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漂亮媳妇见公婆 - 极品公子

第四十一章 漂亮媳妇见公婆

不管怎么样倾城绝色的女人,第一次见婆婆都是忐忑不安的,韩韵也不例外,哪怕今天她已经是享受国家特殊津贴的浙大副校长,依然是扭扭捏捏,哪里有半点执掌浙江省半数教育生杀大权的风采。 “无道,我今天会不会穿太艳了?”今天的韩韵穿着典雅,偏向素色,虽然是冬天,但要绣着蝴蝶的紧身腰带以及那双绑带维多利亚高跟鞋都增添了韩韵几分妩媚。 “无道,你看我这个妆是不是有点淡?”韩韵拿着那面精致的小镜子紧皱黛眉道。 “无道,你觉得我这条藏蓝色琵琶花丝巾好不好看?” “嗯,这支唇膏好像不是很适合我,完蛋了,完蛋了!无道,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开着韩韵那辆车的叶无道哭笑不得直摇头,不就是去机场接他爸妈,至于这么迎接国家元首一样嘛,一把搂过这个似乎天就要塌下来压在她头上的女人,狠狠亲了一口道:“怕什么,又不是我爸妈讨老婆,就算不满意也是他们的事情。” “你的意思是说你父母会不满意我?”韩韵皱着小脸可怜兮兮道。 “华丽的败给你了,我是说万一!哈哈,这下遭报应了吧,在你家的时候千方百计折腾我。”叶无道惬意道,一不留神看到韩韵那修长的**,联想到床上这个大美女颠倒众生的媚惑,不禁感慨:“我最玩赏美女穿高跟鞋走路的姿态,前看优雅从容。后看自信美艳,特别是那双绷直地腿,细长性感。尤其是你,本来就有这个身高。更加显得摇曳生姿,啧啧,你不知道小的时候在学校跟在你屁股后面的时候那个意淫……” 韩韵娇嗔道:“哼,谁不知道你那点下流心思,真没有见过这么小就那么坏的学生,很多时候我都告诉自己把你当作大人对待就是了,你以为每个人都会像你那样跟我用英语讨论三围和**地事情啊?!” 叶无道无奈道:“没办法,家族基因的遗传,你只要见过我家老头就知道为什么我这么善良天真无邪了。” 韩韵脑海中马上浮现出一个猥琐大叔的形象。 在机场杨凝冰和叶河图走出通道的时候,韩韵就一眼认出了他们。她在g省的时候在电视上看过杨凝冰,韩韵对这位中国最年轻的中央委员相当有好感,其实同为女强人的她们肯定有不少共同感。所以说韩韵担心杨凝冰这个“准婆婆”不喜欢她没有理由。 不过韩韵见到叶河图的时候,怔了一怔,这个男人,简直就是第二个叶无道!但是这仅仅是第一印象,再仔细观察后。韩韵就会发现其实叶河图跟叶无道有很大的区别,他比叶无道更加的漫不经心,那是一种看淡俗世地豁达。没有大起大落的人断然没有这种气度。 如果说韩韵对杨凝冰是欣赏,那么对叶河图就是敬畏,韩韵不会傻到真相信杨凝冰的丈夫、叶无道地父亲会真是一个游手好闲的叶家败家子。 提着公文包的杨凝冰感慨道:“终于回来了。” 叶河图轻轻拉着行李箱,斜眼瞥着“北京欢迎你”那几个大字,懒洋洋地打着哈欠。 他第一时间就看到兔崽子身边的韩韵,心中已经暗暗打了一个高分。杨凝冰也随后发现儿子身边有点拘谨的大美女,嘴角微微翘起,这个就是韩家地女人吧,果然是个大美女。这小子怎么运气这么好,碰到的都是这样的好女孩。 这个兔崽子是幸运女神地姘头,叶河图如此解释自己儿子的艳福- “你就是韩韵吧?呵呵,就不叫你韩校长了,显得生疏。”杨凝冰伸出手跟韩韵握手道。 “杨……”韩韵尴尬地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叫杨凝冰,杨省长?不合适,太正式。正常情况下是叫杨阿姨?可韩韵也不是孩子了,叫阿姨显然会把杨凝冰“叫老”,当然就更不能直呼名字了,这下子韩韵恨不得挖地洞钻下去。 “叫婆婆就是了。”叶无道干脆道。 “有你这么说话的吗!?”杨凝冰狠狠瞪了一眼叶无道,转头笑道:“叫我杨姨吧,我占点便宜好了。” “叫婆婆更占便宜。”叶河图嘀咕道。  杨凝冰狠狠踩了这个哪壶不开提哪壶的家伙一脚,拉着韩韵就走向出口,两人很快就热络起来。叶无道幸灾乐祸地看着老爹,阴阳怪气道:“老头,怎么屁颠屁颠跑北京来了,该不会是老妈怕你在那边搞外遇吧?” “知不知道,以前那些各行各业的师傅传授技艺的时候都会对徒弟留下几手压轴绝活,你有几斤几两我还不清楚,你老子要是搞外遇,那就没有几个女人剩给你喽。” 叶河图伸了个懒腰,叹道:“还不是过来帮你擦屁股。” “老头,吹牛不草稿的本事可是你教给我的,所以对你说的话我从来都是打五折地~”叶无道大笑道,惹来周围无数人的侧目,可他们这对活宝父子岂是那种在乎别人视线的家伙,成熟就是叶河图这种不需要对别人察颜观色的从容,叶无道终于停止了向周围申诉求告的大气。 “你跟我说说看怎么弄上手的?这个女人,不错不错,是个生儿子的料。”叶河图为老不尊道. “别,我可是用崇高的人格魅力和纯洁的本质打动了她,跟你教给我的那套歪理邪说没有半点关系,你可少给我自我陶醉!”叶无道赶紧撇清界线道。 “就你?现在还想自创门派?还早呢,等你把叶琰和林家那个丫头吃掉再说吧,对了,还有那个大中华区的总裁萧聆音,你如果把她搞定的话,老子就承认你出师了。”叶河图接过叶无道抛过来的一根烟,放在鼻子边上闻了闻,露出欣慰的神色,不过看到前面的杨凝冰,还是乖乖把烟塞进了口袋。 “探囊取物而已。”叶无道嘴硬道。 ;“我反正端着茶杯拿着报纸看你接下来怎么折腾了。”叶河图无所谓道。 “又被套了,欲哭无泪啊!这下讨媳妇的事情看来又黄了!”机场外一名年轻的北京出租车司机探出头跟机场那个四十多岁的保安叫苦道,一副刚被男人鸡奸后再被恐龙**的惨样。 “冬李啊,你要真想玩股票我送你几条不变的真理,10%的人永远是赚其他80%人的钱;2,坏消息通常会变得越来越坏;3,股票和女人,永远猜不透----除非你是庄家;最后就是专门说像你这样的菜鸟,在阴影笼罩着股市的日子里你可以对自己说又多了一次买廉价好股票的好机会。”那个中年人保安淡然笑道,有种看破世事的洒脱,抽着那根三块多钱的低档中南海,细眯起眼睛望着机场外的人流,“其实像你这种短线操作的股票菜鸟,除了给人送钱,赚钱的概率跟你上街被美女强奸一样大。” “老钟啊,我总觉得你不是凡人,呵呵,就像小说里那种隐于市的高人。”司机小李裂开嘴巴笑道。 “高人?”姓钟的中年人摸了一把许久没有剔的胡茬,笑容似乎有点自嘲,“也许吧,那都是过去的事喽。” “老钟,你说说看你以前是干什么的?”司机小李好奇笑道,眼前这个男人,似乎永远不会生气,明知道自己不会还钱,每次向他借钱他仍然会借,这么多年始终看见他单身,其实如果不是这么邋遢,干净的老钟真的很帅,尤其是抽烟的时候,特有味道。 “我以前?混日子呗,还能干什么,比今天的你还不如。”老钟吐出一个烟圈苦笑道。 “如果我说,二十年前,我是北京太子党的成员,喝最贵的红酒,玩最漂亮的女人,开最快的跑车,你信不信?”老钟似笑非笑道。 “不信!”小李大笑道。 “这不就是了,我说了你也不信,干脆不说来得省心。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都不要问,无知本身就是一种福气。”老钟深奥道,看小李那副“惊若天人”的傻样,狠狠拍了下他头,爽朗大笑:“唬你呢小子,老子当年是当神棍的,专门摆地摊骗钱呢,要不给你算算?” “滚,大爷我可不相信你这种神棍,你真要厉害也不会跟我站在这里聊天了。”司机小李摸了摸头笑骂道。“是啊,真厉害就不站在这里喽。”老钟笑道,眼睛里却带着浓郁的自嘲和哀伤。 “这两个人女人有气质!绝对不是一般人,啧啧,这身材,这脸蛋,简直是极品!”小李猛赞道,原来是杨凝冰跟韩韵走出了机场。 当老钟笑着摇头善意嘲笑小李没有见过世面的时候,笑容瞬间僵硬,身体也绷紧,他紧紧盯着那个神色懒散的叶河图,眼神中带着难言的仇恨、愤怒,还有最多的畏惧。小李掏出一根烟,发现打火机没油了,道:“老钟,给个火。” 老钟僵硬地转身,神情呆滞地拿出打火机,却怎么也打不出火来。 那双手在颤抖。 他浑浊的眼神中蕴含最深刻的敬畏。 你为什么还要来北京?难道你觉得我们二十年前还没有被你玩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