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官欲城市的男女 - 极品公子

第十二章 官欲城市的男女

“昂德,那个家伙到底什么来路,竟然同时跟齐音、萧聆音和杨宁素三个大美女都有暧昧关系?是你引进他来北京美洲会的,你可不要说你不清楚他的背景,那样的话你直接给我们去死好了。”马昂德的一个死党好奇道,如今判断一个北京男人的身价和身份,真正准确的不是看他的车是什么车牌什么品牌,而是看他身边的女人,比如包下四大名中诸葛小纤和司马相思的魏汉和秦典,无论月外人知不知道能够跟崔彪称兄道弟的魏汉和秦典他们的真实背景,只要知道他们能够包下诸葛小纤和司马相思一个月,用屁股想都清楚这个份量。 “不好意思,我真的不知道他是谁,来自哪里,姓什么叫什么。我唯一知道的就是他跟赵宝鲲交情不浅,你们也知道这个宝爷的眼界,他是不会把一般人放在眼里的,只要认准这一点,我就知道这个赵宝鲲嘴中的叶子哥不简单,其他的,我一概不管,就算他是杀人犯强犯,也是无关紧要。”马昂德笑道。 “你们说他跟齐音她们有没有一腿?”其中一个青年神猥琐道。 “我想概率不大,这位齐家小姐的冷漠全北京都知道,倒是我觉得他跟这个杨宁素关系比较暧昧,啧啧,我可是几百年没有看春节联欢晚会了,这次就是因为有杨宁素才陪着老爸老妈看的,说实话这个杨宁素的综合素质真的相当不错,比起那群所谓地央视金牌主持要好上不止一个档次,还有。你们知道不知道这个女人还是杨家的人?”马昂德由衷赞叹道,这句话引来周围死党的集体认同,看来杨宁素在春晚的表现已经征服北方地精英团体。 “杨家?”其中一个微微惊讶道。 “你白痴啊,杨家都不知道。中国有几个杨家?中国有几个家族能够拥有三个中央委员?赵家,燕家,还有谁?”旁人不屑道。 “她是杨家的女人?”那人恍然大悟道,成都军区的杨望真上将,东北辽宁的杨安华,再加上南方重省的杨凝冰,杨家一门皆是雄杰,更不要说虎将杨望真的门人弟子遍及全国。这个时候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她一个主持人能够进入北京美洲会的晚宴现场,为什么能够获得那么多商界名人的青睐,为什么所有男人在她面前都保持最合适优雅的绅士风度。 “她主持的财经节目和政治栏目我都有关注。敏锐地直觉,犀利的谈吐,还有那种让男人仰视的气质。唉,怪不得被誉为最权威地民间商业和政界智囊,这样的女人早就该来北京发展了,不知道为什么她在去年和前年要拒绝央视春晚的邀请,而执意呆在地方台发展。真实令人费解。”马昂德摇头道。 “没有想到赵宝鲲会在这个时候进京,嘿嘿,北京有热闹看喽。”其中一人幸灾乐祸道。四周顿时都是会意的笑声,因为近期香港的一批商界巨头正带着他们地继承人陆续赴京,而京城太子党一年一度的聚会也将拉开序幕,北方的公子哥们多半对赵宝鲲含有敌意,而香港地那群年轻一代继承人在不了解赵宝鲲背景的情况下很有可能会跟赵宝鲲产生摩擦,所以说接下来北京会比较精彩。 确实,有叶无道给他坐镇的赵宝鲲更加的肆无忌惮,更加的危险致命。 “阿谀奉承,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永远都是这些人的生活主旋律,看看他们虚伪的面具,苍老的心灵吧,真像一群被生活支配的玩偶呢。”在喧哗中遗世**般地白炫殃微笑道,带着浓郁的嘲笑意味,他根本就没有e把书萧天聆空音当作那位高高在上的亚洲商业女神看待,而是把她晾在了一边,此刻他注视着觥筹交错的晚宴的眼神异常鬼魅,如果说在叶无道面前他是一潭不见底的深渊,那现在就是奔腾的江海,静与动,在他身上构成奇妙的融合。 “而你,是其中的佼佼者,以五十步笑百步而已。”萧聆音轻声道,眼神飘向钢琴旁的叶无道,这个《海上钢琴师》般的落拓男子,竟然如此邪恶,脑海中浮现出他给自己弹奏《蓝多瑙河的情景,萧聆音有点恍惚,摇摇头,看着眼前的神秘男人,她的不安愈加浓重,和他接触越多,她就越发觉自己下的赌注很荒谬,当初的冲动到底是为什么呢?对叶无道的刻骨仇恨?只是为什么现在并没有报复的快感呢? “也许吧,可你要知道很多时候五十步跟百步就是天壤之别,因为往往一步之差就能决定命运。” 白炫殃不以为然地轻笑道,看着场中那群北方商业圈中呼风唤雨的人,眼神依然轻蔑,“我曾有一位朋友在一次聚会中沮丧地说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比尔,,盖茨李嘉诚几个站在全人类财富金字塔顶端的人,其他不管是打工仔还是公司老板,都属一个阶层,换句话说,都是穷人。本人深以为然。萧聆音,我们中国商人在微观上拥有超越其他民族商人的直觉,但是唯独缺乏宏观上的视野,所以迄今为止世界五百强中我国民营企业只有寥寥四家,可悲?可恨?可怜?中国商人,李嘉诚算大半个,陈影陵算半个,管逸雪算半个,叶无道还嫩了点。” “轻视叶无道并不是一个好习惯。”萧聆音低下头,望着酒杯中的金黄液体,怔怔出神。 “轻视?不,不,我不会忽略叶无道任何一个过人之处,但是也绝对不会无视叶无道任何一个足以制造失败结局的细节,我并不是轻视他,只是在我眼中,他绝非完美而已,就这么简单。我不轻视任何人,包括你,包括路边的女,包括天桥下的乞丐。”白炫殃摇了摇食指道,放下酒杯,他不容拒绝地搂住萧聆音纤弱蛮腰,走出大厅。 他和萧聆音坐进一辆在各挂有特殊车牌的名牌跑车昂贵轿车中显得寒碜的奥迪a6,扬长而去。 随后一辆轿车极富技巧的尾随而出,眼神冷冽的驾驶者正是宁禁城。 “纽约是最有欲的城市上海是最有物欲的城市而北京就是最有官欲的城授这座城市中每天都有沉浮都有谋略,杨家没有人在北京实在是一种遗憾!&“杨宁素感慨道因为叶无道的缘故再没有异上前跟她搭讪套近乎,她对这种职业的嘘寒问暖实在倒胃口这也是她为什么当初没有选择从政的一个原因若非如此,说不定她如今就是在这座中国的政治核心城市中一名官员以杨家儿女的身份拼搏, “小姨,主持春节晚会感觉怎么样?叶无道嘴角轻轻抿起,有点孩子气 “你说一个人在北京过春节吃年夜饭有什么感觉呢!”杨宁素笑容诡异,不怀好意的望着眼前如临大敌退后一步的男人手指轻轻勾了勾后者老老实实的愁眉苦脸的主动上前伸出手臂,一脸的可怜委屈.不为所动的杨宁素伸出两根如葱玉指,狠狠拧了叶无道一把然后才舒了口气似乎这样才泄她不能陪家人过年的心头之恨我而叶无道则摸着手臂可怜兮兮道:“小姨好不容易见面你不需要这么对待千里迢迢跑来看你的人吧?” “切,谁跟我拍马屁,说吧,你来北京想要干什么”杨宁素点了点叶无道额头笑道 “干掉李凌峰和风云企业会一会所谓的京城太子党!”叶无道无所谓道这席话如果被周围的人听到恐怕都会当作神经病的狂妄话语.叶无道自然不敢见韩韵父亲这位准丈人说出来,要不然今晚肯定逃不掉一顿家法伺候。 “你倒是说得轻巧.”杨宁素担忧道 “自负和自信往往只有一线之隔放心吧小姨.”叶无道伸出手偷偷挽住杨宁素的腰,面带邪魅微笑这个暧昧动作让杨宁素身体一颤,在确定周围没有人发现他们不寻常姿势后她松了口气放弃挣扎的意思只是叶无道这个家伙那只手并没有老实的意图而是轻柔的揉捏起杨宁素的腰部随后滑到这位南方一号主持人的挺翘臀部上隔着那条轻柔如丝绸的典雅裙子开始体会她娇臀的那份完美触觉, 谁能想像此刻一个邪恶的家伙正在亵渎杨宁素这位女神般高贵不可侵犯的知名女。 小别胜新婚。更何况是许久没有身体上接触的叶无道跟杨宁素! 当杨宁素沉醉在叶无道手掌温柔滑动的时候,他的手突然用力,似乎想要囊括她的弹十足的娇嫩臀瓣,被叶无道这一下惊吓到的杨宁素身体一软,几乎跌倒,叶无道顺势将杨宁素纳入怀中,从背后搂住她,身体已经忠诚反应**的他将那赤的勃起深入贴在杨宁素的臀部的深陷中,两人的**恫间爆发般一发不可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