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钓鱼台风波(上中) - 极品公子

第十九章 钓鱼台风波(上中)

朝中有人好做官啊。 叶无道突然了出这样一个念头,杨家和苏家这样“权倾边疆”的大家族,虽然风光显赫,但却依然难以掩饰被北京核心排挤在外的尴尬,如果真要从政,就争取爬到北京的某个位置吧,叶无道很自然的就有了这种信念,其实当年杨家跟叶家争论叶无道到底是从政还是经商就有不小的冲突,最后当然是叶正凌这头银狐代表的叶家胜出。 传来一阵敲门声,叶无道感到奇怪地过去开门,赵宝鲲和徐远清他们都涌匙的,就算要来也都会事先打招呼,打开门一看竟然是张陌生却熟悉的脸孔,张子仪,一个在中国电影圈几乎能够媲美柳婳的女人。 福补排行表明06年美国收入超过1亿美元的艺人有6位,最高的斯皮尔伯格为3.3亿美元,超过2000万美元的高达47位。而在中国除了柳婳独创一个档次一骑绝尘之外跻身好莱坞顶尖艺人的收入水准,年收入能够超过2000万人民币的不会超过10个人,绝大多数所谓的准一线和高二线艺人收入在一千万以下,但是这个张子仪就是中国艺人除柳婳之外赚钱最多的女人。这次《铁骑》会选中她做配角,相当一部分是看中她凭借《英雄》和《艺伎回忆录》在海外市场的影响力,拍摄《铁骑》期间就传出她和张养浩的绯闻。 “你找我有事?” 叶无道微笑道,他对这种娱乐圈风生水起的女人没有半点趣,**哪怕真到了不得不发泄的地步,他也不会找这种很有可能是多孔插座地女人。他不是没有玩过风的女人,但不代表他会跟张子仪这样绯闻无数、没有背景靠自己慢慢爬起来的女明星。不过虽然如此,开心就好整理叶无道也没有依靠鄙视她抬高自己身份的幼稚想法,谁不是在生活地牢笼中挣扎生存。谁也不要瞧不起谁,在他看来身处这个社会,既不要笑贫也不要笑娼,笑笑自己吧。 “叶总裁,我只是想给你带件小东西,我在**偶然得到的,刚好听说你也在钓鱼台,就冒昧过来了,希望你不要介意。”张子仪笑容很含蓄,没有给人太多妖艳的感觉。 “哦。如果是贵重的东西就算了,呵呵。”叶无道头痛道,这个女人也太直接了吧。说起来两个人还是第一次见面,怎么感觉就像是老朋友叙旧。不过除了柳婳他还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中国的大牌女星,感觉她们真的跟寻常美女并没有太多差别,恐怕真说起来也就是她们头上的光环了。 张子仪掏出一个精致却并不昂贵的小礼盒,打开原来是一串五行珠。用五种不同颜水晶珠子所串成的手珠,叶无道知道这种饰品据说可以补足所戴的人五行中所欠缺地元素,她很有兴致地介绍道:“叶总裁。白水晶代表金……” 叶无道淡笑道:“绿、粉或者浅紫代表木,黑代表水,这颗红发晶代表火,如果没有猜错,那么最后这颗茶晶就是代表土了。” 张子仪张大嘴巴惊讶道:“跟紫微斗数命里专家廖鞞峰老师说的一摸一样啊,难道叶总裁对这个也有研究?” 叶无道把五行珠还给她,笑道:“对不起,我不能收,但是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本人对张小姐地演技还是认可的。如果有兴趣,以后可以继续跟我们天地娱乐公司合作,张小姐也知道天地接下来会有几项大的举措,对任何一个影视圈想要提升自己的人来说都是一个机遇。” 张子仪似乎有些受宠若惊道:“能够跟孙导和天地合作是我的荣幸。” 这个时候张子仪接到一个电话,叶无道下意识地皱了下眉头,捕捉到这一细微表情的张子仪看也不看号码就按键挂掉。叶无道耸耸肩道:“张小姐有急事的话就去忙好了,没有关系地。” 叶无道话刚说完,张子仪那只漂亮小巧的红巧克力就响起来,内心有点恼怒的张子仪面带灿烂微笑不露声的把它放进口袋,然后关机,她可不想浪费跟叶无道单独相处的每一秒钟,这个神话集团总裁的背景她多少比普通人了解点,抱住他的大腿无疑等于平步青云。 叶无道若无其事地笑道:“张小姐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呢?我可不是像张小姐这种有无数崇拜者的大名人。” 并没有多想的张子仪略微歉意道:“我们《铁骑,剧组刚进钓鱼台地时候柳婳就说到你,我很早就想知道是什么样的人能够让孙导都那么看重,你不知道孙寻经常说你是他的知音呢。再后来我逛钓鱼台的时候恰好看到你进了这幢楼,就拜访你了。” 叶无道哦了一声,释然道:“呵呵,那个柳婳一定没有少骂我吧?” 张子仪神情复杂,支支吾吾没有说话,似乎这个问题不好拿捏,在没有摸透叶无道底细的情况下她还不敢乱说话,只好转移话题道:“柳小姐对叶总裁印象蛮深的,对了,您最近都还在北京吗,《铁骑的开幕式会不会参加?” “嗯,会参加。”叶无道这个时候接到赵宝鲲的电话,张子仪见机就很识趣的准备离开,既有庆幸也有一点失望。其实敲门前她都已经做好“献身,的准备,娱乐圈就是这样,很多女明星之所以不够红,就是因为她们的腿张得不够开,开心就好整理毕竟偌大的中国柳婳这种一炮走红并且一红到底红到发紫的女人只有一个。 “叶总裁,那我先走了。” 叶无道点点头,露出一个职业化的笑容。 张子仪虽然感到有点遗憾,但对这个结果已经算比较满意,她本来想攀附上孙天意这棵大树,无奈孙天意实在太不近人情,根本就是一个无缝的蛋,所以无所不用其极才爬到自己这个位置的她便把主意打在叶无道身上,关键在于她相当看好天地娱乐的发展前景。 叶无道看到茶几上那串被张子仪“遗忘”的五行珠,不禁摇头,女人啊,真是执着的生物。 如果不是现在天地娱乐需要大量的影视圈名人加盟,这个女人是不配走进这间房间的。 随手将那串五行珠扔进垃圾篓,叶无道走到窗口,欣赏钓鱼台宾馆内的冬景。 钓鱼台宾馆的湖畔,四五个气质不俗的男人在散步,其中一个将近30岁、别有精致钻石袖口的成熟中年人笑着朝身边一个约摸30岁左右、别有钻石领夹的英俊男人道:“擎茂,你不是说那个张子仪是你的旧情人吗,听说现在她正好在钓鱼台,约出来玩玩,反正我们闲着也是闲着,对了,那个柳婳如果能带出来最好,听说她现在的身价都能进福补了。” 那神情自负的英俊男人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禁不住周围几个死党的起哄,拿起一只象牙雕外套的诺基亚手机给张子仪打了个电话,出乎他意外的是竟然第一时间被挂掉,这让他大吃一惊,开心就好整理周围的人都有些奇怪地看着脸剧变的青年,耸耸肩的他只好把这个当作意外,继续拨打了电话,不过这次更加干脆,关机。 那个别有钻石袖口的中年男人大笑道:“哈哈,小舒啊,看来这个张子仪真的很大牌,竟敢不给你这个香港娱乐界的太子爷面子啊,什么时候婊子们都立起牌坊来了,小舒,明天就封杀这个女人。” 舒擎茂强忍住心中火火,自嘲地摇摇头道:“没有想到这种给我提鞋都不配的女人竟然让我出了大洋相,各位,对不住了,不过既然李大哥你对柳婳有兴趣,就算她是圣女,我也能把她弄成,只要给我几天时间,李大哥,到时候小弟再给你赔罪,怎么样?” 那个样貌儒雅的中年人微笑着摇摇头道:“擎茂,现在是敏感时期,不要闹出事情,女人嘛,哪里没有,这件事情你也别往心里去,总之,这段时间我们在北京就不要意气用事了,毕竟老头子们不愿意看到,你们说呢?” 一个跟这个中年人年级相仿的胖子摸了摸手上的那串红珊瑚念珠,点头道:“嗯,忍一时风平浪静,这点芝麻绿豆的小事先放一放。” 原本已经消气的舒擎茂突然接到张子仪的电话,脸有点狰狞的他不理会对方的焦急道歉,冷冷道:“我在钓鱼台宾馆12楼附近,你给我过来,否则后果自负。” 一个跟舒擎茂差不多大的青年冷嘲热讽道:“呦,这女人跟我们舒大少玩欲擒故纵啊?” 本来就怒火中烧的舒擎茂被这个人这么一激,更是暴怒,只不过良好的家教令他保持表面的绝对平静,舒擎茂,也许大陆并没有太多人熟悉这个名字,事实上也只有影视圈的人才会偶尔地接触这位公子哥,但是你只要看下他的长长的一张绯闻女友名单就明白他的份量,除了红透半边天的张子仪,还有李嘉欣,萧蔷,林志玲等等。 也许你会问他到底是何方神圣,其实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老子是谁。 小跑到这群男人面前的张子仪娇喘吁吁,煞是可怜,不等张子仪出口解释,舒擎茂已经一个巴掌挥过去,冰冷道:“你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柳婳给我弄上床,而且必须是今天!” 两个原本将友情视作一切的女人往往能够因为男人而反目成仇,两个原本感情生疏的女人也可以因为男人而同仇敌忾。 张子仪看不惯柳婳的种种特权,比如替演,达到连亲嘴的镜头都要替身的地步,据说这就是那位“资本家”叶总裁的作风;柳婳也看不惯张子仪为了往上爬费尽心机,讨好导演,讨好编剧,甚至还会刻意地拉拢摄影师。 但当柳婳看到远处张子仪被人甩了一个耳光的时候,她还是第一时间赶到了张子仪身前,她身后还有随行的《铁骑》剧组几个主要成员,柳婳看着那张微微红舯的精致俏脸,都是在影视圈拼搏,柳婳再看不惯张子仪也有点同情,更何况都是女人,她怎么能忍受这种事情,扶着张子仪轻声问道:“张子仪,要不要紧?” 张子仪强装出轻松的样子道:“柳婳,我没有事情,你走吧。” 似乎她并不想柳婳拖入这个旋涡,也许是不想柳婳跟她分一杯羹,也许是因为柳婳的出售援助让她不忍心将柳婳推入狼口,都有可能。 只不过她在舒擎茂眼中不过是条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漂亮母狗而已,没有主宰形势发展的权利。看到柳婳到来,马上恢复翩翩贵公子的模样,丝毫不拿正眼看幽怨的张子仪,朝这位亚洲影视天后微笑道:“很高兴认识柳小姐,我们都是柳小姐的影迷,如果不介意,我想请柳小姐喝下午茶,顺便还可以谈一谈下部电影的投资问题,哦,忘了介绍,舒擎茂,目前我是香港无线的副总裁。” “没兴趣。”柳婳拉着张子仪就要走,她何曾给过富家公子哥好脸色,对待叶无道这个几乎掌握她生杀大权的神话总裁尚且如此,这个舒擎茂碰一鼻子灰也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只不过她不知道这群男人并不像往常那群只知道砸钱砸晕女明星的公子哥。这也间接导致了这场风波的蓄势待发。 “柳婳,我真的没有关系的,你回去吧。”张子仪尴尬道,柳婳不知道这个舒擎茂的厉害,她可是最清楚,当年香港刘嘉玲就是因为没有乖乖地给这个娱乐圈太子爷跪下唱征服,不仅被**还被录影,几乎直接扼杀了她的影视生涯。 舒擎茂本来寻常时候还会欣赏柳婳这种不喜欢钱的脾气。因为那样会让他更有征服感,说实话他现在对那些香港艺人已经没有半点兴趣,很早就身价数亿的他根本就是把香港娱乐圈看作一个大妓院,想跟谁**就跟谁做。只不过这个死党在一边看好戏的敏感时刻,他对这种柳婳半点面子都不给的冷傲很生气,相当生气。所以,后果很严重。 “听说你们《铁骑》就要首映,信不信不仅在港澳台地区遭到封杀?又或者这场首映式无止境地推迟?”舒擎茂笑容阴险,他自然是能做到的。只要《铁骑》的后台不是叶无道,说实话。如果叶无道不动用武力对付这个娱乐圈的太子爷,纯粹角斗娱乐圈的资本实力,《铁骑》真的会夭折。 “擎茂,不要生气,柳婳就是这脾气,其实没有恶意的。”张子仪赶紧解释道,《铁骑》如果遭到封杀她岂不是千古罪人,不说和天地娱乐彻底决裂,那个叶公子也不会让自己好过吧。再说自己在这部片子里也付出了很多心血。 最后张子仪饱含深意地对柳婳轻声道:“叶无道就在12号楼。” 见柳婳没有任何动静,焦急的张子仪只好给那个《铁骑》的编剧使了个眼色,后者聪明地悄悄离开,背对着那群男人的张子仪这才稍微松了口起,只是她不知道这样做仅仅是点燃了风波的导火线而已。 “呵呵,柳小姐的脾气我是知道,又怎么会生气呢,开个玩笑而已。柳小姐,怎么样,一起喝个下午茶?”舒擎茂继续在气势上压迫柳婳,他越来越有种把这个女人压在身下的冲动,不过看来真的要压,也要轮到身边这个李家大少先压完了再说。 “你要封杀《铁骑》那是你的事情,与我无关。”柳婳依然是谁的面子都不给,拉着张子仪就要走。 “口气不小,我喜欢。”那个李家大少爷玩味笑道,语气很淡,显然比舒擎茂要成熟很多,也收敛低调很多。 他身边另外两个男人同样只是抱着看戏的姿态对待这种事情,不管这群男人如何思维方法行事准则多么不同,唯一一点确认的就是柳婳这个女人实在是太不知道轻重了,在见惯娱乐圈是非的他们看来,女人进了娱乐圈就是签了卖身契,不同的是你卖身的价格不一样,柳婳在这个李家大少眼中其实也就是中国价格最高的卖身女,仅此而已。 “张子仪,这种一点都不知道尊重为何物的男人有什么好留恋的,他能给你什么?钱,你不缺钱吧?机会?机遇永远是把握在你自己手中的,今天的你还缺少机会吗?你如果不跟我走,我会鄙视你一辈子!”柳婳凝视着神情焦急的张子仪。 “柳婳啊柳婳,真不知道怎么说你……唉,算了。”张子仪挣扎了许久后终于放弃犹豫,站在柳婳一边,即使知道这个舒擎茂能够封杀她,即使清楚事情没有柳婳说的那么简单和轻松,她都选择了柳婳,对于张子仪来说,她自己都觉得奇怪。 “听说你是孙天意和那个神话集团年轻总裁两个人的共同情妇,不知道你们会不会玩3p。”舒擎茂话语恶毒,神色狰狞,张子仪胆大包天的倒戈更刺激了他的怒气和兽性。 本来已经转身准备走人的柳婳猛然回头,慢慢走到舒擎茂跟前,露出一个优雅笑容,然后毫无征兆地就甩出一个响亮巴掌,道:“这个巴掌不是为你这句话打的,是替张子仪讨还而已,真是人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