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江山和美人 - 极品公子

第五章 江山和美人

江湖始终都是江山的一隅,男人不甘心蛰居江湖,多半是因为江山如此多娇。 日本,著名的暖玉温泉,水雾朦胧中,一个女性的绝美背影正捧着池中热水往那柔滑如苏州绸缎的身体上淋浇,羊脂白玉般的幼嫩肌肤,此刻因热气蒸腾而微微泛红,当她的手臂抬起,可以看到**圆滑的弧线沉甸甸地怒放在胸前,水波荡漾间,女体玲珑浮凸的美妙曲线引人遐想翩翩。 这一幕简直就是令男人发狂的观音出浴。 天下,就是因为有这种祸水的红颜,才分外妖娆。 温泉内陆续走进几个身材曼妙的女人,无一不是气质容颜俱佳的大美女,不禁让人怀疑日本何时如此盛产绝代妖娆。 “净斋,你的姐姐现在好点没有?”那妖媚女子轻启檀口,那声音也是柔若无骨般腻人。 “还好,不过仍然是不敢见外人,只敢接触我,毕竟这件事情闹得太大,唉,那群人竟然如此下流无耻,这样对付一个女人,还算是男人吗?”被唤作净斋的年轻女子气恼道,随即神色黯然,这件事情如果不是她,也不至于发展成今天的僵局,跟自己订婚的男人被太监,自己的姐姐被人**还拍成录像,神色哀伤的她缓缓仰起优美的脖颈,伸出一双光滑洁白的玉臂,轻轻捧起水泼在雪白胸脯上。这个动作更加凸显出她的白皙丰满、坚挺傲人的双峰,虽然她要比那个妖腴女子清瘦,但是身材和皮肤都是毫无瑕疵,只可惜她的未婚夫没有机会亵渎这上天的完美艺术品。 她就是日本紫葵家族的二千金,藤原净斋,她的姐姐藤原美惠就是被独孤皇岈绑架后让人**的女主角,而她那个想要调戏夏诗筠的哥哥藤原极海更是被独孤皇岈砍下一只手。加上原本要跟她订婚的叶玄机也下场凄凉,藤原净斋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家族的灾星。 “纪浅夫人,你说这一切是不是有人蓄谋对付我们紫葵家族?”藤原净斋黛眉紧皱道,如果仅仅用巧合来解释一切,那未免太多牵强。眼前这个被她唤作“纪浅夫人”的女人就是三菱重工财阀董事长的女人,她的名字叫做清浅纪香,说起来她的儿子拓本润日也正好在杭州那次晚宴上被叶无道手下的望月鸾羽砍下手臂,所有事件放在一起,可以说都跟叶无道有关系。 “净斋,全日本没有人有这个胆量。我想除非是不知道日本黑道深浅的外来势力搞鬼。”在这群日本权势和背景都是顶尖的女人中相貌相对普通的中年熟女摇头道,随着她的摇头,胸前那对波涛汹涌的巨**房摇曳出一阵**的弧线,甘愿死在她惊人乳沟中的男人不计其数。她叫滨琦神鹤,是日本四大家族中赤藏家族的一个媳妇,据说她的老公就死在她的肚皮上,被她玩死的花样少男和性感男人不下两位数。一般来说女人是胸大无脑,可滨琦神鹤却拥有一颗极度精明的头脑,如今她已经勾搭上她的公公。她的儿子获得第一顺位继承权应该已经是囊中之物。 最角落一个跟清浅纪香有三分神似的女人始终保持沉默,闭上眼眸,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我们日本三菱财阀。仓野和第一劝银合并后的银野财阀。加上原先的西武集团,并称日本三大财阀集团,主导日本的经济走向,樱花家族,紫葵家族,赤藏家族,加上,你们的四大家族则暗中掌管日本的黑道帝国,我们就是帝国的支柱!日本谁敢动我们?首相?还是那个傀儡天皇?”滨琦神鹤骄傲道。身为大家族的女人,那一身看似高不可攀的傲气往往是吸引男人的致命气质。 “两大密宗,水月流,和歌山;三大神社,国家神社,天照神社,靖国神社;他们才是帝国的支柱,神鹤不要忘了。”最角落的那个女子终于开口,带着浓郁的不屑。她从温泉中站起来走向岸边,乌黑浓密的青丝沾满了水珠,一寸青丝一寸心思,这三千心思都披散在她湿漉漉冰肌玉骨般光滑裸背上,她随手拿起一块浴巾披上,掩藏起那傲人的身材。 “夕秧,听说有中国人想跟你接触,什么来头?” 清浅纪香好奇道,面对滨琦神鹤的逐渐靠近,她原本冷傲示人的脸色渐渐浮起一抹异样的红晕,昨天泡温泉的时候,滨琦神鹤说要帮她擦背,结果竟然用娇嫩舌头在她的敏感的身体上肆意游走,虽然最后关头清浅纪香阻止了这种荒唐的举动,但是那种堕落的快感已经深深烙印在她的心灵深处。 “没有什么,一个疯子的疯狂想法。”那女子冰冷道,她就是叶无道想要联系西武集团堤义明的中间人,也就是西武集团的王后,清浅夕秧!她跟清浅纪香是孪生姐妹,来自一个比樱花家族更古老的家族。当初夏诗筠来日本寻找她,加上后来独孤皇岈的拜访,她都拒绝,这其中的曲折也只有当事人才知道。 滨琦神鹤朝远处的清浅纪香抛出一个媚眼,似乎在暗示她接下来的动作。 温泉中,在三菱财阀如冰山女神一般存在的清浅纪香身体突然一颤抖,眼神有些迷离,悄悄游到她背后的滨琦神鹤眼神邪恶淫秽,那对**已经贴上清浅纪香的光滑背部,而她的手也环住清浅纪香的纤细蛮腰,然后轻轻滑入那块禁忌之地,滨琦神鹤不仅仅对男人有旺盛的**,对女人,尤其是清浅纪香这种女人,更是充满**裸的占有欲,这次出来泡温泉就是她的建议,她准备要彻底地挑逗起这位三菱财阀深闺怨妇的畸形**。 那上岸后隐约见到这一幕的清浅夕秧冷哼一声,穿上华美的和服走出温泉附近的柴门。沐浴后的清浅夕秧白嫩双颊,隐隐透出薄薄红晕,比之任何涂脂抹粉更能令人动心,尤其那股端庄圣洁的样子,更是让人想将这不可侵犯的外壳粉碎。 单纯的藤原净斋没有想到身旁这两个身份特殊的女人会如此放纵,脸颊通红心境混乱地逃出温泉。 “纪香,这样按摩舒服吗?”滨琦神鹤从背后抱住清浅纪香的身体,双手在她的大腿内侧轻轻摩擦。 “不要这样……神鹤,不要。”清浅纪香软弱无力地抗拒着滨琦神鹤熟练的手指技巧,女人的双手更加温软,更加柔腻,女人更加知道女人的敏感点,滨琦神鹤在**方面无疑是久经战场的高手,她的双腿纠缠住清浅纪香的那双**,两个女人在水中形成一个类似观音坐莲的暧昧姿势。 “我只是帮你消除疲劳而已,放松~你的身体需要我的抚摸,需要我帮你洗去那些被臭男人沾惹上的肮脏,我要帮你把他们带给你的亵渎擦去,轻柔地擦去~”咬着清浅纪香耳垂的滨琦神鹤慢慢伸出舌头,细细舔舐着她的脖子,一只手终于滑入清浅纪香被双腿夹紧的**源泉处。 “神鹤,我要生气了。”清浅纪香挣扎道,那双桃花眸子几乎可以滴出水来。 呼吸间,她的双峰动荡有致,上面那两颗樱红的**微微上翘,鲜红的乳晕美丽诱人,和饱满的酥胸呈现鲜明对比的纤纤细腰简直不堪一握,玲珑分明,从侧面看,雪白的小腹平坦结实,滑润的背肌和丰臀一览无遗,分外诱人。 滨琦神鹤的另一只手握住清浅纪香的**,不禁感叹这种手感根本就不像是孩子都已经二十多岁的女人的**。 终于,理智战胜**。 清浅纪香狠狠推开滨琦神鹤,一言不发地上岸,披上和服。 脸上的春色竟然荡然无存,似乎刚才根本就没有发生什么,饶是知晓清浅纪香手段和心志的滨琦神鹤也不由讶异,只不过滨琦神鹤并没有对此恼火,相反,媚惑地缓慢走出温泉,展示那傲人的荡漾双峰,最后竟然站在清浅纪香的面前,自慰起来! 清浅纪香平静地穿上和服,眼神一秒钟都没有离开滨琦神鹤的曼妙身躯,只是她再没有被眼前放浪淫荡的赤藏家族媳妇诱惑。 清浅夕秧来到一间木屋,郑重打开那封字体飘逸的书信,几十个中国汉字,龙飞凤舞,清浅夕秧对中国文字很有研究,对此颇为欣赏,这封信是独孤皇岈给她留下的,署名是叶无道!这封信她已经阅读不下百遍,只可惜她还是没有结论。 合作?还是不合作? 合作,清浅夕秧能够预测引狼入室的后果。 不合作,牢狱之灾的堤义明根本没有办法东山再起,西武集团迟早会被虎视耽耽的其它两大财阀吞并。 明知道是饮鸩止渴,却偏偏要让我含笑饮毒酒,叶无道啊叶无道,你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