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生子当如孙仲谋 - 极品公子

第四十五章 生子当如孙仲谋

李凌峰苦笑着马上向叶无道投降的下属,叶无道一个简简单单的杀字就把他将近十年的苦心经营毁于一旦,建造帝国远没有毁灭一个帝国轻松就是这个道理,要推翻王朝实在太简单了,陈胜吴广揭竿而起推翻秦朝,李自成跃马入京直捣明朝,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建立王朝和帝国,李凌峰做到了,但是叶无道毁掉了。 龙玥面对这群没有骨气的男人有点愕然,转头用眼神询问叶无道。 “墙头草,不杀留有何用。”叶无道淡淡一句话便判处了所有人死刑。 三年前,李凌峰俯视叶无道。 三年后,叶无道杀到他的大本营,一脸不屑,笑容鄙夷。 这似乎就是所谓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吧,看着那个陌生女孩在麒麟会成员中掀起狂暴的猩红杀戳,李凌峰叹了口气,凝视着叶无道自嘲道:“想不到会是以这种方式结束我们之间的战争,有点可笑,略微悲哀,你还真是深谙擒贼先擒王的道理啊,叶无道。” “玩死你是迟早的事情,就算你有再多的阴谋诡计,今天杀进来不过是想看看你的麒麟会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而已,既然敢三番两次的暗杀我,我想多少有点资本,不过结果让我有点失望,仅此而已。”叶无道坐在一张只剩下三条腿的椅子上,点燃一根烟,斜眼瞥着这个貌似有点有恃无恐的麒麟会创始人,“不要把自己的位置定位太高。如今的我早已经不是三年前那个一无所有地叶无道。” “龙玥,把那个人留下来。”叶无道手指指着的的是躲在最角落的金麒麟金独客,这个浑身沾满同伴鲜血的大男人正抱头痛哭,哭爹喊娘好不凄惨。书生模样地他给李凌峰当当智囊管理企业是拿手好戏,面对这种**裸的血腥屠戳根本就是用吓得屁滚尿流来形容都不为过。 本想解决这个渣滓的龙玥收回匕首,终于面对那个如鬼魅般伫立角落的中年男人,也就是为麒麟会立下汗马功劳的军师,他正用一种复杂的眼神望着和李凌峰对话的叶无道,许久他用一种近乎解脱的苍老嗓音对龙玥道:“让我看完这场戏,落幕后再杀我也不迟,丫头,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可以。”龙玥笑意森寒,竟然生生砍下那名军师的一只手。 “很公平。一个人得到什么,必须要付出些什么。”那神色男子咬牙坚持不让自己喊出声,竟然还没有痛晕过去。不管他的立场如何,将这一切纳入眼底地叶无道都觉得他是条汉子,比起麒麟会那群明知道是死还要求饶的家伙来说境界不止高出一筹。 如果不是这样,砍下一条手臂的他仍然难逃一死,示意龙玥停手地叶无道望着脸色铁青的李凌峰。嘲讽道:“难得碰到一个这么血性的男人,李凌峰,这就是你的麒麟会?对了。好像你要跟东方集团联合对付神话,不知道外人听说风云企业就要被神话兼并的时候是怎么样地有趣表情,你说呢,李总裁?” “你以为这个人能做你的傀儡?像上海的张展风或者浙江地林朝阳?”李凌峰似乎有点不屑,用种怜悯的眼神望着那个如获大赦喜极而泣的金独客,肮脏的人性此刻竟是如此的明显,这种小丑,让他给叶无道舔鞋他都肯吧? “既然当初你的风云能够消化掉陈影陵的辉煌,为什么今天我的神话不能吞并你的风云?难道只许你阳痿不许别人早泄。好笑,好笑。”叶无道大笑道,扔掉烟头,站起身走到李凌峰身边,望着繁华街道上地人流,狂放不羁。而龙玥则随时准备给与李凌峰致命一击,她确定那名男子已经丧失作战能力,即使实力有所隐藏,她也有十分的把握扼杀所有的意外。 “今天神话的还比不上当年的风云,吃不完,消化不了,小心噎死。”李凌峰摇头笑道。 “怕不怕死?”叶无道抛给他一根烟和打火机,神情玩味。 “怕,谁都会怕死。”李凌峰右手接住那根烟,点然后用右手把打火机回抛给叶无道。 “可我怎么看你都不像知道就要死的人,说吧,给我一个我不杀你的理由。”叶无道眼神蓦然阴森起来,脸上还有股诡异的笑意。 “杀我除了给你惹来一身麻烦之外,你能获得的好处实在太少了,但是不杀我,你得到的好处实在太多了。”李凌峰胸有成竹道,那种从容淡定确实非常人能够拥有,仅凭这一点,叶无道就不怀疑他能爬到今天这个位置。如果不是叶无道作为终结者的身份横空出世,他应该还可以爬得更高更远。 “说说看。”叶无道耐下性子平静道。 “首先,杀了我你就要直接面对我背后许多你并不清楚的潜在势力的报复,且不说这种报复能否对太子党和神华集团造成重创,但终究是一场你死我活的零和博弈,注定没有完胜者。不杀我,至少有个缓冲,哪怕你杀光麒麟会的高层,只要我活着,这起事件就没有死结。”net李凌峰自信道,虽然有点英雄末路的凄凉,但仍然不失风度。 “继续。”叶无道点头道。 “其次,我一旦像崔彪在四川那样人间蒸发,风云企业会瞬间崩溃,风云企业的资金链从来都是紧绷的,你要收购要兼并,都面临极大的危险,这场风险投资很有可能把整个神话集团拉下水,然后,一起破产。我说过,今天的神话并不是我兼并辉煌的风云!”李凌峰冷笑道。 “接着说。”叶无道似乎有点感兴趣一个人的垂死挣扎,尤其是这样一个几分钟前还是不可一世地枭雄人物。 “再次,我知道你是一个很喜欢共赢的商人。或者说是一个喜欢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棋手,与其玉石俱焚,不如互惠互利,你如果不杀我。自然可以提出你的条件;不管这条件多苛刻,我一般都只有接受地境地,这也是你最擅长的霍布森选择,给对手一个没有选择余地的选择。”李凌峰苦笑道,显然他对叶无道这个对手确实给予了充分的重视,甚至开始分析叶无道的性格特点。 “貌似都很有道理啊。” 叶无道露出一个嘲讽意味很浓的笑容,摇头道:“可是理由还是不充分。” “哦?”并不慌张的李凌峰似乎早就料到这种结果,深深吸了口烟,缓缓道:“我还有最后一个理由。” “希望你能够珍惜这最后的机会。”叶无道冷笑道。 “你知道你最大的弱点是什么吗?你没有陈影陵的那种滥情。没有很多成功者和上位者地投鼠忌器和迂腐刻板,总之,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能在短短三年时间里成长到今天的南方黑道皇帝。但你不是没有弱点的,相反,你地这个弱点很致命。”李凌峰转身用一种看待金独客的眼神望着神色淡漠的叶无道,只有在这一刻,他才有种和叶无道站在统一高度的快感。 男人之所以不惜一切代价的往上爬。无不是希冀俯瞰众生卑微姿态,成为神一样主宰一切包括江山和美人地存在。 仰视,那不是一名合格枭雄所能习惯的姿势。 李凌峰有其不喜欢! “我的女人。”叶无道笑了。很灿烂。 “不错,只要掌握了你地女人,我就能让你彻底变成一个凡人,再不能够天马行空的出牌,不能够随心所欲的下棋,试想我如果控制了苏惜水是不是等于控制了你的一只手?绑架了韩韵是不是等于绑住了你的一只脚?让人强奸了夏诗筠是不是等于捅你一刀?女人,呵呵,没有想到叶无道你费尽心机征服女人,到头来却成为你的牵绊。这是不是所谓的作茧自缚?”李凌峰猖狂笑道,右手弹掉那根烟,有种豪情万丈的舒爽,原本被叶无道压抑锋芒的不快一扫而空。 “没有想到你还有这手妙棋,真是有点出人意外,好棋好棋。”叶无道摸着下巴笑道,这种自负地笑意让李凌峰有点不安。 “只要我死了,我的那支敢死队就会朝你的女人下手,你有多少个女人,受到的打击面就越大!”李凌峰脸色狰狞道,“所有人都说女人是你的逆鳞,可我偏偏要逆其道而行,叶无道,这个世界上不按照常理出牌的可不只有你一个人!” “理由仍然不充分。” 眼神冷酷的叶无道摇头叹息道。而在他否定李凌峰理由的时候,狗急跳墙的李凌峰在那一刻便发起了凶狠攻势,比杨解更圆滑,比火麒麟更具有冲击力,比杜森更孤注一掷,只不过他面对的是那个把曹天鼎都蹂躏成猪头的影子冷锋,面对的是一个敢挑衅素龙这位华夏武道巅峰的变态,不管过程如何,李凌峰的结果都只有一个。 “你实在不该拿我的女人威胁我的。” 在李凌峰的第一波攻势放缓的时候,叶无道终于发飙,脸色也第一次露出愤怒,一脚踹中李凌峰的下体,“这一脚是替韩韵向你要的!” 当李凌峰倒飞出去的时候,鬼魅般尾随的叶无道一记肘击敲在他的胸口,“这一肘是替陈影陵跟你讨还的!” 原本应该瘫软的李凌峰竟然再次站起来,拼尽全力踢向叶无道,可见其抗击打能力相当不弱,到底是麒麟会的会主。 “你本来就没有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说了句含有深意的话,叶无道太极推手黏住李凌峰的那记弹腿,冷笑之后一声大喝,李凌峰竟然被他狠狠砸向那落地窗,就在他即将撞到落地窗的瞬间,原本伺机而动的龙玥猛然出击,火上浇油地踢中李凌峰腹部,那扇落地窗竟然被叶无道和龙玥的合力一击彻底粉碎,而李凌峰则带着不敢置信的绝望眼神坠落,从27层的高度,轰然砸地,血肉模糊。 “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 年少万兜鏖,坐断东南战未休。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哈哈,好一个生子当如孙仲谋!果真道出了我的心声,人生至此,当浮一大白!” 那个麒麟会的军师竟然疯疯癫癫的吟诵起来,虽然有点莫名其妙,但是从断手的他嘴中说出却有种异样悲壮的韵味,龙玥好奇地望着这个失血过多而脸色更加苍白的坚毅男人,这是她第一次见到有人在临死前这种表情,虽然有留恋,却并不过度伤悲,虽然有不甘,却更多的是欣慰。 “你有什么愿望?”叶无道转身望着他缓缓道,对这种人,多半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杀归杀,如何想是另外一回事情。 那男子摇摇头。 “你有亲人需要照顾?”叶无道叹息道。 他依然是摇头,带着一种让龙玥钦佩的决绝,洒然道:“动手吧。” 并不是所有人在真正面对死亡的时候,都能如此镇定,尤其是才华出众的人,龙玥手中的匕首随时可以给他致命一击,不过她在等待叶无道的决定,她或多或少希望少主能够留下这种男人,当然,叶无道说要杀,她不会有半点犹豫。 “以后每年都会让人给你敬酒。”叶无道可惜的转身,望着楼下李凌峰的那具尸体,身后传来匕首穿透心脏的淋漓声音。 叶无道再次重重的叹息。 “谢了。别忘了,我叫贺一羽。” 那名将死的男子艰难笑道,笑容中没有半点杂质,最后疲倦的闭上眼睛,用只有自己才听得到声音喃喃道:“主人,少主真的很优秀,不枉费我苦苦等了十年,不过可惜的是一羽只有来生再跟主人你煮酒论英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