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纤手谱写的黄昏乐章 - 极品公子

第二章 纤手谱写的黄昏乐章

想想看还是解释下,烽火昨天到上海浦东的起点公司是3点左右,跟编辑吃完饭是六点多,然后跟其他十余个作者一起出门去所谓的小“**”回到住的地方是11点多,洗澡聊天完毕已经是12点多,本来想码个两千左右,却发现没有网线,加上确实累了,也就罢了,所以让女朋友帮我弄了个说明,好,说烽火又放鸽子,烽火承认,那蜂火就连续上传个三四章,因为这些都是存稿,所以只能跳跃。 有种生物,最适合黑夜中生存,叫做蝙蝠,它们和人类的阴谋一样最适合在黑暗中翩翩起舞,有种人类,最适合黑夜中活动,叫做忍者,他们带着宗教信仰般坚定的决心执行任务,像条狗一样顺从主子的使唤,作为日本武士一样久负盛名的集团,他们的唯一舞台就是战场。 伊贺忍者在天才人物风魔次郎的率领下日渐强大,甚至有摆脱樱花家族和葵花世家等传统支配忍者部落的势力的控制,这种崛起虽然引发不少真羽夜家族这种地下王朝的不满,但一来风魔次郎是风头仅在安倍晴海、武藏玄村和叶隐知心三大宗师之下的强悍人物,也是忍者四大宗师中最年轻最诡异的一个,这样的强敌谁都不想树立;二来有龙帮这个日本黑道的天敌存在,伊贺忍者的超群战斗力就显得格外珍贵,没有人希望这把利刀刺向自己内部。 伊贺中最让人惊叹的王牌部队就是己经调去中国大陆的服部兵忍,作为风魔次郎的嫡系部队,他们拥有辉煌的战绩,只是这种辉煌中有一个无法磨灭地污点,那就是被称作“忍者收割者”的龙钥以及同样令人惊艳的望月剑忍部队!望月剑忍是忍者宗师望月守云一手缔造的精锐之师。上次迎战伊贺大规模偷袭的丛林阵地战中就是他们在龙钥的带领下事实证明这支部队丝毫不逊色于服部兵忍,在鲜血和战火的历练中,他们逐渐把龙钥当作新的精神领袖,因为龙钥,不仅仅干掉了忍者第一强兵真田幸村,还是被圣刀认主地神之选民! “未来带领忍者走出宿命轮回的神之选民,将持有圣刀,来自龙脉。”这就是数百年来忍者部落一直流传的预言。等待黑暗破晓黎明到来的忍者,已经隐忍数百年。 茂密森林间笼罩着一层阴森诡异的银色月光,这片苍茫大地被一股快速推进的神秘势力打破宁静,一支夜行衣装扮地矫健部队在丛林枝头如灵猴般向前跳跃弹射,毫无凝滞,而另一支队伍则在地面速度丝毫不减的鬼魅奔跑,在黑夜中这两股部队只留下一道道虚幻的残影。 只有那轻微抖动地树枝证明这股人刚才确实经过,这群身材都在一米六左右地瘦弱蒙面人似乎拥有与身体不符的耐久力和爆发力,在森林间的长途跋涉中没有半点疲倦,推进速度没有减慢反而加快,这说明他们没有给敌人养精蓄锐一举击杀疲兵的机会。 如果能够从天空俯瞰这支部队的阵型,就会发现一个尖锐锋利的箭头完美呈现在你面前,这是一种深度渗透的阵型,就像一把刀,缓慢切割你的肌肤。先是皮肤,再是肌肉,最后就是血管。 在这片森林尽头与平原接壤地边界,这群在日本首屈一指的忍者猛然停滞,站在各个树枝顶端,眺望前方一座村庄模样的部落。 他们人数在六十到七十之间,胸前那一弧银白色弦月家徽表明他们就是一战之后惊动整个日本的望月家族嫡系剑忍,虽然无法看清他们的面部表情,但是那近乎赤红的眸子六十多人都如出一辙,嗜血如虎,冰冷似狼,望月剑忍在那次甲贺丹波丛林进行“忍者黄昏战役”之前的编队人数是在120人。也就是说。存活率是可怜地50%,而这群被龙钥从死神手中夺回的望月剑忍,每个人杀敌数都在五人以上,虽然说这是没有和服部兵忍直接交锋的前提下的战绩,但也足够辉煌,一支虎狼之师只能在战火和杀戮中成长,远在所向披靡的大秦帝国第一杀神白起,近看**的野战军,无一不是在战场上积累杀意! 天空一弯弧月,清凉如美人眸。 一身如赤血的鲜红衣服,一柄格外修长圆润的绝代妖兵,一个冰冷妖魅的女人站在最高的枝头,在这群忍者中显得鹤立鸡群,她虽然漂亮,却没有人敢对拥有“幻瞳”的她存有半点遥想,因为,死在她手上的伊贺忍者不计其数,伊贺甚至不敢对外公布伤亡数,日本忍者第一天兵风魔次郎淡淡说了一句让忍者世界震惊的话----“本人曾发誓不杀女人,这次破例。” 散发紫红色妖艳光彩的妖刀村正已经和龙钥水乳交融,此刻,她凝视那座漆黑的村庄,她知道它叫做新弄村,是伊贺信浓部落中的一支,伊贺总共拥有这样的村庄四十六个,而如果要从这个方向到达伊贺核心建筑大圆满寺,就意味着需要灭掉新弄这样大小的村庄部落十九个。 “杀。” 傲然伫立最高枝头的龙钥淡淡抛出一句,从来不和这群望月剑忍言语交流的她在拉开杀戮序幕的时候简单说这个字,所以当那群早就跃跃欲试的望月剑忍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都热血沸腾起来,百年来从来都是伊贺凌辱甲贺,哪有甲贺主动招惹伊贺的时候?更不要说这种纯粹的挑起祸端战事! 信奉退一步海阔天空的望月守云隐忍数十年,励精图治却没有料到会把这支虎狼之师双手奉送给一个中国女孩,而且她还获得望月剑忍更加疯狂的追随,对忍者来说,死绝对不是最可怕的事情,最可怕的是没有舞台,在这个寂寞孤单的和平年代,忍者只能沦为极少数古老家族的玩物,在战场上尊严的死去,已经成为最大的奢侈,如今,龙钥把这个机会送给他们望月剑忍和甲贺诸多部落怎能抗拒? 杀。 一个简单的字眼,却意味着一场两个传承千年的甲贺流派的生死相搏。 大好明月夜,不杀人,便可惜了。 一道道魅影随着龙钥轻轻吐出那个字眼纵身跃下,统一拔刀,晃出一片蓦然耀眼的璀璨银白,随即这片象征血腥和杀戮的璀璨便隐没入黑暗。 忍者,是世界杀手界公认的偷袭和刺杀高手,当初叶无道和杀手榜第十一的忍者大师小泉次郎交锋,并非没有吃到防不胜防的苦头,在世界最顶尖的杀手集团中,很多成员都是因为各种原因离开日本的超极忍者,他们其中有人虽然没有日本四大忍术宗师那样声名显赫,但是作战能力并不逊色太多,而日本本土唯一一个济身世界级别杀手集团的大蛇八歧队,便是一个隐姓埋名的强大忍者集团,他们超脱伊贺和甲贺的千年争斗。 仍然滞留在枝头的龙钥扬起那柄似乎因为即将疯狂嗜血而兴奋颤抖的妖刀,伸出舌头轻轻添着那冰冷刺骨的赤紫刀身,这种眼神和她心目中的神叶无道杀人前的那种寒冷一模一样。 望月鸾羽在甲贺激进派的支持下作出这个杀进伊贺的疯狂决定,代价就是杀掉七个强烈反对的保守派上忍,镇压两个起兵反抗的忍者部落,望月鸾羽的铁血手腕可见一斑! 最后由龙钥率领望月剑忍这支最为锋利的先头部队,由新弄村这个伊贺村庄部落最密集的方向攻进核心区域,而望月守云生前暗中联络的奈良蒲生流和飞鸟流,长野的青木流,以及新泻的加治流这四个在伊贺压迫下苟延残喘的中等流派,也暗中出兵集中攻击伊贺西方众部落,望月鸾羽本人则带领 甲贺流人马强攻伊贺南方,力求给龙钥和望月剑忍争取更多时间。 几个打瞌睡地新弄村守夜忍者被轻松抹掉脖子后,杀戮的大门便正式向望月剑忍开启。 因为望月鸾羽早就把伊贺每个村庄甚至每家每户的详细资料弄到手,所以望月剑忍在暗杀之瓣都有缜密细致的兵力分配,按照那一户人的综合实力进行渗透厮杀,一般来说,一户即使拥有中忍的伊贺人家两名望月剑忍就能够搞定,面对望月剑忍的精心暗杀,毫无防备的伊贺注定要遭受重创,唯一的不确定事件就是望月剑忍能够有几人回到甲贺而已。 一名剑忍在将短刀从一名熟睡中惊醒正要反抗地中年男子腹部抽出,那男子的妻子早已经被他扭断脖颈,这个望月剑忍猛然转身看到一个穿着睡衣的小女孩站在门口,他冰冷的眼种流露瞬间的哀伤,轻轻走到那个己经被吓傻的孩子面静缓缓蹲下,叹口气,其实像这个小女孩这一辈的忍者后代许多都已经脱离忍者世界,他们,不是杀戮地机器,就只是简单的孩子,他把那孩乎搂进怀里,似乎想给予她最后的一点温暖,而她手中的娃娃熊缓缓掉落。 因为一柄短刀已经刺透那小女孩的身体。 一个垂垂老已地老忍者出于本能在望月剑忍渗透村庄的第一时间就作出作战姿态,只可惜当他面对精神和**上都占据绝对优势的对手,下场没有什么意外,已经在家含饴弄孙享福许多年的他抚摸着那柄日夜擦拭的短刀,眼神浑浊地望着这群传说中的甲贺王牌忍者部队,怎么也想不通百年来都被伊贺欺凌侮辱的甲贺部落可以杀入伊贺。 这让他想到伊贺中那个关于望月家族新家主和龙钥的流传,从木架拿下短刀回头望着那名眼神嗜血的望月剑忍,这名伊贺的老忍者黯然道:“告诉我你们地计划,是要报复我们伊贺百年来施加给你们的耻辱吗?” 那名望月剑忍趁老忍者说话的间隙已经挟刀近身,一记十字斩在本就处于劣势的老忍者胸前绽放血花,冰冷道:“没有那么复杂,只是龙小姐想杀人而已。” 对于在战场上与他们并肩作战的龙钥,望月剑忍近乎疯狂的崇拜。 伊贺老幼妇孺如何处置? 新族长望月鸾羽只是淡淡说了四个字,鸡犬不留。 第二天,这个部落留下的将只有一村尸体而已,仅此而已。 今晚这一战望月剑忍无一死亡,无一人丧失战斗力,但是这座更加安静地村庄却已经算是从忍者舞台上彻底消失,这批望月剑忍在她的带领下几乎成为最恐怖的死忍部队,也就是说每次作战都是将自己置之死地,然后背水而战,这样爆发出的潜力和实力当然非同凡响,可以说,拥有龙钥的望月剑忍就是如虎添翼。 “你说过如果邪恶是一曲华丽的乐章,我愿意亲手谱写,少主,今天我就为你拉开忍者的末日舞曲序幕。” 龙钥那双冰冷到极点的清冷眸子流露出一种深刺入骨地情感,嘴角扯起一抹唯一像个女孩子的纯真笑容,只是这份干净的纯澈中还带着那样令人心痛的决绝,那一刻,叶无道也许不会觉得龙钥还是女孩而是女人了。 持有被日本黑道看作圣物的紫魅村正,龙钥最后一个步入新弄村,看到手下望月剑忍一个个陆续回到她面前,她轻声道:“少主,如果我死了就不能再帮你杀人了,虽然我最不喜欢杀人,能帮你多杀一个人,在日本,你就少一分危险所以,我不能死,要死也不是现在!” 下一个是伊贺秀山流大本营,度圻部。 望月剑忍继续像一群强大的食肉蚁觅食般向前吞噬各个浑然不觉的伊贺部落。 停下的那一刻也就是他们全部战死的一刻。 在日本,也有不出世的神秘高手,就像中国连续三届身列龙榜却无从寻找的太极宗师陈道陵,不问世俗的**大威天龙和尚,还有更为神话色彩的凰琊,而日本也有这种人物,他们不像国家神社安倍晴海,水月流叶隐知心和武藏玄村,也不像望月守云这种四大忍术宗师这般被世人尊崇,但是他们这位人却拥有外界无法想象的手段和背景。 今天,龙钥就要面对日本忍者辈分最高的一名忍者,也是被她干掉的日本第一强兵真田幸村的师傅。 龙钥抬头望着那一弧清亮弦月,战意森然。 大圆满寺,伊贺第一高手。 不死的药师天膳寺,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