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捕杀狮子的猎人 - 极品公子

第二十九章 捕杀狮子的猎人

随后吴暖月有事要先离场一下,留下上官明月继续欣赏拍卖场中的风云涌动。其实吴暖月今天只是百忙中抽出时间视察宝龙拍卖行而已,这个女性拍卖行的想法就是她想出来的。事实证明她的这个点子每年能够给吴氏浩瀚集团赚取上千万英镑,至于为什么她能够让宝龙拍卖行拥有最多的拍品,那是因为承诺让慕容世家重返华夏经济联盟来换取轩辕剑的吴暖月拥有慕容这个收藏世家的支撑,慕容世家只耍把希望寄托在她的身上那吴暖月就能够获得最低价的收藏品! 所以有人说跟吴暖月做生意虽然是双赢,但仍然会让你感到可怕,因为当你赚到一块钱的时候,她已经将十块钱纳入囊中。而最近她还别开生面的在伦敦和莫斯科纽约等地开启“豪华联盟商店”店中有豪华游艇,甚至是私人直升飞机。最鲜明的特点就是这些连锁商店的门口会有这样一个牌子--------“百万富翁不得入内----如果你只有100万美元资产,那你根本无法眷顾本店的商品。” 而这个超级豪华联盟商店正准备全面进军世界上所有的大都市,到时候肯定又是一个遍地开花日进斗金的场面,现在吴家对这个继承人的反对声音越来越没有底气,只有小半数的家族元老会议员仍然固执己见的排斥她,想当初吴暖月在家族会议上公然宣称自己已经是叶无道女人的时候,引起吴家多大的震动,而今吴暖月终于赢得大多数人的认可和尊敬。 在拍卖场几个负责人的带领下吴暖月参观宝龙的展览厅,走到一辆标价为一万英镑却无人问津的黄铜色smantcnoiibeaderoaditen桥车面前,吴暖月皱眉道:“女性虽然很容易被煽动,但是对自己不感兴趣的东西会显示出比男人更决绝的态度来,而一旦产生这种印象以后拍卖恐怕就必须得付出十二分的力量去扭转,而且,女性是不耐烦这些拍品等到修理或者翻新后再使用的,所以我们的拍品都尽量保征保持在最佳状态也就说,拍主能够立即使用,开心就好手打所以你们可以拍卖女性化特色较强的汽车。比如一辆90年产的minicoopen,而不是这辆车!记住这是专门为女性服务的拍卖会,女性才是你们的上帝!” 那几名负责人战战兢兢不敢有任何辩驳,在各个领域拥有不计其数子公司的吴氏浩瀚集团,吴暖月这个第一顺位继承人无疑是披着一层神秘和高贵外衣的女人,她具有传奇色彩的商业事迹更是广为流传,现在的她不仅仅风头盖过诗洛华世奇水晶王国的公主和雅诗兰黛的香水皇后,就连摩丹王妃这样的女人都渐渐无法媲美吴暖月的绝代风华。 “乔特,不过如果你今年能完成我交给你的销售额任务那么这辆珍藏版领smantcnoiibeaderoaditen就是你的了。”吴暖月突然对其中一人微笑道,这个举动让宝龙的那个总经理乔特无比的受宠若惊,且不说这辆价值不菲的桥车很有可能成为他的私有财产,让他更兴奋和震撼的是他没有想到遥不可及的吴小姐竟然能叫出他的名字,士为知己者死,他现在简直就是为吴暖月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吴暖月这种先打一巴掌再给颗糖的手法屡试不爽,她身后始终跟她暗中保持一定首发距离的老管家和一对青年男女都露出会心的微笑。 大厅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吵闹声,乔特心中一紧,祈祷千万不要在这个时候出现状况。 吴暖月在如临大敌的负责人簇拥下来到门口,发现一个衣衫槛楼的金发小女孩被保凑推倒在地,而那个玲珑可爱的小女孩双眼正死死盯着拍卖场外的宣传牌--17世纪西欧玫瑰家族的古铜镜。小女孩背后站着一位满眼疼惜的有沧桑老人,他望向神情麻木的保安的眼神中包含着浓重的屈辱和不满。 吴暖月走过去轻轻抱起那个衣衫肮脏的小女孩,丝毫不介意小女孩那身脏衣服会将她那家族设计大师设计的高级时装玷污,这个举动在那名儒雅老者和那对青年男女看来还没有什么。在宝龙拍卖行的负责人看来就十分惊奇了,谁会想到庞大到谁都不开清心楚就好到底手打有多少资产的浩瀚集团的董事局主席会如此平易近人,而且对象还是一个乞丐?吴家浮出水面的除了庞大的浩瀚集团,还有帝国集团,听说掌管帝国的是吴家第二顺位继承人,他比偶尔在吴家工作人员露面的吴暖月更加神秘,没有任何流传事迹,没有任何小道消息,仿佛根本不存在于吴家。所以像乔特这种根本不能算吴家人的底层管理人员,对待浩瀚集团第一把手的参观是抱着感激涕零心情的。 “把保安开除,出现第二次类似事件,负责公关的经理一并开除。”吴暖月淡淡道,看到乔特张大嘴巴不敢相信的表情,皱眉道:“没有听到我说什么吗?” “是是是,马上开除。绝对不会有第二次情况。”乔特被思维天马行空的集团主席搞得莫名其妙,在他看来这根本就是保安的职责所在,虽然他们的手法确实过分了那么点点,而且英国不像中国,可以随意的开除员工,英国的工会对待这种事件相当敏感。当然乔特不会傻到想要吴暖月接受自己的看法,要不然被开除的就是他了。 “你喜欢那面玖瑰铜镜?”吴暖月抱着那个金发小女孩柔声问,她面对乔特这帮员工可没有这份温柔。 “我只想看看它是不是像爷爷所说真雕刻有七朵被精灵缠绕玫瑰。”那孩子委屈道,倔强的眼神让吴暖月想起曾经自己面对吴家长老会议的情景。这种熟悉的感觉让她对这孩子倍生好感。抱着她径直走入拍卖场。 那本不想进入珠宝奢华的拍卖场的老人也只好无奈的跟随吴暖月。那名照顾吴暖月将近二十年的老管家盯着这个遭遇的老人,眉头紧皱。 即将步入大门的时候吴暖月突然停下,面无表情的转头朝乔特道:“在华尔街走一圈,就会发现那些衣着光鲜的都是在那里上班的工作人员,而穿着随便无所事事的,则都是持有股票的老板,所以说在在美国千万不要以貌取人,我想说的是我们的吴家员工不管世界上哪个角落都不可以以貌取人!” 那名傲气十足的青年始终半闭着眼晴。跟吴暖月保持一定的距离。没有半点情绪波动。另外那个随意将棕色秀发用蓝色丝中扎起的漂亮女孩在经过乔特身边的时候,停下脚步对这位战战兢兢的拍卖场负责人道:“主席的意思是任何一家百年企业都需要注意细节的塑造,经典需要的是耐心,就像这拍卖场中的任何一件艺术品,都需要雕琢,对待客人。哪怕是身无分文的客人,你们都需要拿出百分之百的笑容和真诚,因为也许他们也许不会购买,但将来他们的子女,或看他们孙子会购买。商业就是如此,首发你优秀的服务未必能留住顾客。但是你恶劣的态度绝对能赶走顾客!如果你不能理解主席的用心,那证明你还不是一名合格的领导者,你也知道,想要坐你这个位置的人。很多,很多。接下来你该怎么做,还需要我教你吗,又或者要主席亲自教你?” 可怜的乔特恍然大悟,对这个女孩绵里藏针的话语感到打心低的冒冷汗,这个女人太厉害了,你看她笑容多么迷人,态度多么和蔼,但是那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和气势却是如此锐利。乔特甚至没有勇气点头,只能呆在那里自我反省如果说他被吴暖月打如地狱后又被吴暖月拉上天堂,那么这个跟在吴暖月身后的的女人就再次把他狠狠打入了地狱。 等到女孩也走进拍卖场,那青年终于冷漠开口:“你是mba毕业吧。” 不懂这个青年什么涵义的乔特机械点头,看着他嘴角明显弯起一个不屑的弧度,然后把他晾在一边跟随吴暖月他们进入大门,乔特跟身边的几个副手面面相觑,显然这些吴家上位看的心思根本不是他们能明白的。 那青年是在棕色头发女孩背后,不屑道:“应该在所有mba毕业生的前额都画上骷髅头的标志,开心就好手打同时打上他们不适合做管理的警告语。商学院教授的课程给学生一种错觉,即管理是一种直截了当的过程,而不是模糊和不确定的,帝国里就有太多这样的庸才,所以这几年才会被我们死死压着。” 有拉美血统的女孩轻笑道:“不能这么说,帝国中还是有不少天才人物的。” 骄傲青年不置可否的撇撇嘴,不再说话,继续半闭着眼睛,昏昏欲睡的模样。 女孩悄悄问道:“主席那么照顾那个小女孩真的是出于善心吗?” 青年淡淡道:“主席做任何事情都是在投资,你只要记住这一点就够了。有些立竿见影的投资当天就能见效,有些可能需要一年或者几年,而有些隐性投资则需要几十年,而且,那对爷孙不简单。” 女孩努了努嘴,恨恨道:“你这只狡猾的狐狸!” 青年睁开些许眼眸,凝望着吴暖月的绝美背影,带着明显的崇拜道:“而主席永远是猎杀狮子和狼群的最好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