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班门弄斧的小丑 - 极品公子

第三十一章 班门弄斧的小丑

当网球场出现那道轻灵身影的时候,就算是秦博弦这种已经有添香红袖的人也不禁停下挥动的球拍,更不要说到今天仍然靠av片毛碟来解决生理问题的朱柏庐这种牲口了,如果说秦博弦身边的曹听雪是略带清冷的柔美,球场上挥洒汗水的楚慈妜是带着点挑逗的妩媚,那么这个小跑过来的女孩子就是清纯到让男人不敢亵渎的精灵,而且那股稚嫩的青涩更是让人生出无限遐想,朱柏庐流着大把大把的口水双眼放光道:“萝莉,萝莉!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萝莉,太具有塑造性了!稍微调教下就是将近完美的女人啊!” 在一片侧目中站在网球场门口的叶无道轻轻张开手臂,脸上挂着淡淡的开怀,楚慈妜第一次发现这个人的笑容竟是如此迷人,那道精灵般小巧可爱的身影冲进了叶无道的怀抱,便不再动弹。周围莫名其妙的人最后只好继续打网球和羽毛球,只不过视线时不时地撇向叶无道那边,就连篮球场上的冯猛和傅雷等一批牲口都嗅到这边的暧昧气氛,眼神不停在叶无道身上扫描,似乎只要叶无道一有不轨动静就要把他按倒在地。 “你是坏蛋!”那长着一张绝美熔岩的小女孩哀怨道,语气丝毫不容叶无道反驳,最先的惊喜表情逐渐变成泫然欲泣的楚楚可怜,最后迅速成为梨花带雨的伤心欲绝,水灵眸子根本容不下那么多泪水,把叶无道的衣服沾湿了一大片。 “好了,不哭了,再哭就要给别人英雄救美的机会喽。”叶无道抱着这个哭得一塌糊涂的少女柔声道,面对她汹涌而来的情感宣泄,他只好抱着她走到网球场外面一个凉亭中,他可不想被人误会是吃这个小丫头的豆腐。 “你是特意来看我的吗?”十四五岁的少女终于止住哭啼,歪着脑袋凝视着叶无道的眼睛,似乎想要从他的眼神中找出答案,其实一个人越单纯,往往越智慧,这是一个真实的悖论。 “自然。”叶无道说起谎来真是脸不红心不跳,对他来说,善意的谎言只要不被扒下外衣,就永远是个美丽的误会,而不是错误。 “骗人!那他们是谁?”少女指着秦博弦他们嘟着嘴巴不开心道。 “陌生人。”叶无道懒洋洋道,这句话真的不假。对他来说,这种层面的“潜在对手”实在不值一提。 有着一张极清纯脸蛋的小女孩默不作声,最后紧紧抱着叶无道,笑着流泪。 孩子的思念固然稚嫩,却同样出自肺腑。 “李暮夕!我要杀了你!”一个扎着两根冲天辫的小孩子跑到少女和叶无道的面前带着哭腔道。 “清沁,怎么了?!”在杭州这妩媚之城被叶无道种下相思豆的少女蹦跳着走到那个小孩跟前,面带杀气道,她的妩媚婉约可都只是表现在叶无道面前。父母离异让她养成倔强到固执的境界,再加上富家千金难免的那么点傲气,一般人还真不入李暮夕的“法眼”,更不要说这个扬言要杀她的小屁孩了。 那个小孩见到杀气腾腾的李暮夕那副笑眯眯的神情,原本委屈的泪水倾泻而出,带着几分胆怯哭喊道:“我家的绿宝宝要死了,是你害的,都是你不好。” 这个时候叶无道终于忍不住大笑出来。这个暮夕实在是太可爱了,原来她手中的金属链条牵着一条绿色蜥蜴,将近三十公分,极为昂贵,结果她这一路跑过来后这条可怜的蜥蜴就被拖拽了不知道几百米,幸好这条路都是草坪铺的,要不然这条孩子嘴中的绿宝宝就不是现在这副半死不活的模样,而是彻底的挂掉。 “切,又没死。哭得什么似的,以后不要跟我玩了,还你就是了。”李暮夕无所谓道,把金属链子递给那个哭起来惊天动地的小孩子,现在有了朝思暮想的叶无道,这蜥蜴自然可以靠边站了。 那小孩也许不希望李暮夕不跟她玩耍,既不敢接过链子,也不敢说话。大人眼中看到的也许是那条半死不活的蜥蜴价值几万块人民币,而这个孩子眼中却仅仅是这条绿宝宝代表着友谊而已,接过了绿宝宝,在她看来那代表着她们之间就完了。 “你叫什么名字?”叶无道弯着身子朝那个可怜兮兮的小孩子微笑问道。 “不告诉你!”小孩子冷哼一声,十分不配合,让叶无道吃了个闭门羹。 “她叫温清沁,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屁孩,整天就知道闯祸,野孩子一样。”李暮夕撇了撇嘴巴故意装出冷漠的样子,她可不高兴见到叶无道吃瘪。那孩子见到李暮夕这么说她,马上就抽泣起来,跟小泪人似的。她和李暮夕一样都住在这个香山小区,因为两个人都喜欢在小区闲逛,最后在李暮夕的威逼利诱下温清沁就做了她的小跟班,无聊的李暮夕带着寂寞的她四处闯祸,背黑锅的自然是温清沁。 “不哭了,你看,你的绿宝宝动弹了。”叶无道指着那条似乎终于清醒过来的蜥蜴笑道,这玩意碰上李暮夕也算它倒霉了。那小孩见状果然破涕为笑,加上李暮夕一顿趁热打铁的思想教育,立马服服帖帖地喊暮夕姐姐,看到李暮夕得以的小狐狸模样,叶无道是好气又好笑,这个小妮子什么时候把自己给一个巴掌再给一颗糖果的伎俩学去了? “我要学网球!”李暮夕看到楚慈妜在球场上的飒爽英姿,似乎有点心动。 “我也要学!”温清沁也跟着李暮夕举手道,结果一不小心那只绿宝宝被她甩出去老远。 段绍鹏拿出来两副球拍,楚慈妜跟一个男生在对打。还有就是两个水平马马虎虎的男生在挥舞球拍,不过用叶无道的话说就是惨不忍睹,姿势,握拍,跑动,击球点,都是毫无可取之处,不过也不能怪他们水平烂,毕竟像司徒轩这种智商和运动细胞成正比的情敌并不多。 这个时候一个不知死活的清华男生说要跟叶无道打一局,本来不想借球拍的叶无道则顺水推舟地从楚慈妜手中接过球拍,发现她眼中有着和周围人群一样的怜悯。叶无道摸了摸鼻子充满自嘲,看来这个人应该是所谓的高手吧。 “无道哥哥,打败他!”在场下呆着的李暮夕雀跃道,小手胡乱挥舞,旁若无人。 “打死他!打死他!”温清沁更加夸张,直接让叶无道打死那家伙,虽然她对这个让暮夕姐姐刮目相看的大人没有什么好感,但她更看不顺延那个浑身耐克牌子的大人,耐克在她眼中就是坏人的代名词。 “认识司徒轩吗?”叶无道轻轻晃了晃网球拍,问了一个让对手莫名其妙的问题。 那个耐克男点了点头,废话,司徒轩是他网球的启蒙老师。也是他们清华大学的风云人物,也是清华大学那批恐龙心目中的绝对白马王子,耐克男捏了捏手中的网球,悄悄露出笑意,似乎已经预想到叶无道被他践踏的场景。 “双打吧,暮夕,过来。”叶无道突然提议道。 不过是死刑改为缓刑而已,原本眼神鄙夷的耐克男在知道是楚慈妜跟他配合的时候口水流了一地。战意更加磅礴,那架势,简直就是指点江山挥斥方遒。李暮夕最多就是玩了几次网球,只能算菜鸟中的菜鸟,段绍鹏那群同学看到李暮夕握拍的样子就最多她只能是个拖油瓶。 “我怕。”李暮夕走到叶无道身前噘着嘴巴小声道,被网球击中过一次的她现在仍然心有余悸。 “放心吧,球会很听话地落在你面前。”叶无道朝她眨了下眼睛安慰道。 心上人的安慰鼓励总是情人最大的勇气源泉,李暮夕不再畏缩,坚定地站在叶无道身后。叶无道在右前,她在左后,很让人费解的排兵布阵。跃跃欲试的楚慈妜握住球拍弯下身,期待叶无道的出丑,不管他如何强悍,有那个小丫头拖后腿想要胜利根本不可能! 耐克男发球,抛球,轰击,那粒球划出一道弧线坠落在叶无道眼前,弹起。 对学生来说,这确实是个相当不错的发球,力道不弱,角度有点刁钻。 带着懒散表情的叶无道几个漂亮而专业的碎步悄悄后移,看似轻柔地将那记轰杀挡回去,不过在场外的那群外行人看来似乎这颗球并没有什么特别,很安全地落在楚慈妜眼前两米处,并没有太大的旋转,速度也一般。 叶无道也不过尔尔嘛,所有人都是这种表情,包括即将击打那粒球的楚慈妜。 可当她球拍触到网球的时候她察觉到似乎有点不对劲,但具体说什么她也说不出口,那颗球也确实按照她的意愿抛向李暮夕,只不过落点和速度都跟她预想有一定差距,但楚慈妜还算满意。 果然,像叶无道所说,那粒球很听话地落在了李暮夕的面前,她虽然是个童叟无欺的菜鸟,对待这种不痛不痒的球还是能打回去的,虽然稍稍高了点。不等李暮夕窃喜,她就发现对面那个猥琐加恶心的耐克男已经高高跃起,准备截击她这颗喂得很舒服的回球! 砰! 在李暮夕的“配合”下耐克男打出了一个相当漂亮的上网截杀! “好球!精彩!” “丫的有罗迪克的风采!” 不等结果,场外已经是叫好声一片,那感觉就像是看到了费德勒的炮弹轰杀。 只不过李暮夕这只可爱的小菜鸟配合楚慈妜和耐克男,不代表叶无道这个扮猪吃老虎的恶人配合,几个仍然不起眼的跨步,一个短打将这球继续回给楚慈妜,球速和弧线几乎完全跟前面那个球一致。 不过这种主宰并不明显而已,这里并没有真正算得上网球高手的角色,所有人都看不出叶无道的精湛把戏。 双打确实是四个人的游戏,不过很显然叶无道暗中主宰了比赛。 楚慈妜仍然是不温不火地回球,那粒球也仍然是没有脾气地落到李暮夕眼前,这个刚才还在愧疚的丫头见到球到眼前了,管它三七二十一使出吃奶的力气把球击到对面场地,这次没有给耐克男上网抽击的机会,他只能尽量把球拉出弧线。 叶无道摆出一个开放式站位,早早找好击球位置,在那粒球刚刚弹起的瞬间,他已经拉满了球拍,拍头高高翘起无形中加长了整个挥拍轨迹,非持拍手随着持拍的左手后转,增加了身体旋转的幅度。 如果说前面耐克男的那粒截击球是一颗子弹,那么叶无道的这粒回球就是一颗炮弹! “砰!!” 那个耐克男根本就没有反应时间,只是出于身体本能地做出回击姿势而已,球,早就落地后砸在球场的铁丝网上!太快了,简直就是匪夷所思!明显的加深屈膝、完美的髋部回转、标准的西式握拍,真是一次行云流水的回击啊。 楚慈妜打球水平不算太好,但起码眼光还是有的,终于见识到叶无道的出彩一面。但如果她知道这仅仅是叶无道不熟练的左手,知道这个人曾经狠狠践踏过她的偶像司徒轩,那么楚慈妜看的眼神就不会是这样平平淡淡了。 此刻球场外出现四个伟岸青年和一名挂着玩味笑容的大美女,其中一个穿着很有英伦风味的青年撇了撇嘴道:“相当完美的‘纳达尔转’,正手上旋显然不是纳达尔这个天才发明的,但是把正手上旋转到前无古人的高度,就只有他而已,只是没有想到会在这种地方看到这种程度的水平,司徒轩也不过如此吧。清思,他是谁?” 那个美女竟然是突然出现的赵家魔女,赵清思!她神秘兮兮道:“习惯让人爱恨交加的混蛋,仅此而已。不过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个小八卦,司徒轩是他的手下败将。” 球场如此,情场也是。 一个扎着辫子的俊美青年看着凝视球场的赵清思,皱眉道:“燕清舞真的会出现?” 赵清思嘴角微微翘起,道:“既然他在,她就没有理由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