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王朝崛起之台湾风云 - 极品公子

第四十三章 王朝崛起之台湾风云

大叔明显败给这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陈烽火,郁闷的喝起啤酒,纳闷自己怎么当初就一时糊涂收下这么个目无尊长的徒弟,最后他只能便喝啤酒便自我陶醉,“想当年,你师傅我那也是见过无数女人或衣香掩吟、玉体横陈,或深情回眸、顾盼生辉,或姿采绰约、丰腴妖娆。在明眸皓齿、黛丝秀发、纤娆手足、婆娑腰肢、花香体语间浸淫的是女性的妩媚,女人的那种味道,只有我这种体验过无数女人的成熟男人才知道,你这种只跟一个女人上过床的菜鸟懂个屁啊!” 陈烽火瞪大眼睛看怪物般看着他,道:“师傅,以前我都觉得你最多是小学语文水平,没想到侃起女人来你就有如神助啊,直奔大学水准了,失敬失敬。” 大叔突然眼神暧昧道:“徒弟,佛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今晚,师傅偶想空一下,你看是不是……” 陈烽火直截了当道:“没钱。” 大叔眼神哀怨地望着铁石心肠的陈烽火,可怜兮兮道:“你总不能让本来就身世凄凉的师傅沦落到嫖霸王妓的悲惨境地吧?” 陈烽火直接无视这个无良中年大叔的幽怨表情,懒洋洋道:“少跟我来这套,坑蒙拐骗装可怜装清纯扮猪吃老虎这些都是你教我的东西,所以我对此免疫。” 大叔神色唰的一下转为严肃,拍拍陈烽火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咳咳,孺子可教孺子可教啊,不亏是我东方愚人的徒弟。有前途,有钱途!禽兽尚且有半点怜悯之心,而你一点也没有,所以你不是禽兽。你果然已经出师。以后出去混就说是我东方愚人地徒弟好了,以前还怕你玷污师傅的一世英名,现在看来已经马马虎虎能应付着了。” 走出酒吧,自称是东方愚人的大叔回首看了看这间天府酒吧挂着的红粉女子坊招牌,眼神凝重,似乎有解不开地情怀。陈烽火知道现在已经不是玩笑的时刻,这个师傅的游戏时间内你就算骑在他的头上他也不会有半点脾气,但是当他认真的时候你如果没有拿出百分之两百的潜力和成绩,那么你就死定了,可以说陈烽火有今天。完全依靠这个大叔的栽培和指导。 不管这个大叔对陈烽火是有心栽花还是无心插柳,陈烽火对他始终都有一种抹杀不去的感激。 “听说你已经见到叶无道。”东方愚人淡淡道,街道上的路灯将他的身影拉长。其实他很魁梧,但他总喜欢略微驼背,如果不是那络腮胡子,他也算很有棱角地男人,但他就是喜欢这么颓废。 “嗯。他还给了我一个机会。”虽然不清楚为什么师傅怎么知道自己的近况,但他没有过多猜测,他对这个世界的任何人都怀有戒心。唯独对这个师傅没有。 “是机会就要抓住。”东方愚人饱含深意道。 “可我好像还没有准备好,怕失败。”陈烽火叹息道。 “你什么都好,就是太追求完美了,要知道人生不能像做菜,把所有地料都准备好才下锅,你不要学我,跟老头似的,年轻人就应该冲动一点,我已经没有犯错的机会了,但是你还有。怕什么?”东方愚人教训道。 “知道了,师傅。”陈烽火暗暗点头道。 东方愚人走在陈烽火的前面,身形显得异常伟岸,他用平静的语气道:“人生重要地不是所站的位置,而是所朝的方向,今天地你平凡,不代表明天的你不能创造伟大。” “师傅,如果有一天我失败了,你会不会觉得我不配做你的徒弟?”陈烽火也流露出人脆弱性的一面,他终究不是叶无道那种级别的怪物,他甚至不能算是天才,轮武,他根本不能媲美萧破军,哪怕是稍微正常点的宁禁城都能轻松碾死他,轮谋略,他也完全无法和诸葛琅骏和独孤皇岈这种枭雄式人物相提并论,但出身草根的他似乎有种很诡异的直觉,就是花最少的钱和精力做成一件事情,永远不花哨和华丽。 “傻!师傅这辈子哪一天不失败?怎么就没有问你嫌弃不嫌弃师傅?这种心态还怎么去拱白菜?让恐龙拱你吧。”东方愚人欣慰笑道,踹了陈烽火屁股一脚,结果被踹地可怜娃硬生生撞到一个在他前面行走的女人,双手就那么很自然的摸到了那女人的胸部,陈烽火嘴里骂着“兄弟,你推我干什么,撞到人怎么办?”心里却是感叹这胸部不错,有弹性,又丰满,背后看这妞还是相当不错的。 当那身材不错的妞转身的时候,陈烽火脸色发青的狂奔几百米逃离现场,操,如花级别的恐龙!而始作俑者的东方愚人也受不了那头霸王龙的卖弄风骚,强忍住呕吐跟着陈烽火跑了出去,两个人躲在角落相视大笑。 “走吧,跟着那个人,能走多远就走多远,师傅在背后看着你。”刚说出点稍微煽情的话,东方愚人就马上恢复原状,嬉皮笑脸道:“等你发达了,不要忘记带着师傅吃香的喝辣的,唉,现在给人打工的日子难混啊。” “走了。” 陈烽火耸耸肩,转身的时候不再犹豫,似乎是自言自语,“真的走了。” 走了,便没有回头路。 杀人,也是迟早的事。 被杀,也许不太遥远。 “徒弟,好好活下去吧。”东方愚人并没有挽留,只是眼神有点无奈。 “怎么有空来红粉女子坊,进来也不知道进去坐坐。”令狐婉约竟然神秘地出现在东方愚人身边,听她语气似乎貌似坏大叔的东方愚人并不简单。 “天上人间恐怕也不知道你这位当家花魁就是红粉女子坊的幕后人吧,真是个不小的讽刺。你地消息蛮灵通。我警告你,不要妄图用什么美人计陷害陈烽火,我既然不能带给他什么好处,就不希望他被我牵连。你跟我们家族的恩怨,不要牵连太广。”东方愚人面无表情道。 “哦,你还不知道吧,我已经跟叶无道联手,放心吧,四川已经是陈烽火的囊中之物,有太子的支持,陈烽火想不崛起都不可能,咯咯,你地徒弟潜龙在渊这么多年。也该困龙升天了,你这个当师傅的也该欣慰吧。”令狐婉约似乎并不介意东方愚人揭穿她的面具,给天上人间做牛做马将近十年。她有足够的野心和资本创建红粉女子坊,她这次入川其实就是为了跟叶无道联盟,所以说这次崔彪风波还真说不好是谁算计谁,女人的心机,永远都是深沉的可怕。 “婉约。我们家欠你的,我还不了,你这样的女人也该静下心找个男人了。叶无道这种不错,适合你这种永远不愿意结婚的女人。以后我徒弟就麻烦你多提醒下,他做事情有视野和大局观,但是很多细节很容易忽略,这一点恰好是你的强项,说起来你和他地搭档算是比较完美的了,叶无道把你们安插在四川确实是一手妙棋。”东方愚人感慨叹道。 “你要是亲自帮他,不是更简单。”令狐婉约媚笑道,对她来说。婚姻?那玩意比爱情还婊子。 “我算什么东西?” 东方愚人点燃一根烟,靠着墙壁吞云吐雾,自嘲道:“世人都知道东方洛河,有几个记住我东方愚人?” 东方洛河,叶无道坐过他的出租车,游戏人间,跟叶无道提起过他地弟弟。原是虎榜第一的强者,跟帝师柳云修关系很好,忘记的朋友可以看大学之道的336和337新章。这也算揭开一个伏笔了。 原本就摇摇欲坠的四川黑道在陈烽火地登高一呼后马上同仇敌忾,共同对抗人数不多的太子党,作为地头蛇的他们凭借天时地利地优势占据初步交锋的优势,随后,在天上人间和实际掌握红粉女子坊的令狐婉约帮助下,陈烽火逐渐步入众人视野,成为四川黑道的新贵人物。 最终在让四川措手不及的是这个领军人物竟然投靠太子党,四川附近省份的黑帮联盟瞬间瓦解,被熟知一切情况的太子党一举击溃,陈烽火终于按照叶无道的意愿踏出第一步,他也逐渐成长为太子党第三代战将的标志性人物。 而张展风和林朝阳也顺利北上,初战大捷。 一个王朝地崛起都必然需要被称为栋梁的人才,黑道王朝也是如此,龙帮就是因为有青龙萧易晨、帝师柳云修这样的天纵之才方能屹立华夏,叶无道的太子党同样有一大批青年枭雄浮出水面,在南方黑道这个大舞台上占据自己的一片天地,共同谱写叶无道那章邪恶而华丽的圆舞曲。 这个时候,南方太子党终于第一次以王朝命名。 内陆陈烽火,香港诸葛琅骏,和台湾陈破虏相继在这一刻写上浓浓一笔。 此刻的台湾,已经是风起云涌。 台湾黑道原先的微妙平衡被一个大陆人彻底打乱,一个月之前,恐怕连太子党内部都没有太多人了解这个人,但是现在,整个台湾黑道都在讨论这个太子党的青年战将,陈破虏! 2月24日台湾南部爆发了有史以来火力最猛的警匪枪战,警匪双方发射了至少5000发子弹,匪徒依靠强大火力和单兵作战能力和对地形的熟悉,硬是从400多名特警的团团包围下从容脱逃,至今下落不明。 而这群胆大包天,公然对抗警察的匪徒就是太子党和忠天堂的精锐部队,这群人的首领,就是陈破虏,随后,台警方专门成立了“0224猎龙项目小组”,台“刑事局长”李迪运更是下达“格杀令”,表示必要时不排除“当场歼灭”! 3月1日,台湾黑道在清修山庄举行近十年来规模最庞大的集体会议,其中不仅仅包括许浩川在内的黑道十三太保,还有许多零散帮派的首脑跟诸多本已经退隐江湖的老人,可以说这种壮观场面足以算得上是台湾的黑社会一场视觉盛宴,台湾政府对此则是如临大敌,生怕他们搞出什么政变之类的国际黑色大幽默,他们不断在清修山庄安插耳目渗透这次会议,争取能够第一时间获得消息。 清修山庄花圆,并没有外界所想的那种剑拔弩张,几个到了古稀之年的黑道大佬正在惬意地喝酒聊天,加上身边的红粉佳人,哪里像是黑道联合会议,根本就是香槟琳琅社交宴会,这几个在台湾呼风唤雨的大老爷们现在基本上都处于退休边缘,基本上都把权力下移到接班人手中,其中一个是竹联帮的前一代元老宋博宇,还有一个是四海帮的上任帮主黄皓,加上另外两个曾经都曾叱诧风云的老人,这里可以说是掌握半个台湾的势力了,当然,那是过去式。 他们召开这次紧急会议本意是青息忠天堂带头掀起的屠戮,因为缺乏一个资格和阅历都能服众的绝对核心,很快就演变成老人煮酒论英雄、少壮辈摩擦争吵斗嘴的闹剧。其中最让人感到玩味的是处于漩涡中心的忠天堂领袖、台湾的新皇帝许浩,竟然现在还没有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