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那些绽放的花儿(上) - 极品公子

第四章 那些绽放的花儿(上)

男人很难因为女人的内在美而爱上她,毕竟要发掘一个人的内在美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男人通常是因为相貌而产生好感,由相处发掘到内在美,进而产生爱,所以普通女人常因为没有产生好感的前提而失去很多相爱的机会,所谓一见钟情,除非是恐龙配青蛙,绝对不可能是恐龙配帅哥或者青蛙配美女。 婉约如苏惜水,雍容如韩韵,高贵如杨宁素,宁静如上官明月,妩媚如蔡羽绾,叶无道身边的女人虽然气质都无可挑剔,但如果不是拥有令人惊艳的容颜,她们似乎跟叶无道就没有交集,不是说叶无道不注重气质,只是在气质和容貌都上佳的女人与气质出众相貌青平的女人中,他理所当然的选择了前者,而且他所素睐的柳浅静跟独孤伊人都不是那种一眼看上去就让你惊为天人的女人。 新年伊始,一间装扮古典的琴房内,一名女子寂寞抚琴,她身旁还有一个闭目养神的俊雅男子,一曲毕,男子也睁开眼睛,端起那杯冰凉的茶水,手指修长如白玉,风范飘逸,他就是龙帮的新一任龙主柳云修,而那个渐渐脱去稚气的女人则是曾经在浙江大学跟叶无道有交集的柳浅静。 “从小到大,对于你得不到的东西,你都是尽力毁掉。”柳云修神色平静道。 “不好吗?”柳浅静皱眉道。 “无所谓好或不好,只是一个事实而已。浅静,我只想说,你如果想要得到你想要的东西,很多时候需要先放手。正所谓将欲取之必先与之,手中地沙子握得太紧,就容易漏掉。”柳云修站起身走到琴房窗口的竹帘前,望着窗外的冰天雪地。 “也许吧,在知道结果之前我不想改变自己。”柳浅静轻轻一抹琴弦,笑容落寞,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就越能打动人心,一样原本不在乎地东西在经过时间的酝酿后也许就会变得弥足珍贵,她似乎跟叶无道并没有什么暧昧,却因为她近乎偏执的个性出现交集。 柳云修无可奈何的深深叹息。这个妹妹什么都好,就是太要强。他并不想柳浅静陷入他和叶无道两个人的战争中去。柳浅静不想主动踏出一步,叶无道更是跟她背道而驰,但是她又不想就这么让叶无道跟她擦肩而过,这个死结,柳云修解不开。 “不说这个了,哥哥,最近龙帮跟日本黑道的战况如何?”作为帝师的妹妹。柳浅静眼界和视野都非一般女人,爱情,对她来说,并非摆在第一位。 “沿海地区的第一阵线被敌人突破后就陷入僵持阶段,这跟我们想像中的情况基本吻合,出乎我意料,上海竟然是最具抵抗的城市,看来叶无道这个家伙再混蛋无耻也还算是个中国人,如果他让素帮放水。现在龙帮地情况就会更糟糕。”柳云修轻声道,眼神飘渺,似乎身处远方战场中央。虽然目前日本三大财阀和四大家族的精锐部队还没有真正发起攻势,但是今天地龙帮绝对不会是省油的灯。 柳浅静轻笑道:“他确实很坏,坏到骨子里去的那种邪恶,但是,他有自己的底线,这是我最欣赏他的地方。” 柳云修摸了摸鼻子,喃喃道:“终究是没有逃脱女大不中留的宿命啊。” 柳浅静眼神马上狰狞起来,笑容阴森,用一种让柳云修毛骨悚然的异样温柔声音道:“哥,你刚才说什么呢?!” 柳云修慢慢移向木藤门口,笑容僵硬,这个运筹帷幄制胜千里之外地帝师此刻哪有半点沉着镇定。 “去死!” 刚等狼狈的柳云修窜出琴房,那架价值连城的古琴就砸中房门,铿锵坠地。 ,北京一座典雅的**别墅,院子中栽满花草,一位老人拿着水壶给花草浇水,身后还有一个气质超群的女子,两人书卷气息都极为浓郁芬芳,那女人漂亮容颜不说,那种成熟的女人味道更是带着一分妩媚三分古典七分端庄,这样的女人,怎么能不让男人趋之若鹜。 她就是如今浙江大学的副校长韩韵,在经过叶无道的滋润后,她地那份内媚逐渐绽放光彩。 “韵韵,你要是再不让我们看到一点点抱孙子的希望,你妈就要把我赶出家门喽这不,昨天我就被你妈逼着立下军令状,半年之内见不到你男朋友,我就戒烟戒酒戒草,唉,这不是要了我的老命嘛。”老人唉声叹气道,沧桑却格外精神地脸庞充满期待。 “爸,我还没有到三十岁呢,你们就这么想把我往外推啊?”韩韵撒娇道。 “那让你男朋友入赘。”韩韵父亲玩笑道。 韩韵俏脸微红,撇过头,不理会这个老顽童似的父亲,虽然在外人看来,自己的父亲是一个严谨的学者型官员,在那些学生面前也是喜欢板着一张脸,但在家里,韩韵从来没有见过他刻板迂腐或者愁眉苦脸,所以不管在别人眼中父亲是怎样一个好官好校长,在她眼里就是一个好父亲。 谁也不清楚桃李满天下的韩点将具体有多少弟子学生,这个数目连这位教育部副部长自己都不清楚,作为中国唯一担任过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人民大学校长的杰出教育家,韩点将在文坛和政坛的地位都超拔流俗,他敢对着国副级别领寻大声训斥,也敢跟政治局常委针锋相对,这样一位可敬可爱的老人,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份看破人生的睿智,中国在宗教方面的宗师地位有“北韩南南”这一说话,南方是台湾的南怀瑾,北方就是韩点将。 而这位老人如今却在担心自己女儿的婚嫁问题,不是他迂腐,只是晚年得女的他熬不住老伴的唠叨,而且他自己也想让这个宝贝女儿给他们生个大胖孙子,他现在基本上已经淡出政界,每天养养花种种草,练练字遛遛鸟,就差没有含饴弈孙的天伦之乐,怎么能不着急? “其实我也知道你不喜欢李凌峰。”韩点将突然冒出一句不着边的话,一副达人知命的豁达神色。 “爸,那你怎么……,韩韵疑惑道。 “婚姻和恋爱不一样,不是简简单单一个爱字就能解决一切的,我也知道凌峰接近你有我是教育部副部长的原因,但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喜欢你,这一点,还没有老花眼的爸爸能确定,女人啊,找一个肯等自己五六年的男人不容易。”韩点将柔声道,拍拍韩韵的脑袋,女人长大了,他何尝想她嫁作他人妇?终究是自己的女儿啊。 韩韵没有说话,她已经把自己所有都付出,收不回来了,她也不想收回来。 “管逸雪也是个不错的男人。”韩点将笑道,俯身拨弈着一盆兰花的叶子。 “爸,你干脆生七八个女儿好了,见到一个不错的男人就送一个女儿,这样你就省心了!”韩韵无奈道,因为韩点将的学生实在太多,所以接触到优秀的素年俊彦也多,恨不得一个个都当作自己的女婿,只可惜韩韵就是一个都不动心。 “死丫头,这种话才说得出来!” 韩点将爽朗笑道,他不是不知道管逸雪这个得意门生跟李凌峰之间的竞争,对于这样的竞争,他这个韩韵父亲的乐于见到,有两个放眼全国都算顶尖才俊的男人追求自己的女儿,他做父亲的只有欣慰,李凌峰这个男人野心大,城府深,其实韩点将并不是太认同这种奸雄式人物,只是经历过无数人生沉浮的老人知道只有这种人才能够最好的保护韩韵,而管逸雪这个学生孤傲,冷僻,天纵才华更甚李凌峰,韩点将其实更加看好这个靠自己一步一步走向中国金融界顶端的素年,不过管逸雪似乎更倾向于在韩韵背后默默承受一切,韩点将也不好擅自主张做什么,所以这个僵局就这么拖着。 去年管逸雪动用资金狙击风云企业在北方闹得沸沸扬扬,其中玄妙韩点将也能揣摩出些许,不禁感慨自己这个宝贝女儿的魅力,一想到曾经还有韩韵在哈佛念书时的校友千里迢迢到北京求婚,韩点将就哭笑不得,女儿太优秀也头痛啊。 这个时候韩韵接到一个电话,跟韩点将说了声不回家吃饭就开车离开别墅,韩点将轻轻摇头,女儿啊女儿,爸爸难道会看不出你已经恋爱了吗,只是怕你以后受伤啊。笑容收敛的韩点将冷哼一声,好小子,欺负到我女儿头上,还敢来我家,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三头六臂。 看来叶无道这厮想要进韩家,不容易。 韩点将这个精通儒释道三家的老丈人,岂会那么轻易让叶无道蒙混过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