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京城俱乐部 - 极品公子

第八章 京城俱乐部

沸腾文学书友手打章节,转载请保留。 看完后觉得好的请支持作者一票! 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战争永远都是一个相互博弈的过程,而不是简单的单方向征服。 叶无道在爱情的战场上四处征伐的时候,也留下了无数的后遗症,试想如果杨宁素嫁作他人妇、蔡羽绾另有心上人、苏惜水在英国找到另一半,又或者夏诗筠在背后捅叶无道一刀,那么叶无道会有多大的伤害?这个伤口需要多久才能愈合?虽然这些假设都没有理由,事实上这些女人确实都对爱情表现出超乎寻常的执着和坚贞,但是世界上并不是所有女人都像慕容血痕、韩韵和她们这般拥有对爱情的坚定信仰。 望着萧聆音跟那个伟岸男人的背影,叶无道紧握拳头,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身体渐渐放松。 叶无道阴森冰冷的气息这一收一放之间,身旁的宁禁城已经浑身冷汗。 作为大中华区叶氏集团的核心管理者,跟叶无道有着被利益捆绑起来的畸形情感关系,萧聆音在选择向叶无道屈服的时候就心怀刻骨仇恨,对所有男人抱有成见的她在叶无道从尊严和**上双重凌辱她的时候,就下定决心要报复这个骄傲自负的男人,这些,玩火的叶无道都一清二楚,只是原本以为要等到她要完全掌握叶氏才跟自己摊牌的叶无道,没想到这个女人会来这一手,想到这里叶无道也不由头大如斗,心思急转,分析所有可能出现的连锁反应,在多米诺骨牌效应下,神话集团也许面临创建以来的最大困境! “叶子哥,你认识这对狗男女?”察觉到不对劲的赵宝鲲小心翼翼问道。 “没事。”叶无道整理下情绪摇头道,走进钓鱼台国宾馆的18号楼,只是略微苍白的脸色明明白白告诉赵宝鲲和宁禁城他现在的异常状态。 背叛。那就是对叶无道的最大挑衅! 要怪就怪叶无道以为完全掌握住萧聆音的软肋,这一次萧聆音这朵带刺的玫瑰真的刺入了叶无道的骨髓。虽然叶无道并没有对这个亚洲打工女皇投入太多感情,但是把萧聆音当作私有玩物的他无法忍受她被别的男人亵渎。更让叶无道愤怒的是也许因为萧聆音这颗棋子的背叛,他苦心经营的整盘棋都有可能付之东流。他现在本身就处于东方集团跟风云企业的围剿处境,如果内部再起冲突,那么迎接叶无道的商业上的第一次大动荡! 进楼后叶无道洗了个冷水澡。让自己清醒清醒,他早已养成越危险越冷静思考的习惯,在浴缸中将所有脉络梳理一遍。把萧聆音带来的负面效果设想成最糟糕的底线,他现在给自己两条路,一是顺藤摸瓜,先搞清楚萧聆音幕后的那个男人,神话集团的威胁大小跟那个男人背景强弱成正比,了解状况后对症下药,自己先装作什么都不知情,然后来个黄雀在后弹弓在下!只是这样做的风险太大,萧聆音毕竟是叶氏的领导人之一。对神话集团了如指掌,这样一个商业间谍,杀伤力足以让叶无道元气大伤。 第二条路就是最直接最简单,杀掉萧聆音!不过这样做他必须面对关照过他不许动萧聆音的叶正凌的雷霆大怒,还有就是叶氏董事会的口诛笔伐和落井下石。 走出浴室,赵宝鲲和宁禁城如临大敌的神色让叶无道感到一阵暖意,笑了笑,道:“不用这么紧张,只不过一盘棋被我下了一手臭棋而已,还不是没有挽救的机会。” “叶子哥,那个女人是谁?”赵宝鲲如释重负,轻声问道。 “她叫萧聆音,我们叶家董事会的一个红人,台湾商界的女强人啊,而且还是跻身亚洲女富豪排行榜前三的女人,你这种对经济没有兴趣的人也许没有什么印象,但中国商界对她有想法的成功男人不少。”叶无道语气平淡道,既然事情已经发生,后悔只是在犯错的基础上继续犯错,他要做的就是以最快的速度面对和解决这个问题,而不是怨天尤人。 “跟叶子哥有过一腿?”赵宝鲲嘿嘿笑道,他也是见叶无道神色趋于平静才敢说这种话。 “算是吧,只不过这个傀儡比较叛逆,算我失策,终日猎鹰也有被啄瞎眼,呵,女人还真是难以琢磨的生物啊,宝宝,上次陪你去天上人间的那个女人被你甩了?”叶无道转移话题道,这种事情终究不是光荣的事情,而且在赵宝鲲宁禁城这种小弟面前也要保持一定的光辉形象,谁说做恶人就不需要形象呢? “那个女的刚刚提出和我分手,真他妈的狗屎,我还是第一次被女人主动提出分手。叶子哥,要不要我帮你做掉那个萧聆音边上的男人?”赵宝鲲神色阴狠,也许是受到被甩的刺激,他的血性一下子就涌了上来。 “做你个头!”叶无道骂道:“谁都不清楚就知道做做做,你怎么不跟人家**?!” 被骂昏头的赵宝鲲也只有唯唯诺诺,不敢作任何辩解。 叶无道叹了口气道:“有资格跟萧聆音在一起的男人,不简单,和不简单。倒不是说我怕他,只不过现在不能打草惊蛇,她欠我的,我自然会数倍讨还回来,我不急。入乡讲究的是一个随俗,以后你就会明白,我能活到今天不是靠冲动,而是近乎卑微的谨慎,也许,现在的我真的太自负了,对付青帮,对待华夏联盟,对待龙帮,都是如此,也许我的运气终究有用完的一天。” 在玻璃橱窗中拿出一瓶拉尔图红酒,叶无道倒了三杯,自己拿起一杯走到窗口,道:“宝宝,去查一查那个人的背景,廖家不是在总参二部吗,我就不相信查不出一个能够进入钓鱼台的家伙是干什么的。” 在北京,真是想不杀人都难啊。 先见了韩韵和燕清舞再说吧。 赵宝鲲点点头,走出18号楼,叶无道嘴中的廖家就是成都军区大院那个母老虎小辣椒廖沁兰的家族,廖沁兰的父亲是总参二部的一个负责人,主管大陆北方情报,让他帮忙找一个出入钓鱼台国宾馆这种敏感地方的人还真有大炮打麻雀的感觉。 只不过很快赵宝鲲就大失所望地回到18号楼,抱歉道:“叶子哥,竟然查不出这个人的背景,简直就是滴水不漏。连国家档案局都竟然找不到这个人,似乎这个人就是凭空出现的,只有一个子虚乌有的化名白炫殃。靠,这样也能进入钓鱼台,叶子哥,我看要查出这个王八蛋的背景,还需要跟踪下,或者从那个萧聆音下手。” “萧聆音住在钓鱼台什么地方?”叶无道皱眉道,好家伙,还真是给自己一个大“惊喜”啊。 “12号楼,同样是包下来的,果然不是一般的主。”赵宝鲲兴奋道,对手足够强大,蹂躏起来才足够有成就感,就像那个似乎被人间蒸发一样的崔家大少爷,整得就很有快感。虽然知道崔大少这件事情肯定不会就此作罢,但是赵宝鲲却也有恃无恐,哪怕这件事情捅破天,他也无所谓,他的想法很简单,只要有叶子哥,这种事情就算要他背黑锅,他赵宝鲲也愿意! 世界上很多人看似复杂,却有最简单的执着,比如有些女人对待爱情,比如有些男人对待友情。 “暂且放一下,慢慢来,找人盯着他,算了,禁城。跟踪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其它人插手我也不放心。宝宝,你再向远清他们家要几个军队里的特种侦察兵,恩,最好再让廖家帮帮忙,我有预感这会是一场持久战。”叶无道正色道。这个时候他已经完全静下心面对这起突发事件,放松下来的他随即笑问道:“对了,今天晚上怎么打发?总不能让我老老实实呆在这个小楼里喝酒吧?” “已经安排好了,去长安俱乐部,或者北京美洲会,如果叶子哥你想玩玩北京天上人间也没有问题。不过据消息说现在的北京天上人间没有一个招牌女人。令狐婉约在成都,听说好几年没有露面的南宫风华最近几天要从杭州回到北京。诸葛小纤和司马相思则传闻近期都被人包养起来了,所以现在的天上人间有点无趣。我的意见是去北京美洲会,因为今晚有个宴会。说不定会有收获。”赵宝鲲摸着下巴道,脑海中浮现出在机场那个女人的曼妙身躯。 叶无道点头道:“那今天就去北京美洲会好了,反正北京四大俱乐部我们都要去的。” 12号楼位于宾馆园区南部正中,曾是毛译东的住处,也是美国总统里根及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的下榻处,它跟芳菲苑面对面,有总统套房、豪华套房共17间,会见厅绘有刘海粟的巨幅国画《江山多娇》,而宽敞明亮的四季厅中内假山溪流、涌泉池水、名贵花木。俨然是一个小世外桃源。偌大的楼房此刻只有两个人,还真不是一般的奢侈。 萧聆音望着那个负手站立欣赏《江山多娇》的男人伟岸背影,眼神复杂,足足过了半个钟头,她终于开口道:“我不管你是谁,如果你不能履行你的承诺,我都会让你付出代价。” 那男子轻笑着转身,眼睛眯起,看着一脸严肃的萧聆音,用一种很温柔的声音道:“你以为你还有退路吗?” 萧聆音似乎不愿意跟这个男人对视,转过头道:“这个不需要你管。” “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要选择我吗?”男人嘴角牵扯了一下,带起一股似笑非笑,似乎在自嘲,又似乎有点欣慰。继续欣赏那幅海纳百川的《江山多娇》,他相信,一个人的心有多高,野心有多大,他拥有的江山就有多博大,所以,他今天能够站在这里,所以他可以如此平常对待在别人眼中高不可攀的萧聆音。 “需要理由吗?”萧聆音神色冷淡。 “你和他都喜欢赌博。”那男子轻笑道。 “我先把话跟你说请楚,你也知道叶无道的另一重身份,到时候把他逼得狗急跳墙的话,你最好做最坏的打算,我见识过他们杀人的手段,比职业杀手还要职业,在政治、经济和黑道三盘对弈中,你也许已经赢了前两盘,但是最后一盘你输掉的不仅仅是棋局,很有可能是命。”萧聆音叹息道,她丝毫不怀疑叶无道明白真相后会把她从这个世界消失,但她仍然不后悔这么选择。 “也许吧,这些你都不需要担心,你只要保证不爱上我就是了。”男人自负大笑道,虽然相貌并不十分出色,但对女人确实有种致命的诱惑。 “听说你每个月都会换一个女人,而且都是最漂亮的女人。”萧聆音冷笑道,显然不相信自己会爱上这个杂糅邪恶善良下流高尚等矛盾气质的男人,而且,她憎恶他跟叶无道如出一撤的花心。 “女人灵魂的雅与俗,其实跟她的外表并不成反比关系,她们的雅,只是我们男人的叶公好龙而已,真实的生话,那有那么多的雅。至于文学作品中所说的古典美,在她们身上只能是昙花一现。所以,与其选择女人那些稍纵即逝的所谓的才德,还不如直接追逐女人显而易见并且能保存得时间稍微长久点的美色。”男人带着点玩世不恭的味道微笑道。 “没有想到你也有这么纯粹的一面。”萧聆音略微诧异道,似乎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对女人竟然是这种评价和认知。 那男人不置可否的耸耸肩,道:“试穿下我给你订做的晚礼服,不合适的话我再去帮你准备。” 萧聆音讶异道:“什么意思?” 男人用一种醉人的无辜神色,柔声道:“你不会让我一个人参加北京美洲会的一个晚宴吧?” 萧聆音沉默不语,似乎并不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