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第四大的官 - 极品公子

第三十二章 第四大的官

一个男人,很容易在一个女人和另一个男人面前召唤出魔鬼----即做出无比冲动的举止。 前提是,这个女人很漂亮,而那个男人吸引了这个女人的视线。 耐克男在叶无道那粒球的刺激下就有点失去理智,看到蹦蹦跳跳的李暮夕,他眼神中流露出几分狰狞,此刻李暮夕的动人就成了彰显他失败的罪恶,接下来心中冷笑的他故意将球击向李暮夕,落点就是李暮夕的身体! 眼神凛然的叶无道一个滑步瞬间挡在吓得闭上眼睛的李暮夕身前,嘣!那粒球被球拍几乎野蛮的剧烈撞击后带着惊人的弧线轰向对面场地,直接命中那个耐克男的额头! 如果有慢镜头回放就是那个耐克男缓缓地倒飞出去,等到他坠落后,那颗球才不甘心地滚落在目瞪口呆的楚慈妜脚边。懒得欣赏那个耐克男的下场,叶无道拍了拍李暮夕的小脑袋,笑道:“怕了?” 躲在他身后的李暮夕并没有见到那血腥的一幕,嘴硬道:“才没有。”等到她探出小脑袋看到那个耐克男的晕厥,才吐了吐丁香小舌,乖乖。唯恐天下不乱的温清沁拍手叫好,惹来段绍鹏那群同学的不少无奈白眼,只不过这个小孩显然很乖戾,闹得更欢,抱着那只可怜的变色龙在那里落井下石的叫嚷。 “叶无道,你怎么可以这样!”楚慈妜吼道,她虽然不满这个男孩小心眼地对付李暮夕,但她更看不惯叶无道的打击报复。周围十几个人对叶无道也是相当反感。看来现在开始他们修饰叶无道的词汇不仅仅是自负狂妄,还有心胸狭窄。 “他死了没有?”赵清思走进网球场笑嘻嘻问道。 显然很多人已经看到她跟身后那四个青年的到来,眼神都有很大的变化,由对叶无道的憎恶变成对他们的敬畏,从篮球场跑过来的冯猛见到赵清思后一阵心底冒寒。战战兢兢道:“应该没死。” “没死?可惜了。” 穿戴很有英伦风格的青年冷笑道,“没死就打电话叫救护车,死了直接送太平间。” 对这个青年如此冷血嚣张的言辞,他们没有表现出对待叶无道的敌视和反感,只是很无奈地打电话叫救护车。甚至不敢跟这个青年对视,哪怕是背景相当不俗的秦博弦见到他们这群人的时候,也情不自禁地退后几步,再退后几步,似乎要划清界限。在中国的官场一直是凌驾于百姓之上的特权系统,也因远离普通民众而充满了神秘感,秦博弦虽然算是这个圈子中的人,却远非最核心那级圈子的角色。他父亲都不是!虽然不是十分清楚这四个跟赵家女孩走得很近的家伙具体是什么背景,但秦博弦确定他们几个人的长辈起码在省部级或者军长级之上,北京官确实多如牛毛,但真正站在权力金字塔顶端的也就只有那极少数人而已。 秦博弦的女朋友曹听雪暗暗摇头,这下叶无道真的有麻烦了,北大杜宇党和左植棠,清华项如晖,国防李璋。哪一个不是叱咤各自校园的男生,加上一个最让人头痛的赵家魔头赵清思,叶无道简直就是身处四面楚歌的境地,偷偷看了看眼神复杂的男朋友,再看看球场上那个肆无忌惮的青年,曹听雪轻轻地叹息。 那个耐克男终于还是昏昏沉沉地醒过来,不过是被北大杜宇党踢醒的,浑浑噩噩的他见到赵清思后一阵激灵,一个夸张的鲤鱼打挺就翻身起来,灵活程度哪里像是一个刚刚被一粒时速惊人的网球击中的伤员。杜宇党用脚挑起他的网球拍,指着对面场地的叶无道冷冷道:“我跟你打。” 叶无道斜眼瞥着这位有本钱跟赵清思走到一起的公子哥,轻蔑笑道:“你有资格?” 此刻的他终于让楚慈妜见到传说中那个叶无道的所谓气势,原本好像被抑制的傲气此刻都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他们面前。她确定敢跟杜宇党这么说话的人叶无道还是第一个!她不敢相信这个就是今天见面后始终淡淡沉默的青年,不过联想到身旁这个被一球击晕的可怜家伙,她对叶无道的隐藏势力感到相当的愤慨,感觉自己就像是被耍的小丑! “不要以为打败司徒轩就了不起,中国人多。所以不缺天才。”杜宇党爆出一个让赵清思他们除外所有人都震撼地大八卦,而他也已经不由分说地将球抛起,带着很明显的旋转,嗖,瞬间那粒球已经在叶无道身旁坠落,然后夸张地剧烈右旋,直砸叶无道!赵清思很清晰的欣赏到一条圆弧,这已经不是大学生所能拥有的资本,确实,中国这么大,天才多点,根据概率论也是正常的事情。 叶无道很随意地身体后仰,拉过一个弧度,毫无停滞地挥拍将这颗球奉还给杜宇党。 依然是左手,叶无道似乎并没有怎么看重这个北大的天之骄子。 只不过叶无道没有想到这个杜宇党竟然真的能够克制住他那些刁钻的吊球和弧线球,可以看出来这个杜宇党不仅基本功很扎实,对球的处理也很有灵性,当然这是叶无道在左手不发力的情况下造就的僵持战况,在绝对的速度面前,任何技巧都是花哨而苍白的,不过正当叶无道准备把杜宇党的球拍击飞,赵清思已经很巧妙地提议让她跟叶无道对打,叶无道冷冷看着这群北京这座大温室中成长起来的公子哥,顺带着对许久没有见面的赵清思也没有太多好感。 当赵清思注意到叶无道的眼神的时候她才惊慌地发现叶无道并没有跟她“打友谊赛”的心情和打算,右手握拍!依然是那么完美的上旋抛球和凌厉的挥拍,只是当赵清思真的面对这种发球,她发现自己内心的恐惧,呆滞的她只能任由那粒球带着嘲讽的意味落地,弹起,从她耳畔消逝,撩起她的几缕青丝。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对我? 赵清思怔怔出神,凝视着远处那个已经笑容冷漠的青年,她明白他为什么要对待敌人一样对待她,敌人,对,她知道是这样的,她原本以为他跟她及时不是朋友也永远不会是敌人,哪怕两人身处敌对面的战场! 只是叶无道的这粒又快又狠的发球狠狠粉碎了她原有的信念,就像玻璃杯一样脆裂,总以为自己已经冷漠到不会伤心的赵清思第一次发现她跟叶无道其实很遥远,遥远到像两条平行线。 “清思,你有没有事情?”扎着辫子的左植棠看到赵清思的苍白脸色担忧道。 赵清思摇摇头,握住球拍,不敢放下,似乎怕失去什么东西。 “清思,要不我帮你教训他?”杜宇党阴沉道。 “算了,没有必要为这点小事闹出第二场钓鱼台风波,等你们知道他是谁后就不会这么轻举妄动了,总之,我跟他之间的事情轮不到你们操心。”赵清思咬着嘴唇冷冷道。 “帅不帅?”叶无道挽着小情人李暮夕走下球场的时候拍了拍温清沁的小脑袋臭屁问道。 “马马虎虎啦。”温清沁更加臭屁回答道,本来她是懒得理睬叶无道的,结果看到老大李暮夕那蕴藏杀机的眼神马上见风使舵地改变立场了,啃着棒棒糖的她拖拽着那只可怜的蜥蜴,似乎打定主意跟着叶无道混了,没有办法,谁让叶无道是她老大的老大呢。 “装b!”温清沁走出网球场的时候回头朝杜宇党那几个青年竖起中指咒骂道。 “谁让你这么说话的?”直冒冷汗的叶无道敲了下温清沁这个小孩子的脑袋问道。 “你管不着!”温清沁吮吸着那根棒棒糖,一不爽就狠狠拉了拉挪不动的蜥蜴,真让人钦佩这只蜥蜴的强大生命力,简直就是比小强还小强。 “她是个野孩子,只有我肯收留她。”李暮夕嘿嘿笑道。 “才不是呢!”温清沁抗议道。 “那你爸妈是干什么的?”叶无道随意问道,他可不想被戴上拐卖幼女的罪名。 “当官,很大的官!所以我说刚才那群人在装b!”温清沁噘着嘴巴恨恨道。 “多大的官?”李暮夕扯了扯她的辫子笑道,显然不把这个小屁孩的话当真。 小丫头扳着粉嫩的一根根的小指头嘀咕道:“嗯,我算算看,一,二,三……我爷爷好像是第四大的官!” “中国第四大的官?你以为你是谁啊,小屁孩?该不会是居委会第四大的官吧?”李暮夕蹲下来捏着温清沁红扑扑的小脸蛋娇笑道。 叶无道看着因为被李暮夕小瞧了而生闷气的温清沁,喃喃道:“确实,中国姓温的人不算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