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铁骑》首映式 - 极品公子

第二十二章 《铁骑》首映式

在一片含有深意的关注下,《铁骑》照常办首映式,这似乎是一个很值得玩味的信息。 而且《铁骑》的首映式在北京的全国政协礼堂召开,其规格之高可见一斑,国家召开国事会议的场所,今天成了《铁骑》的天下,外界传闻不仅仅召开地点非同寻常,届时到场的高级政府官员也有一大批,而获知一些内幕的影视圈人士都对天地娱乐有限公司的后台神话集团愈加感兴趣,毕竟张艺谋的《满城尽带黄金甲》和陈凯歌的《无极》都不可能邀请到文化部副部长和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局长亲自到场! 《英雄》创下的2.5亿票房一度成为中国电影不可复制的票房神话,而一直与孙天意不和的张艺谋新片《满城尽带黄金甲》仅仅用了20天时间就轻松打破这个纪录。 虽然最终没有能够超越《泰坦尼克号》创下的最高票房3.6亿,但是也给孙天意设置了一个不小的障碍,他们两人的恩怨由来已久,一个代表学院派精英,一个则是草根出家,两人之间的明争暗斗也一直是众人津津乐道的谈资,这次《铁骑》就蒙古的历史问题也曾爆发过网络上的集体大争论,最后连一大批知名学者和历史教授的深陷其中,可谓中国06年的一场视觉盛宴。 然而,不可否认,《铁骑》的巧妙炒作和孙天意本身一样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效果,全国观众都在翘首以盼这部大制作最后揭开神秘面纱。 甚至来京参加纪念中国电影百年论坛的国外学者这样吹捧这部他没见过的电影:“孙天意的《铁骑》,是另一个拥有高额预算和包括代表中国大陆、台湾和日本的亚洲国际巨星的豪华阵容的大制作。是关于诺言、背叛、战争与国家的古老中国史诗,将证明自己在票房上的成功。” 对此,孙天意的回应是很简单的两个字----狗屁! 今天,一身素白典雅装扮的导演孙天意携主演柳婳、张养浩、张子怡和水夕幕华等一线明星演员悉数亮相,阵容豪华,依然是红地毯。依然星光熠熠。依然镁光灯会聚,而一路给《铁骑》疯狂造势捧场的媒体终于等到了最后一刻,其实关于《铁骑》的争论一直不断,尤其是关于蒙古的问题,如果不是最后孙天意跟那个一战成名的新贵编剧亲自上阵,这场口水仗恐怕就没有个尽头了。 据说日本新天后水夕幕华深谙中国古典文化。她那席标准普通话颇有画龙点睛的味道:“和大陆、台湾以及韩国的朋友们一起创作《铁骑》我感到非常荣幸。我们超越了文化背景,超越了国界,相信我们的作品不光在中国电影界,乃至亚洲和全世界都有很深远的影响。和才华横溢的孙导一起度过这段宝贵岁月,如同居芝兰之室,久而自芳,我相信《铁骑》会踏遍全球!” 对于首映式报道什么不报道什么。往常大家一般都心照不宣,因为要不染就回遭遇那名敢问“假如票房惨淡会有什么影响”记者灰溜溜离开的凄凉下场,尽管谁在心里也得承认有这个可能,尽管谁也不可能得到真正的票房数字。但是面对《铁骑》和素来不拘小节的孙天意,记者都没有这种顾虑。 “孙导,希望你能够谈谈你对张艺谋和陈凯歌这两个半世界级导演的作品,毕竟,你和他们是同一个级数的电影大师,我们这些无名小卒怎么说都会显得隔靴搔痒。”一个记者给孙天意抛出一个不算尖锐却暗藏玄机的难题。引来所有记者的会心微笑,因为,孙天意的言行举止的乖张鬼怪是出了名的。 “大师?我怎么不知道中国有所谓的电影大师?” 孙天意不冷不淡道,一副无所谓的模样,随即给出一个引来满堂惊呼的回答,“他们的作品啊,不错了,虽然华而不实,但至少还有个华嘛,要是既没有内涵有没有画面来支撑,那大家当初进电影院看什么《馒头》《马甲》掏的钱岂不是白花了?” 全部记者呆滞了足足半分钟,最后赢得全场喝彩。 柳婳和在拍摄过程中成为朋友的日本超人气明星水夕幕华忍俊不禁地相视一笑,她们是就习惯这个不喜欢按照常理出牌的导演,任何一个跟孙天意交往的人都会对他惊世骇俗的言谈举止感到崩溃。 “那孙导能不能谈谈自己的作品?” “打个比方吧,如果说那两个据说是著名导演的作品是搔首弄姿的婊子,补充一点,而且是那种斗大字不识的婊子,那么我的上一部作品《天下》就是扬州瘦马,在座的多半是雄性,应该知道扬州瘦马品位档次还是不错的,至于这部《铁骑》能算半个典雅贵妇,对,半个,底蕴较足,但还配不上诸葛商艮老先生送给《铁骑》的凝重雄浑这四个字。” “孙导,《铁骑》有没有打破《泰坦尼克号》在中国创下的3.5亿元的票房纪录的希望?”一个记者乘兴问道,做记者的鄙视反感的就是那种打太极拳的导演或者明星,最喜欢的就是孙天意这种能够爆料而且是爆猛料的人。 “你问我?”孙天意故作神秘的左右张望,最后盯着天花板不说话,如此一来马上搞得那个提问的记者愣在当场。 “孙导的意思是,你问的这个问题答案只有上帝他老人家才知道。”柳婳轻轻拿过话筒淡笑道。 柳婳机灵善意的解围,让所有记者对这位影视圈当之无愧的女一号国际影星好感倍增,如今这个娱乐圈又有哪个大牌导演或者明星把记者当人看呢?柳婳这个女人虽然以清高骄傲著称,但对记者向来都比较照顾,除了**问题,都能够知无不言,在当下这个把记者当狗看的影视界,柳婳的平易近人就显得尤为可贵了。 “柳婳,你们的那个幕后老板今晚会现出庐山真面目吗?”水夕幕华轻轻俯身在柳婳耳畔试探性问道。 “怎么,幕华,你想要钓他?我可是听说我们的日本超级小天后扬言要将单身主义进行到底哦。”柳婳掩嘴笑道,她和水夕幕华的视线仍然投放在那群媒体记者面前,笑容也依然灿烂,两女果然不愧是久经媒体轰炸的大明星,早已经对这种谣言的镁光灯免疫。 “切,我只是好奇而已,想知道有什么男人能够让我的柳婳姐姐这么憎恶鄙视加唾弃而已~”水夕幕华正义凛然道,那张精致的脸庞浮起一抹狡黠。 柳婳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他应该出席晚上的庆功晚宴吧。 对叶无道,她发觉现在多少有点内疚。 晚上在长城酒店举办的晚宴更显得富丽堂皇,一派歌舞升平的盛事景象,作为神话集团代表出席晚宴的高级管理人员很明显分成两派,以陈影陵手下第一员大将袁启明为首的少壮派聚集在一起,而最原先从叶氏集团中保留下来的元老们则代表保守派围成一圈,还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泾渭分明。 而如今身为神话集团首席执行官的陈影陵则躲在角落低调地喝酒,前面代表神话集团发言的都是目前正在上海开拓市场业务的得意门生袁启明,他若无其事地把那种出镜的光环让给手下,然后独自品酒,倒也恰如其分地符合叶无道给他的评价----“君子藏器,不露锋芒”! 当他这个神话集团的执行官见到卞如意一袭粉色娇嫩晚裳惊艳四座的时候,额头马上冒出三条黑线,这个鬼怪灵精的女人真的拥有让他无语甚至抓狂的执着,不管陈影陵如何劝说卞如意让她放弃追求,这个出身优越才华横溢的女人就是不肯,似乎她已经铁了心要赖上他,而且她真的无所谓陈影陵心中是否有她的存在,就像她所说她仅仅是做她爱上一个人应该做的事情而已,而陈影陵的一世英明也彻底毁在这个小丫头手里,试想陈影陵这种冷酷领导者背后吊着卞如意这个喜欢穿粉色香奈儿的女人,那是怎样有趣的场景? 神话集团的高层管理人员都知道这个纠缠陈影陵的丫头,见到这一幕都窃笑不已,哪怕是陈影陵一手提拔起来的袁启明对此也是幸灾乐祸,因为代替叶无道真正掌管神话日常运作的陈影陵通常是一副公式化的脸孔,没有多余的表情。袁启明这群年轻骨干都没有少被始终伤春悲秋模样的陈影陵折腾蹂躏,这个时候出现一个能打破僵局的卞如意,他们怎能不拍手称快。 “你倒是神通广大,能够溜进来。”陈影陵早已经习惯卞如意的执着,从她搬到他的住宅小区坚持每天跟他一起晨跑的时候,他就开始学聪明的不跟她讨论任何感情问题。看着眼前这个正值青春的女孩,陈影陵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只是感动不能当作感情,更不能当作爱情的借口,他早已经失去再爱一个人的勇气和能力。 “总监,这次我是想跟你说一件事情。”卞如意惨然道。原本那张永远灿烂的娃娃脸布满掩饰不住的哀伤。 陈影陵点点头,这是她第一次叫他总监吧。看到这张原本好像跟忧伤无缘的精致小脸,他有种真实的负罪感。 “也许,今天开始我就不会再烦你了,你也不需要躲着我在办公室吃泡面,不需要躲着我放弃晨跑,更不需要把我当作敌人一样躲着我。”卞如意深深吸了口气,凝视着陈影陵的脸庞,极力装出幸福的模样。语气却有着刻骨的酸涩,道:“我已经订婚了。” 陈影陵还是点点头,欲言又止,只是拍拍卞如意的头,最后只是简单道:“祝你幸福。” 沉默,并不喜欢喝酒的陈影陵只是做样子地端着酒杯,他望着大堂中的灯红酒绿觥筹交错。甘心做叶无道影子的他已经放弃荣耀。满眼细碎忧伤的卞如意静静站在陈影陵身边,烦琐的心境逐渐沉淀下来,仿佛自言自语地轻声道:“他叫胡介国,是我们公司的职员,他让我感动的地方有很多,当我问他老婆和老妈掉进河里先救谁这个老掉牙的问题时,他说‘我先救老妈,因为是老妈给了我生命,我找不到任何理由丢下她不管。老婆如果没救上来,我可以再给她陪葬,在墓里继续我们的爱情。’于是我答应他的求婚,也许你说得对,女人如果结婚,就要找一个爱自己胜过自己爱他的男人。” 陈影陵轻轻叹息,似乎有种解脱,又似乎在感慨,他知道,这个时候他只要说不,卞如意就会放弃那段勉强的恋情,婚姻。 卞如意低头带着自嘲的微笑道:“就是人矮了点,恐怕我以后都没有办法穿高跟鞋了。” 陈影陵淡淡道:“一个男人能不能给你安全感,完全不取决于他的身高,而取决于他的心高。高大而窝囊的男人我见过不少,矮小而昂扬的男人我也见过。一个男人要心高气傲,这样才像男人。当然,前提是要有才华。你说的这个胡介国我考察过,综合素质能够排进神话集团前十五,已经被列为重点培养对象。” “知道啦,就知道教训人。”卞如意露出一个久违的淡淡笑容,凝视着眼前这个及时笑容也落寞的男人,浪子型的男人,总会让女人觉得心中有隐痛,一种想要予以关怀的心疼,卞如意知道虽然她们女人们成天总是口口声声地要着安全感。这样在不言不语中行走一生“花无人戴,酒无人劝,醉也无人管”的浪子男人从古至今都没有少让女人心疼,甚至心碎,不在公司的陈影陵的牛仔衣总是泛白的,布满褶皱,在一群华衣锦绣中格外惹眼,卞如意最痴迷他低着头,数=着手指间一圈一圈晕开的烟气,被生活磨练的他眼神也就不仅仅是深邃了,还透着锐利,应和着浓得化不开的感情。 卞如意只是想要用自己的温柔去安抚陈影陵被她发现的哀伤,其实她从来不是陈影陵眼中那个看上去无忧无虑的女孩,她原本不习惯也不喜欢照顾人,原本只是一个高傲甚至自私的公主,只是,当遇到陈影陵的时候,她改变了,而到今天为止陈影陵都没有改变一点,她也会累,也需要一个肩膀来依靠,她最后看了陈影陵一眼,带着决绝意味轻声道,“那我先走了。” 确实她不知道很多他的过去,但是他也不知道很多她的事情,比如他永远不会知道胡介国只是她的表弟,这么做只是给她一个不能回头的借口而已,她不仅会离开神话集团,还会出国,去一个遥远的国度,用一辈子来疗伤,世界上爱过一次就丧失再爱能力的不仅仅只有陈影陵。 既然走了,就再不会回头。 卞如意背对陈影陵的那一刻,潸然泪如雨下。 “就这样放她走了?”一个略微轻佻的声音在陈影陵背后响起,从黑暗中走出一位修长鬼魅的青年,一袭裁剪精细的黑色礼服,配合他那种睥睨天下的自负,简直就是暗夜的君主。 “不放又如何?我本来就不是女人的救世主,不像你,能够左右逢源,一个对于我来说,都太多太沉重了。”陈影陵苦笑道,说完他狠狠瞪了一眼这个把偌大集团丢给他的混蛋,咬牙切齿道:“你是不是考虑给我安排个能够替你说话的副手?” “别,你以为像我们首席执行官这样才华出众赚钱一流的天才任务这么好找啊,再说了,作为首席执行官的你完全可以把一些琐碎小事交给手下嘛,我知道你有事必躬亲鞠躬尽瘁的伟大情操,但是我怕累坏你啊,你可是我们神话集团的第一栋梁,你可千万不能倒下……”姗姗来迟出现在庆功晚宴上的叶无道狂拍令人肉麻的马屁,远处的外人还以为这两个神话的巨头在谈论商机大事,谁能想到会是这个幕后老板在卑鄙无耻地耍无赖。 “我现在真怀疑当初的决定是不是让自己往火坑里跳。”陈影陵一副怨妇表情在那里自怨自艾,反正他现在早就认命,对于叶无道知根知底的他倒也不会真的说有什么埋怨,当然每次见到办公桌上成堆的材料和安排得密密麻麻的行程表,陈影陵依然有杀人的冲动,这种生活简直比他落拓时还要艰辛。 “你这种人不用来创造神话和奇迹的话,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再说了,我可是相当期待你接下来跟李凌峰的碰撞。”叶无道依旧是那副站在为党为人民你真的应该为我卖命的可恶嘴脸。现在神话集团虽然步入正轨,但是偏偏没有等到壮大就面临风云企业和东方集团的恶性竞争,尤其是酒店的餐饮业,除了g省本土和浙江的两个区域,其他省份的飞凤集团酒店都遭受不同程度的重创,而神话集团刚刚回暖的电子产业更是遭遇冷流,恰好在这个关头临危受命的陈赫轩有的头痛了。 “李凌峰,呵呵,我也想见见这个老朋友。”陈影陵风淡云轻道,丝毫让人察觉不出他跟李凌峰之间刻骨铭心的十年恩怨。 叶无道望着明星云集的晚宴,突然笑容邪恶道:“恩格斯早就预言过‘资产阶级社会,人与人的关系是**裸的交易关系’,正是因为如此资本家们才会把含情脉脉的性关系变成**裸的金钱关系。娱乐圈的女星被包事实就是最好的例证,影陵,我可不介意你挪用点公款去包养几个女明星,怎么样,我这个当老板的相当有人性吧?” 不等陈影陵发飙,叶无道已经赶紧识相地华丽闪人,这对合作伙伴不敢说后无来者,绝对是前无古人。 两个女人吸引了叶无道的全部视线。 枊婳,水夕慕华,这两个亚洲家喻户晓的天后级明星走进叶无道的视野。 一场狩猎也拉开序幕。 号称“少奶杀手”的张养浩正在陪一群仰慕他的贵妇聊天,女人们炙热的眼神让他有点顠飘然,突然他看到有个人朝他走来,顿时拿杯子的手都有点颤抖,脸色也奇差无比,这让那群刚到好如狼似虎年龄旺盛**无处发泄的美妇们找到一个尽情宣泄泛滥爱心的机会,张养浩不耐烦地拨开那群女人,走到那人面前,充满畏惧地低头哈腰道:“叶少。” 嘴角泛着冷笑的叶无道瞥着这个曾经栽在他手中被在他手中被女人**后去做了一个月鸭的男人,拍拍他的肩膀,道“好好干。” 张养浩直到叶无道走远才抬走头,轻轻抹了把汗,这个魔鬼。 不远处无意间看到这一慕水夕慕华一脸惊讶,连忙问身旁充满鄙夷神色的枊婳,“那个男人是谁,竟然能让张养浩这么老实?” 枊婳耸耸肩随意道:“他就是你要找的那个家伙,怎么样,动心了吧?嗯,说实话他确实不错,长得帅,有本事,有背景。不过没有办法, 我就是讨厌这种以为自己是太阳所有女人都应该像向日葵的花花公子。” 水夕慕华恍然大悟道:“哦,就是这个家伙啊,这个出场果然没有让我太失望,不过说帅哥,我可是见过太多以致视觉疲劳了,至于本事背景嘛,我也见识过日本不少的青年俊彦。对了,枊婳,我不是跟你说过我们日本郝郝有名的四公子吗,其中有个是你的忠实影迷呢。我现在最怕最烦的就是那种有钱有势的人,相反,我喜欢平平凡凡的老实人,可惜啊可惜,这个男人不适合本人。” 枊婳轻笑道:“男人有钱就变坏,是的,很多男人这样。不过,一有钱就变坏的男人就算没钱,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啊,慕华,你可千万不要看花了眼,看男人,无所谓他们平凡憨厚还是出类拔萃。最重要的是能不能对我们女人从一而终。” 一个婉约女孩怯生生的在大厅中张望,最后看到枊婳和水夕慕华的时候才重重人才舒了口气,轻轻走到枊婳面前,灿烂笑道:“姐,你今天真漂亮。” 水夕慕华笑着称赞道:”你就是枊婳当作心肝捧在手里的妹妹枊道茗吧?果然很可爱,比照片上更好看呢,真像南方的女人,秀气。像水做的。 从四川成都赶到北京参加姐姐枊婳晚宴地道茗面对近在咫尺的超级大明星水夕慕华,难免羞涩,虽然她姐姐本身就是红透亚洲的影星,但是从来都把枊婳当作好姐姐的她一时间根本无法适应水夕慕华的耀眼光环,这种感觉就像她跟叶无道短暂相处的那段时光,即使叶无道在她面前相当的温柔,她仍然会有压迫感。枊道茗弱弱道:“我可以向你要个签名吗?我,还有我地同学都是你的歌迷。” 水夕慕华娇笑道:“当然没有问题。真是可爱的小女生,其实我跟你一样大小,不需要跟我这么客气的。” 当枊婳见叶无道走向她们的时候,顿时收敛笑容,换上一副冷冰冰拒人千里的样子,只是专心对付叶无道的她没有看到自己妹妹那僵硬的神情,以及水夕慕华玩味地狡黠眼神。枊婳上前一步挡在妹妹面前,她可不希望道茗被叶无道这头色狼像拱白菜一样把水灵灵的妹妹拱了。看到她这样警惕自己的叶无道这含有深意的望了低下头不敢看他的枊道茗一眼,微笑道:“就算我是坏人,也不需要这么排斥我吧,我就算对你有歹念,那也一定会事先告诉你,我要对你做坏事了。” 似乎被叶无道黑色幽默逗乐,噗哧一笑的水夕慕华水灵眸子滴转儿的望着这个平常被枊婳丑化得极其不堪地男人。 叶无道转头看向这个水灵到让男人垂涎的洋娃娃般女孩,有点惊奇道:“你听得懂中文?” 水夕慕华十分淑女优雅的点了点头,微笑道:“我似乎还可以说中文。” 不等叶无道跟水夕慕华套近乎,枊婳已经泼冷水道:“叶无道,你不要想打慕华的主意。” 邪气盎然的叶无道发出一阵肆无忌惮的大笑,朝莫名其妙的枊婳道:“有两种女人很可爱,一种是妈妈型,很体贴人,很会照顾人,会把男人照顾的非常周到。和这样的女人在一起,会感觉到强烈的被爱。还有一种是娃娃型的,很胆小被动,非常的信赖男人,和这样的女人在一起,会激发自己男人的雄性的个性,比如打老鼠扛生物什么的,会常常想到去保护自己的小女人。还有一种女人既不知道关心体贴人,又从不向男人低头示弱,这样的女人最让男人无可奈何,就像你。这有,不是每个漂亮女人都能让我有想法的,比如,你。” 玩了一次欲擒故纵的叶无道转身便离开这是非之地,留下错愕的柳婳,眼神复杂的枊道茗和水夕慕华。 柳婳许久才露出一个会心的微笑,自言自语道:“第一次发现你这么有趣。” 这场一男三女的四人感情游戏注定很精彩 作为掌握《铁骑》生杀大权的孙天意今天心情看上去不错,正在接受一名《看电影》杂志的资深记者采访,当然,不排除那个记者是个成熟漂亮mm的缘故。 “孙导,不知道你这次有没有进军奥斯卡、甚至击沉《泰坦尼克号》的野心?”坐在孙天意对面的女记者身体前倾,有意无意地露出那性感雪嫩的乳沟,她对自己的身材素来有绝对地自信,干她这行只要能拿到第一手数据,牺牲这点色相还是很划算的。要是能够从孙天意身上爆出大八卦,她甚至不介意跟这位中国no1的大导演来个一夜情,为什么?想要跟孙天意上床的大牌女明星都泛滥到了必须排队的地步!” “野心?呵呵,全球票房第一,奥斯卡大奖,其实《泰坦尼克号》已经不是经典,而是神话,《铁骑》现在还没有资格挑战它,倒不是说这不中国电影败给好莱坞,而是我孙天意还没有资格拍我真正想要的片子。下一部,下一部我有创造经典的野心!”孙天意这次出奇的内敛,没有出现女记者预想中“大放劂词”的场面,孙天意扫了一眼她的胸部,便不再感兴趣,虽然规模不小,但是胸形不够完美。 “那孙导对这部电影最满意地演员是谁?枊婳还是张养浩?或者是日本地新一代天后水夕慕华?”那名女记者穷追不舍。 “柳婳现在还处于瓶颈期。如果不是这部电影本身超越《天下》,她的表演只能说跟《天下》持平;至于张养浩,也就是刚刚达到摆脱靠脸蛋吃饭的境界,不过《铁骑》中他有几个闪光点不错,水夕慕华嘛,很有灵气的一个小女孩,本来我对日本人是没啥好感的,现在才发现它们中间也能冒出几个不错的苗子。”孙天意懒洋洋道。对于大牌明星近乎粗暴地态度,是他的一个招牌,可偏偏就是有无数的大牌主动找他受虐。 “那是张子怡?”女记者忐忑问道。 “是赵天雷,因为他没有华丽的外表,没有铺天盖地的宣传和目不暇接的走穴,他只是一个演员,一个纯粹的演员。有内涵的演员,真正的演员。作为一名演技派演员,他对角色的拿捏恰到好处,举手投足间展示了他炉火纯青的演技。这才是我最欣赏的演员,他这次饰演的赤部铁还真是舍我其谁,稍一装扮就有了貌似正义凛然的外型,老戏骨的他,把内里赤部铁的那种奸诈与不择手段刻画得入木三分,看他捏死小鸟的表情。完全可以被动物保护协会直接用作反面教材嘛,他的存在,必将大陆影视提高到一个新的台阶。”孙天意老神在在道,突然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就扔下莫名其妙的记者跑过去。 他和叶无道来了个结实的拥抱,中国能够被孙天意视为知己的人寥寥无几,叶无道恰好算是一个。孙天意好不容易逮到一个能够陪他说话的人,一打天话匣子就再也收拢不住,丝毫没有面对记者或者媒体的”矜持”和吝啬,这个审查制度造就一种电影。中国电影是一个生命不可承受之轻的病人,现在中国电影跟全世界的电影根本不在一个位置。全世界的电影都在拼死抵抗好莱坞电影,我们却还在自我封杀中国电影到了死而后生的时候了,彻底的死,愈快一些的死才好。“ 孙天意近乎悲壮道,他的失态引来周围频频侧目,只是性情中人的孙天意根本无所谓旁人的惊讶和好笑眼神,只是陷入他对中国电影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中,也只有面对他觉得很对胃口的叶无道,他才有这种态度,达到古语所说这种”辟邪“境界的人要么是疯子,要么是天才,”最要命的这些不能拍的从电影角度讲都是最吸引人的。比如我们最关心的中国近现代史。比如文革中我党犯下的错误----**正面的成就,人们包括我都拍了太多。在中国,好莱坞大片肯定最终不是上座率最高的片子,最高上座率肯定是自己的题材。再比如同样拍战争片,我们敢像《黑鹰计划》那样带着怀疑本国政府的政治色彩吗?敢像他们那样难以界定本**队是维和还是侵略吗?敢像《兄弟连》那样拍自己军中有虐杀狂,也有拒绝开枪的人性主义者吗?拍军人都是板砖一个样有什么看头?不敢怀疑总统,如何拍出政治片的深度?就是在这种巨大的社会和人性的矛盾之中,好莱坞才制作了出色的电影,复述太煽情的历史----于是只好眼睁睁让住院病人占领90%的世界市场,剩下的10%还是法国、意大利、日本、印度、俄国等电影大国与中国分抢,中国电影还有什么戏?!“ 叶无道点点头,沉默片刻后轻笑道:”接下来那部电影只要你不太激进,题材不要过于敏感,我能保证能够顺利通过审查,《铁骑》是送来给我的天地娱乐造势的一部电影,只要不亏本太多就不会超出我的底线,接下来这部是让你给天地娱乐赚取口碑的,我的要求是让你拿奖拿到手软为止,这部亏本都无所谓,你拍文化大革命或者南京大屠杀都没有问题,而第三部电影我要求你必须拿下奥斯卡,创造一个类似《加勒比海盗》的票房神话!“ 一听到还能拍部亏本都没有关系的文艺大片,本性清高的孙天意感激涕零道:“成,接下来这两部大片我心里其实都有数了,既然你对我这么厚道,我孙天意悖逆是不识相的家伙,投之以桃报之以李是我的宗旨。“ 叶无道望向枊婳和水夕慕华那个地方,嘴角翘起道:”我相信我对你的投资。” 孙天意似乎察觉叶无道的想法,看着水嫩水嫩的水夕慕华,会心笑道:”老弟,我一看你就知道是情场老手。” 叶无道眉毛一挑,道:“怎么说?” 孙天意哈哈笑道:“20岁的男人看脸蛋,30岁的男人看胸部,40岁的男人就要看臀部。所以也有这样一种说法;一等男人看臀部,二等男人看身材,三等男人看脸蛋。你看枊婳身边那个小女孩的进修是看脸蛋,看水夕慕华的时候是看胸部,看枊婳的时候则是看好的屁股,啧啧,行家啊。老弟,我倒是有不少一心想着成名而毛遂自荐的漂亮处女,你要是感兴起啊,我可以一打一打的送到你手上。” 叶无道懒散道:“山不在高,有仙则史。这女人啊不在多,一个倾城就足够了。” 深感臭味相投的孙天意拍掌笑道:“不错不错,还是老弟你对我胃口。” 叶无道一把推开想要跟他亲热拥抱的孙天意,咒骂道:“丫的不要让我背上跟你断背的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