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王者归来(中) - 极品公子

第二章 王者归来(中)

经过这件事女孩和男孩的距离拉近了很多。 女孩和男孩天南地北的聊了起来,她发现他不仅古典文学修养惊人,对其他方面的涉猎都不浅,更加难能可贵的是在广泛阅读之后不人云亦云,有自己的深刻见解。 他们聊东方和西方的宗教碰撞和文明冲突,一起感慨香港电影的衰落和韩国的崛起,比较秦国铁骑和马其顿方阵优劣,猜测音乐天才莫扎特的死与黑衣人的关系…… 在别人看来他们就像是一对极为般配的小情人。 从骨子里透出高傲的女孩第一次佩服同龄人的学识渊博。 曾经深深憎恶男人说女人是花瓶,暗地里把男人比作是稻草人,但如果想他这样的人说别人是花瓶的话,应该情有可原吧,女孩突发奇想。 “如果这个世界上只有好人,我们是无法生存的,就像光明和黑暗,没有黑暗的存在,光明也就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男孩一改方才谈论时的神采飞扬,望着窗外有些深沉的黯然。 女孩发现自己有些喜欢他那略带着忧郁的延伸,也许是因为这种眼神在第一眼看上去有些轻浮的他脸上出现更显得罕见吧。 “没有令人憎恶的黑暗,生性贪婪健忘的人类就会忘记光明,谁敢说不是光明故意制造出黑暗呢?” 女孩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 “在这个世界上,坏人总是需要有人来做的!” 《七剑》中正在密道内对自己朝夕相处的兄弟展开屠杀,眼中没有丝毫的不舍,有的只是残忍和冷酷。 女孩听到后有些震惊,但随即释然,也许这只是他随口说说的吧,因为他相信这个世界总是美好的,一直是这样的。 快乐的时光总是容易被偷走,kj市的邻市l市的汽车总站到了。 他们两个是最后下车的,男孩下车时伸了一个懒腰,阳光挂在他的肩上,让他有一种灿烂的感觉。 “再见!”女孩低头小声道,其实她清楚在a市近八百万茫茫人海中再见的机会是微乎其微的。 男孩看着女孩光滑如雪白绸缎的脖子,双眼眯起,嘴角挂着玩味的笑意。 “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女孩代这些许害羞抬头说道,还是第一次主动问男孩子的名字呢。 有些人错过一次就没有第二次机会了,一向追求完美的她不想给自己留下遗憾。 “我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只要你告诉我你的芳名、芳龄、家庭住址、电话号码、生日、身高和三……”三围差点就脱口而出,唐突佳人可不好,男孩自己都在笑自己的三八。 “苏惜水,其他的不告诉你这只色狼。”女孩嗔道,白了一脸坏笑的男孩。如果真的有缘分,知道这个就行了。 “放心,我已经记住你身上的味道,就算我闭上眼睛,只要你和我擦肩而过,我就能找到你!”男孩嘴角挂着招牌式的坏笑,虽然有花花公子的嫌疑,但在女孩看来却有种醉人的味道,像酒。 苏惜水绽放的绝美笑颜惹来周围无数的视线,回头率百分之一百,幸好此处没有电线杆之类的物体,否则一定会造成不小的人员伤亡。 “在遇到我之前千万不要恋爱哦,否则你会后悔的。”男孩调皮的眨着好看的眼睛,似真似假的说道。 “再见,色狼!”女孩嫣然一笑,小步跑开了,轻盈的脚步让她像个精灵。 一辆加长版的豪华奥迪a6停在她的前面,走出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女孩见到他便撒娇地挽着他的手臂,老者宠溺地模着她的头,一幅和谐温馨的画面。 男孩抬头望着天空,即使阳光刺痛了眼睛也不在意。轻佻的笑容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复杂的神色,痛苦,期待,迷茫…… “老大,为什么不让我向那个小子下手?很长时间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家伙了!”下车后那个叫白毛的劫匪恨恨道。 “我怕你会吃亏!”壮汉露出沉思的神色,掏出一包刚才车上顺便抢来的长嘴利群,抽出一根抛给白毛。 “不会吧,我白毛好歹也跟着你在道上混了五六年,什么场面没经历过,能在我身上留疤的人现在可没一个好受的!那小子算什么葱?” 白毛接过烟,放在鼻子旁使劲闻了闻,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老大。 “白毛,记住,干我们这一行眼睛一定要毒,他不是你能惹得起的人,我都没有把握能搞定他。” 壮汉抽了一口烟,眯起的双眼闪烁着智慧的光芒,“你难道不绝的他像一只潜伏的猎豹吗,冰冷彻骨的眼神,极度危险的气息,傲视一切的恐怖气势,对于这样的人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离得越远越好!” “但他最多不过十**岁啊!”白毛仍有些不服气,但一想到那少年像野兽般嗜血的眼神,他心里已是无话可说。 “白毛,你不是总问我背后那条三十多公分的长疤是怎么来的吗”壮汉将烟头使劲丢在地上,狠狠踩了两脚,找了一块石头坐下重新点了一根烟,陷入对往事的追忆当中去了。 白毛对这个老大是打心眼里佩服的,五年前自己因吸毒向斧头帮借高利贷,还不出钱后被追杀了整整三条大街,要不是正在小摊子上吃火锅的老大出面,自己早就不知道被埋在那里了。 在跟了他后也是他逼着自己戒掉了毒瘾,从此便跟着他在道上混,看似鲁莽的老大有着缜密的心思,否则也不可能坐上赤虎堂六个分舵舵主里的一个,只是三年前自己被召回赤风堂总部的时候不幸入狱,一个星期前才放出来,他实在想不出谁能在他心目中是无敌的老大身上留下那么一条触目惊心的疤痕,自己问了好几次老大都不愿意说,毕竟对干他们这一行的人来说那就是耻辱的印记。 要知道自己的老大当年在道上可是被称为“狂人”,是赤风堂绝对的实力战将,在两千多人的赤虎堂实力绝对可以排前五,听老一些的兄弟说老大刚出道时曾单枪匹马干掉斧头帮二十几个人,救出堂里的一个兄弟,围着他的近百号人没有一个敢出手,当时这件事轰动整个g省。 “知道三年前我们赤风堂在kj市的分舵是怎么被灭掉的吗?” 外号为“狂虎”的壮汉脸上交织着心痛和恐惧,对,是恐惧! 白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向不在意生死的老大竟然也会害怕,已故莫名的寒意从心底涌起,他知道接下来老大讲的东西一定会很惊世骇俗。 “不是说是被英雄会五百多人围攻吗?” “五百人吗?”壮汉脸上露出一个自嘲的苦笑,干涩的令人心酸,“三百人的分舵就那么被灭掉了,一点悬念也没有,干干净净的。什么狗屁五百人,对手只有六个人,只有六个人!只有六个人啊!” “狂人”已经神志已经有些痴迷,显然那件事对他的刺激实在是太大了。也曾经历过血凤腥雨的他双眼布满绝望,身体竟然开始颤抖,“六个人便杀尽了我们三百人!” 白毛的嘴巴已经张得不能在大了,烟烧到手指也没有感觉。 “我背上这道疤就使英雄会主留下的,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 白毛吓得瘫软在地上。 这是他不能接受的事实,绝对不能接受!虽然它是事实,像一个天方夜谭的事实! …… 男孩站在原地,望着川流不息的人潮,戴上一副眼镜,嘴角的笑容不再轻浮,浑身的气势突然变得阴沉浑厚,一股庞大的皇者之气油然而生!拿起手机淡淡道:“帮我准备一辆车!再查两个人,苏惜水和一个绰号是白毛的小混混。” 他身边没有一个人,也没有人敢从他身边走过,所以出现了一个很有趣的情景,在人山人海中形成了一个以他为中心周围两三米无人的空白地带。 车站一个角落里蓬头垢面的瞎眼占卜老头喃喃自语道:“天威难犯,众生回避啊!” 我本仁慈,却屠戮苍生; 我本花心,却钓美无数; 我本愚蠢,却玩转天下; 我本道德,却与恶起舞; 我本卑微,却君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