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那些绽放的花儿(下) - 极品公子

第四章 那些绽放的花儿(下)

英国皇家建筑学院,世界上最古老的建筑圣地,位于伦敦西部,作为一所数百年来只招收欧美建筑才俊的古老院校,一个黑眼睛黑头发的女孩始终是众人的焦点,这个习惯被关注的女孩从古朴沧桑的图书馆走出来,抱着一大堆厚重的建筑书籍。 这个女孩就是获得荷兰百合杯青年建筑大赛桂冠的上官明月,也是英国皇家建筑学院破例接收的第一位亚洲人,这其中虽然有英国最历史悠久家族独孤家族给皇家建筑学院施压的因素,但上官明月本身的才华天赋才是真正打动皇家建筑学院的东西。 她后背跟着一个高大英俊的金发男子,一身复古西装配合他完美身材简直让那群男性模特自惭形秽,胸前戴着一枚精美银色十字架,他就这么跟在上官明月身后,也不说话,只是用谁都看得出的深情眼神凝视她的背影。 “麦加帝卡瓦,我说过我不会接受你的感情,在东方,我已经有我的男朋友,我很爱他,哪怕有一天他不爱我了,我也不会接受其他人,所以请你不要再跟着我,这样我会很为难!”上官明月终于忍不住转身用标准的英语对那名伟岸的男子声明道,今天的上官明月黑色休闲西装内穿着件雪白花边衬衫,很有英国贵族的味道,精致,还带着点颓废的优雅。 “难道我没有他优秀吗?”那名男子不死心道,不否认这个家伙这种委屈的模样很容易让女人泛滥起母性的心疼,只可惜在上官明月眼中他的出类拔萃都跟她无关。这个叫麦加帝卡瓦的男人无视周围女性学员的暧昧眼神,坚持不懈的跟在上官明月后面。 他确实很优秀,被誉为英国的莱特,莱特是谁? 莱特是一个说“如果我能再多活个15年,我可以重建整个国家,一改美国的风貌”的家伙!是三四百年会出现一次的天才典型,是必须站在舞台上的那一种。而且是站在舞台的中央。 这个麦加帝卡瓦虽然现在没有莱特那么伟大,但用建筑学院院长的话说就是“他正在走向荣耀和伟大”。麦加帝卡瓦虽然出生在印度。却很早就移民到英国,从小就表现出对建筑的惊人天赋,即使在天才遍地鬼才充裕的英国皇家建筑学院,他也是当之无愧的佼佼者,他从见到上官明月第一面起就决定结束单身生涯。只是这个追求的过程艰辛得出乎他想象,唯一让他欣慰的就是这个东方女孩对建筑学院中其他异性的追求也同样冷淡。 “优秀?也许吧,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喜欢一个人跟优秀也许有一定关系,但并不是全部。而且。”上官明月停下脚步,认真道:“在我心目中,我的男朋友就是最优秀的!” 麦加帝卡瓦满脸愁容的呆滞当场,望着上官明月逐渐远去的窈窕背影,他无奈的耸耸肩,眼神深邃。一个高挑的混血儿美女走到他背后。带着些许嘲讽意味道:“我的伯爵。还没有摘下这朵带刺的东方玫瑰吗?” 麦加帝卡瓦轻轻抚摸胸前的那枚十字架,面无表情道:“不要刺激我的底线。” 那女人不再说话,她是个聪明人,知道有些话哪怕不吐不快,也只能放在肚子里,让它们烂掉。麦加帝卡瓦不理会身后的女人,沿着上官明月的足迹缓缓行走,最后在湖边的一棵树下停住,坐在草坪上怔怔出神。 那个混血儿美女不甘心地掉头走开。为了他,她花费了无数的心机,她把他极为欣赏的天花板由一根根蘑菇支撑着“流线型”的约翰逊公司兼并,还花天价把他最钟情的落水山庄买下,作为二十世纪美国建筑代表作排名第一的落水山庄,采用麦加帝卡瓦最喜爱的切罗基红,这一切,也许在他看来,都是无聊可笑的事情吧。 ======== 上官明月坐在一棵参天大树的秋千上,把那叠泛黄书籍放在地上,抽出一本稍微现代化的建筑书刊,最近她都在研究雕塑,跟建筑异曲同工的雕塑同样能够赋予他充沛的灵感,现在她看的就是布朗库西的《波嘉尼小姐》系列作品图片,她听说叶无道的千岛湖休闲房产项目流产后颇伤感,因为她暗中翻阅大量成功建筑群样例帮叶无道设计了一系列千岛湖别墅造型,她如今的唯一目标就是帮助叶无道的神话集团在房地产领域打出一片江山,也许是受苏惜水影响,她现在也开始有意识地拉拢人才,建立自己的关系网。 “知道为什么布朗库西的波嘉尼小姐系列要用类似胚胎的形状吗?” 一个穿着打扮给人神秘幽暗中古世纪色彩的女人出现在上官明月面前,年纪轻轻,但是那种宁静如水的凝重气质根本就不像是这个年龄段所能拥有,尤其是她胸前那枚跟麦加帝卡瓦相似的紫色十字架,冰冷,修长,古朴,如充满神话色彩的古董,她的背后有一个有些佝偻的老者,老管家模样,卑恭的神情,精锐的眼神。 “有个人告诉我因为这象征着生命的原始形态,卵形是一切生命的基本形式。”上官明月轻轻道,有些拘谨,这个女人的气质风范实在太过凌厉,虽然这个女人明明已将她的贵族奢华内敛,但是上官明月仍然感到一阵不适应。 “是叶无道吧?” 那个女人嫣然笑道,不理会上官明月的惊讶,转身望着那片茂密树林,“他的《沉睡的谬斯》1800万美元,是世界上一切雕塑艺术作品的最高价格。100年前,罗马尼亚的土地滋养了一个农民的儿子;100年后,这位农民的儿子通过他的作品倾听大地。上官明月,无道把你送到英国皇家建筑学院,10年后,100年后,你能带给他什么?你能带给中国什么?” “你是?”上官明月轻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