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四章 他横任他横 - 极品公子

第五百一十四章 他横任他横

如果一个人感觉不到幸福,那么任何人或任何组织都没有权利说他幸福。上帝都没有。 跟陈烽火接触多了,叶无道就发现一个人可以没有前没有势却有自尊的话,照样能获得不输给任何人的成就感,上帝没有权利说一个人幸福,却同样没资格说亚当和夏娃当初的坠落没有快感,趴在外公家二楼阳台栏杆上,仰望着注定被灰尘笼罩的污浊天空,虽然令狐婉约足够媚人,但比起家中的雪痕,她这位天上人间的绝色妖姬也就黯淡不少。崔彪一死,那么就酸天上人间没有被他全部拖下水,那至少令狐婉约和她打点的成都俱乐部怎么都是死。 怎么,睡不着?半夜醒来见道身边没人的慕容雪痕披了件丝绸睡衣来到叶无道身旁。 你出来干什么,就不怕着凉。叶舞蹈把慕容雪痕抱在怀里心疼道,也许从前是因为习惯了这个傻丫头的付出,现在悄然回首,似乎才发觉自己这中把她付出当作天经地义的潜意识根本就是世界上最多的荒缈,怎么补偿?不需要,她根本就不想自己付出,正是因为这样,叶无道才更加有种复罪感,这中感觉一旦根植在内心,就在也抹不去。 无道,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爷爷的意思让你去美国那边去发展,我知道这么多年爷爷在华盛顿苦心经营,就希望你能过去接班,有些时候他都回不经意的发呆,然后问我很多关于你的事情,那个时候爷爷真的很寂寞,精深谋略,多么冷酷无情,对你,他的出发点都是好的。慕容雪痕趴在叶无道的胸口呢喃道,虽然知道提器爷爷会让他不开心,但是想到叶正凌那独处书房沉思的孤独背影,慕容雪痕的总是忍不住一阵心酸。她知道如果不是叶正凌在最后关头压制董事会内表姐叶琰那个蠢蠢欲动的派系,还有暗中安抚大伯叶少天,这次叶无道对叶玄机出售的事情不回善罢甘休,毕竟也家可以容忍败类,人杂和废物饭桶,唯一不能容忍的就是把屠刀朝向家族内部地人,哪怕这个人是家族的继承人。而且这次孔雀本来也是不准回国,在最后慕容雪痕上飞机的时候叶正凌才摸着孔雀自言自语说无道比我更需要认识这个丫头。 叶无道没有说话,如果连中国和亚洲都不能征服,他还有什么脸面去美洲开辟疆土? 慕容雪痕没有继续讨论 这个话题,她知道叶舞蹈的底线,搂着他的腰轻身道:“爷爷让我带给你一句话,‘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物品,如何处治乎?”‘只要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叶无道把头埋在慕容雪痕的胸部,使劲的闻着那古心人心脾的幽雅体香,道:“在自己喜欢的道路上走,一点也不觉得苦,最哭第是在自己不喜欢的道路走,并被蔟拥到达自己不想去的地方。” 慕容雪痕抚摸着叶无道头,喃喃道:“不管你被蔟拥到什么地方,我都会陪你。” “雪痕” 叶无道抬头道,伸入睡衣的双手放在慕容雪痕浑圆的娇臀上,细细探索着那片只为他一人绽放的圣洁领域。 “怎么了?”慕容雪痕娇羞道。 “你的胸部好象丰满了点。” “不好吗?” “怎么回不好呢。”叶无道一下子把慕容雪痕扛在肩膀上走进房间,笑容邪恶。 “干什么啊,无道?” “乳交。” 如果世界上那写慕容雪痕的疯狂崇拜者知道这个男人如此亵渎女神,不要说叶无道是影子冷锋,就算是神榜第二的帝释家族族长也注定是个被口水淹死的下场。 -------------------- 清晨叶无道和慕容雪痕想一对夫妻带着孔雀和赫连琉璃这两个小孩子出去晨跑,今天不单是杨颍冰和叶河图就要从省赶来,还有叶舞蹈那个刚刚从福建调到东北去任省部级高官的舅舅从省长到省委书记,这个坎迈国去,证明他这个舅舅确实不是省油的灯,杨家一门就出了三个中央委员,加上全部从政的后代,确实不负政治世家之称,加上其他几个都混的不错的舅舅,叶无道其实根本就没有动这笔人脉,真不知道哪一天叶舞蹈准备动用手上所有资源的时候是多么壮观的局面。 晨跑的时候叶无道和慕容雪痕就看着那两个卸下防备地孩子斗嘴,虽然赫连琉璃没有孔雀那么霸道,但上善诺水的她其实并没有怎么吃亏,不过表面上就是孔雀垃着这个“小弟”在马路上耀武扬威,想象一下。两个老气横秋的漂亮孩子是多么的可爱。 中途休息的时候,叶无道让宁禁城的孔雀比划了下,结果可怜的宁禁城差点被打成猪头,孔雀既然能够在天时地利的情况下杀一名高出他许多许多的神圣武士,那么面对相对差许多而且有些轻敌的宁禁城,她自然不会手下留情,被他占取先机的搏击,连龙组都头痛,要不是慕容雪痕实在是看不过去鼻青脸肿的宁禁城被蹂躏,宁禁城恐怕可以直接送去医院。 “谁敢欺负你,就找老大我。”孔雀斜眼冷冷看了看咬牙切齿的宁禁城,马上摸了摸郝连琉璃的小脑袋嘿嘿奸笑。 “你难道不知道中国崇尚上兵伐谋,暴力始终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没有办法的办法,我喜欢不战而屈之兵,才不要打打杀杀的爷爷说那是苯孩子才做的事情。”郝连琉璃嘟车小嘴巴到,显然不把这个自封的老大当回事。 “切,狗屁理论,只要你掌管绝对力量,那么真理就永远掌管在你的手中。”孔雀摇了摇拳头,小脑袋抬得老高,“谁也颠覆不了你!你在个小屁孩,就是不懂事,以后跟我混,多学者点,我可不想收一个狗屁文明的小弟。” “兵书上说好战必亡!”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还有忘战必危这句话,你润着呢。” 叶无道和慕容雪痕也拿这对小活宝没辙,就想这样在两个小丫头的针锋相对中回到军区大院,可怜的宁禁城只能倒霉自己碰到这样一个小怪物,想到昨天晚上叶舞蹈包厢瞬杀四人的情景,他便释然,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怪物和怪物比较谈得来。 因为外婆林鹿棱已经多年没有出远门,所以吃完早餐慕容雪痕就要陪着外公杨望真去机场接那几个多年没见面的舅舅,按照杨望镇的说发今年过年起码有二十个人一起吃年夜饭,而叶舞蹈把邪恶无耻当作座右铭的家伙则惦记着那几个表姐是不是更水灵更标致,他因为要去天上人间去看看魏明镜和日本人紫川,所以没有办法跟外公一起去机场。这两个被间接软禁起来的敏感人物,不知道够不够聪明,叶无道还没有自负到要把这两个人一起干掉的地步当然,前提是他们足够聪明,要不然两害相劝取其轻,干脆来个杀人灭口落的大地一片白茫茫的干净。 来到天上人间,陈烽火早已经等在那里,还有就是一脸不情愿的令狐婉约,似乎这个女人对额陈烽火相当不爽,而陈烽火也好想懒得鸟这女人,不管如何,叶无道都觉得令狐婉约这个女人的精致,她既有办公室百领女人的那种气质,也有风尘女子的风骚,看到他那格外壮观的双峰以及那勾引男人**的深陷乳沟,叶舞蹈都有点把持不住,而他也对天上人间的其他三个女人,尤其是那个最神秘的南宫年华。 “听说你们天上人间的幕后老板覃烩有六辆车:美制悍马一辆,德制奔驰600一辆,宝马750一辆,劳斯来斯一辆,还有就是总价888万元的人民币的宾利,是不是真的?”叶无道。 “爆发户而已,跟赖昌星一个德行,上不了台面。”令狐婉约出乎叶无道意料的表现出一种鄙夷神情,连令狐婉约这样的核心成员都跟老板貌合神离,看来天上人间内部隐患不少。 “那你小瞧谭烩了。”叶无道神秘笑道,轻轻摇头。 令狐婉约清亮牟子中闪过以抹讶异,再次偷偷打量叶无道。 “魏明镜和那个日本人什么反应?”叶无道不理会令狐婉约朝陈烽火问道。 “那个日本人很安静,睡觉吃饭,甚至还有心情玩女人,不过那个魏明镜有点不合作。”陈烽火轻声道,带者叶无道才到一间豪华总统套房。 叶无道略微诧异的停住脚步,继而笑道:“烽火,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对待魏明镜这种公子哥?” 从陈烽火到烽火,这是一个大跃进。 陈烽无所谓的努了努嘴,懒散中隐藏着一股血行,道:“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 这句话,也间接决定了魏明镜的下场。