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京城俱乐部的暗战 - 极品公子

第四十章 京城俱乐部的暗战

香山小区的高尔夫球场,段锡雕跟十多个中年人,都属于那种很明显的成功人士,事实上这些人多半都是经济类杂志和报刊的采访常客,段锡雕这种财富榜前前百的顶尖富豪似乎也不是这群人的中心人物。 “锡雕,这个人真的是杨家的那个公子哥,神话集团的总裁?”一个嗓音粗犷的男子皱眉道,甩出一记很漂亮的挥杆,那粒球飘了两百多码,顺利滚上果岭。 “嗯,千真万确,当时听我儿子介绍的时候确实吓了一跳,也许你们还不知道,北大的赵家赵清思和清华的燕家燕清舞这两个女人似乎都跟他有暧昧关系,燕家的情况你们想必都有所耳闻吧,联系到叶无道的北上,我们似乎可以发现一点蛛丝马迹。”段锡雕摆弄着他的铁杆道。 “锡雕你的意思是拉这个公子哥进入我们中国会?”那名络腮胡的魁梧男子皱眉道,“你也知道他在钓鱼台国宾馆闹出的风波,会不会殃及我们中国会这条池鱼呢,再说了,这么冲动的一个青年,能带给我们中国会什么好处?对,杨家在地上是很有势力,但在北京嘛,就不好说喽。” “我见过这个叶无道,我敢肯定他绝对不是那种容易被冲昏头脑的年轻人,城府深不见底啊,我儿子的那套跟他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孩子玩过家家,膑罡,钓鱼台国宾馆事件我们绝大多数人是怎么推测趋势的?香港的整体爆发,杨家的沉默。以及北京地雷霆大火吧?是不是?可你们看看现在的情况,香港那群人屁都不敢放一个!那是多恐怖的事啊,把舒家少爷打成植物人不说,还教训了李东帝批人。李东帝是谁?我们大家都清楚他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吧?”段锡雕摇头感叹道 “这么说来,这个叶大少确实有点意思。”另一个男子摸着下巴思索道。 “还有,你们记得不记得当年地炎黄俱乐部,就是这个人的爷爷创建的,银狐,叶正凌,呵呵,也许你们这辈人都不可能太清楚,但我记的很清晰,当年那场风波也是翻天覆地啊。”一名年纪比较大的男人含有深意道。 “那我们就赌一把。如果赢了,我们中国会还有机会追赶上长安俱乐部和京城俱乐部,输了。就彻底的在京城四大俱乐部中垫底吧。”中国会副会长周膑罡斩钉截铁道。 段锡雕悄悄松了口气,看到缓缓而来的那修长身影,他放下的心又悬起来,中国会有答应叶无道加入的初步意向,可这个手段血腥思维诡秘的素年是不是领这个情呢?他凭什么要给中国会这个面子呢? “找我有事情?”叶无道淡淡道。根本就没有把周膑罡那群人放在眼里,而只是随意地看着段锡雕。 周膑罡显然没有想到这个叶无道会如此嚣张,他们虽然不是香港李嘉城和舒典旗那种级别地豪商。却在北京都是数的上的名人,被叶无道这么一个后辈无视让很多人都觉得拉不下脸。感觉到气氛不对地段锡雕可不希望把事情闹僵,略微尴尬道:“我们这些人都是这个小区的住户,也是中国会的会员,这位是我们的副会长,周膑罡先生,他现在是……” “中国会?就是那个四大俱乐部中末尾的那家?”叶无道打断段锡雕地介绍冷笑道。 就算是段锡雕都是一阵气闷,更不要说周膑罡这种对面子看得比什么都重的男人,一个稍年轻的男子怒道:“既然如此。你可以走了!” “你当我是狗?要来就来,要走就走?”叶无道盯着那个说话地男人冰冷道。 那个男人被叶无道这种野性冷酷的眼神看得心中发毛,心虚的他哪里还敢多嘴,他这个时候终于忽略掉叶无道的年龄,而是想到他在钓鱼台国宾馆的“壮举”,他可没有舒擎茂和李东帝的身份! “叶少,我们绝对不是这个意思,见谅。开门见山的说吧,我们有意邀请你加入我们中国会,这是一件互惠互利的事情,希望叶少能够考虑一下。”那个能说出炎黄俱乐部的男人真诚道,其实对于京城绝大部分富商来说,叶无道地太子和叶家继承人这两个身份是剥离开来的,也就是说真正知道南方黑道皇帝和叶家大少爷是同一个人的北方人不多,是很少,比如这群人,就仅仅知道叶无道浮出水面的身份,如果知道他的另一个身份,恐怕他们说话就需要更加的卑微和拘谨了。 “互惠确实不错,可如果追求利益最大化,我为什么不选择北京美洲会而是选择你们呢?”叶无道摇头笑道。 段锡雕和周膑罡一阵头痛,这确实戳中了他们的软肋,凭借叶家在美国的影响力,叶无道进入北京美洲会实在是理所应当的事情,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啊,周膑罡迅速收敛起原先的轻视,认真对待这场也许影响中国会未来发展趋势的谈话。 “对,香港富豪云集的京城俱乐部和充满京城太子党成员的长安俱乐部肯定会排斥我,但是别忘了,北京美洲会不管从资金规模还是会员忠诚度上都是要超越你们不少,而且加入他们对未来神话集团走国际化道路肯定有极大帮助,说说看你们中国会能带给我什么?”叶无道继续打击这群平时眼高于顶的中国会富人。 “知道我背后是谁吗?呵呵,我想你们早就调查清楚了,叶家,杨家。”叶无道摸了摸鼻子嘲笑道:“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查到我跟南方苏家和北京韩家的‘暧昧’关系,说实话,不是我看不起你们中国会,我是看不起所谓的京城俱乐部!” 周膑罡气馁叹道:“叶公子确实有这个本钱。” “但商人嘛,都是讲究利益不断扩大化的,对我来说是不因利小而不为,对你们中国会来说就是不因险大而不为,利益跟风险成正比的道理不需要我这个商场菜鸟告诉你们这些商界狐狸吧?”叶无道眯起眼睛,接过一名中国会成员的雪茄点燃深深吸了一口,他这番话博得中国会那群人一阵会心的微笑。 博弈,无非是一场双方的心理拉锯战,谈判讲究的是对双方底线的揣测。叶无道做的就是一开始就占据主动,把自己底线悄悄拔高,这样他不管如何都处于不败的局面 “只要你们拿出相应的诚意,我有信心把京城四大俱乐部的顺序完全颠倒,是完全颠倒!”叶无道这句话说的大有玄机,他并没有说自己要脚踏两只船的同时加入中国会和美洲会,但是根据他这个意思原本倒数第二的美洲会既然能排第二,是肯定有猫腻的,只不过那群狐狸们都没有仔细去咀嚼而已。 “既然叶公子有这个意向,那我们中国会自然是感激涕零,至于具体的事项我们到时候再找个时间慢慢谈,如何?”周膑罡已经得到他想要的答案,足够了,接下来就看会长的意思了。 “可以。”叶无道微笑着接过段锡雕手中的那根铁杆,将球完美击出,华丽地停留在洞口附近,应该最多不会相差一米。 等叶无道告辞的时候,一个好奇的中国会成员跑过去看了下,然后满脸呆滞的走回来,喃喃道:“一杆进洞。” 周膑罡苦笑道:“这个叶家大少看来不仅仅水平很高,运气也是出奇的好啊!” 段锡雕望着叶无道背影摇头道:“不知道你们觉得没有,我有种被算计的感觉。” 周围所有人都附和地点头说是,但这种你不得不钻的圈套才是最无奈最坚固的。 “周先生,你们认识他?”出来散步的李琳见到这一幕就走上来疑惑道,她虽然属于富人阶层,但如果不把她丈夫的资产包含在内,比起周膑罡段锡雕他们来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嗯,刚刚认识,怎么,李小姐也认识这个人?”本来对李琳只是男人对女人那种“欣赏”的周膑罡试探性问道,他并不想太多外人知道叶无道跟中国会的强强联盟,如果这个李琳跟他熟悉,恐怕就需要花点心思在这个漂亮的单身女人身上喽。 “他是我家的家教老师,很不错的一个素年。”李琳轻轻道,不明白叶无道怎么会跟他们这群中国财富金字塔顶端的男人有交集。 “家教老师?!”中国会的富豪们跌破了一地的眼镜。 “怎么了?”李琳纳闷道,难道叶无道做家教老师有什么不妥?确实,他那样的成绩做家教有点委屈了,李琳如此暗想。 “李小姐,你知道他的身份吗?”周膑罡小心翼翼问道。 “不是很清楚,但知道他是浙大的高材生。”李琳皱眉道。 “哦,这样啊,我想到时候这个人会给李小姐一个大惊喜的。”段锡雕眼神玩味道,敢情他以为是叶无道要钓李琳这个风骚熟妇了。 李琳跟这群眼神如出一辙的诡异的男人告别后,缓缓走回别墅,喃喃自语:“难道叶无道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就觉得这小子神神秘秘的,看来下次要亲口问问他。” 而叶无道,则赶去机场接他的入京的杨凝冰和叶河图了。 不是猛龙不过江啊。 北京,真的要沸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