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六章 年夜饭 - 极品公子

第五百一十六章 年夜饭

在这个寒冷的世界上总有那么一群热烈的人,他们玩世不恭的外表下,藏着一颗易碎的玻璃心;他们轻佻的话语里,暗藏着三千弱水只取一瓢的执着。他们在爱情家庭、现实理想的夹缝中从容而不安的吃喝拉撒,青春的双肩,其实早已不堪重负。 柳道茗再没有给叶无道打电话,果真就如璀璨烟花般稍纵即逝,就如她所说他和她始终是两条平行线,哪怕无限接近,也永远没有交集。听说李镇平跟姜珉似乎已经发生超友谊关系,而徐远清跟那个和他初恋女友很像的方婕也有那么点暖昧,惹即惹离之间总有些猫腻。 叶无道因为近期实在没有空闲时间沾花惹草,虽然有把获道茗跟柳画一起搞上床玩双飞的猥琐意图,但也只能老老实实呆在在家中陪那群长辈,跟这群久经官场沉浮的狐狸聊天确实让今天的他举一反三受益匪浅,很多问题只要被他们轻轻点拨一下就会迎刃而解,在官场政界,叶无道要学习的东西还很多,杨若梓这个北京外国语学校的高材生似乎对表哥叶无道有很浓的兴趣,总是找借口接近叶无道,而那几个杨家这一代的女婿则在将军小楼中战战兢兢的小心说话小心做人,丝毫没有在外面的锐气。 杨望真因为家庭大团圆也是笑口常开,苍老肃穆的脸庞也逐渐焕发光彩,三个儿子一个女儿不但事业有成,家庭也算和和睦睦,他这个家长在教育子女这道人生答卷上可以说是作了个满分。还有就是他对叶无道这个孙子有着格外的宠爱,甚至超过那些子女。 林鹿鸣愈加喜欢赫连琉璃这个慧根灵动的小女孩,不等叶无道开口把赫连琉璃放在成都军区,这个放下执着参破人生的老人就已经主动要求把小琉璃留下陪她一段时间,这个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春节前两天叶无道让孔雀回到美国,虽然小女孩一路沉默,眼神哀怨。但是叶无道始终没有改变主意,只是最后送孔雀上飞机地时候蹲下来拍拍她的脑袋,这个神秘的小女孩把脖子里的一根华美古朴的古老项链交到叶无道手中,盈眶泪水最终还是没有滑落脸颊。 陈烽火也终于肯向叶无道低头,退出天上人间的时候拉走了一大批保安,他要做的就是跟成都太子党抗衡。然后崛起。如今叶无道在上海养了张展风这条谁都敢咬一口的疯狗,青帮在他手里虽然就像一颗随时都会爆炸地定时炸弹。但上海以及附近区域已经完全是太子党的天下,浙江在林朝阳也是所向披靡,至于在台湾掀起腥风血雨的许浩川更是没有让叶无道失望。南方,除了苟延残喘的香港和澳门,他再没有对手! 太子党如今已经把触角伸入长江以北地区,两湖,四川这些中部城市都有太子党的分部,虽然目前还没有形成太大气势,但是也足以抗衡当地本土黑帮,鸠占雀巢仅仅是一个时间的问题,所以叶无道才会让陈烽火在这个时刻下手。要是等到四川成都太子党真正壮大起来,处于夹缝中地陈烽火绝对没有半点机会,按照叶无道最先的计划是南北两线同时推进,只是将精锐部队全部调到南部,其他成员在太子党总部地北方则仅仅是起拖延作用,这一切都要等到春节过后才有结果,叶无道能否成为跟龙帮全面对抗的黑色王朝,在此一举。 因为成员庞大。杨家是在成都市区一家酒店吃的年夜饭,厨师都是四川最顶尖地川菜大师,做出来的菜肴自然非同凡响,色香味俱全,当真是琳琅满目,令人馋涎欲滴,干烧岩鲤、宫保鸡丁、麻婆豆腐和龙抄手这些地道的平民四川菜在这些师傅手中做出来就是不一样,火候掌握得极为到位,照顾到很多人吃不惯川菜,全权负责年夜饭的叶河图还特意找来其他菜系的师傅,所以杨家上下吃得都很开怀,卸下寻常时候威严姿态的杨望真、杨凝冰等人此刻也都不掩饰愉悦神情,加上那五六个小女孩的天真放话语,时不时引起大笑。 在饮食方面是叶无道老师的叶河图也许因为杨凝冰的情绪比较高涨,他也难得地露出闲适神色,夹了块夫妻肺片啧啧称赞道:“这川菜在烹调方法上,有炒煎干烧炸熏泡炖焖烩贴爆等三十八种之多,兼南北之长,以味的多广厚著称,所以有‘七味’‘八滋’这个说法,在八大菜系中,也唯有这川菜能让我流口水。” 杨凝冰破天荒的给叶河图夹了灯影牛肉到他的碗里,轻声道:“这么多年我都以为你讨厌吃川菜,因为你每次出门都没有点过太辣有川菜。” 叶河图憨厚一笑,低下头慢慢品尝这一片似乎蕴含人生百种滋味的灯影牛肉,不喜欢吃,是因为你不喜欢吃,其实也无所谓喜欢吃不喜欢吃,跟着一个人吃了几十年原本不喜欢吃的清淡口味,也会变得喜欢吃清淡口味,这就是生活。 被林鹿鸣拉着坐在她旁边的赫连琉璃因为手短,都是林鹿鸣帮她把菜夹到小白瓷碗里,因为可能不是太习惯吃辣,小脸蛋通红通红,煞是可爱,林鹿鸣满眼慈爱道:“小琉璃,奶奶考考你,这‘七味’‘八滋’是什么。如果你答对了,奶奶就送给你一样小礼物,如果答不出来,今晚就陪奶奶聊聊天。” 赫连琉璃扳着柔嫩小指头慢慢道:“甜、酸、麻、辣、苦、香、咸,应该是七味,干烧、酸、辣、鱼香、干煸、怪味,还有……还有麻,嗯,还有一样是什么呢?” 一旁地叶无道不动声色的小声提醒道:“红油。” 苦苦思索的赫连琉璃朝叶无道做出一个灿烂的笑脸,转身对林鹿鸣雀跃道:“对了,还有红油。” 林鹿鸣也没有怪叶无道帮赫连琉璃作弊,将手上那串佛珠带到赫连琉璃的雪白手腕上,微笑道:“这孩子有灵性,是杨家的福气。” 那串佛珠在不仅戴在林鹿鸣的手上在“金色世界”五台山、“银色世界”峨眉山、“琉璃世界”普陀山、“莲花世界”九华山这四大佛教名山熏陶过佛法,还包括白马寺和抗州灵隐寺等著名寺庙,可以说这串佛珠是林鹿鸣最为珍重的东西,很多杨家的人都说能从林鹿鸣手中接过这串灵性盎然的佛珠的女人肯定就是叶无道的媳妇,所以原先多数人都认为是慕容雪痕,林鹿鸣今天这个举动引发不小的震动,赫连琉璃这个孩子似乎也从旁边人的神色变化中了解到这串佛珠的意义非凡,忐忑不安地望着叶无道,叶无道笑着点点头,这样也好,说不定这样就能够消弭“种劫”给赫连琉璃带来的厄运。 轻轻靠着叶无道的慕容雪痕虽然有瞬间的失落,但很快就恢复平静,一直注意她的杨望真这个时候才欣慰地点点头,为了改变略微沉闷的气氛,大笑道:“都说‘食在中国,味在四川’,这次大家尽情吃,不要客气,吃年夜饭不就图个热闹,如果你们不来啊,我可就要随意几个小菜打发喽。记得我年轻还没有入川的时候,就从西晋左思所著《蜀都赋》中看到‘金垒中坐,肴隔四陈、觞以清酊,鲜以紫鳞’这样的描述,那个时候馋的跟什么似的,后来知道陆游先生‘玉食峨眉木耳,金齑丙穴鱼’的诗句后更是坚定了要入川大吃一顿的念头。” 杨凝冰笑道:“爸,原来是川菜把你引到四川的啊。” 杨望真点头大笑道:“至少有一半吧。” 一顿年夜饭在欢声笑语中度过,晚上就是杨宁素主持的春节联欢晚会,浩浩荡荡一群人回到将军小楼,因为还没有开始,叶无道就陪着几个舅舅在客厅聊天,现在经历过这么多坎坷的他才发现如果当初能够多思考咀嚼下这帮舅舅的教导,他可以少走很多弯路。 慕容雪痕和杨若梓带着一帮不肯消停的小孩在一旁玩游戏,林鹿鸣和杨凝冰这群不简单的杨家女人们围成一圈,谈论着女人们永恒不变的话题----男人,而那群近似“入赘”杨家的男人则诚惶诚恐地坐在杨望真附近,小心翼翼回答着这位老人的每一个提问,他们的压力丝毫不亚于一场战争。 杨望真聊到历史问题的时候感慨道:“一个民族丢失的记忆越多,越容易在原地踏步,越容易犯相同的错误。” 那个在杨斯琴面前似乎没有什么地位可言的苗缨达轻声道:“杨上将,我们国家是不是可以对《东京审判》和《南京大屠杀》这种题材的影片扶持力度再加强一点,还有就是加大对中央一些可以公开的历史文件的解禁。” 杨望真点点头,看了眼这个在云南小有成就的男人,笑道:“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会好起来的,不过你的意见我可以考虑向有关部门说说看,难得你有心,不错。” 三个钟头《极品》月票榜就从第十二窜到现在的第八,而跟第五不过相差百票,跟第七更是相差不到十票!烽火谢谢大家的支持,是你们让烽火再次有当初的激情,继续砸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