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七章 大学落幕(上) - 极品公子

第五百一十七章 大学落幕(上)

春节晚会上杨宁素的惊艳亮相成为被众人津津乐道的一个焦点话题,虽然是第一次在全国观众面前主持节目,可她显然要盖过其他央视当红主持人的风头,杨宁素的冷傲气质并没有让人产生疏远感,优雅谈吐和恬淡笑容让她始终保持相当的亲和力,那包裹在旗袍中的玲珑身躯曲线醉人,杨家上下都在给杨宁素喝彩的时候,叶无道这厮却在淫秽地想像她在身下婉转娇喘的迷人模样。 “姑姑真漂亮,北京广播学院有很多学生都是她的粉丝呢。”杨若梓羡慕道,看来杨宁素的影响力不仅仅局限于南方财政界,连北方也有不弱的号召力,由此可见春晚邀请杨宁素出席似乎并非因为她的雄厚后台。 “小姨的漂亮是有气质做底蕴的,若梓,你啊有空多看看古典文学名著,百利而无一害。”叶无道语重心长道,这个表妹能考上北京外国语学校自然成绩拔尖,但是舅舅抱怨她太皮,要么整晚泡酒吧,要么就是做驴友跟着陌生人组团全国乱跑,叶无道也担心这么下去从来没有受过苦头的她会吃大亏。 “知道啦,跟我爸一样啰唆。”杨若梓谩不经心道,朝叶无道做了个鬼脸,继续看电视,明显不喜欢跟她差不多大的叶无道“教训”她。“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不要到时候哭哭啼啼跑到我跟前叫委屈。”叶无道笑道。 “表哥,你偷偷告诉我,你在大学里有没有背着雪痕姐姐恋爱?”杨若梓靠近叶无道偷偷摸摸道。还小心翼翼看了看远处被小孩子们缠住的音乐女神,这个杨家内部钦定的女人。 “校长跟我们说大学时谈恋爱是给别人养老婆,你说我谈恋爱没有?”叶无道刀枪不入道,他可不敢对这个大喇叭说实话,虽然跟苏惜水和上官明月地暖昧关系已经是叶家上下都知道的公开私密,但是杨家还不是很清楚,这种事情本来就是不便说出口。如果被杨若梓这个不知道轻重的丫头捅出来,叶无道担心慕容雪痕处境会比较尴尬。 “切,鄙视你!恋爱已经是大学生活的必须,就如同一种时尚,有人说这是为了做进入社会生活的准备。高中不恋爱都是一种人生缺陷,大学不恋爱简直就是脱离时代的山顶洞人,表哥,你不是这么菜地吧,枉费我以前还把你当作偶像呢!”杨若梓撅着小嘴巴不满意道。她辛辛苦苦在杨家内部找一个能够帮她说话的人,叶无道本来是最佳人选,现在看来她这个如意算盘要落空。 “你一个黄毛小丫头跟我谈论啥人生!如今大学生们的恋爱已经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大家一样都不需要天长地久,不需要太多的磨合与了解,直奔主题,然后迅速厌倦,闪电分手。这就是当今大学生的爱情,或者应该说是**与肉欲的简单化、快餐化的结合,很无聊。你觉得这样有趣吗?”叶无道点了下杨若梓的额头教训道,说真的,叶无道对大学里地爱情多半没有什么好感,比如余温彬、洪飞等人被生活扯得支离破碎的爱情。实在不堪一击。 十一点左右,这个时候叶无道率先接到蔡羽绾的电话,这位在浙江和江苏等地帮助叶无道开辟餐饮酒店业疆土的痴情女人,只是简单的跟他汇报了下神话集团的近期情况,最后轻轻一句注意身体就挂掉电话,走到院子里的叶无道坐在石凳上,点燃一根烟,随后苏惜水,英国的上官明月和北京的韩韵相继打来电话。虽然话都不多,却字字肺腑,令人揪心,当一个女人把爱情舍在嘴中的时候,那份体贴地温情就会更加让男人不堪重负,陷入沉默的叶无道不想做无病呻吟,只是心中的那份凝滞让他有点透不过气来,征服一个女人的过程。何尝不是一个被征服地过程,感情就像是一把双刃剑,不能因为你累了就当它不存在。 很快地上就布满烟头,慕容雪痕走到他身边坐下,心疼道:“我还是希望你像以前的叶无道那样毫无顾忌,宁愿你自私自利,也不要你做什么好人,背负这么多枷锁,只要你开心,我真的无所谓,我想她们也是这样想的,如果不是,她们就没有资格说爱你。” 叶无道把慕容雪痕轻轻楼进怀中,低头摩挲着她的脸颊,坚定道:“我不累,只要有你在背后等我,我不怕没有回头路。” 怨言是上天得到人类最大的供物,也是人类祷告中最真诚的部分。 叶无道从来都对生活没有怨言,他只有默默的奋发,给人错愕,还有惊奇,在他看来,怨言只是失败者的软弱表现,不管发生什么,他都不会责怪命运,而是埋怨自己仍然不够强大,正是这种纯粹地执着才让他活到今天,并且逐渐成熟。 慕容雪痕叹息一声,依偎在叶无道的怀抱仰望苍穹。 叶无道干脆让慕容雪痕坐在他大腿上,笑道:“智慧的代价是矛盾,这真是人生对人生观开的玩笑。” 慕容雪痕看着浩瀚星空怔怔出神道:“无道,你可不要忘了带我去丹麦这座童话国度。” 叶无道捏着她的鼻子笑道:“多大的人了,还痴迷王子和公主的爱情故事?” 慕容雪痕窝在叶无道怀里幸福道:“我是灰姑娘哦。” 叶无道手指摩挲着她柔嫩似水的肌肤,忍住笑道:“想知道成人版地童话故事吗?王子不是用吻吻醒公主,而是**,而且他们并没有像书中所说‘从此过上幸辐的生活’,而是王子阳痿,公主不满王子的不举,开始频频外遇,红杏出墙的她最后只好跟王子离婚,跟着小白脸厮混去了。” 慕容雪痕捂住嘴巴娇笑道:“下流。” 叶无道把手伸进慕容雪痕的衣服内,探索着那令人沉醉的风景,邪笑道:“上了贼船,想下就不可能了。” 慕容雪痕双手环住叶无道的脖子,风情万种的妩媚笑道:“问题是我自己不想下这条贼船。” ※※※ 等到杨家女人睡觉后,大厅中只剩下男人,杨望真和叶无道的三个舅舅,加上杨望真两个女婿,还有两个杨平华带来的朋友,虽然是凌晨两点钟,但似乎谁都没有睡意。 一个斯斯文文的男人微笑道:“无道,你的神话集团如果什么时候打算进军北方市场,就跟我说下,大忙也许帮不上,但多少也能给你点看法。” 这个男人叫元典,是摩根士丹利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兼总裁,现居北京,在经济学术界名气很大,虽然看上去年纪轻轻,却是北方商界说得上话的人物之一,是财经界典型的学院派精英,在北京大学经济学院中国金融投资家研修班做荣誉教授! 见叶无道点头,元典饱合深意道:“不知道你认识不认识管逸雪这个人,这个人不简单,不仅仅在这场游资盛宴中独享大头,还即将稳坐中国金融投资家俱乐部的主席位置,无道你如果想要融资,必然要跟这个人碰头,最关键的是这个人好象跟李凌锋有过节,去年曾经动用巨资狙击风云企业。” 叶无道有点找到关键点的思索一番,自言自语道:“韩韵也跟我提起过这个中国金融投资家研修班,看来北上不仅仅要动天上人间,这个蕴合恐怖能量的金融班也需要摸摸底细。” 这个被称作中国金融投资家俱乐部的集体中拥有李凌锋这样高调张扬的成功企业家,也有管逸雪这种永远都不出现在公众视野的天才金融家,韩韵也是出自这个中国金融投资家研修班。 叶无道如今被元典这么一说也有进入这个班级的想法,这次北上极有可能他会接触这个盛产企业家和大富豪的摇篮,他现在通过星组构建起来的关系网络还局限在南方财政界,渗透北方,就不得不依靠这个金融俱乐部和天上人间! 不甘心做边缘人的苗缨达插口道:“去年全球有多达1万亿美元的‘热钱’在豪赌人民币大幅升值。我估计流入中国内地的‘热钱’为200亿到500亿美元之间,还有一部分‘热钱’来自国内游资。其中主要是指以温州为主体的游资,抗甬地区潜藏着巨大的民间财富,这些资金由于上世纪80年代以来的产业出现饱和,不得不寻找新的投资通道,而房地产无疑是最佳投资产品之一,无道你的神话集团虽然在千岛湖休闲房产项目中遇到点波折,不过你可以考虑来我们云南,我能保证神话可以打开中国西南市场,只要无道你有兴趣,玉石和普洱茶生意也都可以考虑下,这些我都有门路,呵呵,当然是正当门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