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涌动的暗流 - 极品公子

第十六章 涌动的暗流

那群人见到斯斯文文的李镇平一只手就搞定一个家伙,原本气焰嚣张的他们马上安静下来,一个文弱书生都能如此强悍,虎视眈眈的徐远清跟跃跃欲试的赵宝鲲在他们心目中的形象愈加“高大威猛”不等叶无道让他们滚,吃软怕硬的他们就主动撤出紫藤茶坊,这样一来叶无道跟李镇平和徐远清的距离无形中又拉近一步杨宁素知道,对于这群背景雄厚的公子哥来说很多时候动用关系帮忙跟亲自出手的意义是完全不一样的原本因为上次在成都心存芥蒂的赵开心宝整理鲲都主动拍拍徐远清的肩膀, 徐远清和李镇平虽然晚上都住在钓鱼台国宾馆但想是因为在北京都有各自的关系网络各自都马上就要去拜访一些在北京当政的巨头大佬们而赵宝鲲因为这个时候精彩的夜生活才开戍以喝完茶后依然是叶无道跟杨宁素两人的私人世界。 因为杨宁素明天中午就要回成都,晚上他们并没有打算太早睡觉,而是来到了一家情调温馨的高档酒吧,悠扬的爵士乐响彻耳畔,没有迪吧的嘤,没有舞厅的喧嚣,只有宁静的舒缓,杨宁素撒娇请求叶无道给她当回调酒师,只不过看到吧台内那个调酒师面对一群异崇拜者正表演地起劲,偶尔信奉一下君子有之美的叶无道也就没有打断他的花哨表演。 不过说实话那个花式调酒师在叶无道和杨宁素这样的行家看来道行稍微逊了点,但也算是半个高手,吧台内,高高抛起的酒瓶在落下的瞬间被迅捷地接住。不时。在瓶子落下地间隙,这名花式调酒师一个360度的转身接瓶,在他娴熟双手的掌控下,接连不断地抛瓶、转身、接瓶、立瓶的动作有如杂技团地专业演员般出。 一时间女人的赞美称赞不绝于耳。那名花式调酒师在给一名慕名而来的富家千金调完一杯火焰彩虹酒后就跟她调起情来,似乎调酒厉害的人**也一样非同凡响,那个一身dior的漂亮女孩被这个年近30的成熟男人逗得娇腻笑声不停。 “小姨,听说最近很多香港商界的巨头都赴京了,这样一来北京岂不是很热闹?”叶无道突然想起赵宝鲲说起的这件事。 “恩,北京确实不寂寞了,希望赵宝鲲不要惹出什么事情,你也注意点,在这个敏感时候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情,中央肯定是偏向香港方面的。”杨宁素点头道。 叶无道似乎有些不以为然。道:“香港人多精明,对大陆的政界始终抱有畏惧和警惕心理,真出了事情。还不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神担忧地杨宁素语重心长道:“不能简单这么下论断,89年**后香港社会极不”定,一些原本与中方有接触的大资本家也主动疏远大陆,与大陆保持一定距离。后来**高层为打破僵局,主动邀请一群香港大资本家赴京。其中90年霍医书英天空东整理便带着他的大儿子霍震霆两次入京,分别与江书记和李委员长会面。我听说霍家中就有成员跟京城太子党关系密切,无道。我知道你要对付京城太子党,但千万记得不能来大跃进,北京终究是那个人地地盘,我们杨家现阶段在北京还没有能够跟‘他’抗衡的资本。“ 一听到那个“他”,叶无道的眼神都转为冰冷,不带感情道:“任何的政治领袖获得北京方面的信任,都不是一年两年、一个偶尔地事件,而必然是长期的观察,显示出他政治上的忠诚。现在我们中央与港澳特区政府地沟通已经没有障碍。商界精英居中传话的作用将相对减弱,如霍英东这样在中央和地方都有巨大人脉和影响力的人物将很难出现。强人时代真的落幕了,这群二世祖我想也折腾不出太大动静了,我敢预言等到霍英东李嘉诚这一代的孙子辈成长起来,他们在政治上已经没有任何发言权。至于那个人,哼……” 察觉有人靠近杨宁素马上转移谈论的话题,跟叶无道聊到省电视台改革的时候,叶无道突然说要去下洗手间,不疑有它的杨宁素便在叶无道离开后独自喝起叶无道推荐的那杯酒,龙舌兰加柠檬和盐,杨宁素知道这是龙舌兰最正统地喝法。 百般无奈玩着骰子的杨宁素突然看到一个穿着得体的男人在她面前坐下来,约莫50岁左右的样子,眸子暗藏沧桑感,这种男人多半不会让女人生出讨厌,只不过沉迷在叶无道二人生活中的杨宁素不吃这一套,不等那名男子发挥他高超的交际手腕就直接道:“对不起先生,我已经有男朋友,而且他不喜欢别人坐他的位置,如果你觉得寂寞需要倾诉的话,显然我不是一个合适的物件。” 那沧桑男子眉毛轻轻挑了一下,笑容含蓄内敛,眼神带着点孩子气的无辜道:“需要这么干脆吗,我并没有恶意,纯粹只是你一个听众而已,一个崇拜者走近他心仪已久的偶像,这个偶像似乎没有理由拒绝简简单单跟他喝一杯酒吧,仅仅一杯酒而已。”没有等到杨宁素说话,他已经自作主张地举起他手中酒杯,自顾自地喝了一口,道:“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喝龙舌兰,真的很意外,我原本以为只有男人才有这种喝法,因为这样喝很有江湖的感觉。” “很有江湖的感觉?呵呵,也许吧,教我这么喝的人确实有资格这么喝,江湖,男人的江湖是什么呢,让人头痛啊。”无意间被这个陌生男人挑起共鸣的杨宁素自言自语道,只是她丝毫没有降低对这个陌生人的警惕,见过太多商场谋和政界交易的她根本就不相信任何一个跟她没有血缘关系的人,有几个男人真正能够一点都不奢望她的容颜和她背后的杨家人脉?她似乎怕这个男人自作多情地以为她被他打动,淡淡道:“我想我的男朋友也快回来了,到时候可能会有不必要的误会。” 男人露出一个神秘微笑,道:“恐怕未必了。” 杨宁素神平静,依然不为所动,继续安静喝酒,他如果想跟久经考验的她打攻心战,未必有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