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中) - 极品公子

第三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中)

夜幕降临,娜迦族的伊纱绯惢那身大红色妖艳旗袍就散发出噬血的迷人气息,被世界遗弃的孤女在饮尽背叛仇恨这杯毒酒后,便用她那对晕着寒光的兵器,忠实地履行着魔鬼的号令。两条光滑大腿在旗袍下时不时露出杂泄春光,那挺翘的臀部更是弧度诱人,这样的打扮跟后面没字了…… 伊纱绯惢手中那两把被两根细长银色丝绳牵引的长刀并没有刀柄,但是在黑暗中滑出的弧线却轻松地收割生命,虽然是冷兵器,但是绝对不亚于豺狼疯狂扫射的枪械,只要是日本人,不管他是男人女人,老人,小孩,只要是人,就只有一个下场,死! 娜迦伊纱绯惢,加上郁金香的黄金狮子雷欧,站在这头狮子肩膀上的侏儒,噩梦,还有许久没有沾染鲜血的豺狼,单兵战斗力惊人的郁金香雇佣军出现在日本忍者之争的战场,这是一个很明显的信号,叶无道已经开始布置日本黑道这盘棋局的前局,谁会想到叶无道这个时候非但要统一中国南方,还要进军日本? 等到龙帮回神的时候,就算叶无道的干爷爷轩辕龙主也是感慨道,天才总是有很多疯子般的举动。 那个望月家族的青年忍者叫做井上穆荒,是望月剑忍部队的指挥人,这次望月鸾羽给他的任务是给安插在奈良蒲生流等部落后面的郁金香军团带路,等到他们跟甲贺鹬蚌相争的时候进行偷袭,因为望月鸾羽要的不仅仅是甲贺灭亡,而且是要收编整个忍者帝国! 在干掉长野青木流和新泻加治流的残余部队后他们开始收缩阵线,成一条直线向前突进,他们接下来的任务不再是消灭甲贺部落,而是赶紧到甲贺的总部接应龙玥和望月剑忍,擒贼先擒王,只要拿下甲贺总部的大圆满寺,没有精神支柱的甲贺也就如同一盘散沙任人宰割。 “你怎么会英文?”跟随井上穆荒在丛林间穿梭的娜迦伊纱绯惢好奇问道,在她的印象中日本人都是说着叽里呱啦的家伙。 “你不是同样,很多问题都不需要有答案。”井上穆荒微笑道,黑暗如同他最好的眼睛。他的人就像是丛林中最矫健的豹子,虽然郁金香雇佣军成员对丛林里的夜战不陌生,但是感觉跟这个青年对战的话肯定吃亏。 “听说你们的首领是个中国女人?”殿后的黄金狮子雷欧粗声粗气道。 沉默的井上穆荒微微皱眉,显然有点不满。 因为第一次深入甲贺腹地,不熟悉地形的他们很快就发现那张也许是百年前绘制的地图漏洞百出,就在豺狼抱怨耽误他屠杀时光的时候,井上穆荒拿出一根细针,涂上蜡,放入水中,抬头朝坐在枝头满脸疑惑的伊纱绯惢道:“针头所指就是北方。” “还有这玩意?” 把玩着手中发烫枪支的豺狼嘟囔道,他什么都无所谓,只要有鲜血喝,有人杀,那就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事情,尤其是低劣的日本猪,他最为憎恶。 已经长途奔袭连续几个钟头的他们暂时休息整顿,看到这个日本忍者拿着那根针当作针灸道具在身上轻插,精通人体穴道的噩梦不禁啧啧称奇。用这种手段减轻疲倦的井上穆荒淡淡道:“这是中国流传到日本的医学,可惜如今没有多少人用了,如果我这次还能活着走回伊贺,我一定要去躺浩然博大的中国。” 伊纱绯惢坐在那轻轻摇晃的枝头。两把锋锐刀刃垂挂下来,背负着神秘身世的她进入郁金香雇佣军之后便刻意掩饰自己,丝毫不透露自己的过去,现在效忠叶无道,终于开始完全绽放她的绝代风姿。伊纱绯惢抬头望着那弧弯月,喃喃道:“龙玥,让我看看你到底有什么值得他用整个郁金香来保护你的地方!” ------------ 甲贺总部位于雄峻险恶的飞鹤山脉围绕的封闭大盆地中,自成一个小天地。自古以来便是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因为曾经靠近日本的中央近地带,所以受到京都文化影响导致神社寺院和庄园遍地。在战国时代这里崛起的势力居然有六十多个,在不断的交战征伐中伊贺忍者的战斗力业逐年增强。成为日本第一忍者部落,在战争舞台中逐渐淡化的大势力中甲贺部落一枝独秀,风魔次郎这个战争狂孤注一掷的率领甲贺精锐东进中国大陆,无疑给疯狂不输给他的伊贺新领主望月鸾羽一个大好时机。 从甲贺圣地大圆满寺前往狙击龙玥贺望月剑忍的那两个顶尖忍者一路狂奔,终于在甲贺总部前沿,也就是飞鹤山脉谷口截住一群血人,数十名浑身皆是深红到黑紫血液的望月剑忍,如标枪般站在谷口。唯有那银色弧月的家徽证明他们就是伊贺偷袭者。 八式神中的甲贺青幕拥有伊张稚嫩的漂亮娃娃脸,纤细的身体,只有那双黄金色的手套显示她的与众不同,见到这群浑身浴血的入侵者,答案只有一个,这个方向的甲贺部落已经悉数北铲平!青幕瘦弱的身体因为愤怒而剧烈颤抖,守护谷口的自己人全部倒在血泊中,他们的生命就这样无声无息的随风而逝。 站在最前端的是一个女人,那柄仍然在滴着血液的修长妖刀弧线漂亮得毫无瑕疵,紫色流华如流水般转动,她那只右脚踩着一具尸体,长刀轻轻一挥,那个脑袋滚到青幕得面前。 披着一张兽皮得斋野藤伏拍着胸膛仰天怒吼,在夜色中格外凄凉悲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