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惊艳才赋 - 极品公子

第二十六章 惊艳才赋

“假设赤道的长度是25000英尺,设想一根绳子准确环绕在地球的赤道上,如果将绳子加长一码,绳子上每一点离地面的高度都一样,那么这根新的绳子离开地球多大的距离?”那少年嘴角勾起一个阴谋得逞的笑意,等待着叶无道出洋相,还等着这个可恶男人的借口。 只可惜叶无道让他的意图落空了。 “这也能计算?”被这个题目吓到的韩韵皱眉道,在她印象中一码的长度跟庞大的地球似乎极不相称。 “很简单,零点四八英尺,也就是相当于五点七六英寸。”在少年给出题目不到两秒钟,叶无道就轻轻松松给出答案,速度之快让韩雅和韩韵膛目结舌,更不要说那个少女和男孩,最后女孩和韩家姐妹都把视线聚集在少年身上,想知道言之凿凿的叶无道给出答案是否正确。 “答案是这样的。” 男孩颓丧的点点头黯然道,这个时候他看叶无道又多了种情绪,那就是单纯的钦佩,出身背景复杂的家庭的他这点胸怀还是有的。 “你是怎么算的?”韩雅好奇道,其实她最好奇的是叶无道近乎恐怖的心算能力,那可是精确到小数点后面两位数啊!她这么多年带过很多数学尖子生,都很聪明,甚至还有几个能算是天才,可她还是没有见过叶无道这种怪物。 “假如地球周长是你设定的25000英尺,即132000000英尺,那么加上一码就是132000003英尺,利用圆周长公式周长等于n乘以半径。得出地球的半径21008452点49英尺,而环绕地球的绳圈的半径则是21008452点97英寸,这个差额就是答案了。”叶无道侃侃而谈道,神情淡漠,这种题目真的很容易,自负?在有实力的前提下就等于绝对的自信。 “那要不我也问一个,大哥哥你这么强应该不会介意吧?”女孩带着柔美的笑容甜甜道。还隐藏着些许不算恶意的小算计。 “随便你吧。” 她这样说还有拒绝的可能吗,苦笑着的叶无道只能点点头,清纯女孩这种魔鬼笑容让他想起了就在北京的赵家魔女赵清思,她跟赵家的宝贝比起来显然还要相差不止一个档次。在叶无道看来有个残酷的事实,那就是你的家族背景很大程度上决定你的视野和胸襟,或者手段的圆滑程度,这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是一个道理。 “一只羊被圈在一块面积为2n英亩,形状为等边三角形的草地上,而且用绳子将它拴在三角形的顶点,试问这条拴羊的绳子要多长才能让羊能吃掉这个2n英亩地上一半的草?限时20钟!”女孩依然是那副可爱的甜美笑脸,但是这道题目让几乎可以自负到说任何应试题目都能迎刃而解的韩雅都头痛,20秒。太夸张了吧,对她来说半分钟都是有问题的。 “不难。” 叶无道微笑道,笑容让韩雅有种心颤的感觉,当年孟信城就是依靠这种近乎自大的狂妄让她不计一切的飞蛾扑火爱上他。只不过这么多年早已经习惯了孟信城的那种才华,再也没有当年的激情,维持婚姻不过是惯性使然而已。 “我们不妨先添加5个完全相同的等边三角形,现在这由6个等边三角形构成的六角形为12英亩,羊吃掉草的部分为英亩即等边三角形所围成面积的一半,即图中圆地面积为六角形的一半,即6n英亩或261360平方英尺,圆的半径即拴羊的绳子长度。所以答案是511英尺。”因为蜂火刚刚换了台苹果的macbook,不知道是不是系统的问题,插入特殊号就出问题,所以有些字母不能打出来,见谅。 没有片刻停滞的叶无道拿过一支笔和一张草稿纸,画出6个等边三角形构成的图案,并且勾勒出一个极其漂亮标准的圆,然后在两三秒中给出准确答案,看着众人除了韩韵之外都呈现出意料中的呆滞状态。把笔还给轻笑道:“当然,如果你要是让我把答案精确到小数点两三位的话我就要头痛了。” 终究还是高中生啊,提出这种程度的题目确实没有什么挑战性,叶无道内心的确有点不屑,其实这种问题放在竺可桢学院就有几个变态别的家伙能够算出来,比如那个一开始在寝室内拌猪吃老虎的田景升,现在叶无道才知道田景升曾经是开心就好手打奥林匹克数学竟赛历届比赛的最高得分记录保持者,还有现在他才知道洪飞也有不简单的家庭背景,叶无道很想把这两头比他还会装蒜的牲口砍成一块一块的钱去钱搪江喂鱼。 日后他们三人住过的那个狗窝也被誉为浙大第一传奇寝室。 “黄锦芝,胡俊,你们两个就不要测验这个家伙了,他可是高考数学四十分钟不到就轻轻松松拿了个满分的变态,你们就算是拿出历届的奥林匹克竟赛题给他做,他也能保征起码95%的正确率,而且前提还是不给他充分的时间检查,所以呢,你们两个小屁孩就不要班门弄斧喽~”韩韵娇笑道,暗地里朝韩雅露出一个坏坏的奸诈笑容,那表情就像说,怎么样,他给你惊奇了吧? “耶!我决定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偶像,我大学不去清华了,也要念浙大,做大哥哥你的校友。”叫黄锦芝的女孩雀跃道。 “浙大?”韩雅惊奇道,她其实并没有看不起浙大,只是潜意识仅仅将北大清华看作算是大学而已,在她看来也许这个男人就是数学极为出彩而已,她有不少好的数学苗子都是这样。偏科很严重。 叶无道随意道,“恩,是浙大。” 韩韵轻笑道:“他啊,当初高考英语数学双满分,语文147,总分是300文综拿下277分,创下他们省的历届高考记录。现在还没有人能破掉,就因为随便弄了个天怒人怨的借口拒绝清华北大,还引起了网络轰动,这种人。就是无药可救!” “就是他……那个传说中的浙大疯子……”女孩和男孩异口同声的自言自语,黄锦芝眼眸中绽放异样光彩,而胡俊眼中的佩服神色更加明显。 当场崩溃的韩雅很艰难的挤笑容,喃喃道:“好强。” 好强? 多么富有歧义的一个词汇啊。 当叶无道和韩韵来到客厅的时候,韩韵朝一位意态悠闲慢慢品茶的神秘老人笑道:“燕爷爷,你怎么有空来我们家啊,我爸妈现在都不在家,可没有人陪你下棋喽~~”孟信城全身僵硬的坐在他身边。就连那对俏皮的双胞胎也都老老实实安静下来,而那个戴着眼镜的韩心非则正拿着一本泛黄的古书请教一些问题。 那个老人洒然笑道:“信城和心非都会下棋嘛,还有小韵你不是小的时候也跟我较量过,不过那个时候你可是经常耍赖哦。” 韩韵赦颜道:“燕爷爷。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你还把这种旧帐翻出来。” 她可没有盂信城的拘谨,拿起韩心非手中的那本不清楚什么年代的《黄帝内经》,讶异道:“心非,刚刚获得国家青少年科技大奖,就想拿下中医这个领域了?” 韩心非推了推那副厚重的熊猫眼镜,道:“我只感兴趣未知的事物。” 姓燕的老人点头道:“年轻人,在有时间有精力的情况下多学点东西是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心非,从明天起你就跟着我学太极吧,你这种人最需要锻炼,身体才是革命的基础啊。” 韩心非点点头,站起身捧着书走向书房,因为只顾着看书结果撞到墙上,摸了摸额头后就若无其事的走进书房,看得两个小妮子捂着嘴巴偷笑,在她们看来这个古怪的表哥实在是太有趣了。 “信城,你陪我下盘棋,小韵,麻烦你把棋盘拿过来。”老人似乎跟韩家很熟,并不客气。 韩韵去拿围棋的时候,老人望着叶无道笑道:“你是小韵的男朋友吧。” 叶无道点点头,眼神玩味。 老人见韩韵拿来围棋后就招呼孟信城下棋,并没有再多看叶无道,并没有出现小说中那种“高人”一见主角就发出“此子筋骨清奇他日必有成就”的感叹。盂信城似乎棋力尚可,如履薄冰的步步为营,生怕被屠大龙,结果仍然在老人首发巧妙却犀利的连环套下一击即溃不成军,两人明显不在一个档次上,孟信城这个入赘到韩家的男人只能弃子投降。 “呵呵,信城不行,小韵,你来下下看。”燕家老头摇头笑道。 “我都很多年没有下了。” “未战便降,这怎么行?来来来,再说输给燕爷爷就那么丢人啊,虽说燕爷爷跟你父亲下棋是十有九输,但总归还是有赢的一盘嘛。不过小韵你下棋很有灵性,说不定就能把我挑翻落马呢,要不,这样,我让你三目,如何?”燕家老人爽朗笑道。 “别,下就下,让就不用了。”韩韵笑道。 “在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没有所谓的运气和灵性。你让她四目,韩韵都是毫无悬念的输。”叶无道摇头道。 “未必吧。“老人深深看了一眼叶无道,露出一个不以为然的笑意。 韩韵自然不是这位燕家老人的对手,如果不是老人故意收敛示弱,韩韵早就可以认输了,面对着错综复杂的棋局,拈着那枚棋子的她犹豫不决。 “当断不断,必为其乱。”叶无道轻笑道,轻轻伸出手心放在她面前,心有灵犀的韩韵把那枚棋子交给他,叶无道两根修长净白的手指很职业性的拈着棋子,带着一种强大的自负锵然落子。韩韵可没有半点羞涩,她有时跟叶无道下棋就经常赖皮,也熟悉这个家伙令人惊艳的围棋造诣。 似乎不介意叶无道违背“观棋不语真君子”的老人似乎并没有觉得这步棋有什么出彩,依然不急不缓的按部就班经营他的地盘,在老人落子生根后,叶无道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放下手中的圆润棋子。 老人微微皱眉,似乎感觉局势有种微妙。韩韵则好整以暇的欣赏叶元道下棋,以及他下棋时的认真神色,从她这个角度看过去恰好是叶无道的侧脸,真正懂下棋的人,真的会有一股杀伐气势,不同的是强弱而已。 黄锦芝和胡俊都在一旁观战,他们现在对叶无道这个活生生的传奇人物那是好奇的紧。 当叶无道下第三步棋的时候,韩韵和盂信城都神情一变,这盘死棋,竟然真的被救活了! 石破天惊! 燕家老人内心震撼不止,凝视棋盘将近分钟,才叹道:“这盘棋,如果我们下下去,恐怕需要好几个钟头了。” “你已经立于不败之地,我也未必会输,这个结自然不好解开,所以就放下吧。”叶无道语带双关道,把手中的棋子都放入棋盆,他不再理会埋头沉思的老人,拉着韩韵起身走出别墅。对围棋,除了天赋,叶无道能有今天的高度,开心就好手打还是多亏了叶正凌近乎虐持的指导,每天固定时间的打谱是叶无道的必须功课。 “你怎么不问我这个老人是谁?”韩韵挽着叶无道走在小区,满是幸福神采,生怕路人不知道她已经是这个男人的女人了。 “因为我知道你会给我答案。”叶无道耸耸肩道。 “那我就不告诉你!”韩韵摇着叶无道手臂笑道。 “那就算了,反正知道了不多块肉,不知道也不少块肉。”叶无道无所谓道,拍了下韩韵的挺翘屁股。 韩韵紧张地四处张望,俏脸微红道:“不许在这种地方占我便宜!!” 叶无道讨价还价道:“那还不速速报上那个老头的名号来头?!” 韩韵娇笑道:“姓燕,还能够跟我爸下棋,你还不清楚他什么来头吗?” 叶无道哀叹道:“看来我是进不了你家门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