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弹钢琴的男人 - 极品公子

第三十九章 弹钢琴的男人

钓鱼台内风平浪静,北京城却是磅礴暗流汹涌,这种凝滞的政治氛围让习惯海晏清平的首都呈现出罕见的朦胧政治色彩。 中南海,一间简约却暗含玄机的书房,只有两张白纸,第一张上面有八个龙飞凤舞的草书,敲山震虎,杀鸡儆猴!张狂而犀利,没有署名,但能够以这种姿态摆在这张桌子上,诺大的中国寥寥数人而已。 而第二张纸上则有八个内敛而不失锋芒的八个行书,因势利导,厚德载物。这个字体跟边上众多批示的文件吻合,也就是说写这个八个字的人,掌握着华夏的命脉,承载着中国数百年来真正崛起的重担。 3月1日,以香港舒典旗为首的香港财阀集团开始发难,集体秘密向北京征服揭发杨家叶无道的罪行,痛斥叶无道和赵宝鲲的种种恶劣行径。国家安全部直接跨越北京公安局进入钓鱼台,对叶无道及赵宝鲲两人进行谈话。 北京时间下午2点整,北京军区司令部率先向中央“反映意见”和“真实情况”,随后成都军区,广州军区,济南军区和南京军区相继发出电报,俱是大军区司令部联名致电中央,内容不详!北京时间3点,军科院,二炮部队,军委总政治部也向中央反映情况,掌管大部分情报系统的的总参二部对此膛目结舌。 北京4点左右,中南海的桌上,已经多了几封信,其中有g省省委书记苏存毅,教背部副部长韩点将,以及跟杨望真共同誉为虎将的中央军委迟副主席! 外人谁也不清楚这些电报信函中到底有什么内容。知道的只有少数几个人而已。 傍晚时分,赵家别墅外的花园,赵清思缠着难得回家的叔叔赵师道中将坐在椅子上,问道:“叔叔。情况到底怎么样了?怎么定位这起风波,会上升到政治高度吗?” “这是一个大陆和香港也就是中央和地方,开军心队就和好政手府打相互博弈过程,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历朝历代都有,关键看你胡爷爷吧,我相信他的魄力。不会让我们失望,这件事情其实香港财团和杨家叶家双方都没有闹大的意思,不是一个非要玉石俱焚的囚徒困境,放心吧,你担心的那个人不会有太大事情。”脱下军装的赵师道是如此儒雅,似乎解开了某个心结的他气色有所好转。 “哼,谁担心他了!”赵清思哀怨道。 “男人和女人的世界其实很奇怪,也许你并不喜欢一个人,但是当你得不到那个人的时候,这种感情就会像树藤一样逐渐蔓延,繁衍,最后让你自己都吓一跳,清思,不要因为骄傲去恨一个人,也不要因为寂寞去喜欢一个人。不管结果如何,你都是受伤。”赵师道语重心长道。 “那叔叔你呢?”赵清思蹲在赵师道跟前,把头放在他的大腿上喃喃有道。 “我,是真的爱了。但是你跟叔叔不一样。你对他有感觉不是因为你真的喜欢他,而是你没有喜欢一个人的选择,你太骄傲,跟他一样的自负,所以你们是不合适的,你永远不可能像叔叔或看他父亲一样对感情卑躬屈膝。”赵师道摸着这个侄女的头轻声道。 赵清思没有说话,眼眶却再次湿润起来。 很多事情,本就没有谁对谁错。 ------------ 昨天北京似乎并没有司马玄卿说的那么夸张。韩韵走后叶无道就接到杨凝冰电话说要来北京,这让他着实吃了一惊。把这个消息告诉回到家的韩韵后,这位从来不露怯的大美女就开始陷入无限的紧张中去,开心就好手打而叶无道随后也接到李暮夕电话让他去趟香山小区。 晚上赵宝鲲则死活拉着叶无道聊天,结果到了天亮赵宝鲲才倒头睡觉,让叶无道哭笑不得。 慕容雪痕和莫扎特一样,犹如坠入人间的音乐精灵,他们的精巧,典雅,纯净,澄澈,在欢乐中隐舍淡淡哀愁的钢琴音乐,都不负他们曾经神童的赞誉,如今慕容雪痕的忠实听众中已经有楚蒂冈教皇,丹麦王妃,英国上议院议长和世界首富,她是当之无愧的音乐女神,被誉为占领了音乐版图的一半疆域的女人。 她的男人,自然是懂一点钢琴的。 叶无道走进香山小区温清沁家的别墅时,被其中苦心营造西式古典氛围所折服,虽然不能跟叶无道去过的那群西方公侯城堡的内涵媲美,但放在香山小区仍然让人惊叹,古老的玫瑰家族铜饰,典雅的玛雅庄园水晶,抽象的印象派油画,都有种内敛的气质,李暮夕虽然出身收藏世家,对此仍然是目瞪口呆。 “清沁的父母都不在家,所以就我和清沁两个人。”南宫风华淡淡道,她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能够面对这种高贵装修而不动声色,这个男人的眼神甚至算不上欣赏,而是很随意的浏览,似乎他早已经饱造西方宫廷和皇宫的风情。 当叶无道看到窗前那架古典钢琴的时候,径直走了过去,古典时期的钢琴发音明亮,颗粒清脆,是现代的钢琴很难做到的,但这种钢琴不代表那些钢琴世家不能生产,只不过价钱不仅仅是翻了数倍那么简单而已。 叶无道斜靠着钢琴,伸出右手,修长的手指轻柔一抹,敲出一串灵动的音符。 南宫风华流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钢琴真要达到圆润自如的境界,那就不是仅靠每天十多个钟头的苦练所能获得,比如慕容雪痕那种轻灵天籁,天赋不高的人就算手都弹断掉也难以望其项背,这个男人显然属于那种既有天赋基础又很好的钢琴师。 李暮夕得意洋洋的敲了下温清沁的脑袋,道:“怎么样?” 温清沁眨巴着大眼睛,半响才缓缓道:“不知道。” “清沁,过来,让我看看你的基本功。”叶无道轻笑道,朝温清沁挥挥手。 温清沁别扭的坐在钢琴前,弹奏起来,叶无道闭上眼睛。皱着眉头等她把《致爱丽丝》弹完,赧颜的温清沁准备被叶无道宣判死刑的时候,这个新钢琴老师只是让她再弹一遍。无奈她只好耐着性子继续弹了一遍。 “清沁,你很有天赋,但是心静不下来。这样是在挥霍你的才华知道吗?弹奏古典作品要达到我们想要的音色,就要通过活泼的节奏,均匀清晰的颗粒,流畅的气息的途经来实现古典主义特有的高贵气质。我来给你演示一遍,看清楚我指尖,手臂和手腕的动作。” 叶无道坐在钢琴前,再次闭上眼晴。雪痕的清亮身影映入脑海,对钢琴再熟悉不过的他很快就抛开杂念,融入到音符的世界,指尖流泻出满溢的轻快音符,整座房子似乎都沾染上轻快的气息,那种凝滞的古典氛围渐渐谐融,李暮夕也学过钢琴,自然能欣赏叶无道的高超琴技,更不要说南宫风华这种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女人。 “看清楚了没有?”叶无道弹完侧身问张大小嘴巴的温清沁,这妮子今天倒是没有梳那个滑稽的冲天辫。 “没有。你弹得太快了,不不,也不是太快,总之我就是没有看清楚。”温清沁忐忑道。也许是叶无道的钢琴水平令她的乖张脾气有所收敛,此刻很乖巧的站在叶无道面前,小孩子对老师,多半有种天生的敬畏。 “不急,这弹钢琴是滴水穿石的事情,哪能一蹴而就。以后我每个星期来两次,每次两到三个钟头,怎么样?”叶无道笑道,这已经是他的极限。如果不是温清沁的特殊身份和南宫风华的神秘背景,他才懒得碰钢琴。 “时间会不会少了点?”南宫风华犹豫了下仍然轻声问道。 “钢琴这东西靠悟性,不是说我时刻陪在身边就能有用的,还有,清沁现在还小,不需要制定太严格的时间表,我能教给这孩子的,无非是怎么跟钢琴交流。”叶无道眼神柔和道,低着头摸了摸温清沁的脑袋。 这个时候的叶无道,无疑是温柔似水的。 很多女人之所以跟孩子的钢琴老师发生不伦关系,就是因为这种男人有种特殊的忧郁气质。 南宫风华出现片刻的恍惚,随即自嘲的笑了笑,点头道:“好的。” “清沁,有没有信心学好钢琴,像慕容雪痕那样弹奏《轮回》?”叶元道蹲下来凝视着温清沁微笑道。 “本来没有,现在有一点点,以前的那些老师特别让人讨厌,所以我就把她们赶走了,恩,你比她们好像好一点点~~~”温清沁摇着小脑袋道。 “好,那我们开始吧,你来弹琴,我帮你纠正细节上的误差。” 温清沁很有大师风范的坐在钢琴前认真弹奏起来,被叶无道说有天赋的孩子,多半可以直接划归入天才的行列,可以看出来温清沁以前请来的钢琴老师水平都不差,温清沁的手法没有什么大错误,可总有种不够轻灵的感觉,手打拿她和当年的雪痕作比较的叶无道自然不太满意。 “指尖触键,尤其是第一关节为主要部位,下健的时候指尖要轻,触键要快,指尖在发音后一定要轻轻支撑住,而力量则应立即松开,清沁,你不能用臂力压迫健盘,必须控制好声音的‘点’。这种感觉,就像是母亲在亲吻初生的婴儿。” “清沁,手臂必须“松”而不“懈”,这样声音才能干净。” “音阶的走向应该流畅,弹钢琴就像呼吸。” …………… “暮夕,你是怎么认识他的?”在远处欣赏的南宫风华问几乎沉醉的李暮夕,递给她一个凤梨。 “谢谢南宫阿姨。”李暮夕不客气的咬了口凤梨,灿烂笑道:“他是我的家教老师,无道哥哥很厉害哦,还是高考状元呢,而且篮球都玩得出神入化,我哥哥现在还唠叨着要再学几招呢。” “暮夕,你喜欢他吧?”南宫风华轻笑道,盈水眸子满是笑意。 “恩。”李暮夕低下头羞涩道。 “一个优秀的男人呢。暮夕,要好好把握哦。”南宫风华玩笑道:”如果南宫阿姨年轻十岁,说不定就要跟你争了呢。” “嘻嘻,那暮夕一定争不过南宫阿姨,你这么漂亮,还有气质,他总总说我又小又不听话,总是敲我脑袋,还埋怨我不会按摩,反正他总是说我的不好。”李暮夕嘟着小嘴巴郁闷道。 “我今天有的,你将来都会有。我今天没有的,你现在都有,所以你是很出众的,知道吗,暮夕,女孩子最重要的就是要对自己有信心,不要以为小女生就不能性感哦,自信本身就是一种性感,女人是不能匍匐在男人脚下的。”南官风华眼神迷离道。 似懂非懂的李暮夕咬着凤梨,君看南宫风华,再看看斜靠在钢琴边上的叶无道,她说话真的跟他很像呢。 叶无道午饭是在李暮夕家吃的,她的母亲李琳亲自下厨,许久不见,这个成熟的职场贵妇依然是风韵撩人,在家中卸下商场面具的她散发出对男人致命的诱惑,她这种年龄的女人就像是熟透的蜜桃,轻轻咬一口,能溅出蜜汁来。 “无道,后来就没有怎么见到你,出了什么事情吗?”李琳关心道,不停给叶无道夹菜,现在关系逐渐跟李暮夕兄妹融洽的她神采奕奕,丝毫没有因为单身而萎靡不振,她就是那种没有男人会活得更好的女人。 “还好,都差不多解决了。“叶无道耸耸肩道,继续扫荡饭菜,说实话钓鱼台宾馆和北京餐厅的东西真的不敢让人恭维,就算他这种曾经把蚯蚓当餐点蛇血当饮料的变态,也难免有怨言,民以食为天,叶无道判定一座城市是否适宜居住,开心就好手打首要条件就是食物是否合胃口。 “你来北京是不是住酒店宾馆?是的话,干脆搬到我这里来好了,反正暮夕这孩子白天一个人呆在家我也不放心,成天惹祸。”李琳委婉邀请道,那双妩媚的眸子里似乎还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期待。 “还是不麻烦你们了,再说我有几个朋友也跟我住一堆,我一个人搬出来不好意思。”叶无道歉意道。 李琳难以掩饰那份淡淡的失望,不过她这神经历过太多生活沉浮的女人并没有伤感多久,就恢复正常,李暮夕对叶无道能够出现在北京本就很知足,倒再没有太多奢望,她也丝毫没有看出母亲眼中的那点复杂心思。 吃完午饭叶无道接到一个段绍鹏的电话,就出去了,李琳神情暧昧的望着那伟岸背影,有种奇怪的情愫,这个青年似乎更成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