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不入虎穴,焉得佳人 - 极品公子

第二十四章 不入虎穴,焉得佳人

叶无道去过很多常人心中的神圣不可侵犯的圣地,比如被誉为欧洲三大古老庄园之一的琅琊城堡,比如有天上之城美誉的梵蒂冈和独孤家族的伊甸花园;或者虎狼遍地的弱者禁区,比如布满天阶雇佣军的死亡岛屿,有着遗忘都市之称的罪恶之城,叶无道都没有半点畏惧,但是天他要去的地方,却让他心怀忐忑,这种感觉,就像他小的时候偶然做了在爷爷看来毫无意义的好事后即将被叶正凌责罚的心情。 北京香山庄园中一幢别致典雅的青瓦别墅前停着一辆奥迪a8,坐在车里的就是叶无道,今天他要拜访韩点将这位在北京政界代表清流的教育界泰斗,说来夸张,叶无道将这次拜访当作是一场战争。既然是战争,就必须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他手里拿着一份让东方冷羽帮他搜集的资料,上面都是准丈人韩点将的生平事迹,如果说以前叶无道只是对这位在浙大跟自己下过一盘围棋的老人有好奇,那现在看完材料后就是敬畏了,不管叶无道今天是不是已经权势滔天,他都对这位真正做到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的老人有着打心底的钦佩。 叶无道虽然邪恶的彻底,但不代表他无视真正纯粹的正义和道德。 相反,他这种处于地狱底端的罪恶之人,其实最认可这种愈发稀有的真善美,这并不滑稽可笑。 特意让徐远清给他弄了辆没有挂特殊牌照的奥迪,在叶无道看来开辆有军方背景的毫无意义,因为韩点持本身就是部长级别待遇的国家高级领导人,更不要说宝马奔驰这种并没有贵族血统的所谓好车。至于劳斯莱斯迈巴赫血统身份倒是都有了,可开这样的车来韩家,叶无道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病。 把资料放好,走下车按响门铃,想到当初进苏家的时候似乎也有这种感觉,叶无道泛起些许自嘲的微笑,本以为要等上点时间的他措手不及的发现大门几乎是在第一时间被打开,一张布满期待和幸福的绝美容颜映入眼帘,这速度,感情这个女人一直蹲在门口还是怎么的? 忍俊不禁的叶无道在见到韩韵的这一刻终于放下心中所有不安。亲昵的捏了捏她的脸颊。笑道:“韩老师,你没有望穿秋水险些化作望夫石吧?看来我没有连闯红灯飙车过来确实是一种大罪过呢。” 被爱人揶揄的韩韵俏脸微红,瞪了这个不体谅她心情的大混蛋一眼,装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转身走进别墅,但是嘴角的那抹灿烂和秋眸的那满溢的柔情都泄露了她的内心真实感情,绽放幸福光彩的她无疑最美丽的。 有一个问题。一个女人,最想把爱人带到哪里去? 答案自然是带那个男人回家。 然后,就是等到古稀,带他一起进入棺材,等待来生。 因为是在家里,韩韵的打扮很随性,淡紫色绣莲花古典毛衣搭配休闲牛仔裤取代了她在浙大的职业套装,没有了那份刻意的冰冷。今天的韩韵真的有种让男人惊艳的慵懒娇媚,从背后欣赏韩韵摇曳风情的叶无道不禁感叹她的 “魅力纪梵希限量典藏版呢,韩老师还真是个相当有品味的富人啊,浪漫的法国蔷藏前调加上中味刺激的撒旦玫瑰,最后还有典雅的摩洛哥千叶玫瑰,啧啧,知道〈红楼梦〉事中袭人名字的由来吗。花香袭人,我想韩老师这身香味该不会是专门来挑逗我地吧?本人十分严肃和正轻的坦白,我已经被你挑逗成功了。”跟在后面的叶无道即将步入战场,却依然轻挑得让韩韵桃腮生红,不过叶无道嘴上虽然恢复了色狼本色,可那神情依然是一种浩然正气的模样,没办法,他总得给准丈母娘一个不错的第一印象吧? 只是,眼前这个丈母娘是不是太年轻了? 叶无道内心一阵虚汗如瀑布般泻下。但不可否认这个女人和韩韵真的有七分相似,虽然跟将成熟性感和知性冷傲完美融合的韩韵比起来稍逊风采,却也是个大美人,只是她看上去似乎也就三十岁多一点点的样子,难道说韩韵的母亲驻颜有术达到了这种境界? 看到叶无道错愕表情的韩韵终于开怀大笑,窝在沙发上的她肆无忌惮的笑起来,很灿烂,如夏花绚烂,跟这幢别墅内的温度一样让人感到温暖,男人能让自己的女人这样,哪怕傻点也是值得的,叶无道喜欢这个时候的韩韵,水眸中没有她苦苦掩饰的细碎伤痕,没有那股以前即使笑也淡淡哀伤的神情。 他就这样看着韩韵笑,像只可爱的小猫在那檀木沙发上捧腹大笑,这一刻,叶无道有种久违的感动,只是小心翼翼尽自己最大的能力保护她一辈子,他从来是一个彻底邪恶到没有交情的人,爱了就是爱,冷漠就是冷漠。 “你叫叶无道吧?忘了自我介绍,我是韩韵的姐姐,叫韩雅,你如果愿意的话叫我雅姐也行,反正只要不是叫我韩阿姨就成。”那个女人不忍叶无道被韩韵“欺负”主动出面解围,她的声音有着北方女人难得的柔美,从神情举止来看内敛柔和的她跟强势天才的韩韵完全是两个极端,但不管如何,出身书香门第的她们都拥有绝大多数女人没有的书卷气息。 恍然大悟的叶无道赶紧和这位已经站起来韩家女人握手,然后点到即止的松手,没有半点做作的坐在韩韵故意留给他的位置上,本来他是想带点类似书画或者小艺术品的东西来韩家,但韩韵坚决反对他也没有办法,不过那些早已经精心准备好的礼物都放在奥迪中,早知道有韩雅这个横空出世的女人在这里,看来他少准备了一份东西。 “姐,本来让你不要太快露馅,结果你例是自己招了,还真是胳膊肘往外拐呢。” 笑得没有力气的韩韵终于恢复常态,朝不配合的姐姐做了个鬼脸,突然看到叶无道脚上那双似乎有点不伦不类的女性拖鞋,她发出呀的一声,然后就跑到门口鞋柜,拿出一双昨天帮叶无道挑选的拖鞋给叶无道换上,不满地小嘴嘟嚷道:“不挑我妈的,也不挑我爸的,偏偏挑中我的,你就知道欺负我,今天不许你蹂躏我的拖鞋。” 在家中,没有外面社会的尔虞我诈,没有大千世界的勾心斗角,所以眼前这个韩韵没有半点往常的气息。叶无道似乎打定注意将欺负进行到底,偏偏要穿那双粉可爱的拖鞋,最后在韩韵撒娇加威胁下终于妥协,如果不是顾及到还有个韩雅在场,叶无道是断然不会让韩韵得逞的。韩雅默默看着自己这个跟父亲一样要强的妹妹如此温柔一面,她也有种幸福的感觉,被血脉连系的亲人间多半有种心有灵犀,相差的也只是强弱而已,她们韩家在韩韵等待叶无道的那低迷悲伤中也没有太多欢笑声笑语,直到这半年他们才感觉到韩韵的恢复,也等多过年吃年夜饭的时候他们才知道所有的原因都是因为眼前的这个男人。 对于只知道妹妹透露给韩家一点的信息的叶无道,韩雅自然是好奇的,她想知道什么样的男人会有这种魔力驯服妹妹这头脱僵野马,如果说父亲韩点将是理智的执着,那么这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妹妹就是彻彻底底的固执了。 “不好意思,韵韵爸妈今天不在家,要去参加一个爱国大使聚会,可能会回来的晚点。”韩雅歉意道。 “没有关系。”叶无道轻轻的一笑置之,既有解脱的放松也有些许的失落,韩点将这样富有传奇色彩的老人,他多少会渴望见上一面,哪怕他不是韩韵的爱人。韩韵这个时候已经很自然的依偎在他身边,茶几下面她已经孩子气的伸出雪嫩小脚丫踩在叶无道脚背上,咬着一颗台湾莲雾,眼晴盯着液晶屏幕上的。 “无道,听韵韵说你是g省人,当初还在明珠学院读过书,呵,这样说起来我老公还是你的校友呢。”韩雅笑道,说到自己的老公她本就柔和的脸部线条更加妩媚,她不是那种坚持自己见解的女人,其实就算她不满意叶无道,她也会顺着韩韵的意思去接受叶无道,更何况她现在对这个年轻却成熟的英俊男人有着不错的第一印象。 “其实我在明珠学院只读了两年不到。”叶无道淡笑道。 “雅雅,你不知道这个家伙多喜欢逃课,简直就是中国教育体制的坚定藐视者,要是爸有他这样的学生,恐怕他那套蜚声中外的教育理念就要真的败走滑铁卢了。”韩韵娇笑道,其实她和姐姐韩雅的关系完全可以颠倒,从韩韵懂事起就是她帮这个不善言辞,生性忍让的姐姐出头,从给韩雅的初恋出谋划策到教训骚扰韩雅的男生,再到踏入社会帮韩雅和她的老公找一份合适工作,都是韩韵一手操办,所以说在很大程度上说韩雅就像是韩韵的妹妹。 这个时候门铃响起,叶无道心神一凛,原本松下来的神经迅速高度集中,该来的迟早要来,还是早点面对的好 只不过再次让叶无道意外的是进来别墅的并不是韩点将,而是韩雅的老公,叫盂信城,因为在清华被一群教授联名排挤,最后离开学校在韩韵的安排下进入一家外企当顾问,是一个典型的一眼看上去就知道超级迂腐学者的男人,古板而自负,他在韩雅介绍叶无道后只是随便的点点头了事,姿态清高,然后径直走入别墅一楼的书房。 在叶无道看来恐怕也只有韩雅这种集合了所有封建时代女性优点的女人才能忍受这种人,倒不是说对这种人怀有成见,而是现在这个社会就是如此势利和现实,不管你才华如何,都需要必须的处世技巧,哪怕你再憎恶虚伪的客套,你也必须做到起码的标准,也许有人会说陈影陵这样的天才,孙天意这样的鬼才还不照样在神话集团风生水起,迎接他们的还有更伟大的前程,但不要忘了这里有两个盂信城没有办法拥有的前提,一是他们的上司也就是叶无道有足够的才华不怕功高盖主,虽然陈影陵和孙天意的才赋再璀璨;二是陈孙二人在处理与叶无道的关系方面前不迟钝,相反,极为聪明,圆滑,甚至有种大智若愚的境界。 韩韵轻轻拉住叶无道的手,生怕他生气,虽然知道他的胸襟非一般人所能媲美,可这种敏感处境她总有些担心,不过叶无道给她的眼神打消了她的顾虑,他们都是阅人无数的人,能够马上释怀。 “不好意思,他就这臭脾气。”韩雅抱歉道。 “没有关系,我见过不少有才华的人。都有这种脾气。”叶无道笑道,不露痕迹的拍了韩雅一次马屁。果然,听到叶无道认同自己老公的韩雅笑逐颜开,其实他老公在韩家并没有什么地位,不是说因为他没有拿出与韩家匹配地惊世骇俗的成绩,只是韩家老小都不喜欢他的为人处世,今天是因为韩家两老都不在家,所以韩雅才把他叫来见见未来的妹夫,还有一点私心是她希望孟信城能够获得叶无道这个未来妹夫的认同,继而增加在韩家的份量。因为韩雅她自己的个性直接决定了盂信城就算再有才华也不可能在韩家有太多的话语权。简简单单做一个北京重点高中数学老师的韩雅没有所谓争权或者牟利的野心。只是有想要自己老公被承认的私心。 再苯的女人,一旦关系到自己的男人,多半会变聪明,而且是很聪明。 更何况韩雅其实很聪明,只是应了性格决定命运那句话而已。要不然有智慧有背景有能力的她要成为北京教育圈的红人哪里有半点难度? 突然从书房跑出两个精致娃娃般可爱漂亮的小女孩,这对五六岁的双胞胎几乎是一模一样,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唯一的差别就是两个小孩的辫子,一个稍短一个稍长,但是叶无道第一眼就看出她们的不同,马尾辫稍短的那个小孩眼神流传,极为有神。首发第一眼看到自己流露出好奇和探究的味道,而另外那个女孩似乎根本就不敢跟自己对视,见到自己马上就低下头走到韩雅身后,不过她的那股柔弱气质真的很像韩雅。 “小姨,他是谁?”那个马尾辫稍短的小女孩毫不怕生的站在韩韵和叶无道面前,手中拿着本厚厚的〈资治通鉴〉老气横秋。 “他啊?一个十恶不罄竹难书的大灰狼,喜欢专门吃小红帽。”韩韵玩笑道。赶紧把那双“调戏”叶无道的脚放回自己施鞋。 “我可不怕,思凯说过要保护我的。”那女孩摇头晃脑的得意道,煞是可爱。而马尾辫稍长躲在韩雅身后的女孩则露出更多的惬意,韩雅笑着抱住她。 “思凯是谁?”韩韵好奇道。 “不告诉你!除非你答应给我买燕莎大厦中的那双水晶鞋。”那女孩都着小嘴精明道,似乎是觉得这个要求确实有点不现实,继而弱弱的给出交易条件,“你要是给我买盒德芙巧克力,我也可以告诉你。” “姷姷读音悠,不准这么跟小姨说话。”韩雅拉过这个让叶无道大吃一惊的孩子。朝韩韵笑道:“思凯是姷姷的同学,一个挺帅气的小男孩,听说他们刚刚确定‘恋爱关系’,现在的孩子啊,我真的是无语了,真不敢想像我们当初要是敢这样她外公会怎么样。” 韩雅见到叶无道再次露出呆滞的表情,摸着那个闹别扭的姷姷小脑袋,也忍不住扑哧笑道:“这是我的两个孩子,这个叫姷姷,是老大,还有这个是珛珛读音秀,老大比较皮,像韵韵小的时候,而珛珛呢,比较乖,呵呵,像我小的时候。” “姷姷,珛珛,快叫哥哥。”韩韵笑道。 那个老大姷姷是不乐意叫,那个珛珛则是不敢叫,一时间叶无道的处境相当尴尬,惹得韩韵更加幸灾乐祸,韩雅对韩韵这么不给第一次来韩家的叶无道“情面”感到些许诧异,一般来说女人带男朋友回家都是尽量保持他在家人面前的形象,哪像这个妹妹就怕自己的男朋友不出洋相,只是韩雅哪里知道现在的叶无道几乎根本就没有机会出现这种表情和这种情景,而韩韵也丝毫没有透露叶无道的底细,甚至韩家都不知道叶无道是韩韵曾经的学生,也不知道现在就读浙大,更不知道他的背后有杨家和叶家这两个庞大家族。 这个孟信城还带来两个跟韩雅学数学的尖子生,当然,他们都有相当不错的背景,若非如此,怎么能进入韩家别墅?千万别忘了韩点将的身份,中国教育部副部长!北京的中央领导人是他学生的没有一千也有几百!夸张?一点都不夸张,因为韩点将曾经是北大清华和人大这三所顶尖学府的校长,见到他谁不是叫校长?这阳光少年和漂亮女孩虽然还是高中生,但不可否认他们发育已经相当完全,至少用叶无道的眼光看待那个女孩已经不是青涩的果实,而是成熟却没有熟透最适合采摘的果实,一米六五的样子,屁股已经很翘,不错的身材加上漂亮的脸蛋绝对可以让她成为校花级别的角色,叶无道这种情场老手第一时间就能判定这个女孩还是朵没有开苞的花。 只不过,现在的叶无道早已经没有猎艳的性趣情场上,虽然只有征服,和被征服,但征服女人的同时何尝不是隐性的被征服?对于叶无道来说每个女人就是一颗地雷,有些可能是根本没有火药的那种,比如慕容雪痕,有些就是有火药却没有导火线的那种,吴暖月,杨宁素和韩韵等都是这一类女人,而有些女人就是随时都会有引爆的可能,比如夏诗筠,比如燕清舞,再比如已经选择报复和背叛的萧聆音。 除非是真正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的佳人,否则叶无道已经懒得动心。这就像一个人吃惯了山珍海鲜,固然有吃点农家小菜的兴趣,但前提是这个农家小菜本身就要有足够的色香味,秦雨和上官明月无疑都是这种出身相对平凡却让叶无道食之如饴的女人。 一看到这个几乎不能算是萝莉的女声,叶无道就想到了宋家的宋舒怀和浙江的李暮夕,这两个绝对是绝对美女胚子,那种带着粉嫩气质的青涩足以让叶无道这种男人获得一样的征服感,女孩和女人的**,触感自然是不一样的,一样?那证明你是只知道**的处男而已。 前段时间想起给李暮夕打电话问候新年快乐的时候才知道小丫头这个时候正在北京,本来无比幽怨的小丫头在接到叶无道电话的时候是阴转多云,在听说能够马上见到叶无道后更是马上多云转阳光灿烂。 叶无道寻思着是不是该下手采摘这颗小禁果了,如果时候过了,也就没有那种独特的味道了。 随后韩雅带着他们去另一间书房,帮他们讲解高三的功课内容,还有一些奥林匹克竟赛题的分析,要知道这两个孩子还是刚刚读了半年高中的高一生而已,这让人不得不佩服中国应试教育的强悍。 韩雅虽然不是他们的数学老师,可那两个孩子的家长都知道韩雅是北京最好的数学老师,也是带出最多奥林匹克金奖的金牌教师,所以挤破了脑袋才成功把他们塞到韩雅手中。而且,跟她混熟了,不就等于跟韩家混熟了吗?跟韩家混熟了,如果你还不知道意味着什么,那只能说你对官场后知后觉。 而姷姷和珛珛则被韩韵拉到身边,在叶无道用一盒德芙限量版公主巧克力和一个姷姷期待已久的洋娃娃,搞定人小鬼大的姷姷后,开始还有点含羞和胆怯的珛珛也被叶无道那近乎无敌坑蒙拐骗小红帽的手段解决掉,彻底而坚决的站在这个未来姨夫这一边,如果不是韩韵威胁加警告,老大姷姷已经将韩韵的所有糗事告诉叶无道,这个时候引狼入室的韩韵才后悔跟这个通杀女人的混蛋合作。 在给姷姷和珛珛绘声绘色讲完四个童话故事后,终于能喝口水的叶无道狼狈道:“韩韵,你爸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略微歉意的韩韵皱眉道:“我爸他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我也摸不准,这种性质聚会我想一般都不会太晚,不过他现在整天忙着跟那群要么古怪到不像现代人要么现代到像超人的好友交流感情,我估摸着可能晚上七八点都未必能见到他的踪影,我妈倒是有可能先回来,而且让人头痛的是接下来我爸好像还要去趟西安老家,唉,谁让你偏偏挑中今天,想给我一个惊喜?你瞧,这下糗大了吧。” 叶无道轻轻将韩韵纳入你中,把头埋在她的肩上,柔声道:“我总是来晚了。” 本来韩韵感觉在两个说什么都不懂其实什么都懂的小屁孩面前这么亲昵有些难为情,听到叶无道真情流露的这句话她神情流露出片刻黯然,不过马上恢复光艳神采,像个长辈关怀后辈摸着叶无道的头,温柔道:“在我的生命中,无道不管来早了,还是来晚了,我都会等安静的等。” “小姨真幸福。”韩姷姷像个大人叹气道,露出深沉模样,这让收敛情绪的叶无道一阵好笑,杜开韩韵将这个人小鬼大的韩姷姷和乖巧听话的韩珛珛抱起来放在大腿上,点了下姷姷的小鼻子,问道:“为什么这么说呢?” 韩姷姷歪着小脑袋认真道:“自己喜欢的人喜欢自己啊,这难道不是幸福吗?” 叶无道微笑道:“你那个思凯难道不喜欢你吗?” 韩姷姷都起小嘴巴委屈道:“喜欢是喜欢,可他以前有过女朋友的,我都是第一次喜欢男生,不公平,而且每次有好东西我都会帮他留着。他却从来没有送给我东西,哦,就有一次,而且还是在公园随便摘了一朵月季给我,结果就被那个坏叔叔抓住,不让我们走了,最后他爸妈来了才没有事情。” 韩珛珛怯生生道:“老师说乱摘鲜花是不对的。” 姷姷瞪了一眼不合时宜的妹妹,珛珛委屈的把头趴在韩韵肩膀上不再吭声,她是不敢也不愿意朝这个聪明的姐姐说不的,每次分配家务都是老大姷姷老指使她干这干那。她每次也都是嘟嚷着干这干那。反正她们就是一对蛮有趣的双胞胎。 叶无道并没有韩韵想像中那般对韩姷姷的话一笑置之,而是很认真的看着那个唉声叹气的小孩道:“你知道上帝吗?” 韩姷姷点点头道:“知道啊,我妈妈信基督的,每个星期我和珛珛都会跟妈妈去做礼拜,妈妈说,只要相信他就可以永生。‘信我者得永生’,恩,就是这句话,无道哥哥,我现在已经能认识一千多个字背诵六十多首诗词了哦,很厉害吧?” “恩,1很厉害,比哥哥当年还要厉害。哥哥哎哟说的是你如果真的喜欢思凯就不要计较他以前是不是有喜欢的女孩子。爱情这重事没有先来后到这种说法的,爱情就像打仗,或者说就像你们在食堂吃饭,没有所谓的排队,很多时候你都需吃的那份食物,为什么呢?” 叶无道笑意盎然。轻轻抚摸着她的小脑袋,道:“因为上帝那个老头希望我们在遇到有缘之前,遭遇若干无缘之人,为的是让我们遇到自己的另一半是,懂得心存感激,然而在此之中,有人找到了,有人以为找到了,有人错过了。有人以为错过了。你现在还小,等你再大些就会明白了,感情如果斤斤计较公平不公平,那就像骑驴找驴一样滑稽了,知道不知道,姷姷?” 似懂非懂的姷姷使劲点头道:“我听无道哥哥的话,因为只有无道哥哥不把我当小孩子看。” “你啊你,还真是个早熟的小丫头。” 叶无道捏了下韩姷姷的精致脸蛋笑道,随机拍拍韩珛珛的头,道:“珛珛,你以后也不要太善良了,女孩子可以装作很善良,但绝对不可以真的很善良,哥哥的意思是你可以在别人面散经过一个乞丐面散,可以把零花钱都给那个很可怜的乞丐,因为这样你很可能会拿到小红花,但是不可以内心怜悯那个人,因为那样泛滥的同情人只会让你软弱。” “就是就是,珛珛,你看我就说嘛,让你不要太好说话,害得我每次都帮你教训那群欺负你的男生,这虽然是姐姐的责任,可我也会很累耶,而且我还要跟思凯约会。”韩姷姷马上赞同道,随机皱眉,“这样啊,我每次都拉着珛珛不要给那群乞丐钱的,看来以后钱还是要给的。” 习惯叶无道思维的韩韵不禁苦笑着摇头,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这样教育孩子,如果让老爸看到不知道会不会气得七窍生烟,真不知道他以后会教出怎么样的“小叶无道”呢,想到这里她嘴角悄悄的弯起,他终究是到自己的家里了,这不就是他的最好表态吗,这说明三年的等待再苦再累都是值得的,她知道不是每个女人的情感赌博都是赢的,也许是沾惹了叶无道素来都不缺的运气吧,她没有一败涂地。 “不许你带坏我的女儿,姷姷,珛珛,给我回书房背书练字!”出现在叶元道和韩韵面散的盂信城愤怒道,两个小孩子吐了吐舌头跑进书房,韩姷姷还不忘在书房门口停下给叶无道做个鬼脸。“带坏?”叶无道摸了摸鼻子自嘲笑道。 韩韵这样聪明的女人清楚女人爱一个男人则是爱他身边的一切,而男人爱一个女人就是爱她本身这个道理,她早就做好叶无道不被韩家接受的准备,也早就有叶无道不认可很多韩家成员的准备,她甚至做好准备跟家人翻脸,所以面对孟信城这个在她看来如果不是姐姐根本就一无是处的男人的发飙,她修养再好也没有想要隐忍。几乎是拿出浙大校长拍案惊奇的魄力,指着孟信城毫不客气道:“我爸都没有资格这么说无道,你算哪根葱?!” 被韩韵气势吓到的盂信城脸红着支支吾吾不知道怎么应对,他虽然自视请高,在清华大学任教的时候就颇为恃才傲物,但他唯独对韩韵这个小姨子束手无策,一来韩韵足够强势,二来韩韵实实在在的帮他解决了很多难题,他再迂腐也知道没有韩韵他就真的要全家喝西北风了,一扇明月两袖请风的生活固然不沫于世俗。但结局多半只有一个。那就是饿死。 韩韵也许很好说话,很难发火,但跟叶无道的逆鳞是他的女人一样,她的逆鳞就是叶无道,谁敢针对叶无道那就是绝对没有什么好果子吃,李凌峰就是最好的榜样。遭遇管逸雪突然启动的大规模资本狙击,他的损夫不下十个亿! 不好插嘴的叶无道只好装作若无其事的研究起那龙凤雕刻檀木茶几,本想继续炮轰触犯逆鳞的孟信城,结果被叶无道悄悄踩了踩脚,她就温顺的不再发飙,加上孟信城也逃回书房闭门思过,韩韵就暂时放过这个不知道好歹的姐夫,可想像下女人可怕的记仇吧。可以想像接下来盂信城日子铁定不好过喽。 闻讯从书房赶到二楼护栏的韩雅并没有察觉什么,只有大厅中卿卿我我的韩韵和叶无道两人,纳闷的她只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回到书房,韩家的家谱极其复杂浩大,虽然她们北京韩家这一代只有韩韵和韩雅两个女人,但是其它省份确有十分开枝散叶的态势,男丁旺盛。但不管如何,韩点将的存在才是韩家生机勃勃的根本,手打中国韩家所有成员都清楚这一点,而韩韵作为韩点将地的接班人,就是韩家巴结恭维的对象,至于低调沉默的韩雅,很容易被韩韵的光彩掩盖,被人忽略,所幸韩雅本人甘于平淡也没有什么矛盾。 “你不知道姷姷有多聪明。记得有次老师问他们怎么样才能消灭白色污染,你知道姷姷怎么说,她说只要把快餐盒改成蓝色就行了,这妮子真逗,把那老师都笑坏了,老二珛珛也很可爱的,我爸每天晚饭后都会坐在沙发上看报纸,记得当时是四岁的珛珛就很迷惑的问:外公,好奇怪,为什么每天发生的新闻都刚好填满一张报纸呢?”韩韵有些得意道。 “就是可惜了,有这样一个爹,小孩子嘛,还是皮一点闹一点的好,什么小孩多动症,如果我以后做孩子父亲,就怕孩子不多动。”叶无道靠在沙发上懒洋洋道,接过韩韵给他削的一个苹果啃起来,打量起这家别墅的内部装修。 给叶无道按摩的韩韵似乎想到什么,噗嗤一笑,道:“记得当时姷姷和珛珛刚出生的时候,盂信城很得意的对朋友说,这两孩子长得跟我一模一样!那朋友就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他,安慰道,不要难过,小孩丑一点没关系,只要健康活泼就好了。你说有趣不有趣?” 叶无道也是会心微笑。 诺大客厅只有他们这对情侣,原本羞涩的韩韵也适应在家中跟叶无道的亲热,当韩雅走进书房,她就被猴急地叶无道扑倒在沙发上,一连串热吻流连在她的美丽脸颊,修美脖子和雪白胸口,当叶无道舌头肆虐在她乳沟的时候,苦苦压抑的韩韵终于发出投降的呻吟起来,身体渐渐燃烧起来,想要制止,身体却已经不听指挥的迎合心爱男人的轻薄,明知道在这种地方不应该这么放纵,但她就是没有办法抗拒这个曾是她学生如今已经是她男人的坏蛋。 叶无道突然拿出本已经伸入韩韵衣领的手,提议道:“带我看看你的房间吧。” 韩韵脸上浮起一抹红晕,带着满脸坏笑的野无道上楼。 韩韵在浙大个叶无道布置的那个房间是温柔的暖色调,但她的“闺房”着实让叶元道出乎意料,黑色,纯粹的黑色是主色调,熟谙各类品牌的叶无道清楚装饰这个房间的牌子是意大利的百年名牌fnette,对,就是〈寻常放荡〉中的那个fnette,据说戴安娜王妃,比尔.盖茨都是它的痴迷者。 这个牌子色调都很深沉,不轻挑,很有底蕴,就像它们如今的主人韩韵一样内敛,fnette比每一季都会有相关主题,韩韵房间这一款是复古味极浓水晶灯图案,,把水晶灯的曲线和摇曳的钻石用在床品上,的确显得贵族气息十足。 当叶无道看到那款名为lucia的黑地金花六件套的时候,饶是见惯品牌的他也吃惊不小,走近细细研究了一番后,搂着韩韵的小蛮腰坏笑道:“韩老师,这套可是全球限量,中国只有4套的东西,这你也能搞到啊,啧啧,让我算算看,恐怕要韩老师你半年的工资吧,真不是一般的奢侈啊,还是说我的韩老师其实是个小富婆?或者说挪用公款了?” “不要总是老师老师的!” 韩韵抗议道,无奈叶无道那双在她腰间作恶的手让她拿不出半点气势,只好作罢,“我管的浙大几个部门都是清水衙门,哪里来的公款我挪用,富婆我可不敢当,只是单纯的喜欢这套床单而已,加上那个时候刚刚拿到一部我的小说出版的钱,所以脑袋发热下就买下了。” 叶无道突然咬着韩韵的耳垂邪魅道:“韩老师,你有没有想过和我在这张床上共赴巫山行雨呢?” 韩韵那双眸子几乎可以滴出水来,升温的娇躯默默感受着这个邪恶男人的温度,媚惑道:“你说呢?” 叶无道显然已经知道答案,接下来该做什么,不用别人教,他最在行。 韩韵默默闭上眼睛,准备享受那久违的温存。 恋爱,固然需要灵魂的交融,但身体同样渴望爱人的临幸。 要一个20分的男人爱自己100分,还是要100分的男人爱自己20分? 聪明的女人都会选择前者。韩韵聪明吗?聪明,而她却选择了后者。因为她相信付出总会有回报的,哪怕这份回报只有付出的十分之一。 她也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