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艳冠群芳 - 极品公子

第十章 艳冠群芳

门口出现一对堪称璧人的男女,男人拥有一种沉“如山城府惊人的味道,虽然那身燕尾服价格吓人,但人们被吸引的仍然是他的那股气质,上善若水,他给人的感觉就是像水一样,不露锋芒,却让你心生敬畏。 那女人一袭曳地雪纺晚礼服,如贵族般风姿压倒厅中众女,齐音虽然容貌丝毫不输于她,但是因为刻意低调的穿着打扮和不高的情绪让她在这个女人面前都显得稍逊风采。齐音下意识的转头偷偷看叶无道,却发现他正在似乎漫不经心地低头品酒,但是齐音的女人直觉告诉她,叶无道认识这个媚惑众生的绝代美女! 今晚还真是该见的不该见到的人都到齐了,低头的叶无道冷笑不已,他没有想到萧聆音这个女人竟然敢如此高调的跟那个神秘男人出现在北京美洲会,难道她已经着急跟自己摊牌?或者说这个靠山比自己还要坚硬?萧聆音知道不少自己的底牌,这么看来这个白炫殃拥有相当恐怖的背景,到底会是什么呢,中国有这样的年轻角吗? “你认识那个男人吗?”叶无道看似随意问道。 “面生,在北京这个圈子里似乎很难见到这个人。”齐音摇头道。 “不是北京人吗?”叶无道喃喃自语道,北方枭雄人物大半都在北京,如果不是北京,叶无道还真不知道如何下手,如今这个社会横行霸道的公子哥,要么是政府的**。比如京城太子党成员,再要么就是大军区大院中出来的人,有雄厚地军方背景,其他人想要蹦跳都没有这个资本。像叶无道这一辈七大军区中嚣张的青年似乎没有一个吻合这个男人的形象。 马昂德见到叶无道跟齐音交谈,连忙凑过来,齐音这种相貌才华背景都有女人,绝对是他们这种单身青年猎艳的最佳对象,马昂德虽然家里也有个几千万,但是比起齐音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如果能够攀上这种女人,男人无疑可以少奋斗几十年。马昂德自然清楚齐音背景,她地第五家三生石专卖店刚刚在北京金融街开张,他希望能够借叶无道这座桥跟齐音拉上点关系。满脸钦慕神,道:“齐小姐跟叶子哥熟悉啊,没有想到。如果知道齐小姐是叶子哥的朋友,我以前就算唐突佳人也要冒昧问候了。” 谁会想到他跟叶无道才认识不到一个钟头,不过一旁的叶无道倒是挺欣赏马昂德套近乎的水准,叶子哥,这个称呼叫的这么顺口。恐怕齐音不好拒绝了。果然不知道叶无道跟马昂德真实关系的齐音为了不让叶无道丢面子,面带职业笑容,伸出手道:“请问你是?” “马昂德。叫我小马就行了。”马昂德自报名号后赶紧伸出手,轻轻一握齐音的雪嫩纤手,就识相地松开。 “很荣幸认识你。”齐音客套道,不管怎么样,多认识一个人就是增加一分机会,不是坏事。 “我可是齐小姐三生石的忠实顾客,比如这次的三生石滴水系列香水,我就特意买了两瓶送给我妹妹。”马昂德其实只是看到三生石滴水系列的公告而已,他有个狗屁妹妹。再说齐音地三生石这个品牌价格昂贵到没谱的地步,马昂德可没有跟自己钱包过不去的念头。 齐音略微诧异后,露出一抹玩味地笑意,叶无道撇过头,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 两人互换名片后马昂德就借机离开,既然目的已经达到,他就没有必要当电灯泡,在没有搞清楚叶无道身份之前他绝对不会露出半点对齐音的企图,如果叶无道跟赵宝鲲仅仅是泛泛之交,或者叶无道本身无非是个青民百姓,那他不管结果如何都会对齐音发动攻势,如果叶无道来头不简单,那就算借他十个熊心豹子胆他也不敢打齐音主意。 “你的朋友真逗。”齐音终于忍不住笑道,这个三生石滴水系列是专门给那些成设置地香水,马昂德却偏偏要送给他妹妹,确实有点诡异。 “朋友?也许吧。”叶无道不屑道。 似乎有些醒悟的齐音不禁苦笑摇头,如果不是看叶无道的面子,马昂德这种男人她根本懒得理睬。 “学姐,如果有可能,我想跟你合作。”叶无道微笑道,如今齐音地三生石这个品牌已经俨然成为东方本土奢侈的代名词,且不说现在三生石集团的盈亏,许多中国顶尖富豪已经逐渐把三生石当作一个真正有内淋的品牌看待,所以叶无道预言中国未来在奢侈品领域最先突围的就是齐音创建的这家企业,而且,三生石集团还有一个优势就是中国政府的扶持和国人的认同感,再加上齐音滴水、美人和弯月这几款富有东方古典气息的香水在国际市场反响热烈,现在已经有不少风险投资开始抛出橄榄枝,更不要说那些有意向跟齐音合作地企业,如果有旁人在场都不会惊奇叶无道的这个要求,因为齐音和三生石已经是个潜力巨大的聚宝盆! “哦?给我一个理由,我可不会因为你是我的学弟就可以开后门,神话集团固然资产不弱,但是相比较那些资金动辄百亿的大型企业和跨国公司,让我选择合作伙伴的话,似乎答案显而易见。”齐音冷笑道,她并不喜欢叶无道跟自己有生意上的来往,也许在她的内心深处,她要的是那种桃花源样式的爱情,没有面包,没有物质,所有她反感这种有任何利益关系的关系。 “香料。”叶无道胸有成竹道,虽然不清楚为什么这个学姐态度急转直下,但是他有信心打动齐音。 齐音神略微诧异,犹豫片刻,但是随即摇摇头,带着一种让叶无道莫名其妙的失落径直走开,摸了摸鼻子的叶无道没有想到齐音竟然对自己这个暗示没有反应,她的香水等奢侈品领域说到底最需要原料----香料,而叶无道有办法获得最佳渠道,他在这个竞争白热化的香料市场上已经悄悄占据一席之地,所以他才敢跟齐音合作,没有想到竟然还是吃了闭门羹。 原本应该是双赢的棋局,没有了下棋的对手,叶无道一人也无法继续下棋。 叶无道凝视着齐音远去的背影,这个学姐,似乎永远都没有进入自己的世界,对于她,叶无道没有半点信心,世界上总有那么些女人,执着地坚守自己的爱情底线,哪怕青春腐烂,也不愿意接受委屈的爱情,齐音就是这种女人,只要叶无道身边有女人,她似乎就不会接近他。 “叶子哥,这种女人还是用霸王硬上弓有效,我有经验。”赵宝鲲走到叶无道身边煞有其事道。 “怎么说?”叶无道忍俊不禁道,这个赵宝鲲,还真不是一般的喜欢复杂问题简单化。眼神突然想到瞥到跟那名神秘男子手挽手的萧聆音,这个女人跟蔡羽绾很像,都是叶无道用强硬手段征服的女,只是后者选择爱上叶无道,而她却是学琳琳的背叛! “感觉这样的女人都是外冷内,只要撕开她们矜持的面纱,那就是最标致的娃。”赵宝鲲嘿嘿笑。 “外冷内冷的女人不是没有。”叶无道感叹道,对晚宴彻底失去兴趣的齐音已经离场,叶无道望着那高挑婀娜身姿的消失,体内逐渐升起一股久违的征服**,对女人,他似乎很久没有这种赤直接的原始情感了,可以说他“不做情感畜生好多年”了。 “叶子哥,她叫齐音吧,我听北京圈子里的朋友说起过,啧啧,这身材,真是无可挑剔,一米七五的身高摆在那里,一般男人还真没有信心接近她。”赵宝鲲痞子气道,很明显他来之后附近两米之内已经没有人,倒不是说那些人知道叶无道和赵宝鲲的背景,只不过赵宝鲲的那种嚣张气焰让人无法忍受而已。 “对了,宝宝,你钓的那条美人鱼什么来头,我可警告你,现在我们刚到北京,做什么都给我有个度。”叶无道严肃道。 “不清楚什么来历,那丫头比谁都精明,套不出什么话,我想她家不会太简单,但真说怎么恐怖也不可能,这从附近人群对她的态度就看得出来,慢慢玩就是了。”赵宝鲲点头道。 “这个马昂德不会有问题吧?”叶无道看了看陪着熟人聊天的马昂德皱眉道。 “大问题没有,小问题就不知道了,这个家伙什么坏事都干,吃喝嫖赌砍人放火样样精通,小花样贼多贼多,要不是这样我也懒得跟他这种家庭背景的人浪费时间。” “找个机会考验下他,他如果在关键时刻没有掉链子,那就拉他一把,反正我接下来要在北京逐步建立属于我的嫡系势力,需要敲门砖和引路人。”叶无道眼神冷道,至于如果马昂德在关键时刻掉了链子怎么办,他相信赵宝鲲知道该怎么办。 一个女人,很有味道的女人出现在大厅门口。 如果说刚才萧聆音的出现给晚宴造成了惊艳的效果,那现在这个女人就是给人窒息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