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六章 大学落幕(下) - 极品公子

第五百一十六章 大学落幕(下)

玉石跟普洱茶现在都是有价无市,只要有质量上乘的货源,那就是等于怀里揣着大把大把的钱,叶无道虽然不清楚这个苗缨达在云南到底有什么通天能耐,但他既然敢在杨家所有人面前撂下这种话,当然不会有假,因为谁都了解杨望真最讨厌一个人太自负。 等到杨望真被喊去休息后,这群本质邪恶无比的男人这才真正放下包袱,话题一个比一个淫荡,还真是没有最淫荡,只有更淫荡。 不要看杨安华给东北官员的印象是严谨到刻板,但这个时候却是黄色笑话说得比叶无道还溜,在安徽省纪委工作的杨镇华则谈论起倒在他手里的那群贪官的**生活,杨平华虽然远在**,但是丝毫没有跟繁华的花花世界脱离轨道,官场作风犀利的他在这个时候也时不时的爆出个大八卦让周围人惊呆无语。叶无道感慨果然是貌似纯洁的家伙最无耻,相反那几个看上去就不是老实人的杨家女婿开始有点顾忌,等到受杨镇华等人的熏陶也开始淫荡起来。 苗缨达端着茶杯笑道:“在我看来上等美女只存在两个地方,一个是湖南,一个四川。肤白如玉,吹弹可破,性格温婉,不过很可惜的是,这两地的女子做小姐的最多。” 杨平华带来的一个叫钱丰的海南朋友摸了摸下巴道:“成渝口水战有好多次都是为所在城市的美女而战,美女是城市的香艳招牌,也是城市口水战的必备春药。这里的成都女人缺点是个子不太高,不过也正好可以从另一角度来欣赏她们的小鸟依人,所以想有一场风花雪月故事的外地男人在结婚前一定要来成都浪荡一回,要不然等到结婚就什么都迟了。” 既然都是同道中人,也就有了共同语言,叶无道笑道:“男人如果在结婚前不把坏事干完,那么结婚后受苦的还是女人,只可惜很多女人都不明白这个道理。” 这下不仅是苗缨达等人附和,就算是杨安华和杨镇华这样的老男人都深表赞同。 经常流连香港澳门的钱丰嘿嘿笑道:“香港的淫媒组织就曾经列过一张菜单。把演艺界的女明星一网打尽。那些大大小小的偶像,从清纯玉女到风骚荡妇再到三级肉弹。谁值多少钱标得清清楚楚,只要手上有一亿美元,那感觉就像走进了超市任你挑选。我不妨透露个内幕,最近刚刚拍摄完《铁骑》的国际影星张子怡内部价是80万,一个晚上,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各位谁要有兴趣的话,我可以牵线搭桥,绝对保密安全,因为我在香港有朋友专门开这种私人俱乐部,说得难听点就是拉皮条。” 跟他们比起来稍微正经那么点的元典感叹道:“80万,唉,怪不得连妓女都抱不平凭什么同样陪人上床,价格差这么多?” 苗缨达偷偷给元典一个眼神,看似随意道:“媒体不是曝出台湾大美女萧蔷说我们大陆男演员也陪睡吗,这枚重磅炸弹彻底把中国娱乐圈这潭水给搅浑,我看2007年娱乐圈前景堪忧,不过这对叶无道的天地娱乐有限公司也是不错的机遇,对了。元典,你不是认识北京几家大型娱乐公司的负责人吗,你有本事就给无道天地娱乐挖几个墙角,还有北漂族中也有不少好苗子,帮无道留意下,有好的就推荐过来。” 元典轻轻点点头。 叶无道心领神会,并没有说谢谢,这种事情只要大家心知肚明就是了。以后苗缨达和元典要开口让他帮忙那也有了底气,总之这都是互惠互利的事情,何乐不为? 杨凝冰在g省,杨平华在**,杨镇华在安徽,杨安华在东北,加上他们的父亲杨望真在成都军区,如此一来,杨家的势力范围可谓惊人!如果加上亲家叶氏在商业上以及叶无道在黑道上的影响力,这样的家族,谁不想巴结?谁不心存忌惮? 凌晨四点多钟的时候叶无道才回到房间,熟睡中的慕容雪痕黛眉微皱,吹弹可破的粉嫩脸颊还留有清淡泪痕,也许是因为没有温暖的怀抱吧,叶无道脱掉衣服后轻轻钻进被窝,一种沁透心脾的温暖包裹着他的身体,稍稍呼吸就能感受到一股清幽的香气,他一只手撑着头仔细凝视仍然没有醒来的倾城佳人,略微凌乱的三千青丝披散在枕头旁,因为叶无道喜欢女人是长头发,所以慕容雪痕只有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稍加修剪,如今这头柔顺如丝缎的头发已经长到腰间,叶无道轻轻把玩着慕容雪痕的头发,沉默许久, 等到慕容雪痕醒来的时候,叶无道依然是那个姿势,眨巴着眼睛的大美人没有想到这个男人也有这种表情,噗嗤笑道:“傻瓜,又不是没有看过我,怎么想我了?” 叶无道换了个姿势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的吊灯,如果不是有雪痕,他就不会肆无忌惮的挥霍感情,因为他知道她永远都不会离开自己,所以叶无道可以花心,可以放纵,可以堕落,叶无道不爱慕容雪痕吗?当然不是,只是当这种爱恋深入骨髓的时候,很多常人眼中理所当然的事情就成了虚幻的摆设,很多人也许都会觉得叶无道如此无法无天的拈花惹草,会是对慕容雪痕的最大伤害和不公平,可其实呢,慕容雪痕在乎的只是叶无道爱她与否,至于叶无道是不是拥有其它女人,那都是被她忽略的东西,爱情这东西,如喝水般冷暖自知,谁也不要说谁的爱情如何高贵或者如何荒唐。 慕容雪痕迹托着腮帮捏着叶无道的鼻子娇憨道:“小的时候你总是嚷着要过归来饱饭黄昏后不脱蓑衣卧月明的日子,现在呢,还不是被天下熙攘所簇拥的大俗人?” 叶无道奸诈道:“采菊东篱下很简单啊,只要买幢别墅然后在院子里栽满菊花就行了,至于悠然见南山嘛,像千岛湖这种地方的房子很容易满足这种要求啊,再说了,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只要我思想境界高,在什么地方不能宁静致远淡泊明志呢,是吧?” 慕容雪痕掩嘴娇笑,很显然并不认同叶无道的歪理。 惟有刀锋间的对决才能显出生命的不朽本意,惟有兰心惠质的佳人才能体味英雄的彻骨寂寞。 叶无道跟慕容雪痕,一个枭雄,一个美人,他们的爱情本身就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无需任何人插嘴。 吃早饭的时候叶无道提出他要从浙江大学退学,对叶无道向来开明的杨望真倒是没有什么意见,杨凝冰的意思是让叶无道去香港大学或者任何一所靠近g省的学校,对此叶无道坚持己见,不愿意继续在大学浪费时间,最后杨凝冰也拗不过这个儿子,这件事情就这样定下来,跃跃欲试的杨若梓见到父亲那凌厉的眼神马上就蔫了下去,毕竟杨若梓跟叶无道在杨家的地位无法相提并论。 早上叶无道去看了下李淡月,她说要在成都幼儿园教书,也许是为了淡忘这么多伤痕,她选择在一个没有太多人认识的地方开始新生活,叶无道没有问李淡月为什么她哥哥要这么做,很多事情很多伤口,只有时间能够治愈,李淡月在成都生活,叶无道也可以放心,这里谁想动她,跟在太岁头上动土没有两样。 李淡月在跟他告别的时候那句话让叶无道很震动,“也许有些人很可恶,有些人很卑鄙。而当我设身为他想象的时候,我才知道,他比我还可怜。所以我原谅所有见过的人,好人或者坏人。其实谁都没有错,错的只有自己。” 叶无道遥望着李淡月远去的清瘦身影,转身朝她相反的方向慢慢散步,他能够体会李淡月的这种无奈,并不是所有人在被生活压榨后都能反抗,尤其是女人。这人生就像走吊绳,无论你偏向哪一边,下场都一样。 可悲?生活本就是一场悲剧,只是有人足够坚强而已。 宁禁城跟在叶无道背后,他越来越能感受到这个承载无数荣耀的男人那种执着,弱冠之龄便登上南方黑道的巅蜂,这其中的代价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吧,宁禁城不会眼红,不会嫉妒,只有发自肺腑的尊敬,只有庸人才一味酸味别人的成就。 “你觉得林傲沧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叶无道轻轻道,抛给宁禁城一根烟,他发现他现在喜欢跟这个家伙聊天,就像当初欣赏陈破虏一样。 “野心。”宁禁城犹豫了片刻回答道。 “很言简意赅的一个词汇呢。”叶无道笑道,野心,是啊,他自己何尝不是依靠野心的驱使才走到今天这一步。林傲沧是个聪明人,这一点叶无道很确定,但他的野心有多大,就算是叶无道也不确定。 伸了个懒腰,叶无道惬意道:”北京,我来了。“ 此卷完,第五卷名动京华即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