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男人两行泪 - 极品公子

第四十六章 男人两行泪

诸葛琅骏和李玄黄渗透香港以及萧破军杀入澳门都不是很理想,相反倒是陈破虏在台湾折腾的风生水起,就如诸葛琅骏对陈破虏所说,叶无道承诺如果被陈破虏拿下台湾,那么日后他就是港澳台的主宰,如同一位权势彪炳的封疆大吏,因为叶无道出人意料的南北两线作战战果出乎意料,原本以后能够速战速决的南线竟然如此僵持,而投入较少兵力的北方战线却势如破竹。 把残局留给金独客的叶无道带着龙玥华丽撤退,行走在落寞的大街,抱着头的叶无道自嘲道:“还真是有心在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看来香港澳门这种黑社会高度密集化和国际化的硬骨头有的啃了。林傲沧啊林傲沧,你是想憋着口气证实给我看吗?” 龙玥静静跟在叶无道身后,凝视着这道在黑暗中才绽放邪魅气焰的伟岸背影,她喜欢这种在背后守护他的感觉,也正是这个布满伤痕的后背,在法国枫露城堡的偷袭中背起过遭受反偷袭的她,然后杀出一条血路,那个时候趴在叶无道肩头的龙玥就知道,这辈子她的眼中都只有他的背影,永远不奢望能走入他荣耀的世界。 “成都陈烽火,辐射四川云南等省,上海张展风,掌握上海和江苏,杭州林朝阳,控制浙江和江西,陈破虏,未来的台湾黑道王储,那么北方呢,北方我该扶植谁?该培养谁?”叶无道自言自语道,似乎根本没有把杀入麒麟会当回事。也没有考虑接下来如何兼并风云企业和庞大的麒麟会,甚至很放心的把金独客撂在青州大厦,这实在不像影子冷锋的风格。 来到一家路边地小餐馆,叶无道推门而入。要了份牛肉砂锅和一箱啤酒,让龙玥坐在他身边,摸着她的脑袋笑道:“日本现在怎么样?似乎听说望月鸾羽现在掌握了整个忍者部落,这可比我预想的要早起码半年,这计划还真是永远赶不上变化,将在外君命所有不受,我相信望月鸾羽。” 或者说,叶无道真正相信的是自己地控制力。 “日本甲贺除了目前在大陆风魔次郎率领的那批腹部兵忍,其余已经全部被歼,所有的甲贺。”在叶无道面前始终是那清纯腼腆的龙玥柔声道。只是这种话却足以让外人噤若寒蝉,围歼甲贺,这哪怕放眼亚洲都是惊天动地的大事件。忍者部队虽然说逐渐淡出视野,但依然是国际雇佣军和暗杀集团的素睐兵种,只不过对龙玥来说,与少主无关的人和事,都是可以无视的。 “全歼吗?”叶无道自言自语道。玩着手中的打火机,眼神深邃。 龙玥丝毫没有说自己如何干掉忍者第一强兵真田幸村的**,没有半点被望月剑忍当作忍者救世主而邀功地想法。更没有抱怨这位少主把她抛向陌生国度的埋怨,有的只是,觉得他瘦了,这让她很心疼,但是她不会说,她觉得自己没有资格表达感情,因为她只是一个用代号做名字地杀手,虽然少主让她拥有了“龙玥”。 “水月流的叶隐知心是不是去过望月家族?”叶无道 “嗯,风魔次郎为了抢一卷书。〈万川集海的外道卷,叶隐知心有出手,一招就破了风魔次郎的忍术。对了,少主,望月鸾羽让我把这卷交给你,还说等你东渡日本会带你去一个地方,好像挺神秘的。其实望,鸾羽地伊贺现在也没有太多战斗力,这个时候龙玥有十分的把握把整个忍者部落铲除,只要郁金香雇佣军和龙魂部队做后盾!”龙玥冷血道,似乎对她来说,望月鸾羽和京月家族那批对她死心塌地的望月剑忍都是可有可无地人。 “算了,那样东西你留着吧。至于日本忍者,等我利用完了再灭掉也不迟,龙玥,要知道伊贺忍者可是我的重要棋子。叶隐知心既然能够打败武藏玄村,我想现在的她真的具备挑战安倍晴海这个司徒尚轩的叔叔了。还有,以后对人也不要那么冷淡,其实,这个世界固然肮脏,好人终究还是有的。”叶无道见到龙玥这张执着的脸孔,竟然有种莫名的心酸,这个时候的她跟以前玩世不恭地自己是何其相似?对所有人都抱有敌意,不肯卸下面具,坚强而孤独的生存,而这一切都要拜那个让他不能直面的爷爷所赐,叶无道打开一瓶啤酒灌下。 “好人坏人都无所谓,只要敢与少主为敌,龙玥就会把她当作敌人。”龙玥眨巴着水灵眸子道。 欲言又止的叶无道只好作罢,让她接受这个世界就等于让她去接受**跟萨达姆是断背一样不可思议,把一瓶啤酒递给这个女孩,叶无道有些释然,只要她觉得这样能够开心,自己又何必画蛇添足?人很多时候都喜欢拿自己的鞋子去测量别人的脚,这很荒谬,叶无道捏了捏龙玥的粉嫩脸蛋,笑道:“我们拼酒如何?” “好啊!”龙玥雀跃道。 龙玥的酒量不小,喝起来很有北方人的味道,跟叶无道拼酒颇有势均力敌的感觉。这个时候电视中正在播发慕容雪痕的获奖仪式,那名主持人宣读的评委鉴定是:“她有如此的美貌,根本不必有如此的音乐天赋;她有如此的音乐天赋,根本不必有如此的美貌。我冒昧的说出原本不应该在这个鉴定中的话,世界只为她一个人倾倒。”----好莱坞只为她一人分裂。 “慕容小姐真的很爱少主,龙玥这辈子钦佩的女人,除了她,就是慕容小姐了。”龙玥痴痴望着慕容雪痕道。 “怎么,想到那个女人跟你拼酒了?”叶无道淡笑道,想起那个她的时候总有种挥之不去的惆怅。 “嗯,龙玥想禅迦婆娑姐姐了。”龙玥低头黯然道。 听到这个名字。叶无道一阵自嘲,继而联想到印度湿婆家族,对这个女人,剪不断理还乱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算不上放下,也算不上执着,那是一种很微妙的情感,没有狗屁海誓山盟,却依然心有灵犀,没有夸张地一见钟情,却注定是纠缠不休。 哪怕叶无道再怎么反感宿命和轮回,也不得不说跟这个女人是他见过最玄妙神秘的,男人中恐怕只有司徒尚轩和湿婆家族的那个男人才能媲美。 “少主,你真的不见禅迦婆娑姐姐了吗?”龙玥忐忑问道。看到叶无道微皱地眉头,赶紧低头吃砂锅。 “她不是信奉命运吗,那么这次就看她怎么决定吧。对于把自己交给狗娘娘命运的女人,我不抱有任何希望。”叶无道冷漠道,似乎察觉自己的失态,喝了口啤酒,摸着龙玥的脑袋眼神温柔。“在这个世界上,再璀璨的星辰陨落,也黯淡不了星空灿烂。再绚烂的花朵凋零,也荒芜不了整个春天。所以人生要尽全力度过每一关,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不可轻言放弃,活着,就是我们人最大的**至于,女人,对我来说现在已经不仅仅是棋子和玩物,也许老爹说得对,征服一个女人。也就是被征服一次,你征服越多,证明你被征服的次数越频繁,这不是真正的强大,而是脆弱。” “龙玥,接下来分配郁金香成员重点保护我小姨,韩韵,夏诗筠和蔡羽绾,日本就暂时缓一下,一支龙魂部队足以让后防空虚的日本黑道翻天覆地,风云企业和麒麟会没有你想象地那么简单,接下来有的玩了。”叶无道玩味道,丝毫没有干掉整个麒麟会核心的得意。 龙玥自然没有异议。 叶无道喃喃道:“李凌峰或许不是帝师柳云修那样超群智慧地狮子,却是一匹坚忍执着的野狼,单就危险程度而言,其实并不逊色前者。因为一头狮子是不屑很多阴谋的,而狼不一样,为了生存,它可以不择手段,狮子要的是胜利的荣誉,而狼仅仅是为了卑微地生存。” 陪龙玥吃完烧锅,叶无道便回到杨凝冰和叶河图所在的公寓,叶河图正陪着杨凝冰在看北京频道的财经节目,见到略微疲倦地儿子,叶河图的眼神有点复杂,终于等到叶无道回来的杨凝冰也放心的去书房整理材料。客厅中只剩下一个韬光养晦将近二十年的父亲和一个名动京华的儿子,气氛略微有点尴尬,叶无道没有等到这个老爹的调侃,而叶河图也没有等到兔崽子的挖苦。 “你比我想像中要优秀很多,也许我们叶家,唯一没有让你爷爷失望的就是你了,而他在你身上花费地心血,比对我们这些子女加起来还要多。”叶河图不知道是该庆祝还是该悲哀。 “姑姑说我最像奶奶。”叶无道自嘲笑道。 “嗯,很像,个性脾气很像,相貌也很像。所以不管你爷爷怎么生气,都不会打你,我们就不同了,小的时候天天挨板子,你姑姑那种天才都吃了不少苦头。”叶河图洒然笑道。 “都说棍棒下生孝子,可我没发现叔叔伯伯他们怎么孝敬爷爷,更不要说你这个从来不去美国的人了。”叶无道戏虐道。 “知道当年我为什么同意把你交给你爷爷而不是你外公吗?”叶河图终于开口道,有着难得的正经语气,当年决定杨家和叶家所有直系亲属都参与了投票选择叶无道的去想,当叶晴歌投票将叶无道留在杨家而达到票数持平后,几乎所有人认为叶无道以后会从政,因为最后投票的是叶河图! 而叶河图,却在一片错愕中选择让叶无道跟随叶正凌,而叶无道的童年,就在近乎残忍的培养中度过。 “赚钱帮你养老吧?”叶无道松了口气道,他还以为老爹又被老妈训话所以拿出这副深沉模样。 “跟你说真的,兔崽子。”叶河图无奈道。 “我怎么知道你是怎么决定的,难不成是抛硬币猜正反?”叶无道狂汗道。 ……”叶河图头上已经冒了黑线。 “应该是觉得爷爷的信念更适合未来的我生存吧,杨家的人虽然也讲究圆滑,却始终不可能有我们叶家的那种不择手段,叶家更直接,更功利,也更冷血。”叶无道收敛玩笑神情,语气哀伤,这个问题,他已经思考过千百遍。 “也许当年是我错了。”叶河图叹息道,虽然一直在弥补,可错了,就是错了。 “爸,你有多爱妈?”叶无道轻轻问道,这个问题似乎很幼稚,却很沉重,对一家三口来说都是。 “儿子,小的时候爸爸教过你,男人两行泪,后面是什么?”叶河图柔声道,视线不经意间望着书房微弱灯光。 “一行为苍生,一行为美人。”叶无道几乎不喊叶河图爸爸,而叶河图也几乎不叫叶无道儿子,这一刻父子俩似乎都有了默契。 “有种男人,两行泪都是为美人。” 叶河图闭上眼睛,道“也许我不是一个好父亲,却绝对是一个好丈夫。我这辈子只流过两次眼泪,都是为了凝冰,我也许愧对家族愧对整个华夏,却独独无愧你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