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 极品公子

第三十八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回到山区外等候的车上,叶无道闭上眼晴,李暮夕乖巧的帮他按摩,北方黑道联盟和麒麟会,看来应该是要比京城太子党先放到案扳上了,要不然这种无休止的骚扰就算不能造成实质性伤害,也有种疲于应付的被动,把小巧玲珑的李暮夕抱到怀里,头埋在她的胸前,汲取那少女特有的芬芳体香,道:“暮夕,你说说看,我在你眼中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为什么喜欢我?” “因为你很坏。”李暮夕歪着小脑袋思考了足足两三分钟才给出答案。 “这是什么回答?”叶无道哭笑不得道,敢情这妮子以后还想要去中国的秦成监狱或者美国的欧洲的纰诺斯底监狱挑选恶人做老公? “我喜欢你飙车的时候对我灿烂微笑,喜欢在你看到我咳嗽的时候把烟扔掉,喜欢你思考的时候嘻嘻眯起眼睛,喜欢你抱着我的时候那种温暖,喜欢你打篮球的时候那种骄傲,喜欢看到别的女孩子看见你的崇拜,更喜欢你对这些女孩子不屑的态度,很多时候,我也会问自己,你什么时候会不要我,因为,我实在太普通了,不漂亮,脾气那么坏,也不像哥哥那么成绩优秀,我自己很多时候都不喜欢自己。”李暮夕竟然有了女人的伤感,开心就好手打让人忘却她还是一个稚嫩的初中生,恋爱确实是女人成熟的催化剂。 “就这些啊?”叶无道故意不乐意道,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人实在该千刀万剐。 “恩,还有啊,还有喜欢你讲故事给我听,喜欢你不像爸妈那样给我说大道理,喜欢你不像我那群同龄男生那样幼稚的以为女孩子就喜欢钱和相貌,喜欢你让我那个比我还骄微的哥哥听你话,喜欢爸妈都对赞不绝口,喜欢……太多了,我不说了。无道哥哥。我真的不是因为帅才喜欢你的哦~~~”李暮夕憨憨笑道。 “真的一点点都不是?”叶无道坏笑道,这让他再不在乎自己的相貌也有点受伤。 “有一点点啦~~~~~”李暮夕撒娇的娇憨道,拉着叶无道的手。“说你坏才喜欢你,其实是说无道哥哥永远是最体贴最温柔的男人,我讨厌那种看上去很老实其实骨子里很坏的男生。也讨厌那种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好孩子的虚伪男生!反正,你在我心目中就是最好的,坏一点也没有关系啊,就算你杀人放火,我也无所谓的。” “杀人放火吗?”叶无道自嘲喃喃笑道。 “对了。那个漂亮姐姐是谁?”李暮夕弱弱问道。 “她啊,很复杂的一个女孩子,不像你。不过也不能怪她,任何一个人放到她的位置上,都简单不起来的。”叶无道有点无奈道。 李暮夕不再说话,她虽然小,却是个聪明的女孩子。 把李暮夕送回家后,叶无道就赶到钓鱼台国宾馆,因为不仅仅赵宝鲲在那里等他,李镇平和徐远清也都到了小楼。他们说是还要帮他介几个朋友,等叶无道赶到钓鱼台的时候正好撞见拉着枊婳准备出去逛街的水席慕华,对这个眼神玩味的日本新天后,叶无道并没有太多深刻印象。只记得她的中文相当有水谁,枊婳对他自然还是不冷不热的神情,不过因为那场风波,她再对叶无道有憎恶也真就是矫情做作了,水席慕华则用了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跟叶无道客套了一番,至于躲在枊婳后面的柿道茗始终没有说话。 匆匆告别这三个美女的叶无道在钓鱼台宾馆那群眼神诡异的服务员目送下来到那幢小楼,他才想还是让韩韵过来一趟,就算是熟悉下环境吧。再说韩韵在北京总比自己熟悉。更容易入乡随俗,虽然终究还是没有在韩家见到准丈人和准丈母娘,但至少初步获得了韩雅和韩家那对双胞胎的好感,韩家的革命堡垒注定要从内部攻破喽!!不过想到那个燕家老头,叶无道的眼神就有点阴沉,观棋如观人,即使不能十拿十稳,飞却库绝首对发能至少一叶而知秋的领略其神髓,带着繁琐的思考走进小楼,开门的是前几天刚刚暴扁李东帝的赵宝鲲,这个家伙似乎根本就没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觉悟,真是个对政治相当迟钝的家伙,可真的是如此简单吗? “叶子哥,都干啥去了,不会是背着雪痕姐踩路边的野花去了吧,我可声明,我是雪痕姐的斥候,专门刺探情报的。”赵宝鲲坏笑道。 “嘿嘿,你告你的,我可不鸟你,到时候看雪痕给不给你好脸色,小心到时候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叶无道老奸巨猾的拍拍赵宝鲲肩膀有恃无恐道,小子,想抓老大的把柄,嫩的很呢。 悻悻然的赵宝鲲自然是一顿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马屁轰炸,这让那群等待叶无道的北京人目瞪口呆,他们印象中赵宝鲲这种不可理喻的人就是那种老子天下第一有本事你咬我啊的疯子,没有想到这个传闻中敢对香港舒典旗不敬的叶家大少更有一套,几个人都下意识的站起来迎接…… 在徐远清的介绍下叶无道才知道这四个人都是北京军区大院的人,跟徐远清走的很近,其中两个正好也在江苏政界“混”,还有一个则留在北京占了个肥缺,最后那个冷淡的年轻男子则是国防部一个智囊机枸的负责人,叫司马玄卿,叶元道对他的评价是隐忍不发谋而后动,四人中对他评价最高。 而韩韵也在第一时间赶到,在众人惊艳的眼神中像个小女人的坐在叶无道身边,女人嘛,哪怕闭起门后是河东狮吼,在外面总要学会给自己的男人长点面子,这何尝不是长女人自己的面子呢?当女人,本就是门深厚学问。 “韩韵,现在是浙江大学的副校长。”叶元道显然不满意叶元道韩韵仅仅报出名字,他这种男人可不在乎自己的女人光芒四射。 本来还有点怀疑韩韵是不是韩家女儿的人霎时间确定了这位知性美女的身份,就算是李镇平和徐远清都主动寒喧几句,这让叶无道有点奇怪,丫的怎么个个都认识自己女人,韩点将在北京固然身份超然,但也不至于夸张到谁都认识他女儿吧?一旁的李镇平和徐远清一副你这厮身在福中不知福的痛心疾首模样,只有赵宝鲲还是那种无所谓的表情,在他看来,这个韩韵确实漂亮,也很有气质,仅此而已。 当谈到关于中国精英阶层和草根阶层冲突的时候,很明显的形成两个阵营,徐远清和北京方面除了司马玄卿之外的三个人都赞成精英层掌握国家的绝对话语权,而韩韵和李镇平,司马玄卿则站在他们对立面,提倡挖掘草根阶级的创造性,吃葡萄的叶无道跟赵宝鲲两个人则颇有兴致的隔岸观火,很不厚道的坐山观虎斗。 “面对真理所需要的勇气有时候并不亚于面对屠刀和枪口,而真理永远都不会掌握在执政者手中,作为类似保皇派而存在的精英团体,显然不愿意说出真理,而是维护执政看的权威,哪怕是错的,日本的媒体就是最好的例子,给政治家们披上华丽的外衣,把婊子们化装成明星。”李镇平忿忿不平道:“对于沉默的大多数,我是这样理解的:哑巴虽然一言不发,但并不表明他们无话可说。开心就好手打我在官场混了这么久有两点深刻的体会,这就是放屁容易说话难,还有就是当狗容易做人。” “一个民族越多人口越多的国家,比如中国,最需要的是什么?稳定!稳定压倒一切!不是我看不起草根阶层,只是他们太盲目太容易失去理智,而且总喜欢泛泛而谈,这对国家是百害而无一利的,打个你们不愿意听的比方,网络上谁都在标榜自己的爱国自己的反日,可试问,有几个人真正不用任何日货坚持国货,当然,能够仇日,确实比那群媚日或者把愤青当作粪青的人渣要好很多,我想说的是,中国要崛起,靠的不是草根,而是精英,尼采说过,只有那些天才拖曳着历史的车轮前进。”徐远靖激动道。 “精英和草根的对立其实可以缓解,不需要那么尖锐。”韩韵笑道。 最后这场双方都在混战中加深互相的认识,尤其是韩韵这个温和派,更是赢得两个阵营好感。 “清谈误国。”叶无道轻笑道。 赵宝鲤深有体会的点点头,让人怀疑是他没有办法插嘴的酸葡萄心理作祟。 “玄卿,你说说看北京会怎样对待这场钓鱼台风波?”李镇平语气玩味道,这个徐远清暗中数次提起的国防部国际战略部署和政治体制改革的专家很不简单啊,也许他一定程度代表了北京方面的态度。 “说实话?” 司马玄卿犹豫了下,沉声道:“今天就会有结果了大动作,足以让北京震上一震的大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