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拯救迷途的羔羊 - 极品公子

第十七章 拯救迷途的羔羊

非处男上厕所小便与处男是完全不同的。 匆忙地冲进厕所,还没有走拢小便池就憋不住了,掏出家伙就洒,小便如高压水龙头喷在对面的墙壁上,反弹回来还把自己的头发淋成落汤鸡的是处男,相反慢吞吞地蹩进厕所,左顾右盼地走拢小便池,伸一只手在裤裆里掏啊掏啊,找了半分钟才找到自己的作案工具,然后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在思考人生哲理或者歌德巴赫猜想,等到一起进厕所去大便的人都已经结束时,他才自己给自己吹着口哨小便出来。 叶无道自然不是处男,不过他来到洗手间后却并没有方便,而是直接开始洗手,眼神轻轻瞥着镜中的自己,嘴角勾起一抹阴森的血腥。 正面镜子突然闪出一阵刺眼的璀璨光芒,叶无道的眼睛第一时间失去功效,本能闭上后就表明至少在两秒钟之内他不能看到任何东西。 似乎叶无道陷入一个很大的危境。 只是对于习惯于黑暗中刺杀和暗杀的影子来说,黑暗恰好是他的强项,身体诡异地左挪,躲开那只攻击他脊椎骨第三和第四关节之间的扫荡腿,然后横起左臂挡住那个身手不俗的刺客连环霹雳腿,许久没有热身的叶无道饶有兴致地放慢动作,慢慢抵挡那个人水银泄般的攻势,等到被踢碎镜子和两扇厕所门后叶无道终于丧失耐心,双手滑一小圆,抡住那人的弹腿,然后猛然发劲。将那个甩出去,不等那人撞上墙壁,叶无道身形突然毫无征兆地启动,那个家伙就像是影片中慢动作一样停滞在空中。而叶无道猛地一腿将那人踢到地上,这一切,都因为叶无道的速度太快,被重重轰到地上的家伙根本没有半点动静,整根脊椎在重创下全部碎裂! 连龙榜上地曹天鼎尚且被叶无道的弹腿踢得狼狈不堪,地上那个刺客怎么可能还有生还。 不能怪他弱,要怪就怪叶无道隐藏起来的实力太恐怖。 叶无道看了看手表,耸耸肩道:“十秒钟,难为你跟踪了我们一个晚上。” “宋人黄庭坚曾说三日不读书,便觉面目可憎。张爱玲也这样说过,可我已经4年没怎么好好买一本书了。”那男人抬头看了看手表,笑容诡异。用那种纯粹男人看女人的**裸眼神凝视着杨宁素道:“你地男朋友似乎出了点小事情。” “确实出了点事情,解决起来有点棘手,毕竟花了我差不多十秒钟。不过我倒是希望下次能够更棘手,否则就太乏味了。”一个温醇中蕴含浓郁杀机的嗓音在那个男人背后响起,那原本胸有成竹的男人强刹住准备朝杨宁素出手的身形。瞬间做了个深呼吸,装出无所谓的神情。 注意到这个男人脸色如换脸谱般迅速的杨宁素,不得不说他是一个演戏的高手。她期待接下来叶无道的表演。 叶无道若无其事拍了拍他的肩膀,拿起他那杯伏特加,遗憾道:“本来喝伏特这东西总让人联想起一片苍凉的西伯利亚,也容易赢得女人地好感,只是一旦像你这样加了橙汁,虽然是最流行的喝法,却可惜的流俗了,知道〈苏州河里男女主人公一直在喝一种有一根野牛草泡在里面地伏特加吗,以后钓女人记得不妨跟她说你就是喝这种伏特加。那样成功的概率也大些。” 那男子虽然脸皮不薄,还是被叶无道这番话刺激得一阵红一阵青,看来受气不小,强忍胸中怒气平静示好道:“兄弟你教训的是,我一定按照你的法子去试试看,如果有效,就请你喝酒。” “恐怕没有机会了。” 叶无道耸耸肩,端着那杯伏特加的手极其隐秘地一晃,些许粉末状物体就不露痕迹地溶入伏特加中,加上叶无道将酒递给那男子的时候手腕轻微抖动,谁都无法发现他已经瞬间下药,那男子虽然谨慎,但是做贼心虚的他哪里还顾及到这一环,叶无道那双眸子带着只有杨宁素看出来地浓重嘲讽,笑道:“人生得意须尽欢,失意也是如此,借酒浇愁只要醉了,是不会更愁的。” 男子喝了一口后就狼狈地起身准备离去,原本以为叶无道会阻拦的他没有想到这个煞星并没有难为他,不禁感叹自己果然是被上帝宠爱的羔祟,赶紧走出酒吧,生怕走慢了被叶无道痛下杀手,他丝毫不怀疑叶无道能在那种场合公开杀人,斧头帮,青帮都已经用数百条鲜血淋漓的生命证明这条黑道新准则。 走出酒吧,坐进一辆银色豪华版雷克萨斯gs,那名司机神色紧张道:“副麒麟使,情况怎么样?彪哥有没有成功?” 男子疲倦地靠在后座,浑身冷汗,颓然道:“叶无道还是活蹦乱跳,阿彪很可能已经失败。” 失败,也就是死了。 麒麟使,中国只有北方最大的黑帮麒麟会才有这种称呼,除去麒麟主李凌峰,还有金木水火土五行麒麟,每一行都有两个副麒麟使,这个掏出脖子上那枚十字架抚摸的男人叫范宁,是名副金麒麟使,地位颇高,那个刺杀叶无道的阿彪是麒麟会中成功率在90%以上的王牌杀手之一,也是他地心腹。 “也许我该去趟教堂。” 范宁低声喃喃道,在地狱门口徘徊了一圈回到人间的他开始更加渴望和憧憬天堂。 那司机自言自语道:“没有想到这个太子这么强悍,连阿彪都不是他的对手,我以前还不相信那些关于他的传闻,以后都他妈的是狗屁,现在想想还真不是个简单的主。而且我还听说他们太子党地天王萧破军跟狼王都是以一敌百的高手,唉,我们麒麟会现在又被这个北方黑道联盟排挤,内忧外患的。你说麒麟主会怎么办……” 只可惜这名司机背后的范宁已经听不到他地任何牢骚言论。 那只抚摸着胸口十字架的手已经极度苍白,没有一点血气,就像是被吸干血液的干枯骷髅,诡异的恐怖。 也许被梵蒂冈教廷称为撒旦的叶无道代替上帝用另一种方法拯救了他这只迷途的羔祟。 回到长城饭店,在叶无道的纠缠下杨宁素只能答应洗鸳鸯浴,在无数玫瑰花瓣飘荡的浴缸中,叶无道用那熟练的手法帮杨宁素按摩,对穴道和经脉的把握他堪称真正地宗师,比起那群所谓的盲人按摩师境界要高出太多,所以沉醉其中的杨宁素舒服地娇喘呻吟。 叶无道想到在北京美洲会上神秘出现地李楷泽。现在终于解开谜团,那个白炫殃会不会是拥有双重甚至多重身份的香港**?叶无道没有自负到地大物博的华夏版图上只有他这么一个怪胎,仔细揉捏着杨宁素的后背。想到太子党即将拉开中国南方黑道清场的序幕,不禁喃喃道:“香港真地要翻天覆地了。” 并没有理解叶无道真实含义的杨宁素点头道:“确实,霍英东离去的空白,短时间将无人可以代替,马万祺和李嘉诚都面临相同地问题。集成财富的人并不就能保证其政治人脉,而与中央高层形成良好的互动关系也非一日之功。前年40多位香港大亨进京拜会国家领导人,因为多数都是父子两代同时出场。而被戏称为父子兵团。金利来主席曾宪梓和小儿子曾智明,李嘉诚则带着李泽矩和最近跟你闹翻的李楷泽风光亮相,力捧第二代显然成为那次访京的主要目的,而这次香港财阀们的高调赴京,更是如此,无道,我不知道为什么你近期对政治如此感兴趣,但是你如果真的有意进入政坛,我想你真的是我们杨家这一代人地希望,毕竟杨家还没有人能挤进中央政治局核心。” 叶无道把手悄悄伸到杨宁素胸部。一下握住那对坚挺的双峰,大笑道:“红色资本家霍英东的悄然谢幕,香江从此无大佬了。不知道李楷泽这个家伙有没有兴趣做这座中央跟香港桥梁,至少我记得他跟前总理朱镕基关系相当微妙,我想什么时候暗中帮他一把,虽然是兄弟,但他这次帮我这个大忙,我不想欠这么大的人情。至于我进不进政界,再过几年吧,现在我面对的是一团团乱麻,等我悉数斩断再说。” 杨宁素惊叹道:“真不敢相信你从政的话会有多么大的轰动,让我算算看,不说我们杨家的人脉关系网,不说叶家的庞大资金支撑,苏家那丫头背后可意味着数个南方沿海省份的全部保守势力啊,还有那个跟你有暧昧关系的浙大校长韩韵,这个女人,就更了不得了,她蕴含的能量,恐怕连你都没有底,我也是偶然的机会才知道的,这个嘛,以后你自己慢慢就了解了。” 叶无道一阵头大,确实要见见那个韩家的未来丈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