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钓鱼台风波(下) - 极品公子

第十九章 钓鱼台风波(下)

愣了几秒钟的擎茂骂了一声臭婊子后就要抓柳婳的头发,只不过一只手搭在他肩膀上,示意他不要冲动,转头却是那个手上有串珊瑚念珠的胖子。迅速平静下来的舒擎茂竟然真的能忍下这口气,根据胖子的视线,他看到一个气质、相貌和风范都无可挑剔的男人,很年轻,却有着让舒擎茂都嫉妒的气势。气势这种东西舒擎茂本来只能从他们老子身上看到,什么叫气势?几分钟的谈话能让你全身冒冷汗的就是气势。杀过人和没有杀过人给你的感觉会一样?杀过很多人和杀过一个人给你的感觉更不会一样。 这就是所谓的气势,可惜的是太多的人没有见过而已,不见过,不等于不存在,因为你平凡而已。 这个人自然是被《铁骑》编剧紧急找来的救命稻草,叶无道,当柳婳看到这个嘴角永远挂着轻佻笑容的男人的时候,不否认自己紧绷的心一下子松懈下来。无论她如何否定这个邪恶花心的叶大少,她对他比对其他男人要好许多了,至少,不会给耳光吧。 “这一巴掌无论从力道角度还是弧线来看,都是本人见过最精彩最漂亮的一次。” 叶无道轻轻拉过柳婳,霸道地将她半搂在怀中,男人怎么占女人便宜也是门大学问,他用一种很淡却让人抓狂的语气道:“而且,你难道没有看出我的柳婳还是黄花大闺女?我闭着眼睛都能闻出她地处女香味。唉,跟你说也不明白,可你总能从一个女人走路的姿势看出她是不是处女吧?不能?你该不会还是处男吧?怪不得。” 十四岁就是处男的舒擎茂有种崩溃的感觉,这个疯狂是谁?! 不要说舒擎茂,他其他那三个见多识广的死党也都是处于混乱状态中,这个实在很幽默,幽默到让人笑都笑不出来。 柳婳虽然生气这个家伙的得寸进尺,可当她听到“黄花大闺女”这个词的时候真的有种捧腹大笑的冲动以。这家伙实在是太有才了,对而后叶无道那席话让她撇了撇嘴,果然是这么快就露出色狼尾巴了。 “你算什么东西?”舒擎茂狞笑道。 “我是你老子。”叶无道依然是那副笑容迷死人不偿命地轻浮模样,那感觉就像是在诉说最动人的情话,虽然这句话真的很有冲击力。 再次崩溃,如果不是柳婳和张子仪都对这个男人表现出极大的依赖,舒擎茂真地会以为叶无道是个不可理喻的疯子。李家大少眼睛细细眯起,冷笑道:“你做他老子确实嫩了点,如果想英雄救美,我希望你能搞清楚状况。现在这个社会,见义勇为可是要付出代价的,到时候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 叶无道斜眼瞥着这个似乎依旧很平静地中年人,耸耸肩道:“不管你是什么阿猫阿狗,我不顺眼,就狠狠踩,踩死了,再吐口水,碰我地女人,就是龙,我也把你踩成虫?” 李家大少不再说话,对他来说崇尚的是谋略,而不是武力,既然现在这个时候既不能马上放倒这个嚣张狂妄的家伙,又不能在言语上占据优势,他就不浪费口水了,从他扯了扯领带的习惯性动作来看,熟悉这位李家大少地人都清楚,他要发飙了。 柳婳俏脸一红,这个混蛋,自己什么时候成他的女人了 张子仪不知道是该庆幸叶无道的既无忌惮还是悲哀叶无道的极度自负,但是她知道,如果有个这样的男人对她,她会爱上他的,哪怕他口袋里的钱还不够她买支香水,所有积蓄都不够她买套礼服。 那个始终没有开口地胖子淡淡道:“年轻人,自负是需要足够资本的,有资本还不行,需要足够的资本才行。” 叶无道斜眼盯着这个挺壮硕的胖子,不屑道:“怎么,仗着体积大要跟我单挑?” 那胖子也跟李家大少一样被气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七窍生烟的他只能眼神怨毒地盯着这个讲不通的跋扈青年,脑海中快速搜索北京太子党的成员资料,他要看看到底是哪个王八蛋敢这么牛逼。 !“我**!”舒擎茂终于忍不住,朝叶无道的裆部踹出一脚,还真不是一般的阴狠。“找死!” 在旁人看来叶无道似乎根本就没有动弹,那个舒擎茂身体就像个虾米一样倒窜出去,最后重重砸在已经结冰的湖面上,滑出去老远,不清楚死活。 松开柳婳,冷冷瞥了那三个如临大敌的陌生男人一眼,一言不发地走到那个舒擎茂跟前,蹲下来用手按着那个可怜家伙的脑袋,不带感情道:“骂我女人的没有她下场,骂我妈的基本上都是死。” 李家大少和柳婳他们接下来就看到令他们毛骨悚然的一幕产,舒擎茂的头竟然被那个瞬间变成魔鬼一样的男人硬生生按进水中,也就是说舒擎茂的头砸碎了冰层! 不死,恐怕也跟植物人相差不远了。 这一刻,张子仪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传闻说神话集团的精神领袖是中国南方最不能惹的公子哥,她不明白前一刻还在说着忍俊不禁轻佻言语的他就能变成这一刻的冷酷男人,那种寒意让即使穿得很暖和的张子仪浸透骨髓。 这个时候跟舒擎茂年纪差不多的男子颤颤巍巍掏出手机,脸色苍白地打了个电话。 “柳婳,可以告诉我他是谁吗,没有别的意思,单纯底部而已。” 异常冷静的李家大少淡淡道:“你不需要担心我有任何企图,我叫李东帝,李嘉城的大儿子,而那个人,则是香港四大富豪中舒典旗的独生子。我这么说不是标榜我们多么有背景,只是想让你知道,这件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真的,很不简单了。” 看着几乎要哭出来的张子仪生硬点头,柳婳脑袋一阵空白,这下子叶无道闯了天大的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