立鸡群的气质很容易让他掳获女人芳心。 “更没有想到你在认识萧大总裁地同时还认识我的林大秘书,怪不得有人说只要你认识六个人。就等于认识了整个世界。”叶无道懒散道,这个白炫殃还真是个阴魂不散的角色,似乎所有地方都能碰到,钓鱼台国宾馆,北京美洲会,还有这个topshow,而且他既然认识林落燕,那八成跟李凌峰也有不错的关系。 “人生如果没有这样那样的巧合,就真的无趣了。”白炫殃眼神抹过叶无道身旁的韩韵,明显有略微的诧异。而这个时候叶无道也将白炫殃身后的那群男人模样记下,相信今晚就能查出他们的底细。顺藤摸瓜,叶无道就不信就不出这个家伙的老底。 “你还没有回到我的问题,李凌锋现在哪里?”叶无道眼神犀利道,露出懒散背后的锋芒。 “我不明白,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林落燕摇头道。手指关节却因为紧张而发白。 她知道,是这个恶魔杀掉了麒麟会的所有核心成员,是这个邪恶的男人随意轻松的将麒麟会总部连根拔起,因为她是水麒麟使,所以她更加能体会到叶无道的血腥和残忍,一想到总部内那些麒麟会成员的惨状,林落燕就想呕吐。 “真的要让我说出来吗?” 叶无道不屑道。望着林落燕的眼神再没有半点柔和,“三年前我在李凌峰递给我一封信的时候就知道李他是个左撇子,但是很不凑巧的是,那晚那个貌似李凌峰的男子却明显不是,李凌峰还真是狡兔三窟,费尽心机找一个体行脸型跟他一样的男人,然后精心整容,甚至声音都必须相同,李凌峰给我上了一堂很生动的课。” 不要说面如死灰的林落燕。就连自负一切尽在掌握中的白炫殃都有点瞠目结舌。 韩韵紧紧的依偎在他的身边,有辛酸,有幸福,他连这个细微的动作都能牢记,那说明他对她和她的过去都有深刻的记忆,她原本以为这个会忘记自己生日会忘记情人节的男人不会刻意记住什么,这一刻,韩韵明白,自己为什么爱上这个男人。他永远不会把爱你放在嘴边,却是用自己的方式去默默的爱一个人,他的温柔,不是所有女人都能懂,也不是所有爱他的女人都能立刻懂,甚至也许有很多女人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才会懂。 萧聆音不懂叶无道残忍背后的温情,不懂她熟睡时叶无道帮她温柔的盖被子 现在的夏诗筠不懂叶无道轻浮背后的凝重,不懂他承载着太多世人难以想象的枷锁,她看到的,只有他故意让她看到的轻佻一面,因为叶无道知道只有这样,夏诗筠才能简单的恨,纯粹的恨。 这种男人的爱,如同一本《百年孤独》,不懂,就是擦肩而过 “很精彩,李凌峰这次还真是百密一疏。”白炫殃拍掌大笑道,只是那种灿烂笑意却让萧聆音和林落燕感到一种阴森寒意。 “林落燕,麻烦你告诉李凌峰,我要杀他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困难,之所以不这样做,是我想让韩韵清除看着三年后的我怎样在商场上打败他,仅此而已。”叶无道斜眼瞥了瞥那个神秘的白炫殃,随即挽着满脸感动和幸福的韩韵走开。 林落燕痴痴望着叶无道的背影,第一次感受到站在他敌对面的那种绝望。 白炫殃拍拍她的肩膀,在她耳畔斜魅道:“被判能让你会的最大的快感。” “李琳,你认识刚才那个青年?”充当李琳护花使者的英俊男子忐忑问道,判断一个男人的资本就要看他身边的女人,韩韵显然是那种令人望而忘俗的大美女,这个男人也自然对一身闲散品牌的叶无道提高了几个认知,这种情敌确实令他头疼,刚才李琳掩饰再好,那双沾水的秋眸也流露出让他不舒服的暧昧。 “这和你有关系吗?”李琳冷淡道。只顾着自己欣赏橱窗中的琳琅满目的珍珠饰物,他仅仅是一个自作多情的追求者而已,想要介入她的的生活,就必须难出足够的魅力。这个男人还不够资格。 “那个女人很漂亮。”男子若有若无地瞥着韩韵赞美道,眼神有些怨毒。 “你的胸襟似乎也很狭小。”李琳冷笑道,径直离开,再也懒得看这个男人一眼。 见到这一幕的韩韵悄声道:“老实交代,你跟这个女人有什么暧昧关系?” 叶无道揽着她的腰,道:“我是她女儿的家教,你说能有什么关系。” “那你和她女儿有什么关系?”叶无道垂死挣扎道。 “……”女人的直觉果真恐怖。 “你该不会是想母女通吃吧?”没有想到韩韵也变成如此的邪恶,看来跟叶无道相处久了,再纯洁的人也真的会被带坏。 “……”还真是一击必杀。 韩韵见叶无道狡猾的沉默,冷哼一声。狠狠拧了他一把,最后嫣然大笑,让叶无道相当的莫名其妙,她突然附耳道:“有没有想过追我姐姐?” 太邪恶了! 叶无道强忍住立刻把这个女人扑到的**。 韩韵则掩嘴大笑。 “这瓶酒还不粗。”叶无道指着一瓶轩尼诗家族中的天恒干邑hennessyellipse淡淡道,虽然在他看来能够出售的都不是最好的。但这瓶由轩尼诗家族精选7代传人珍藏之水调配而成的极品无疑是能够出售的商品中最顶尖的。 “我喜欢它的瓶子。”驻足观赏的韩韵近距离贴着玻璃道,这酒装在世界水晶名牌baccanat手工打造的水晶瓶中,全球仅制作2000瓶,十分精致。 因为韩韵是弯身,从背后看就能欣赏到她那凹凸有致的玲珑曲线,尤其是那挺翘的娇臀和纤细的蛮腰构成极富视觉冲击力的桃色画面。 “喜欢就买了。”叶无道似乎不希望别人看到韩韵这性感一幕,从背后轻轻搂着她。双手握住那对丰满的双峰。 “有很多人!”韩韵娇羞道,她甚至能清晰感受道周围人流的暧昧眼光。 “关我什么事情,中国这么大,北京也不小,想要在一千万人当中再看到某个人,那种概率有多大?世人笑我太痴癜,我笑他人看不穿,就是如此。”叶无道揉捏着韩韵的双峰邪笑道,下半身正好跟她的臀瓣毫无间隙的契合。 “歪理。”韩韵俏脸通红到。实在太羞涩的她本想挣扎,后来想到叶无道刚才跟林落燕说的那句话,胸中就有满溢的感动,眼睛都有些湿润起来,最后竟然情不自禁的哽咽起来,以为韩韵生气的叶无道连忙扳过她,歉意道:“对不起,我再也不这样了。” 韩韵紧紧抱着他,抽泣道:“无道。我好怕,我好怕当初你不要我的时候放手,如果那个时候我放弃了,我现在该怎么办啊,我一定会心痛死掉的……” “好了好了,我们不是在一起了吗,过去的已经过去了,将来的未必能够被把握,那就使劲地在乎现在所拥有地,乖,韩老师,不哭~”叶无道象哄小孩子一样摸着韩韵的柔顺头发,眼神醉人,正所谓温柔的小刀,正中爱情。 最终那瓶售价高达4万的hennessyellipse被贴上已售的标签,本来韩韵执意要自己购买,不过当叶无道威胁不听他话就当场强吻后只能放弃抗议,你可以跟**谈谈是不是不要炸世贸大厦,却不能跟叶无道讲道理,这就是韩韵得到的结论。 “manoloblahnik”韩韵望着那精美的鞋子惊艳道,这不奇怪,叶无道知道吴暖月、夏诗筠、蔡羽绾和小姨都喜欢这个牌子,他更知道吴暖月成打儿地囤积它,为它们量身订制壁橱和大旅行箱,根据杨宁素的说法是任何一个女人只要她的脚曾滑进一双华美蜥蜴皮的吊带鞋,或是在晚宴前扣上那根缀满水晶的带子,都会立刻体味到manoloblahnik鞋激起的纯粹甚至略带邪恶的快感。 只是在现在这个让无数女人膜拜的牌子已经划归入无比强势的浩瀚集团下属子公司moon集团,月亮集团也成为世界第二大奢侈品集团,吴暖月对新款manoloblahnik鞋的评价是:这双manolo鞋应该放入凡尔赛宫陈列,或者给维纳斯穿上。 “你喜欢?”叶无道微笑道,他无所谓钱,她也无所谓钱,那就好办了。一段爱情如果可以完全忽略面包,确实是件值得庆幸的事。 “喜欢,不过坚决不买。”韩韵朝他做了个鬼脸就从橱窗前走开。 叶无道笑着摇摇头,想到上官明月,这个当初毫不犹豫把水晶鞋还给他的公主。 不知道她能不能习惯英国的饮食习惯。 叶无道跟韩韵在绿茶轩吃点心的时候,宁禁城来到他跟前,摇头道:“这头狐狸太狡猾,没有露出尾巴。” “正常。接下来你就不需要在他身上浪费时间了,准备去趟河南,接应北上的太子党,至于能不能拿下河南,灭掉葵花会等几个北方黑道联盟的骨干帮会,就看你的本事了。”叶无道微笑道,并没有责怪宁禁城。 “放心吧,太子,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宁禁城坚定道,血液似乎开始沸腾起来,有种虎入深林的畅快。说实话呆在优雅的太子身边,草根的宁禁城并不是很习惯,因为他跟习惯那种在地摊拼酒在路边啃肉的生活,毕竟叶无道身边太多人跟他都格格不入。 “有几个要求。”叶无道示意宁禁城坐下来。 宁禁城坐在叶无道身边,安静的等待下文。 “多杀几个人,多喝几碗酒,多玩几个妞。” 叶无道淡淡笑道,顿了一下,“还有,活下来见我。” 宁禁城虽然神情依然平静,但是声音却有些许的颤抖,“即使被砍断两条腿,禁城就算是爬也爬到太子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