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后宫之战的序幕 - 极品公子

第二十八章 后宫之战的序幕

拍卖行向来是张扬着雄**望的殿堂,不过随着吴氏浩瀚产下伦敦宝龙拍卖行的一项创举的诞生,这一印象得到改观,如今伦敦宝龙拍卖行的“娇点”是那些在拍卖场中频频举牌气喘腮红的女士们,浩瀚产下的拍卖行相继推出针对女性的拍卖场,为女性提供了一个崭新的购物天堂,这种第一个吃榜蟹的壮举为浩瀚集团这个庞大的国际商业帝国再次赢得一处闪光点,虽然陆续有其它人效仿这种商业模式,但毫无疑问的是吴氏已经是在前面。 伦敦宝龙拍卖场中,时尚女性云集,今天拍卖的是东方典雅系列的各种物品,比如明清鼻烟瓶,慈禧太后用过的化妆台,苏州的仕女扇,哦,如今这些富有东方色彩的小玩意们可都是伦敦上流社会的宠物。伦敦宝龙拍卖行还有一个其它拍卖行无法复制的优势就是它拥有太多收藏品,爱德华七世时代配有银色饰件的鳄鱼皮旅游箱?装饰主义风格的三角形晚装手袋?产于1975年的爱马仕凯莉包?顶级的印第安手链?1969年的balmain晚装?又或者是维多利亚女王时代晚期的金色双头香水瓶?哦,这里都有。开心就好手打更让人惊讶的是那些中国的古典藏品,更是吸引了大多数收藏家的兴趣,谁也不清楚宝龙怎么有如此丰富的东方收藏品,所以如今宝龙排行已经成为不少贵族女性和富家千金的首选场所。 拍卖场中最前排坐着两个显眼的东方女性,一个高贵如女皇,一个婉约似水,气质迥异,却都足以让男人爱慕到失去理智。其中略微腼腆的女孩便是正在英国皇家建筑学院进修的上官明月,她身旁的女性则是那次在学院中探访她的不速之客,如今她们似乎已经没有什么隔阂,身穿比valentino时装浑身散发自信光彩的女性望着正在拍卖的那样珍珠首饰,柔声道:“明月,你有喜欢的东西吗?有的话,我可以帮你要过来。当然你完全没有飞必库须首要发感觉奢侈浪费。因为这个世界不在乎钱的不止你一个人哦,而且你也知道对我来说买下它无非是左右手转换一下。” 上官明月微笑着摇摇头,她知道这个同龄人有资格说出这番话,因为这个女人就是这家宝龙拍卖行的幕后老板,除此之外,上官明月只知道她的名字,吴暖月,之所以这么信任她,是因为上官明月知道她也深深爱着远在中国的那个男人,在英国皇家建筑学院里上官明月和吴暖月谈论的唯一话题就是叶无道。当这个女人将叶无道在明珠学院的糗事一件一件娓娓道来的时候,上官明月对这个身份神秘的情敌也有种由衷的钦佩。 今天是周末,加上为了躲开学院中麦加帝卡瓦孜孜不倦的狂热追求,上官明月便答应吴暖月的邀请来到宝龙拍卖行,这里确实让她大开眼界,从名表珠宝到钢琴提琴再到壁画香车,这里几乎囊括所有女性渴望的东西。当她知道这是吴暖月的产业后并没有太大惊奇,上官明月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就知道,吴暖月那开种心天就生好的手贵打族气质不仅仅是富甲天下所能培养熏陶出来的。 “就知道你不会要。”吴暖月无可奈何道,不过随即释然,这似乎从侧面证明那个让他牵肠挂肚的花花公子的品味不错。 “知道叶无道现在身边有多少女人吗?”吴暖月带着一种无奈和自嘲浅浅笑道。 “不知道。”上官明月被这个突兀的问题弄得措手不及,随机添了一句。“也不想知道。” 吴暖月胸有成竹的不说话,笑容淡定。就像是每场重要谈判前的镇定神情。果然,被挑起好奇心的上官明月还是忍不住轻声道:“你说说看,其实我一直在回避这个问题,既然有机会知道。也不是坏事。” “那就多了,你都要听?”深谙欲擒故纵的吴暖月淡淡笑道。 “说吧,我知道的慕容雪痕,苏惜水和蔡羽馆就不用说了。”上官明月脸色仓白道,手指交叉放在大腿上,这个伤疤她本来打算自欺欺人的隐藏一辈子,让它彻底腐烂。但是吴暖月却要将它掀开,让她面对这个残忍的事实,连让她做一有危险就把头伸进沙堆的鸵鸟的机会都不给。 “夏诗筠。这个女人的背景你应该清楚,月涯网络公司的创始人,跟无道的交集其实很早就存在,在我这个局外人看来他们之间真的有种宿命和轮回的感觉,她至今还恨着无道,这种恨是浸入骨髓的。要改边可能需要一辈子的时间吧,也许。” “说起来她还是我的偶像呢。”上官明月自嘲笑道。 “韩韵,叶无道的初中英语老师,现在你们浙大的副校长,北京韩家的关键人物,父亲韩点将是中国教育部副部长,最近有内幕说一年内韩韵即将入主北大或者清华中的一所。级别起码是副校长,不简单的人啊,在海外尤其是美国也有复杂关系,甚至很多我都不看不清晰,叶无道这次是真的把她看简单了。” “韩校长?!”上官明月惊呼道,幸好赶紧捂住嘴巴,要不然整个拍卖场的贵妇们都会注意到她。 “怎么样,这个家伙沾花惹草的品味还是相当有水准的吧,所以说我们多半也不算太差的女人。”吴暖月不知道是自我嘲讽还是自我安慰,但在外人看来她的仪态永远雍容华贵,如同古代那母仪天下的王朝第一女人。 “真的很有水准。”被吴暖月这句话逗笑的上官明月发现自己心境无形中已经跟着这个女人平静。 “我干脆再给你爆个大八卦吧,日本数百年来唯一的女性剑圣,水月流宗主叶隐知心,似乎也跟我们家无道有暧昧关系。”吴暖月突然俏皮的朝上官明月眨眼睛笑道,习惯了她典雅庄重的上官明月忍俊不禁,吐了吐丁香小舌道:“剑圣?宗主?” “是不是有种看电影或者小说的感觉,呵呵,等你真正容纳下叶无道的世界,你就会明白这个世界其实远比你想像的要大要复杂,也更精彩,当然,还有更肮脏。说实话,叶无道一直刻意隐藏这些,无非是想给你一个单纯的生活,把你送到这里也是如此,远离是非。” 吴暖月摸着上官明月的脑袋,神情深邃,是啊,有谁能比吴家继承人的她更了解这个世界呢,凝视着这个被叶无道小心呵护的女孩,道:“也许你还不知道吧,你能进入英国皇家建筑学院,无道欠下一个别人一个人情,你也知道他从来不是那种喜欢欠别人东西的人,我知道你会埋怨当初他没有留你在浙大,可他的苦心你又懂多少?我们女人对待爱情多半是自私的,仿佛以为爱了就是爱了,可以为了男人放弃一切就是最伟大的爱,其实爱不是这样的,爱一个人,就要让对方幸福,自己怎么样,那都是无关紧要的,无道到今天还没有要了你吧?他这个傻瓜,你难道不知道他在把你送到英国的同时就已经做好你遇到另一段感情从而把他遗忘的准备了吗?这不是说他不爱你,只是他的爱更加收敛,开心就好手打他把你的幸福远远看重于他自己的感受,你觉得你如果总是计较他的花心,有意义吗?” “我是不是像可笑的傻瓜?” 上官明月泪眼朦胧道,笑容凄美,这一刻,她才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懂那个远方的男人,就像吴暖月所说她的世界太简单,只看到叶无道的霸道,天才和冷漠,却忽略了他的脆弱,温柔和苦心。 “你是,他也是,你们都是,我又何尝不是呢。” 吴暖月叹气道,在感情这个战场上,围绕在叶无道周围的所有女人恐怕没有一个是理智的,突然,吴暖月想起叶家的另一个天才式人物,叶琰,她欣赏这个个性才赋都跟她很相似的女人,但很难喜欢这个聪明几乎要过头的枭雄式女人,准确说,吴暖月不喜欢女人比叶无道还要精明。 吴暖月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是,如今,叶无道身边的女人已经逐渐形成几个阵营的雏形,慕容雪痕和她的崇拜者苏家丫头苏惜水显然是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慕容雪痕的初中老师苏惜水的大学校长韩韵似乎也要划归到她们这个阵营,强势的吴暖月似乎有意无意的拉拢了上官明月,加上将来叶无道在欧洲版图上驰骋征伐,作为战利品的欧洲女人无疑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吴暖月这位太子纪,而杨宁素和叶琰等女则似乎比较中立,加上仇恨叶无道的夏诗筠和萧聆音,以及还在排徊的齐音,到时候上演的肯定是一场精彩纷呈的后宫暗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