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 极品公子

第二十五章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这句话就跟“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一样成为感情世界颠覆不了的真理,叶无道的坏,渗透了骨髓,已经掳获韩韵芳心的他此刻就在做着绝对会让楼下盂信诚感觉是令人发指的事情:让韩韵帮他吹萧,更夸张的是房门敞开,韩韵的紫色绣荷线衫已经褪去,他的手正在玩弄韩韵内衣的扣子,欲解却不解。 低头不敢看叶无道的韩韵只是用她那诱人的樱桃小嘴帮助这头欲求饱满的色狼解决生理问题。虽然对给他做这种事情没有太多的反感,但绝对没有什么好感,保守冷傲的她纯粹是因为太依赖和顺从叶无道才答应做这等难以启齿的事情,但是她真的痴迷叶无道在她逐渐熟练手法和吮吸下忘情的感觉,这让她也有种莫大的成就感。 双眼赤红的叶无道虽然很想把这个“跪下唱征服”的大美人彻底推倒,然后在这张奢华大床上来个翻云覆雨盘肠大战,但是出于对韩韵保守态度的惯性,他仍然强忍住心中炎热沸腾的**,再说真要做那玩意也不可能在韩家做,除非叶无道想被韩母拿着菜刀砍成十八段。 最终叶无道将**发泄在韩韵的嘴中,喉咙涌动的她头被这个霸道的男人按住,只能接受那“馈赠”。 粉颊火烫,娇喘吁吁,很明显韩韵也是处于**爆发的边缘。 “韩老师,把线衫穿上,然后一件一件脱给我看。”叶无道用命令的语气,沙哑的磁性嗓音道。 即使对一个看惯了女人**的男人,女人的宽衣解带也同样充满了诱感。何况是韩韵这样的女人。韩韵那就像是一层层剥开漂亮花辫,然后亵渎那其中的花蕊,又像是在慢慢雕琢一件美丽的艺术品,在男人的眼中,女人宽衣解带不仅是对男人的信任,更使男人得到一种独自享受的秘密之欢。 在外人看来如同冰山的韩韵似乎跟妩媚性感没有太多交集,但只有叶无道能品尝这位浙大校长的独特魅力,性感当然和着装有关,哪怕看到韩韵密密实实的穿着高领毛衣牛仔裤的女人,叶无道也会觉得她性感。那是因为线条。当韩韵的衣服为她最大程度的勾勒出女性的线条时,那便是性感,越是密实包裹起来的女人,就越让男人生出脱下它们的**和冲动,如果像叶无道能让女人主动脱下,那需要的就是境界。跟天赋。 当韩韵缓慢褪下全身衣物的时候,她感觉就像是遭遇了一次叶无道真正进入她身体的快感,因为担心家人会看见这一摹,她的身体格外敏感,即使叶无道没有抚摸,却依然让被一条丝中蒙住眼晴的她感觉异样刺激,这是从未有过的感受。 终于步入正题,叶无道抱起韩韵把她放在大床上。丝巾仍然蒙住韩韵的眼睛,房门仍然敝开,韩韵甚至姷姷的吵闹声,她那双雪嫩的手紧紧抓住床单,那床单不仅色调华丽兔案舒展自如,而且工艺非凡,整套床品纯绵质的。但却有丝绸般的柔顺顺滑。韩韵的肌肤就跟这床单一样,像水,柔嫩,灵滑,叶无道用手毛和嘴巴临幸着这位昔日高高在上的老师,韩韵的**很丰满,却有着依然难得的坚挺,叶无道在用手侵把她隐秘花园的时候,就用嘴巴游是在韩韵的娇嫩**周围。 这次还是叶无道用手将她带上**的**。身躯剧烈颤抖着的女人死死抱住这个带她步入男女**世界的男人,有种安全感,还有种**过后的满足感,要知道,中国有太多的女人一辈子都没有达到过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而叶无道,仅仅用手就帮韩韵完成了。 而这段时间里韩韵也没有闲着,依然挑逗着这个肆意亵渎自己身体的男人,似乎是想要把叶无道施加在她身体上的都加倍讨还回来,而这无疑更大刺激了叶无道的欲火,那骇人的阳根在韩韵的手中简直就要爆炸,其实女人不知道男人从来不想永远捍卫自己在床上的主动地位,开心就好手打所以女人通常情况下并不积极意味着她们的性感有缺憾,欧洲**电影中〈o娘的故事>o娘的魅力除了全身心的奉献之外,是她明白女人什么时候应该主动一些。 男女双方几乎在同时达到**,这种情况对在这方面有点特殊的叶无道来说是很稀奇的事情。 终于被解下丝巾的韩韵躺在床上,媚眼如丝,娇嗅道:“谁教你这种欺负人的法子?” 男人跟女人在做完事后有很大的区别,男人会很快恢复常态,或者直接倒头睡觉,但是女人不一样,她们会持续相当一段时间去回味,所以叶无道点燃一根烟后手仍然抚摸着韩韵的柔滑身体,轻笑道:“这叫做无师自通,本来想玩制服游戏的,不过想想还是算了,以后到浙大我们在校长办公室再玩,恩,这个创意不错。” 韩韵娇羞的惊呼道:“下流!你休想!” 叶元道无所谓道:“女人就是这样的生物,明明想要,却偏偏做出极其厌恶的姿态,唉,要知道不是所有男人都能体会你们女人这种矜持的,所以呢,你是幸运的。” 担心被人撞见的韩韵猛然起床穿衣,笑着娇骂道:“纯属胡扯,就知道给自己做坏事套上冠冕堂皇的借口……那是你想,我可没有那么放荡。” 叶元道耸耸肩不置可否,**就像吸毒,是会上瘾的,而**的姿势就像是毒品的种类,同样会使女人欲仙欲死。 当韩雅见到容光焕发的韩韵,还有妹妹眼角眉梢的那抹妩媚风情,过来人的她隐约知道了叶无道对她做了什么,比韩韵更加保守的韩雅她都不敢面对叶无道。她无法想像在有人在的情况下在家中跟老公欢爱,哪怕是亲个嘴都不敢,而且孟信城也是个没有任何情调可言的男人,**永远是一种姿势,男上女下,永远都是没有**的脱光双方衣服,提栓上阵,一阵貌似壮烈而实毫无水准的冲杀后,就丢盔弃甲落荒败阵,然后睡觉。 韩雅虽然没有太多怨言。但不代表她不渴望浪漫的感情和**。她和盂信城的婚姻就像刚刚出来的蒸馏水,比白开水还要白开水,这个时候突然闯进来的叶无道似乎就是野性,邪恶和风流的代名词,只不过她是绝对不会越雷池半步的,她是一个把家庭和婚姻当作生命的传统女人。叶无道那句“**是婚姻的基础”对她并不不适用。 但不排除她自慰的时候她有把叶无道当作性幻想对象的可能,仅仅是可能。 叶无道对她倒是根本没有什么邪念,叶无道虽然好色无耻,却还算不上是畜生,他给过自己承诺,不再给韩韵任何伤害,再说了真要选择姐妹花,他也是选择柳婳和柳道茗这对容貌迥异但气质相仿七分神似的姐妹。那是一件极富挑战性的趣事,柳婳对他的敌视加上柳道茗在情感上对他的警惕,都他增加了很多难度指数。 那少年跟少女显然对叶无道这个不速之客感到好奇,首发跟韩家算是熟悉的他们当然知道韩韵这个堂堂浙大副校长的脾气,说起来身处恋爱无限提前化的他们这一代也都不是爱情菜鸟,自然都清楚征服韩韵这样的女人需要怎样的实力,叶无道甚至可以很明显的察觉到那名少年眼中的敌意。 难不成这个小家伙暗恋韩韵。叶无道哑然失笑,看来韩韵的魅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韩雅对眼前两个学生的数学天赋都相当满意,选择他们也不是因为他们的背景不简单,在北京,她教过太多身份特殊的**,根本就不需要在乎这个。 避免看到叶无道带来的尴尬,她俯身指导心不在焉的少年一道竟赛题,韩韵当初高考如果不是因为数学成绩太惨不忍睹,她有可能就是北京市的高考状元。从小到大就厌恶数学的她现在依然对数学头痛不已,当初知道叶无道在数学超级变态的竺可桢学院她心中就有痛苦呻吟,叶无道则随手拿起靠近他的女孩桌上那本奥林匹克竞赛指南,有种怀念的味道,当初为了强奸高考他可没有少啃书,天才?天才也需要基础,造出空中楼阁的,只能是神。 韩家别墅有三间书房,一楼孟信城所处的书房跟这间都是韩家公用的场所,而剩下的那间则是韩点将的私人书房,前面韩韵带着叶无道参观了一番,光看其中的海量藏书量叶无道就能感受到一种实实在在的震撼,从二十四史到世界史,几乎囊括了宗教科学等各个领域的所有经典书籍,也许有些人是仅仅买下浩瀚的藏书来装饰,但叶无道却发现韩点将几乎在每本书的泰一页上都有精辟点评和论点,也就是说,这些书,都是这位老人全部消化掉的! 原本叶无道自负在同龄人中再没有人能比他更丰富的阅读,但他那一刻有种察觉自己是井底之蛙的自惭形秽。 这个时候韩韵出去接电话,韩雅则专心制志教授那个依然梦游般的少年,叶无道则站在那里心算几道奥林匹克数学题,他也想知道自己引以为傲的计算能力到底退步了没有,这种竞赛题跟高考题型不一样,更多的讲究灵活方法,属于摸不准方向你铁定做不出来,摸准了你还未必做出来的题目。 原来是韩点将说要晚上九点左右才能回来,韩韵放下电话后门铃再次响起,盂信城和她同时去开门,前者见到神色冷淡的韩韵识相的回到书房,那两个女儿实在让他焦头烂额,尤其是老大姷姷,简直就是个小魔鬼,干脆放弃这个小捣蛋的盂信城只是手把手教老二珛珛练毛笔字,开心就好手打无法无天的老大姷姷就在那里信手涂鸦。 盂信城一想到韩家还有个更加让人韩心非,心理马上获得了极大的平衡,那个小家伙才听真正的强大到无敌,这么一想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女儿韩姷姷其实真的很乖巧,她就是偶尔的把整面墙壁涂满水彩画而已,而那个韩心非却是将全家上下的电器都拆光,彻彻底底的肢解,就连最精湛的电工技师都对他的“作品”此束手无策,只能扔进垃圾箱,不过听说现在这个韩心非的“作品”成活率有所提高,他父母的诉苦次数似乎也直线下降。 说曹操曹操就到。 “韩心非?”韩韵惊讶道,望着门口这个小小年纪就戴着一副厚重照猫眼镜的少年,他在这种天气竟然穿得如此单薄,心疼的韩韵赶紧把他带进别墅,这个小孩虽然智商奇高,属于那种在考试方面跟叶无道一样恐怖的高手,但情商确实不敢让人恭维,韩家上下还真是尽出怪胎。 “你大学毕业了吗?”那个女孩悄悄问道,圆珠笔抵着粉腮凝视着入神的叶无道,她已经暗中观察他很久,处于青春期的女生对英俊的男生或者男人一般情况不可能有多少免疫力,对相貌足以对得起党和人民的叶无道,也许谈不上喜欢,但好感总是有的。 “还没有。”叶无道放下书本笑道,笑容很迷人。 “你数学成绩好不好?高考几分?上什么大学?”女孩子一口气问了三个问题。 “成绩一般,目前在浙大。”叶无道很随意的回答道,不知道女孩知晓他所谓的成绩一般意味着什么后会作何感想。 “那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题目?”那男孩带着浓重的挑衅意味问道,因为这个时候韩韵刚刚回到书房,他显然想要在自己擅长的领域踩下叶无道,也许对他来说,这就是发泄他内心愤愤不平的唯一方法。 “可以。”叶无道挑了挑眉,欣然接受挑战,虽然懒得跟这种孩子一般见识,但不接受挑战不是他的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