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砸的就是地头蛇 - 极品公子

第六章 砸的就是地头蛇

从成都飞往北京的飞机开始降落,叶无道在头等舱望着窗外北京城区的灯火阑珊,这架飞机上的空姐堪称十分漂亮,赵宝鲲这个时候已经要到两个空姐的手机号码,叶无道笑骂不准像猪一样到处乱拱白菜,赵宝鲲狡辩这是为中国的性解放事业贡献一份力,他们后面的宁禁城只是深沉的闭目养神,在成都军区的那些天他在叶无道的安排下跟西南猎鹰特种大队高手过招,受益匪浅,如果说他以前是一把没有开锋的杀人武器。 慕容雪痕已经回美国,准备她在纽约大剧院的“月色倾城”钢琴演出,虽然不舍,不过习惯分离的慕容雪痕也没有给叶无道负罪感,神色平静地走上飞机。赫连琉璃按照原来的安排留在成都军区,李镇平跟徐远清要过段时间才能到北京,所以现在是叶无道、赵宝鲲和宁禁城三人来这中国的政治核心城市。 没有到过上海,就不要说自己钱多; 没有到过北京,就不要说自己官大。也许北京小巷口那个蹲在地上跟下象棋跟人酣战不休的大伯就是什么厅局级,也许公园中那个拎着鸟笼的老头就是刚刚退下来的省部级领导,总之在北京会有太多的也许。 通道走出来的时候赵宝鲲好奇道:“叶子哥,你跟你外婆信佛吗?还是信仰基督?” 叶无道开机给所有人发短信报平安,发着短信的他笑道:“至人不相,达人不卜。我从来不信宗教这种东西,马克思说宗教是被压迫生灵的叹息,是无情世界的感情,正像它是没有精神制度的精神一样。宗教是人民的鸦片,历史上每次崇佛灭佛尊道贬道,无非都是统治者的驾驭手段,我们人啊,面对生活,都想有存在感,所以便找了宗教作为寄托,这跟你身体感到寂寞就找个女人发泄是一样的道理。还有,对于我这样轻浮的人来说,基督教当然不是福音。因为它首先企图使我变得庄重。而且,对人类来说,天堂也许是最容易的发明了。” 赵宝鲲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以前问别人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鸟回答。不过我的初恋女友曾经跟我说过迷信是傻子遇到骗子的结果,这么说来她倒有点水平。唉,现在我还是有点留恋她那双脚丫啊,真不是一般的白嫩水灵,啧啧她可是华东政法的大学教授,可惜很久都没有联络了。” 叶无道嘴角轻轻弯起,他当初潜入梵蒂冈见到那个老人的时候,那句“古国上帝没有必要为自己而存在,那么多半是为了人类的利益创造了他”把那位身为世界上十几亿信徒精神支柱的老教皇气坏了。你让跟教皇争论宗教的叶无道去信教,就像让那位赢得世界尊重的老教皇去拉皮条一样滑稽可笑。 他们附近一个女人拖着法国顶尖品牌lancel最新牡丹红色launemanaudou手袋及旅行袋,旅行袋在轻灵的设计中加入右臂上的蝴蝶纹身图案,就像是蝴蝶水中飞,格外耀眼,这个女子一身白色休闲西装,她那股冷傲气质周围五米外的人都能感受到,听到赵宝鲲肆无忌惮的言论,这个女人露出不加掩饰的鄙夷。 她和赵宝鲲他们一起走出候机室,机场门口有个高大倨傲的男人见到这个女人马上上前帮她拎包,他身后是一辆挂有中央警卫局特属车牌的奔驰600型轿车,他见到附近的叶无道三人,从脚到头瞥了一遍后冷笑连连,尤其是盯着女人臀部猛瞧的赵宝鲲,更是让他七窍生烟,如果不是赶时间,他也许真的会动手打人,帮那冷艳女人打开车门,道:“茹颜,我们走,你爸爸他们都在王府井酒店等你呢。” “开车。” 女人神情冷漠地跨入那辆奔驰,透过窗外观察叶无道这个男人,谈不上好感,只是她有点好奇一个看上去邪气的人怎么可以对宗教有独到见解,再把视线转移到赵宝鲲身上的时候她不由自主地流露出憎恶的神情,听到赵宝鲲关于恋足癖好言论的她直接给南方闻名的宝爷定义为下流猥琐,至于相貌平凡的宁禁城则被她直接忽略,这不能怪她以貌取人,不是精通搏击的内行,确实很难把宁禁城跟高手联系在一起。 赵宝鲲眼神玩味道:“这个妞不错,有挑战性,要屁股有屁股,要身材有身材,压在身下一定有成就感。” “中央警卫局吗?” 叶无道看着这辆挂有特殊车牌的奔驰,奸笑道:“宝宝,上去砸车窗,我保证你能抱得美人归。” 赵宝鲲虽然不明白叶无道的想法,但是他从来不质疑叶无道的决定,这一点,恐怕就是为什么叶无道最喜欢他而不是李镇平或者徐远清的原因。赵宝鲲扯扯那条别扭的领带,带着狰狞的冷笑走到那辆车前面,不等那个刚坐进车准备开车的男人回神怎么回事,赵宝鲲手中的路易威登大皮箱已经狠狠砸下,虽然那块挡风玻璃没碎,但是赵宝鲲那突如其来的举动和车窗上触目惊心的裂缝还是让那对男女呆在那里。 赵宝鲲虽然貌似莽撞,但并不傻,只是老虎被关久了,一出牢笼就会骨头痒。 那男子用地道的北京方言骂了一通,从奔驰中冲出来,二话不说就要打老神在在的赵宝鲲,本来观察车中那漂亮猎物有趣表情的赵宝鲲本能地闪头躲过拳头,双手抓住他的那只手一甩,漂亮的过肩摔!那可怜家伙被扔出去好几米,结结实实跌在地上,不停地痛苦呻吟,一脸无所谓赵宝鲲耸耸肩,露出无辜的眼神,摊开手道:“正当防卫。” 机场附近的人流都不禁被这场闹剧搞得不知所措,他们多少知道这辆挂着特殊牌照的奔驰来头不小,没有想到竟然有人敢这么**裸地挑衅,很多人都等着看好戏,尤其是在那名男人被赵宝鲲华丽地扔出去后,他们猜测这次摩擦很有可能折腾出不少内幕。 机场保安蜂拥赶来后,结果看到那辆中央警卫局的车,一时间都不知道如何下手,他们想赵宝鲲既然敢动这辆车的主人,那后台背景至少也是在这个层次上的角色,他们不好动也不敢动赵宝鲲。那叫茹颜的女人见到这一幕竟然笑了,姗姗走出奔驰车,径直走早赵宝鲲面前,清秀脸庞面带着一抹惊艳的妩媚微笑,只是伸出手,不说话。 见赵宝鲲傻乎乎站在那里,叶无道暗暗笑骂道:“笨蛋,赶紧给她名片。” 终于开窍的赵宝鲲把名片递给她,当然这张名片并没有透露太多信息,那女人轻轻扫过一眼后,似乎有点失望,又有点期待。 那男人挣扎着爬起来,哪里有半点风度可言,周围的人都用一种嘲笑的眼神望着这位家世不俗的京城公子哥,不等他发飙,那个收下赵宝鲲名片的女子恢复冰冷神色,淡淡道:“卢国邦,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那男人欲言又止,想动手却不敢轻举妄动,他已经领教过高大魁梧的赵宝鲲矫健身手,本来想打电话叫人的他被女人这么一说,也犹豫起来,进退两难的他第一次发现自己会在北京这么狼狈。根本无视他的赵宝鲲回到叶无道身边,道:“我们的车就快到了。” 两辆黑色奥迪带着一种冷冽气势缓缓开来,最后在赵宝鲲他们面前停下,走下一位中校衔的高级年轻军官,对着叶无道和赵宝鲲他们敬礼。 首都场外一片哗然。 京026! 在北京,出去只看车牌不看人,练就火眼金睛的北京交警一般都能够把那些特殊车牌熟记在胸,知道什么车可以拦,什么车撞人都不能碰,什么车经过必须敬礼。 开头那辆奥迪的车牌就是通天级别的,京026!像被赵宝鲲砸的那辆挂有中央警卫局特属车牌的奔驰600型轿车,它的警备牌是白色的,也就是普通级别,但是这两辆奥迪都是黄色字体!发行量稀有,多数都是用与国家、中央政治局、军委专用开道车,这代表什么?025、026、027、028、029都是军委和总参领导专车!傻瓜都清楚在北京这种车横着走都没有人敢动,北京人固然见识过大场面,但是见到这一幕心脏还是不由自主的加速跳动。 那个茹颜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三个男人坐上才车,说不惊讶绝对是自欺欺人,她虽然同样身份特殊,但是见到这种大排场还是相当好奇,怪不得敢不把有中央警卫局放在眼里,她眼神充满鄙夷和怜悯地看了看瘸腿的同伴,碰上这种角色,被人打不说,恐怕还要小心翼翼把对方底细摸清楚亲自上门道歉吧。 她摸出那张名片,赵宝鲲,嘴角勾起一个媚惑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