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下) - 极品公子

第三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下)

披着一张兽皮得斋野藤伏拍着胸膛仰天怒吼,在夜色中格外凄凉悲壮。 身为兽王的他眼睛通红,脸色狰狞地望着这个拥有忍者收割者称号的女人,他唯一的念头就是狠狠撕碎这个女人,在他吼叫之后从附近窜出两头体格惊人的白色猛虎,这两头畜生朝眼前这群望月剑忍狂吼。 懒得理睬他们是谁的龙玥纵身前扑,双手持刀,猛然砍下,势不可挡,斋野藤伏因为忌讳妖刀村正的威力仓促后退,冷笑一声的龙玥在空中弹出一腿踢中一头白虎头部,落地借势继续前扑,那头被踢中的白虎马上左摇右晃站不稳。 哧!妖刀村正便直直插入这头畜生的头部。 村正穿透白虎大脑直插入大地,见到这一幕的斋野藤伏心疼不止,抓狂起来。 狞笑的龙玥因为来不及躲闪另一头白虎的扑击,干脆放弃村正,赤手空拳跟那吊额白睛猛虎贴身肉搏起来,这畜生虽然不像人类那般精通格斗技巧,但是兴许跟斋野藤伏练习打斗多了也颇为灵活,加上本身就凶悍,丧失兵器的龙玥一时间险象环生。 这个时候带着黄金手套的青幕拿出一些粉末,放在手心轻轻摩擦,马上就凭空出现一大片的金黄色蝴蝶,铺天盖地的朝望月剑忍飞去,随后青幕蹲下去双手撑地,那双手套绽放光芒,既像是阴阳术中的幻术,又像是忍者的忍术,地面上瞬间就钻出无数的五彩缤纷的小蛇,配合暴怒中的兽王斋野藤伏召唤过来的森林大蟒,极像是一场猛兽的聚会。 八式神众不愧是忍者中的未来王者,顿时让望月剑忍陷入困境。 脸色苍白的青幕依然在摩擦那双仿佛带有魔性的黄金手套,不断有生物出现在谷口,而她那纤弱的身躯也愈加显得摇摇欲坠,对龙玥狠之入骨的斋野藤伏更是像野兽般双手抓地跳跃前冲。眸子愈加猩红的龙玥奇迹般将那头利爪已经渗入她肌肉的白虎一把摔出去,正好让它挡住斋野藤伏的进攻路线,趁这个间隙她拔出那把紫色流华的妖刀,傲然而立! 谁与争锋? 再次持有村正的龙玥眼眸已经大半猩红。嘴角渐渐勾起一个非人类的笑意,身体微微弓起,随后整个身体猛然弹出,她竟然跟缓过神来继续朝她撞过来的斋野藤伏来了个结结实实的大碰撞!而让青幕震撼的是斋野藤伏那将近三百斤的庞然身躯竟然倒飞出去好几米。龙玥也好不到哪里去,只是她喷出鲜血站起来的时候并没有青幕想象中的脆弱,抖了抖手腕,妖刀村正的诡异流华更加璀璨。 斋野藤伏吼了吼跟那头丛林之王一样摇晃着巨大脑袋站起来,他没有想到这么个娇弱的女人竟然蕴藏如此变态的爆发力,不服气的他撕掉那身跟他相伴二十多年的兽皮,露出无比精壮的上身,肌肉如石块般纵横。显然他要再来一次冲撞。 龙玥吐出一口鲜血。不屑地将妖刀插入那头白虎的身体。 她竟然也要跟斋野藤伏再来一次不可能作弊的碰撞! 片刻失神的青幕突然感觉到腹部一阵剧痛,身体的热量急剧减少,眼前慢慢出现一道人影,一张被笼罩在面具中的古怪脸庞浮现在她面前,本就因为召唤过度而精疲力竭的青幕惨淡一笑,自己终究是太大意了,没有料到望月剑忍中还隐藏着伊贺的王牌暗忍,胧奴左门卫,面对他的暗杀,强弩之末的青幕没有半点反抗之力。 青幕的身体瘫软倒地的时候见到最后一幕。斋野藤伏再次倒飞出去,这一次飞得更远跌得更惨,全身绽放血花。甲贺部落所有人都不怀疑斋野藤伏的爆发力和冲击力都超越了人类身体的极限,谁会想到这个幼年就能够在深山老林中与野兽搏斗的庞然大物会在冲撞中处于劣势,斋野藤伏抽搐的身体渗出条条血丝,他就像是一个血人躺在地上,另一只白虎用脑袋轻轻摇了摇主人的手,发出悲哀的嚎叫。 胧奴左门卫摘下面具。那是一张苍白无血色的呆滞脸孔,中性,诡异。他她伸出手仔细抚摩死去的青幕秀美的脸颊,最后那只手收回,双手揉捏自己的脸部,当他她放下手的时候,竟然变成青幕的脸蛋!除了那抹鬼魅的笑意,这张脸简直跟躺在地上的青幕丝毫不差。 龙玥身体微微向下弯曲,然后一个猛蹬,身体跃向高空,然后一个闪电坠落,朝地上的斋野藤伏压下,那头颇有灵性的白虎在千钧一发之际推开主人,自己的身躯被龙玥的膝盖冲成一张虎皮牵连的两截,它那强壮的脊椎骨直接从颈部断裂到尾部,斋野藤伏挣扎着摇晃斗大脑袋,浑身茂密体毛几乎让人忘记他的人类身份,他颤抖着站起身,眼睛血红,除了那两头白虎,还有他召唤来的不少野兽都被赤手空拳的龙玥屠戮干净,满地尸体,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腥味。 龙玥挑衅地朝斋野藤伏勾了勾食指,示意再来。 在强烈自尊和仇恨的驱使下身体已经透支太多的斋野藤伏做出最后的冲击,他眸子里那股兽性已经被对龙玥的畏惧取代。 两道弧线,在空中猛然交汇,撞击,然后倒着划出一道下坠的弧线。 龙玥和斋野藤伏两人都躺在地上,当然龙玥率先动弹的时候,那群望月剑忍发出震天的欢呼声。 单膝跪地的龙玥在望月剑忍关切的眼光中缓缓站起来,拔出村正,走到失败者的尸体面前,割下式神斋野藤伏的头颅,这个举动赢得所有望月剑忍的疯狂欢呼! 面朝大圆满寺方向,龙玥杀意凛然。 少主,龙玥会帮你扫清你走向巅峰道路上的障碍,用我的鲜血,和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