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扮猪吃老虎 - 极品公子

第三十章 扮猪吃老虎

王府井街一家哈根达斯冰淇淋店,本来这种天气生意应该冷清的地方此刻极为热闹,大概将近十四五个青年男女将这个店面不大的温馨地方彻底霸占,其中就有那个邀请叶无道参加同学会的段绍鹏,此刻他正和同样在竺可桢学院的一个女生“**”,这家哈根达斯店门口停着四五辆车,不说那辆极其拉风的保时捷,就是米黄色的甲壳虫也相当诱人。 “绍鹏,你说要给我们介绍一个很有趣的校友,到底是谁啊?我们都在这里等他半个多钟头了,还这么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敢情是一个一笑倾城的大美女?”一个玩弄着三生石水晶钥匙扣的漂亮女孩皱眉道,她这个略微带撒娇意味的询问惹来周围无数青蛙垂涎,美女就是美女,皱个眉头都这么好看。 “慈妜,你就给我安心等着吧,到时候你就会知道哪怕等一个钟头也是值得的。”段绍鹏眯起眼睛笑道,别看这个楚慈妜娇滴滴的清纯模样,在北大的情场上那是通杀了不少优秀男生,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青蛙不乏天才,段绍鹏对这朵刺人的玫瑰是又心痒又怕疼。 段绍鹏环视一圈,还好,这帮初高中都没有太多反感无聊的等待,不过心底如何咒骂浪费他们时间的家伙段绍鹏也就懒得猜测了,其实是他故意把错误时间告诉叶无道的,为的就是把这场聚会一开始就弄得剑拔弩张,他很期待叶无道这位浙大骄子的洋相。 “那个人应该是叶无道吧。” 一个穿白色休闲西装搭配宽松长裤、戴眼镜的青年淡淡道,他身边有个文静的女孩,小鸟依人般乖巧温婉地靠在他身边,《逍遥游》中“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的说法似乎就是描述她这样体态娇柔的女孩。 “不愧是我们的状元秦博弦,一语道破天机。”段绍鹏没有想到这个家伙这么快就猜出答案,原本灿烂的笑容也有点尴尬。还有被他很好掩饰的阴沉。 这个叫做秦博弦的当年就是他们这群人中的佼佼者,家世、容貌、天赋和成绩都在段绍鹏之上,出身北京官场核心的他对段绍鹏这种“暴发户家庭”从来都没有好感。如果不是他现在的女朋友曹听雪执意要来,他是绝对不会给段绍鹏这个天大面子。 在这个所有人恍然大悟的时候段绍鹏终于准时接到叶无道的电话。挂掉电话后朝神情各异的众多同学笑容奸诈道:“来了。” 没有名贵跑车。 没有挽着倾国倾城的美人。 没有从头到脚的名牌,叶无道就这样很普通地出现在段绍鹏他们面前,推开哈根达斯的玻璃门,跟段绍鹏打了个招呼后就随意点了份冰淇淋,坐在最角落的他从漂亮的服务员小姐手中接过慕容雪痕最喜欢的抹茶口味冰淇淋,若无其事地吃起来,一点都没有他才是这场聚会焦点的觉悟。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个怎么看都不像是传闻中那个嚣张、跋扈、狂妄、自负、冷傲还有好色的浙大怪胎,楚慈妜那双漂亮的眸子从叶无道一出现就绽放异彩,她要看看这个传说中的同龄人是怎样的出类拔萃。可她失望了,虽然这个叶无道长得确实很不错,气质也算是脱俗,但她却没有发现他有她印象中的那种自傲,这个人只是那么随意地坐在那里,漫不经心的模样,甚至给她慵懒散漫的感觉。 而秦博弦一看到叶无道穿着的时候就彻底失去了兴趣,因为在他看来一个人不管在学生时代如何地鹤立鸡群,都经受不住踏入社会后现实生活地残酷打磨,他接触父亲那个圈子太多怀才不遇的“下等人”,也接触过太多本身不突出但依靠家世爬上高位的上位者。他身边的女孩虽然难以掩饰那抹失望,却仍然很有兴致地观察叶无道,而离叶无道最远的一个角落,坐着的青年却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 “你好,我是楚慈妜,北大文学系。”楚慈妜主动走到叶无道身边伸出那只纤柔如雪的小手。 “叶无道。竺可桢学院。”叶无道微笑着跟这位北大校花级美女握了下手。 “朱柏庐,清华计算机专业。”一个略胖的男子从位置上站起来朝叶无道冷笑道,当年在东方冷羽这位计算机领域王后蹂躏清华北大官方网站的时候,朱柏庐就是清华计算机系中的骨干成员之一,可以说他对眼前这个罪魁祸首相当的憎恨。 “冯猛,北大工商管理。”一个高大魁梧的青年随后自我介绍道,在徐荣俊的率领下他在家门口的大学生篮球决赛中狠狠蹂躏了北上的浙大篮球队,可后来却传出交流会中北大篮球被践踏的消息,这让他很不服气。 “傅雷,人民大学。” “郭望道,北京外国语。” 叶无道对这些人都只是轻轻地点点头,并没有流露太多情绪,当他把冰淇淋啃完的时候,大概也都介绍完毕,段绍鹏提议道:“晚饭我们就在我家吃好了,然后去断点酒吧通宵,怎么样?明天我们大家如果还有精力的话就去户外野营,当然,遵循自愿原则。” 除了极个别段绍鹏本就认为可有可无的边缘角色说有事情,秦博弦、楚慈妜和曹听雪等主要人物都没有提出异议,浩浩荡荡一批人四辆车就开往段绍鹏所住的北京富人区,叶无道的左边是一个相貌只能算平平的女孩,右边却是自告奋勇坐在他身边的楚慈妜,显然不甘心叶无道是这样“默默无闻”的一个角色,她铁了心要挖掘出叶无道的“真实面孔”。 “你当初为什么拒绝清华北大?”楚慈妜小心翼翼道,并不花痴的她发现自己真的很像个单恋的花痴。 “我母亲不喜欢我走太远,杭州的浙大已经是她的极限。”叶无道这句话倒没有完全撒谎,按照杨凝冰的意思那最好是在香港大学求学,相信自己儿子天赋的她根本无所谓叶无道在不在名牌大学就读。 “听段绍鹏说你足球很厉害,还有你的篮球也打得很好。”楚慈妜病殃殃道,听到那个答案的她真的很沮丧,这厮也忒没有个性了,北大文学系至少还有不少男生能做出类似**朗诵或者洋洋洒洒写百万字的出版作品当作情书这种惊世骇俗的事情。 “跟职业选手比起来还有一定差距。”同样叶无道这句话也没有完全扭曲事实,他的足球水平跟现在的足球皇帝江毅彦比起来确实还是有点差距的,可要收拾北大足球校队那还是捏死蚂蚁的难度,至于篮球,既然打败了蝉联mvp的徐荣俊,也就意味着打败了所有大学生。 楚慈妜彻底沉默下来后,叶无道身边的那个好像是叫高悦的女孩倒是很有兴趣地谈起了他许多数学方面的话题,从黄金平均值和黄金矩形到代数悖论再到《周髀算经》对毕达格拉斯定理的证明,如果不是楚慈妜对数学的一窍不通和那个高悦看似轻松的表情,楚慈妜一定会对叶无道的旁征博引所征服,这其中的震撼只有高悦能体会,生性孤僻的她就喜欢研究数学,是一个类似田景升的数学天才,而叶无道的深厚基础让她匪夷所思,这群大失所望的北京人中,高悦是第一个开始重新对叶无道刮目相看的人。 段绍鹏家真的很有钱,这是除了叶无道之外所有人见到这幢占地将近六百个平方古典别墅的第一感觉,游泳池,草坪和小篮球场,对北京这座寸土寸金的都市来说都是一种极端的奢侈,饶是秦博弦这样的人对此都是大吃一惊,他知道段绍鹏这个低调的同学很富有,却万万没有料到会这么有钱,等到他们在管家的带领下走进别墅更是接受第二波视觉冲击,将近两米的元代青花凤凰牡丹大瓷瓶,拉伸开来长达五六米的山水壁画,让这群仍在象牙塔中没有接触太多世面的学生错愕,小康和富裕相差一个档次,而富裕中又有好几个境界,显然,段绍鹏他们家的资产肯定不下十位数,也就是说,段绍鹏的父亲是福布斯排行榜上的中国顶尖富人。 段绍鹏的父母都很好客,段绍鹏的妈妈是个极有女人味道的贵妇,一袭订做的古典旗袍让楚慈妜和曹听雪这样的美女都自惭形秽。段绍鹏的父亲段晓锡看上去很年轻,很英俊,让人不解的是英俊的父亲和徐娘半老的母亲怎么就会有相貌不起眼的段绍鹏,甚至有罪恶的猜想是不是所谓的基因突变导致段绍鹏的“畸形”。 段绍鹏是最后一个介绍叶无道的,当段锡雕听到“叶无道”这三个字的时候,手中价值不菲的茶杯坠落,粉碎。 所有人都将视线聚集在段锡雕身上的时候,这位久经商场的商人轻描淡写道:“可惜了,这个杯子可是龙凤杯,一砸那就等于砸两个。大家不要介意,就把这里当作自己家好了,绍鹏,快给大家上茶,水果也多拿点。” 察觉到段锡雕神情有并的叶无道并没有深究,只是单独站在那个大花瓷瓶面前仔细研究。 再看向段绍鹏眼神明显不一样的楚慈妜已经把所有注意力从叶无道身上转移走,她之所以不爱慕虚荣,那是因为以前的那些虚荣都不足以打动她而已,管家,保姆,保镖,加上别墅,名车,今天段绍鹏这种近似贵族的生活让她彻底改变价值观,原先那个抢着买单的段绍鹏给她的是种暴发户的嘴脸,现在回想起来却是那般的自然,楚慈妜已经下定决心要钓上段绍鹏。 在段家喝完一杯地道的西湖梅家坞龙井后那群人说要出去逛一下,被段开锡心雕就叫好去手书打房的段绍鹏告诉他们小区就有网球场和篮球场,而且他还交给他们两副网球球拍和一个蓝球,因为有两个女孩子说要打羽毛球,段绍鹏还特意让他们家的管家去小区超市买球拍,搞得那两个女孩十分不好意思。 “这个段绍鹏真的是深藏不露啊,初中的时候我还记得有次欠他两块钱都每天在我耳边唠唠叨叨,最后丢给他十块钱说不要找了,这个家伙还真就不找了,唉,没有想到都是垄断剥割阶层的子女了。”精通计算机的朱柏庐感慨道。 “这就叫做扮猪吃老虎呗!!”拿着一支网球拍的楚慈妜笑道,并没有半点反感的意思,她知道才华横溢的男生做情侣不错,结婚却不行。低调而内敛的男生做情侣不合适,做伴侣却是最好。 “你们说段绍鹏家有多少钱?”一个在北京一所不知名学院混日子的男生掩饰不住的嫉妒道。 “段锡鹏,06年福布斯财富榜中国前百,怎么也有二三十个亿吧。” “真恐怖。真没有想到会有这种人在我们身边。”一个女孩吐了吐舌头道。 “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富人的,一般都不太富,生怕别人知道自己是富人的。都太富。” “有道理,有道理。” …………… 对此保持沉默的只有秦博弦和他的朋友曹听雪,以及是在最后的叶无道和那个高悦没有参与这场无聊的讨论,秦博弦眼神轻蔑的是在边缘,他的女朋友曹听雪时不时瞥着把手插在裤袋的叶无道,这个男人有点落拓萧索的意味。好像把什么都已经放下,对什么都平淡无奇,偶尔飞露库出开阳心光般灿烂的笑容却掩盖不住那淡淡的忧伤。 “博弦,我觉得那个叶无道不简单。”曹听雪轻声道。 “哦?怎么说?因为学习成绩变态?会踢球打球?”泰博弦摇头道,摸了摸这个漂亮女孩的脸蛋,流露出温暖的柔情,“傻丫头,成绩好有什么用?你想想看。一个人要爬到亿万富翁或者厅局级干部要多长时间?踢球打球?呵呵,在中国一年能赚几个一千万?听雪,实话跟你说吧,我对这个叶无道的重视,还不如段绍鹏这个忽悠了我这么多年的家伙,我父亲很早就告诉我大隐者永远比大露者活的更久。” 曹听雪听奉博弦这么说后便保持沉默,虽然她觉得世界并没有这么简单,但她是不会反驳奉博弦的。 “其实本来这次同学会还有很多人要来的。”高悦有点调怅道。 “为什么不来了。该不会是因为哪个美女说不来所以一群男生都懒得过来了吧?”叶元道玩笑道。 “你真的很聪明,确实是这样的,本来说好有两位校花要来参加,可最后通知说不来,结果很多已经在来的路上的人都掉头了,如果她们来了,恐怕就不是现在这些人,而是几十个了。”高悦捂着嘴巴笑道。 “这两个大美女这么有魅力?”叶无道好奇笑道。 “两个你应该都认识吧。”高悦轻笑道,她虽然人不漂亮。但是气质很好,属于那种越看越顺眼的女孩子,而且笑起来很灿烂,很有春天的气息,“其中一个就是赵清思,北大的校花,如果我这种普通人不知道她家到底什么来历,但对我来说应该赵家应该是通天级别的了吧,呵呵,其实很多时候我也想,都是人,为什么相差那么多。” “她家确实不简单。”叶无道点头道,对于高悦的感慨他却避而不谈,这种话题他见过太多,早已经听觉疲劳。 “还有一个就是我们清华当之无愧的校花,燕清舞。”高悦带着点崇拜的味道自言自语,“这位学姐实在太完美了,从来都不相信会遇到这么没有缺点的人,如果她今天参加的话,那就是不仅仅北大清华的男生要赶过来了,恐怕很多关系扯到十万八千里外的男生都要挤破头掺和进来了。” 又是燕清舞! 叶无道冷笑不已,这北京还其不是一般的小啊。 “这里是不是香山公园?”叶无道突然问身边的高悦。 “当然。”高悦纳闷道。 叶无道掏出手机赶紧打了一个电话,用一种让高悦诧异的柔和嗓音道:“我就要到香山公园的网球场了,过来吧,丫头。” ------ “绍鹏,怎么好像没有看到你所说的燕家女孩和赵家女孩?”段家段锡雕望着窗外的花园淡淡道。 “赵家赵清思本来说好要来,不过早上突然变卦,而燕家燕清舞则一开始就拒绝了。”段绍鹏惋惜道,虽然和这两个女孩不熟悉,但他真的很期待跟这两位放在北京这个没有官最大只有官更大的地方都敢随心所欲姿意妄为的女孩接触,不是说他对她们有企图,他也不敢有什么企图。说实手打话段绍鹏这个人最不缺的就是自知之明,他高攀不上吐口水都能淹死他们段家的燕家和赵家。 “真的可惜了。”段锡雕摇头道。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本来还有几个重要人物要来的,听说燕清舞和赵清思缺席后都没有兴趣了。哼,狗眼看人低!”段绍鹏忿忿不平道,确实。段家有再多的钱,在卧虎藏龙的北京,依然不算最核心圈子中的焦点。 “人都是这样的,绍鹏,你如果连这种程度的都受不了,以后怎么接我的班?”段锡雕皱眉道。隐约有点不满。 “少在那里上纲上线,孩子还那么小,你以为是你这种老油条啊。绍鹏,吃个水果。”段锡雕那个风韵犹存的妻子端来一盘切好的水递给段绍鹏一个鸭梨,她对段锡雕的不满显然更不满。 “好好好,老婆说的是。就知道站在儿子这一边针对我。”段锡雕轻笑道。 “老妈这叫做投资,投资儿子的回报率明显高于老爸你嘛。”段绍鹏得意笑道。 “小兔崽子,有你这么说妈的吗?!”段绍鹏母亲忍俊不禁道,此看来他们家似乎并没有富豪人家的通病,比如夫妻间的貌合神离,父子之间僵持,这样看来段锡雕的智慧确实不仅仅是在商场上。 “对了,你和泰家公子关系怎么样?”收敛笑容的段锡雕退而求其次道,秦博弦的家庭背景他很早就知道的。段锡雕没有少花心思在儿子的同学身上,他看着儿子的这个同学父亲慢慢从天津调到北京,再爬到今天北京市妄副书记的位置,这其中的猫腻他不是不清楚,不过谁没有点把柄在别人手里呢。 “不好,这小乎太精明,爸,恐怕我们和他们家是不到一块去的。”段绍鹏老气横秋道,他如果真像表面那么嫩。就不会设这个局让叶无道钻了,虽然说叶无道的出奇平静让这个局失去了原本的意义。 “哦,这样啊,无所谓,也不差他秦家一个。绍鹏,之所以把你放在浙大而不是北大,无非是让你在心思相对简单的浙大经营自己的关系网,这人啊,一定要在他没有发迹之前施恩,所以你要做雪中送炭的事情,而锦上添花的就免了,这也是为什么老爸我每年花几百手打万资助那些有潜力学生的原因,这种投资可比那些什么捐个几千万给希望工程图个虚名有意义多了。”段锡雕语重心长道。 “其实爸你比很多当权者都要有魄力,也更有手腕和视野,可为什么……可我不明白。”段绍鹏终于说出心中压抑很久的疑问。 “机遇。” 段锡雕自嘲笑道,凝视着眼前这个全身上下所有东西加起来绝对不会超过两百块钱的儿子,“机遇也是实力的一种,这个道理,我到四十岁的时候才明白。因为我到那个时候才发现自己用了二十多年的奋斗才争取到跟另一个人两三年就获得的成就,为什么?很简单,因为那个人有一个国副的父亲和中将的的爷爷,运气也是机遇。” 摸了摸段绍鹏的脑袋,豁达笑道:“儿子,不需要为老爸打抱不平,其实已经很好了。再想想看你,你何尝不是比绝大多数人站在一个更高的起点呢?” 段绍鹏点了点头,似乎刹那间明白了许多道理。 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段绍鹏挂掉后兴奋道:“爸,朋友说赵清思参加这个同学会!还有,燕家的那位好像也有可能来了,真是柳暗花明啊!这下子我们家热闹,希望房子不会被那群公子哥挤破,呵呵。” 似乎有点明白内幕的段锡雕无比正色道:“绍鹏,千万不要招惹那个叶无道!如果不能跟他做朋友,就离他远一点,越远越好!扮猪吃老虎,儿子你比起他,实在是太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