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王朝崛起之烽火燎原 - 极品公子

第四十三章 王朝崛起之烽火燎原

当叶无道准备参加叶家董事会的时候,太子党终于拉开彻底制霸南方黑道的序幕,而矛头,也悄然瞄准北方。 内陆的g省林傲沧、上海张展风和浙江林朝阳,以及突然崛起的新兴势力陈烽火,搅乱南北方的交界省份。诸葛琅骏和萧破军分别南下香港和澳门,准备将南方纳入太子党囊中,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四川重庆的天府酒吧是红粉女子坊产下的一家高档酒吧,在这里你可以享受最地道的重庆女人,领略她们火辣的风情,前提是你的那里跟你腰包里的人民币一样足够坚挺。外界传闻来这里消费的也许不都是坏人,却绝对没有好人,所以社会主义好青年和连玩个3都扭扭捏捏的乖女孩们最好不要涉足。,一个穿着普通的青年只是简单要了两瓶啤酒,似乎在等人,百般无聊的情况下拿出那只的ug的黑巧克力玩起幼稚游戏,事实上他口袋里剩下所有钱加起来也不到一张大团结,要知道这里出台起码十张大团结,而他的钱就是叫个小姐陪聊都不够,这厮也忒肆无忌惮了。 他就是被叶无道寄予厚望的陈烽火,一个游走在四川各大酒吧的幽灵,如同他的自我介绍,没钱没势,却不怕有钱有势的家伙。他眼角余光似乎瞥到一个打扮如同高级白领的成熟女人向他走来,并没有歪念头的他只是低头继续摆弄那只精致的手机,感觉那女人坐在他身边后似乎向他凑过来,他抬头看见这个女人端着一杯被戏称做“一步曲”。意思是喝了就直接倒头睡觉,陈烽火挺吃惊女人也会喝这种在50度以上的酒,难道生怕自己不醉倒被男人**? “喝一杯吧,能不能和我聊聊天?”那女人正经面具下有着陈烽火一眼看穿地风骚妩媚。这样的女人他暂时不想碰,而且兜里也就不到一百块,他还没有吃软饭的习惯,更何况是一名小姐的软饭,“免了吧姐姐,我这人没有什么情调。” “怕了?看把你清纯地!”那女人娇笑道,花枝招展,煞是放浪,这种极像职场白领的女人去拍制服诱惑绝对是最佳人选。 “可我没有聊天的钱啊!”陈烽火无辜地耸耸肩道,他还没有自恋到以为凭借一张马马虎虎算可以的脸孔就能吸引这种档次的狂蜂浪蝶。陈烽火自认为什么都没有,只有自知之明。 这话一说出口,那女人先是怔了异侠。随机放浪形骸地大笑起来,似乎很开心,像是了一个听到最大的笑话,陈烽火也随之笑起来,如今这个社会从来都是笑贫不笑娼。不喜欢做婊子立牌坊的他无所谓被一个小姐笑话,不过出乎他意外的是那个看上去很像小姐的女人豪爽道:“没有关系,免费免费。你可真有意思,第一次见穷人也敢在这里泡着。” “穷人攒半个月的钱来一次也是可以地。” 陈烽火笑道,刚刚从天上人间出来的他身边确实没有多少钞票。那女人再次被他不算幽默的笑话逗笑,两人边喝边聊,结果本来就被熟人誉为神侃地陈烽火发现这个女人竟然天文地理收藏军事都能跟他侃上一侃,琢磨着这女人做小姐确实可惜了,后来女人提议喝啤酒,陈烽火寻思着口袋里的钱要是都阵亡的话倒还能买几瓶啤酒,也就答应了。结果那女人直接要了一打“泰国狮子”,这直接导致陈烽火当场崩溃,暗道感情你是推销啤酒的小姐啊?但既然叫了,他也就陪着她开始一瓶一瓶的吹,再次让他惊讶地是这个女人酒量确实不错,五瓶下去根本就没有动静,有研究证明当一个男人喝了三杯啤酒后女人在他眼中的魅力就会增加30,陈烽火很想说的是我本非随便地人,但如果你想随便,那我就随你的便好啦! 只可惜这个时候的陈烽火只想去厕所,去了洗手间结果他接到一个电话,等他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将近二十分钟左右,那个女人已经没有踪影,准备去赊账的他竟然被告知已经有人付账了,随后一名服务员走过来说她给你留了个字条,服务员递给他一张便签,上面写着“混蛋!不要让我下次再看见你,不管在哪里!” 郁闷的陈烽火苦笑道:“难道你以为我用了传说中的‘尿遁’?这点钱我还是拿得出的吧,唉,没有想到你不是个小姐,这次丢人丢到家了。” 瞳孔猛然收缩的他似乎意识到有偷袭,只可惜那一腿太快,快过太多陈烽火地规避动作,于是这个曾经天上人间的从不轻易出手的王牌打手,像断线的风筝坠落在远处,然后很艳福地将一名小姐扑倒在沙发,真是一个完美的落地。 那名卑鄙的偷袭者是一名四十岁左右、络腮胡子并且扎辫子的大叔级人物,很有艺术家沧桑的味道,那双包含凝滞伤感的眸子此刻带着纯粹的笑意,自言自语道:“这小子,还跟猴子似的胖不起来,难道不知道胖一点就是增加一点抗击打能力吗,看来当初告诉他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生存是白说了。” 面对宁禁城或者叶无道都没有畏惧的陈烽火见到是这个大叔偷袭后,裂开嘴露出洁白的牙齿,跑过去给他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道:“师傅,这次怎么会约我在这里见面,该不会是你跟这个红粉女子坊的老板娘有暧昧关系吧?” 神情落寞的大叔翻了个白眼,踹开这个家伙,大大咧咧要了打啤酒,灌起来,道:“我要是跟那小浪蹄子真有暧昧关系也就好了,怎么会沦落到天天给人打工的凄凉地步,唉,看来上海也是混不下去了。” 陈烽火坐在他身边。笑道:“看来我们都是怀揣10块胸怀500万的那种男人啊。” 那位大叔哈哈笑道:“这话中听,我就喜欢听你的马屁,就跟那道我小时候吃过地宫廷菜雪狐肉一样,肥而不腻。是种境界。你小子别的本事没有,就是像我,吊儿郎当,不把所有玩意当玩意,要不然我也不会收下你这么笨的徒弟了。” 陈烽火嘟囔道:“也没见你这师傅多英明,小的时候如果不是见你单身打退那群歹徒挺有高手风范和强者气势,我也不会上你这条贼船,现在才觉得当初你对那个被你救下地女人肯定有什么不良企图干了什么勾当,唉,遇人不淑啊。小说中主角一般都会遇到那种貌似低调其实变态的师傅。我怎么就没有这种人品呢?” 大叔耳朵不错,听到陈烽火的埋怨后大笑道:“你要是巴望着我带你鸡犬升天就别做梦了。” 陈烽火懒散地靠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两个人的动作如出一辙,还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他耸耸肩道:“别,一看你就是那种积蓄不会超过四位数的穷人,切。以后还不是要我养你。对了,师傅,你现在不会还是处男吧?” 大叔怒吼道:“找死!” 陈烽火赶紧求饶。一脸谄媚,当他说到师傅您肯定是一夜十次郎的时候自己都浑身鸡皮疙瘩,而那个大叔倒是十分享用陈烽火这些言不由衷的马屁,舒服地打着嗝,道:“不过真说起来,我还真算是出身名门大户,只不过你师傅我视金钱如大便而已,本来还不是环肥燕瘦沉鱼落雁要什么样的女人就要什么样的女人,所以啊。你应该已经陶醉在我崇高的人格魅力散发出来地光芒中了吧?” 做呕吐状的陈烽火无限鄙视道:“算了吧,不要以为自己姓东方就是东方家族的人,我还姓陈呢,那我怎么不是民国四大家族中陈家地后人?嘿嘿,再说,我也没有听说有什么东方家族。” 那个应该姓东方的男子眼神玩味,无所谓道:“你该知道的,以后都会知道,你不该知道的,你以后还会知道,总之,以后,你会知道很多你不知道的事情。” 被弄晕地陈烽火只好自顾自的喝酒,很多时候他确实觉得这个师傅神神秘秘,好像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秘密,但更多地时候他都是那种玩世不恭的游戏人间心态举止,这样一来聪明如陈烽火也不明白这个师傅到底是大智若愚还是大愚若智。 “我听说你最近经常去酒吧舞厅?大叔漫不经心问道。 “月经不仅仅是女人的痛苦,也是男人的痛苦啊。再说我女朋友在国外,我总有男人的正常生理需求吧?”陈烽火神情猥琐道。 “你不是有好几斤毛片吗?”大叔鄙视道。 “全部被女朋友扔掉了,那可是我好几年的心血啊,我连死的心都有了。”陈烽火哭丧着脸道,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全部擦在大叔的身上了。 “操,我当初向你借,你小子怎么尽是给我些有码的片子,嘎嘎,这下你惨了吧。”大叔幸灾乐祸道。 “师傅,这你就不明白徒弟地苦心了吧,师傅你看尽天下a片心中自然无码,有码和无码其实都一样的,再说了,师傅你不是说喜欢含蓄的嘛,我可是特意从无数张无码的a片中帮你细心挑选出那些精品的。” “你狠!” “跟你学的。” “日!” “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